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霸道的他小说在线阅读/爱上霸道的他最新章节列表

2021-04-02 14:58 · 新商盟

此时,位于三楼上,那双利眸的主人很是慵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全然都是极为可怕的冷意,深邃的眸散发着冷冽的寒光,他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苏锦月,你是我染指的女人,你男人注定姓傅,可惜不会是楼下那个孬货!”傅战霆的嗓音极为低沉,那笃定的话语声慢条斯理的响起。

傅战霆,单单是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人闻风丧胆!这个不可一世、权势滔天的可怕男人,是澄江市帝王般的存在!

……

深秋的夜晚,无比寒冷,一声怒雷响彻云霄,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瓢泼大雨瞬间倾泻而下。

锦月拖着那破败的身子行走在这湿漉漉的街道上,那滚烫的热泪伴随着冰凉的雨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锦月,你看清楚了吗……你爱了那么久的男人,他不过是个人渣,在你最无助的时候,他不相信你,你们之间连一点信任都没有,你们的爱情真是可笑!”

锦月痛苦的闭上了那双通红的眸,伸手胡乱抹去了脸颊上的泪水,任由雨水冲刷着她,让她保持清醒!

她不会倒下,她绝对不会倒在这里,让他们看笑话!哪怕是爬,她也要爬回家!

她抽泣的厉害,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锦月只觉得心凉一片,纤细单薄的身子微微发颤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那里,是现在唯一可以给她温暖的地方了,她好冷,真的好冷。

没走多久,锦月的双脚疼得厉害,她咬了咬牙,摘下了鞋子,她这才发现原来鞋垫下方有着碎玻璃渣……

她是痛到麻木了吗?竟然连碎玻璃渣也没有发现,她是痛到没有一点思考能力了吗?连这点伎俩都没有识破……

锦月没有丢掉这双价格高昂的鞋,她提在手里,赤足朝着家的方向走去。现在的她宛如一只可笑的落汤鸡,有没有鞋穿,早已经不重要了。

锦月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只见大门敞开着,老管家一人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张管家。”锦月的声音颤抖的厉害,出声喊着面前的老管家、

张管家在听到锦月声音的那一刻,他迅速抬头望着眼前的锦月,看着锦月如此狼狈的模样,他很是错愕的问道:“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锦月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管家的问题,她要怎么说?说她被栽赃陷害?被傅家人当笑柄?说她和傅浩帆之间彻底完了,婚约彻底取消了吗?

锦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此时,她的视线落在了里头空荡荡的正厅,沙发、茶几和所有的摆设全部都消失了,地上一片狼藉,整个苏家破败不堪!

锦月瞪圆了眸子,错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切,她迅速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正厅内。

“张管家,这是怎么回事?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锦月的声音焦急万分,颤抖的非常厉害,她望着眼前的张管家,哽咽的问道。

张管家叹了一口气,“小姐,就在两个小时前,集团宣布破产了……”

“什,什么?!”锦月的步子彻底虚软了下来,她整个人蓦地倒退了好几步,而后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小姐!”张管家看到锦月跌倒在地,立即就要上前搀扶。

“爸妈呢?我哥呢?他们都去哪里了?”夏月抓着老管家的双臂,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老管家看了看锦月,欲言又止。

“你说啊!我爸妈还有我哥呢,他们都在哪里?!怎么只有你在家里,其他的佣人呢?”

“小,小姐,老爷他跳楼自杀了,生死未卜,少爷在赶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了车祸,老夫人现在正在医院,还不知道医院那边是什么情况,其他的佣人都已经走了,我留在这里……是看门的,以免那些债主又来搬东西抵债。”

“什么?!”锦月简直觉得难以置信,她在这一瞬间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她是不是听错了?

一夜之间,集团破产。

一夜之间,她父亲跳楼,生死未卜,哥哥遭遇车祸。

一夜之间,整个苏家乱成一团。

锦月环顾四周,看着这狼藉一片的家,她感觉到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现在的苏家正是需要苏小姐的时候。

她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傅瀚明的话语,现在她明白傅瀚明这句话的意思了……

“小姐,你可要振作起来啊!小姐……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啊!”老管家说着说着,老泪纵横,谁都没想到纵横了那么久的苏家,居然破败的那样快,宛若昙花一现。

锦月的身子发抖的无比厉害,她伸手环抱住自己颤抖的身躯,耳边不断响起“嗡嗡嗡”的声响,脑袋一片混乱……

她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找他们!”片刻后,锦月这才一点点冷静下来,她用力的撑起自己虚弱的身子,忍着脚底的剧痛朝着别墅外走去。

“小姐!”老管家看到锦月的背影,迅速追了上去。

她要确定她的家人是不是都平安无事!

可就在锦月刚跑到庭院的时候,迎面直接撞上了一群长相魁梧,面色不善的彪形大汉。

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在这寒冷的深秋,他们露着臂膀,展现着他们身上那极为吓人的纹身……

锦月瞪圆了眸子,被眼前这几个面目可憎的男人给吓到了,她朝后倒退了一步,声音微颤着问:“你,你们是谁……”

“你就是苏锦月?”男人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锦月,眼神就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锦月皱了皱秀气的眉,没有回答,准备绕开眼前的男人离开,毕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可是男人哪会允许锦月离开?他一把就握住了锦月纤细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到了面前,他看着眼前的锦月,露出了极为猥琐的目光。

“你干什么!放开我!”锦月挣扎着,不停的推搡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不再像是慌张的小鹿那样,而是使出所有的勇气和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直视着。

男人纹丝不动,握着锦月的手掌反倒是一点点收紧,他朝着锦月笑着,笑的极为龌龊,说:“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爸欠我们一大笔钱,现在苏氏集团倒闭了,集团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被搬空了,就连桌椅都没放过,既然集团里没什么东西可以搬了,我就来你家看看,搬东西抵债!”

“我们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搬走的了,不信你就自己进去看看吧!”锦月鼓足勇气道。

男人听着锦月的话语,忽然就笑了起来……

“小美人儿的话我怎么可能不信呢?我信,我信你家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不是还有你吗?瞧瞧,苏家的女儿长得真是标致,你是你爸爸的掌上明珠,我今天就要尝尝你这个掌上明珠是什么滋味!”

男人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只听见“撕拉”一声响,那湿漉漉的衣服瞬间被撕裂……

“啊——”锦月发出了惊叫声,不停的做着反抗,伸手推搡着眼前的男人,“你放开我!张管家,报警!”

正准备上前营救的张管家迅速朝着正厅内跑去,可他刚跑没两步,就被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抓住,而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东西,还敢报警?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着,男人在张管家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而后狠狠的朝着张管家的胸膛踩去……

锦月看到眼前这画面,倒抽了一口凉气,“张管家!”她想救他,可是根本力不从心。

张管家到底是上了年纪的,现在却被几个男人群殴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小美人儿,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救那个老东西?”带头的男人抓着锦月纤细的手腕,那张丑陋不堪的脸迅速朝着锦月贴去……

锦月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男人的脸上,只听见“啪”一声响,随后,锦月用尽全身力气朝着他裤裆的方向狠狠踢去……

男人痛的大叫了一声,锦月趁着这个时候,立即想要上前去救张管家,可是这几个男人看着衣衫不整的锦月,虎视眈眈着。

“小姐,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张管家很是虚弱的出声。

锦月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这些男人的对手!

她要逃出去,报警!

她立即转身朝着铁门外跑去,可是下一秒就被一个男人狠狠的抓住了头发……

捂着裆部的带头男人望着锦月,大吼大叫起来:“把这个婊子给我摁在地上,老子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是。”其他几个男人应声后,随即就将夏月摁倒在了地上,泥水瞬间溅了起来,原先湿透的衣服眼下更是脏乱不堪。

锦月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狗,被几个男人狠狠的摁住了手和腿……

“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的!放开我!”锦月大声呼叫。

“犯法?”带头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锦月那一巴掌可是打的不轻啊!

锦月害怕的浑身发颤,但却用着那满是愤怒和恨意的眼眸瞪着眼前的男人。

“小美人儿,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刚刚不是说犯法吗?那就让老子告诉你,在这澄江市,老子他妈的就是法!”带头男人很是凶狠,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那双丑陋的手就朝着锦月伸去……

“不要!”锦月发出了惊呼声!

就在此时,只听见“砰”一声巨响,那个带头男人被摔倒在了一侧,足足被摔了十米远!

锦月感觉到面前的光亮被完全遮挡住了,她回过神来后,迅速紧抱着衣着破烂的自己。

紧接着,她缓缓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了锦月的面前,他那英俊的面部线条紧绷着,俊颜冷漠,浑身上下充斥着帝王般的气息。

这个男人只是站在这里,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让人难以呼吸。

“你……”锦月瞪圆了眸子,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非常眼熟,“你,你是谁?”锦月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急急忙忙出声问道。

“我救了你,你连基本礼貌都不懂么?”

锦月咬了咬下唇,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她不对,他救了她,她应该说一声谢谢的。

“谢谢。”锦月开口道谢,而后询问着他,“请问你到底是谁?”

锦月只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她眼下一时半会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她的脑袋好像彻底当机了那样,今晚,实在是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多到让锦月脑袋乱哄哄的。

他没有回答锦月的问题,而是望着她,勾起了唇角。

没等锦月出声,他直接走向了那个被摔倒在地的带头男人。

带头男人吓得瑟瑟发抖,脸色瞬间煞白,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他,一秒钟就变成了怂货。

“傅少,傅少饶命啊!饶命啊!”带头男人在看到傅战霆的那一刻,立即迅速的跪倒在了他的面前,不断求饶着。

傅战霆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鞋尖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随后,他微微蹲下身,那深邃的眸阴鸷的可怕,带头男人被傅战霆的视线吓得迅速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看他。

傅战霆,澄江市最可怕的男人!无人敢与之为敌!

他鞋尖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带头男人痛的呜呼哀嚎起来!

“傅少,饶命……饶命啊!”

傅战霆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而是好整以暇的望着他,“听说你是澄江市的法?”

“不,不是,我不是!您是,您才是!”带头男人立即摇头,那速度就和拨浪鼓似的。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带头男人一听到傅战霆的这一句话,更是吓得大汗淋漓,跪在这雨中不停的磕头。

“傅少饶命啊!我实在是不知道苏锦月是您的女人,我要是知道,您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她啊!”

“呵。”傅战霆冷笑一声,“你管不住下面的家伙,不如我帮你一把,嗯?”

就在傅战霆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只听见“咔咔”的几声响,带头男人痛的直接扑倒在了地上,手骨直接被傅战霆踩断了!

“傅少,饶命……饶命!”男人痛的直抽气,但却还在不停的出声求饶。

他的求饶非但没起作用,反倒是让傅战霆的脸色更为冷沉可怕。

“邢森。”

“是。”正在撑伞的邢森迅速应声道,“傅少的意思,我明白,请傅少放心,我会处理好他们的!”

傅战霆的唇角微微抽动,而后从邢森的手里拿过了那顶黑色的大伞,迈开长腿走到了锦月的面前。

正在给锦月撑伞的保镖识相的朝着傅战霆鞠了一躬,而后立即退到一边。

锦月怎么样也没想到来救她的人居然是傅战霆,他是傅家人!

“不用你假好心。”锦月伸手推开了傅战霆,宁肯淋雨也不撑他的伞。

傅战霆没生气,朝着后退的锦月迈近一步。

“苏锦月,不想被轮奸,就乖乖听话。”

“你威胁我?!”锦月怎么可能听不出傅战霆言语里的威胁。

“是又如何?”傅战霆伸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将她一把拉入了怀里,完全不在乎她身上的泥水弄脏他高贵的西装。

他那双可怕的利眸半眯着,唇角的笑极为邪佞,“你拿什么和我斗?是你这肮脏的身子,还是这破败的苏家?”

傅战霆的语气是那样的云淡风轻、不可一世,可他偏偏说的就是事实!

是啊,她拿什么和他斗?现在的她什么也没有!就算苏家没有一丁点问题,她也不可能斗得过傅战霆!

这个男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她和整个苏家死无葬身之地!

锦月抿了抿下唇,眼眶通红,但她却也倔强的不让眼泪滑落,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在傅家人面前软弱,绝对不能在傅家人面前掉眼泪!

锦月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冷静,但声音依旧有些微微发颤着,“傅战霆,我斗不过你,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傅战霆的嘴角看似勾起,但却没有一点笑意,“能救苏家的人,只有我。”

“你是傅浩帆的小叔!你是傅家人!我不可能接受傅家人的救助!”

锦月站直了身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的她双腿根本是软的!

“你以为你的骨气很值钱?”

锦月心里很清楚,但骨子里的那仅存的一点倔强,让她绝对不接受傅家人的救助!

“我的骨气一点也不值钱,但绝对也不会向你们傅家人低头!”

“是么?我已经开始期待你下跪求我的画面了。”

傅战霆的表情森冷,但却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那双深邃的眸里是被锦月点燃的盛怒!

就在下一秒,他微微松手,那顶黑色的大伞直接掉落在了锦月的脚边……

傅战霆转身,迈步离开,锦月望着他伟岸的背影,硬是将下唇咬破,她尝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们几个,把这些人全部带走!”

“是,邢先生。”几个保镖立即应声,而后将那几个闹事的男人直接拖出了苏家庭院……

地上,是一条长长的血迹,这条血迹不知道是谁的,但却刺痛了锦月的眸……

张管家很是吃力的走到了锦月的面前,“小姐,现在要怎么办?”

“张管家,你还好吧?”锦月望着眼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张管家,关心的问道。

张管家摇头,“小姐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虽然老了,但这点我还是承受的住!”

锦月点点头,看着这漆黑的夜空,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这次,苏家深陷泥潭,能不能从这泥潭中爬出,还是个未知数。

家里遭遇了这样的变故,苏锦月,你不能再倒下了!

“小姐,现在要怎么办啊?”张管家询问着锦月。

锦月抿了抿下唇,是啊,现在该怎么办?她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根本什么都不懂,她帮不上什么忙,正是因为这样,锦月才无比的自责。

锦月一点一点冷静下来,她抿了抿下唇,望着这合上的铁门,她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能离开苏家,而且她去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

“张管家,先把铁门关上。”锦月不确定会不会有人再来要债,关上铁门是对于他们人身安全的保障。

“好。”张管家立即应声。

等到铁门自动关闭后,锦月和张管家迅速进入了别墅内,别墅的大门也立即被合上。

锦月和张管家搬来了一些桌椅抵着别墅的大门,防止有人会破门而入,家里的所有窗户也都被锁住了。

“小姐,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先去厨房准备一些吃的吧,冰箱里还有一些食材。”

锦月摇摇头,她现在根本什么也吃不下。

“那小姐你上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吧,这样容易感冒。”

锦月看着自己湿湿嗒嗒的样子,秀气的眉一点点皱起。

“张管家,你也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记得要上药。”

“好的,小姐。”张管家朝着锦月点了点头。

锦月有些吃力的朝着楼上走去,现在的她,真的是疲惫极了。

她进入房间浴室内,打开那水龙头的开关,任由温热的水冲刷着自己……

——能救苏家的人,只有我。

——你以为你的骨气很值钱?

——是么?我已经开始期待你下跪求我的画面了。

锦月的小手一点一点攥紧,白皙的肌肤不停的被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上的寒冷被驱除,但心里的寒冷却加剧起来。a

相关文章:

我们班男生轮流叫我去他家睡|傻子睡遍全村娘大

美熟妇乱欲全文阅读,进入身体一瞬间女人什么感觉

电梯小姐动漫3在线观看内裤女教师无修版动漫

宫交h小腹微微鼓起来,孝敏办公桌下吸 一边听报告bl

我曾爱你如拂柳(苏茶薄冷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