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女朋友胸手法|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大脑一片呆滞。

这是哪里?

支离破碎的片段慢慢在脑中拼凑起来,昨天发生的一点一滴全部想起来了。

紧咬嘴唇,一张脸瞬间惨白。

昨天晚上,结婚三年来,她的婆婆第一次请她和老公吃饭,却没有想到,婆婆竟然在她的酒里下药,还把她送给了一个满嘴蒜味浑身狐臭的男人。

如果不是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推开旁边的门,只怕她真的就被强奸了。

“你还真能睡!”沙哑性感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恩?

思绪在空白三秒之后,她一个惊恐坐起来,诧异的看着坐在床对面翘着二郎腿的男人,一张嘴长得足够塞下一个苹果那么大了,“你,你你……”


他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漠,“昨晚不是挺开放的么?”

“昨晚?”

昨晚他们?

想到什么,林夏心里猛地跳动了一下,飞快的掀开被子,当看到她一丝不挂的身体,瞪大了双眼。

不,这不是真的,她一定是在做梦!

这样想着,她一巴掌打在脸上,然而,眼前的一切并没有消失,对面男人英俊的脸还在,脸上的刺痛感更是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在这间房间,她出轨了!

“看来你是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

他突然起身坐在林夏面前,一张俊脸离她只有咫尺,离得近了,她才看到,原来他长得很好看。

浓郁的眉毛,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潭深不可见的潭水,轮廓分明的五官勾勒出冷峻的姿态,薄唇微微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斜碎的刘海遮挡住他的半面脸颊和眼瞳,单眼折射出邪魅的光。

他身上有种独特的魅力,仿佛让人挪不开眼。

林夏看着他几乎愣了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轻蔑的盯着她,那眼神,仿佛像是一个嫖客看着妓*女。

猛地回神,林夏暗自恼怒,简直是疯了,她竟然拿自己跟小姐比!

“我们昨天……”

“昨天?”顾庭筠嘲讽一笑,声音暗哑低沉,“费这么大力气爬到我的床上,如果不让你满意,怎么对得起我这幅好身材?”

林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那方面的能力强不强她不清楚,毕竟昨天晚上她一点意识都没有,不过……

自恋的功夫倒是没人能比。

知道解释不清楚,林夏干脆不理他,准备起床穿衣服,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很尴尬,仿佛昨天晚上暧昧的痕迹还弥留在房间。

“谁让你来的?”气氛沉闷到极致时,顾庭筠突然问道。

“什么?”林夏还在回想昨天的事,一时没听明白他的问题。

顾庭筠冷笑一声,嘲讽道,“柳婉容的手段真是一次比一次低俗!”

穿好衣服转身,深邃如墨的瞳孔在她身上打转,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说吧,要多少钱!”

林夏现在算是明白了,感情他是把自己当了小姐。

靠!

她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低俗恶趣味的有钱人。

白了他一眼,起身穿衣,“没人对你的钱感兴趣,还是留着去找小姐吧!”

穿好衣服下床,林夏淡漠的解释,“昨天我是被下药了,进你房间也是误打误撞,不过想来你个大男人不算吃亏,应该不需要我负责吧!”

她本来不想解释,但又觉得不想被误会,还是解释。

顾庭筠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大手一挥把她拽入怀中,“理由找的很牵强!”

身体再次碰撞,虽然隔着衣服,顾庭筠还是觉得一股电流窜过,该死的,他竟然享受跟她的感觉。

林夏被他突然的举动弄懵了,白皙的脸颊泛起一片红晕,好半响反应过来,急忙推开他,尴尬道,“爱信不信,我看你一身名牌,应该也不会想要我负责,先走了。”

她刚刚是心跳加快了吗?

刚要走,被顾庭筠拉住,他眯着眼,声音沙哑而邪魅,“我有说不让你负责么?”

愣了几秒,林夏脸色一僵,怒声道,“被睡的是我,吃亏的是我,我没让你负责就不错了,你还让我负责!”

这人脑子有病吧!

顾庭筠松开她打量了许久,面无表情的说,“你以为我顾庭筠就是这么好睡的?”

顾庭筠?

林夏惊讶的望着他,嘴张的足以塞下一颗鸡蛋,所以,她昨晚是把晋城顾氏集团的总裁给睡了?

我的天!

林夏在心里哀嚎,给她一面墙撞死算了。

被婆婆下药送给别的男人已经够惨了,完了还睡了个钻石王老五,她简直想死的心都有。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林夏站在那郁闷好半天才说,“那你要怎么样?”

顾庭筠修整了一下西装褶皱的地方,狭长的眸子瞥向她的手机,冰凉的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他拿过手机,拨了自己的电话,等他电话显示出一串陌生的号码时,才还给她,“随叫随到!”

林夏怔楞,没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不懂?”

“不懂!”

“你不用懂,以后我叫你,你必须得来。”

林夏心想,神经病吧,我又不是小姐!

但人家是顾氏集团总裁,财大气粗,她又不敢顶嘴,只好沉默。

“可以走了。”就在屋内温度到零下几度的时候,顾庭筠终于开口。

林夏自然也不想多待,拿着东西一溜烟的跑了。

离开酒店,她直接打车回家。

一进门张巧慧就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声音带着怒气,“你昨天去哪了?”

林夏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我去哪你不是最清楚么?”

张巧慧倏地站起来,愤怒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林夏越过她往卧室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顿住脚步,回头看她,“妈,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做良心过的去吗?”

从嫁给周子轩第一天开始,她就看自己一百万个不顺眼,但她从没想过,作为一个长辈,张巧慧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第2章 失望
不想理她,林夏直接摔门进了卧室。

摔门声很大,大到整个房子都颤了一下,就连躺在床上的人都被这一声巨响震醒。

尖细的女声传入林夏的耳膜,她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已经是处于空白状态。

看着床上的两个人,一时忘记了反应。

周子轩被巨大的响声惊醒,当看到眼前脱光了衣服在他被窝里的女人,瞬间瞪大眼睛。

然后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脸色惨白的林夏,来不及穿衣,急忙下床,“小夏,你听我解释……”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宽敞的房间,林夏咬牙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换人么?”

周子轩急忙穿好衣服,一脸焦急的解释,“昨天我们都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完他转头看向赤裸着身体坐在床上的女人,“穆清,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穆清低着头,娇羞的说,“昨天的事情你都忘了吗?”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糟,林夏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她倒退一步,颤声道,“好,很好!”

她爱了五年的男人,把其他女人带到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床上做出那样恶心的事情。

尤其是,这个女人,是她的好闺蜜,这么烂俗的剧情发生在她身上,简直是……

太可笑了。

穆清的话让周子轩急了,他低吼一声,“你在胡说些什么?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穆清抬头,双眸里含着泪水,她掀起被子,“我没有胡说,不信你看。”

床单上的那一抹鲜红刺激着林夏的双眼,身体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一步,她心里唯一的侥幸,在看到床单上的殷虹时,全数瓦解。

她笑了,笑到眼泪流下,“周子轩,我可以容忍你妈三天两头的找我麻烦,也可以辞掉我最喜欢的工作专心在家照顾你的生活,但我绝不允许你践踏我的感情。”

“离婚吧!”

她绝望了!

对这个家,对周子轩绝望了!

张巧慧做的所有事情,此时都比不上周子轩出轨让她难堪,她驻扎起来的堡垒,在这一刻崩塌。

“不,我不离婚。”周子轩一把抱住她,“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对不起我们的感情。”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穆清为什么会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已经不想问了,他只想留住林夏。

甩开他的手,林夏面无表情的说,“那就法院见。”

打开门就看见张巧慧站在门口,林夏心里微凉,“你现在满意了?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离开子轩吗?我成全你!”

“哼!”张巧慧冷哼一声,“你知道最好,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我们周家也要不起你。”

“妈,你在说什么?”周子轩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一直知道妈不喜欢林夏,但没想到,她竟然会让他们离婚。

“我胡说?”张巧慧气氛道,“傻儿子,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昨天她一个晚上没回来,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她说了吗?”

周子轩茫然的看着林夏,“妈说的是真的?”

“对!”林夏也不避讳,“我去酒店跟人开房了。”

“你说什么?”周子轩俊脸瞬间一沉,一个跨步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怒道,“你再说一遍。”

林夏被他捏的生疼,想甩开他的手,怎么也甩不掉,她怒声说,“拜你妈所赐,昨天我在酒店被人睡了,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周子轩震惊中带着愤怒,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背叛我?”

“我背叛你?”林夏一脸嘲讽,“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你妈根本就看不上我,我家境不好,她认为我配不上你,所以在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她特意好心的把我们叫出去,给我酒里下了药,为的就是让我跟别的男人上床,让我离开你。”

张巧慧瞧不上她,她一直都知道,不过她爱周子轩,为了能跟他好好在一起,这几年没少费劲讨好张巧慧。

甚至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她是家境不好,但她也有自尊,她付出所有的努力,好不容易考上了清华,有了份好的工作,却因为张巧慧说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所以她不得不辞掉工作在家里当全职太太。

可她努力付出换来了什么,是张巧慧永无止境的找麻烦。

周子轩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巧慧,“妈,这是真的?”

张巧慧被问,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说,“是我做的又怎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跟她离婚,你就是不肯,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帮帮你。”

目光转向林夏,恶狠狠的说,“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现在跟别的男人睡了觉,就更加配不上我们子轩,我们周家是不会要你的。”

林夏越来越觉得嘲讽,她连一个字都不想跟张巧慧说,扭头要走。

周子轩急了,顾不上跟他妈争论,急忙拦住她,“不要走,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这次的事情是个误会。”

“我累了。”她仰头忍住泪水,双眸紧闭,“子轩,放过我吧。”

“你是我老婆,我不会放开你。”周子轩疯了似的抱住她,“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弥补你的。”

林夏使劲挣脱,奈何他力气太大,挣脱不开,情急之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周子轩,你能不能清醒点,我们继续在一起只会彼此折磨。”

她不痛吗?

她的痛不比他少一分,可她能有什么办法,他妈三天两头的找麻烦也就算了,现在更是给她酒里下药,把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这是她的底线,她绝不能容忍别人践踏她的自尊。

她这一巴掌打过去,激怒了张巧慧,她怒气冲冲的走到她面前,拉开周子轩,先是给了一巴掌,随后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嘴里骂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打我儿子,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动他一根指头,你是什么东西,还敢打他,反了天了你。”

相关文章:

按摩图片~技师口爆吞精经历

性口述我被三个男人_宝贝花核很甜

男人为什么在乎第一次_女人在意男人的大小还是粗细

农村留守妇女的情事;泡过的离婚女人

性爱技巧*医冠禽兽gl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