小妖精跪趴灌满 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苏青坐在一家很有情调的西餐厅里等着相亲对象。

说实话她对叫兽没有什么好印象,今天来存粹是走走过场,所以冥思苦想计划了一个对策。

七点钟准时,一位穿灰色西裤,白色衬衫,戴着金边眼镜的男子坐在了苏青面前。

“你好,我叫郑浩然,三十一岁,本地人,现在南方大学任教。”对方的开场白简单明了。

苏青打量了对方两眼,扬着下巴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眼前的人温文尔雅,浑身散发着翩翩书生的气质,应该不是叫兽,苏青真的不想刺激他,但是不刺激他自己就脱不了身。

“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郑浩然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有三房两厅吗?”苏青瞥了他一眼。

江州虽然不是省会,但是比省会还要繁荣发达,房价那也是杠杠的,年轻人想要拥有一套一百多平米的三房两厅不是家境殷实就是真的出类拔萃。

这个问题让郑浩然一笑。“我现在住的是二百平的复式。”

苏青一愣,心想:肯定全家凑了个复式的首付,还在兔子都不拉屎的郊区。

她马上接着问:“有奥迪A6吗?”

郑浩然的笑容更深了。“我现在的代步车是路虎,如果你喜欢奥迪的话,我以后可以换!”

苏青仿佛被馒头噎着了,张了张嘴巴,一时说不上话来,郑浩然反而用玩味的目光盯着她。

苏青心一横,抛出了一句。“我不是处女!”

她盯着对面的他,心想: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在乎!

郑浩然看了看窗外,然后竟然笑道:“我没有处女情结。”

苏青的急脾气一下子就被他点燃了,拍着桌子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你有大房子,有豪车,本人英俊潇洒,还是大学教授,你为什么找我这样的?”

“你哪里不好?”郑浩然深深的望着苏青。

“从小我爸就和小三跑了,我是单亲家庭,现在我妈和妹妹都靠我养,前男友说我不温柔,没女人味,和富家女出国了,我……”苏青一口气说了这些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还有吗?”郑浩然望着她笑。

“没了。”苏青低头喝果汁,她已经暴露出所有缺点,怎么对方还不撤退?

这时候,苏青真想马上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来相亲只不过是为了在妈妈那里交差。

可是转念一想,要是他把这事透漏给媒人,媒人再透漏给大伯母,大伯母知道了,妈妈肯定也知道了。

所以苏青忍了忍,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孩子,其实我也很讨厌相亲,不过我不讨厌交朋友,我们从普通朋友做起你应该不会反对吧?”最后,郑浩然递给了苏青一张名片。

苏青接过名片,白吃了郑浩然一顿饭,别说两个人倒是相谈甚欢,多个朋友多条路,主要是在妈妈那里能过关就好。

回去后,楚芬拉着苏青问东问西。

苏青只能眨眨眼说:“妈,人家没看上我,所以没戏。”

“怎么会没看上呢?是不是你没好好跟人家谈?”楚芬一听没戏,就急了。

听到苏青的话,苏紫倒是抿嘴一笑。

“妈,人家条件那么好,估计追他的女孩子从这里能排到市政府,我又不是天仙,也不是才女,用脚指头想人家也看不上我啊!”说完,苏青就回房睡觉去了。

这晚,苏青偷听到妈妈唉声叹气,不由得在被窝里偷笑,顺利过关了。

苏青和精英男约饭的事情毫不意外地传到了关幕深的耳朵里。

关幕深握在手里的钢笔,在文件上落下重重的一笔,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看到老板脸色不对,林峰赶紧道:“关总,只是相亲而已,估计也没什么下文……”

林峰的话说了一半,舌头就打了卷,因为老板的头发都要怒发冲冠了。

关幕深蹙着眉头,低头想了一下,便立刻吩咐道:“下达命令,这个月底公司总部必须完成重组,届时江州分公司解散!”

“是。”林峰应声赶紧去办。

林峰走后,关幕深拉开抽屉,看到了简历上的照片。

他冷哼一声。“女人,敢怀着我的崽子去相亲?哼……”

相亲事件让关幕深迫切的想和苏青重逢,是时候该他出现了,原本他怕他露出了真实身份会吓着她,看来就是应该吓吓她,这个女人不能散养,不把她拎到眼皮底下看着根本不行!

翌日一早,苏青一走进办公室,便听到同事们在议论。

“看到公告了吗?月底之前咱们的去留就定下来了。”

“都要被遣散了,还干什么活啊?”

“以前不是说下个月总公司才会重组吗?”

“这谁知道,也许就是大老板临时起意的一句话而已!”

看到办公室里人心惶惶的样子,苏青也心情复杂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悄悄摸摸自己的肚子,要是被裁员了,肚子里的小鸭子可吃什么啊?

楼道的拐角处,胡佩和段简在窃窃私语。

“这都好几天了,你拿到证据没有?”胡佩焦急的问。

“还没有。”段简摇头。

“过几天就决定人员的去留了,晚了你拿到证据也没用了。”胡佩着急的道。

段简低头想了一下,说:“我趁今天中午她们去吃饭的时候下手,你帮我在饭厅盯着,她们有人回来,马上给我打电话。”

“就这么办!”胡佩点了点头。

中午饭点,胡佩一边吃饭一边环顾着四周,盯着财务部的每一人。

快吃饱了的时候,胡佩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胡佩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嘴角便勾起了一个得意的笑。

随后,胡佩起身离开。

当她越过正吃饭的苏青的时候,嘴角间明显露出了一个冷笑。

看到胡佩嚣张的眼神,苏青一皱眉头。

苏青对面的乔丽望着胡佩的背影道:“我怎么感觉她的眼神那么阴啊?”

“不阴才怪呢,估计做梦都盼着我倒霉!”苏青耸耸肩膀道。

“我感觉她乖怪怪的。”乔丽皱眉道。

三天后

乔丽忽然将苏青叫出了办公室,来到了宽大的露台上。

“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苏青皱眉问。

乔丽迟疑了一下,才皱眉回答:“刚才我听一个人事部的临时工说,有人实名举报你未婚先孕,作风有问题,对方说还提交了证据。”

闻言,苏青一怔。

她自认为已经隐瞒的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扒了出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举报你,很明显,就是想让你被裁!”乔丽说。

这时候,苏青的心倒是尘埃落定了,煎熬了这么多天,她怎么努力还是落到被裁的结果。

“肯定是那个胡佩干的,我说她前几天看你的眼神那么怪呢!”乔丽回想着。

“你怎么不说话啊?”乔丽见苏青一直沉默,着急的问。

苏青走到栏杆前,俯视着地面上如同蚂蚁般的人和车,忽然笑道:“这些天我一直害怕自己会被裁员,觉都睡不好,这下好了,我肯定会被裁了,今晚睡个好觉,明天再想以后怎么办吧?”

“你的心态可真好,你不打算找胡佩算账?”乔丽不理解的摇摇头。

苏青回头,清风吹拂着她的长发,淡定的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

相关文章:

我和消防武警队长&有多少人弄过自己女儿

商鼎小说在线TXT/商鼎小说完本章节目录

自己拉开花唇|绳结,残将军的火爆夫人免费

恶魔囚禁天使的bl文章|抽打花缝塞竹管

最强20部迷jian系列|放荡的妇人在线观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