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霸爱妻无删节/冷情帝少霸爱妻小说在线列表全集

2021-04-02 14:54 · 新商盟

一声“姨夫”划清了跟她的界限,林子欣似乎听到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碎裂。

顾承泽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风向瞬间改变,玉家所有亲戚看林子欣一家的眼神就像在看被剥光了衣服游街示众的人,让他们羞臊难堪。

连心本来还想看那家人的热闹,却被顾承泽拎出了玉家。

她手脚并用地挣扎,但是在身高手长的男人面前,就像一只被提住了后颈的猫,“顾承泽,放我下来,我要回去!”

“回去?”他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捉摸不透,“还嫌惹的麻烦不够?”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却威胁性十足,她不由打了个寒噤,这个男人真是邪气的可怕,总给人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感觉。

刚才她分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他哪只眼睛看见她是在惹麻烦了?

虽然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却还要在金大腿面前装出一副“我只是个白痴,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连心乖乖爬上顾承泽那辆黑色布加迪超跑。他并没有直接开回去,而是去了玉老住的医院。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连心竟有些许泪意,那是残留在这个身体里的情绪。因为在整个玉家,只有玉老和玉夫人是真心疼爱她,即便玉连心是个傻子,甚至是这个傻子都已经死了,她的身体依然存留着记忆,这份亲情的厚重,可想而知。

只可惜以前的玉连心不争气,经常被狐朋狗友哄骗着全世界到处瞎玩,留下一堆烂摊子给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去收拾,最后弄得老人身体垮了,玉家也差不多被败光。

听到动静,玉老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连心和顾承泽,他笑着起身,手颤颤巍巍地伸向病床旁的抽屉,从最里面摸出一个橙子递给顾承泽,“心儿,你最喜欢的甜橙,爷爷偷偷留给你的,医生把东西都都收走了。”

即便精神恍惚,玉老却还记得孙女喜欢吃什么,从未感受过亲情温暖的她,心瞬间融化。

玉连心做了那么多愧对家族的事,要是放在她自己身上,恐怕已经被严厉的父亲打死八百回了,可是玉老竟没有一点儿嫌弃这个傻孙女。

玉老看着连心道:“三少,你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我自然也不会失信于你。之前承诺过的事情,我已经写进了遗嘱,只希望你好好照顾心儿。”

顾承泽很有礼貌地颔首,“好。”

连心有些疑惑,虽然知道这桩婚姻是玉老和顾承泽交易而来,但是玉老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条件,才让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心甘情愿接受包办婚姻?

疑惑过后,更多的是伤感。同作为珠宝圈子里的人,玉老的珠宝鉴赏功夫让她这个天才都艳羡不已,曾经一度想要拜他为师,没想到再次相见,老人已经日薄西山。

回去的路上,连心一直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男人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从回到玉家开始,他就发现了连心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至少,从她丢林子欣下泳池的动作来看,没有十年以上防身术的功底做不到那么快。在全家人面前说出那些看似痴傻的话,是巧合,还是利用了傻子的身份四两拨千斤?她真的是个傻子吗?

顾承泽越发觉得有趣,这是第一个让他看不透的人。

回到顾家别墅,管家拿了封请柬递给顾承泽,“三少,信少爷回国了,邀请您和少夫人明天去他的酒会。”

连心本以为他不会带自己去,毕竟这种场合带着白痴老婆,做了什么蠢事他也会跟着没面子。却没想到将请柬往管家手里一丢,便对连心道:“跟我来。”

“干嘛?”连心一脸懵。

“逛街。”

“嗯?”

“你打算穿成这样去?”他扫视她一遍,眼底似有鄙夷。

连心更为不解,就连她这个锦城第一小富婆,每个月都有负责地区的品牌运营经理送货上门任君挑选,顾承泽这种世界顶级富豪还需要自己逛街挑衣服?

此时的连心就像一只小白兔,完全没有意识到顾承泽的恶意……

两人一块儿去了车库,跟顾承泽站在车库门口的时候,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壕无人性”。

以前听说过顾承泽喜欢收集世界顶级豪车,可当她亲眼看到顾承泽这些“收藏品”,还是被吓住了。

这是一个上下五层的移动停车库,每层大约两百个停车位,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跑车,顾承泽只要在控制室选择一个号码,相应号码的车就会被智能机器牵引到车库门口。

看那些码得像麻将一样整齐的世界级限量豪车,连心垂涎三尺,“我要是随便砸一辆去骗保是不是都能骗到不少钱?”

郑晋脸部肌肉抽搐,“少夫人,这些车都是没有保险的,因为有价无市,所以没有保险公司敢担保。”

“这么值钱!那要是风起集团破产了,这些车全砸了卖破铜烂铁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吧。”连心的眼睛都变成了人民币的形状。

郑晋被这句话吓得浑身一抖。

这时,她身后忽然传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你似乎很期待我破产?”

看到顾承泽,连心赶忙噤声。

她也不知道这样看到顾承泽就秒怂的气场,要到哪个猴年马月才能替玉连心讨回公道。

两人一起进入一家顶级沙龙,造型师为连心选好衣服做好头发,从试衣间出来站在顾承泽面前的时候,恍惚见到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湖蓝色的及膝裙,腰间一条璀璨的钻石腰链,脖子上和手上缠绕的单体蓝宝石与裙子的颜色互相呼应,美轮美奂,加之以她精致玲珑的五官,有一种出尘脱俗的冷艳美感。

这时,旁边的造型师忽然开口,“三少,夫人净身高165cm,Acup……”

“闭嘴!”连心羞得满脸通红。

这才是顾承泽带她出来逛街的真正原因,这个直男竟然想到通过这种方式窥伺她的身材。

“我以为只是看起来小……”顾承泽的眼神无意地扫过连心的胸口。

连心怒火中烧,眼睛不屑地瞥了他下身一眼,报复性地回了一句,“你也不大。”

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快被一阵灼热的视线给烧穿,这才意识到一时嘴快捅了马蜂窝,“我,那个我……”

顾承泽绕到她身后,俯身在她耳边用极邪气的声音道:“我的大小,你不比谁都清楚?”

连心脑子里忽然不自觉窜出第一次顾承泽“坦诚相见”的画面,脸颊滚烫。

几名工作人员憋着笑识趣地退了出去。

他的手不经意地落在她肩上,“需要我在这里帮你复习一次?”

陌生的触感激发了她本能的保护反应,连心想也不想,脚跟往后一抬,穿着高跟鞋的脚毫不留情地怼向顾承泽的小兄弟。

他反应及时,一把握住她纤细的小腿,失去重心的她直接倒在顾承泽怀里,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心脏狂跳。

紧贴着的身体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异常变化,他该不会想在这里……

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似的,他眼底滑过一抹狡黠,“我们的关系,就算我在这里要了你,也合理合法。”

他的声音贴着她的耳畔如羽毛般轻柔掠过,带起丝丝酥痒钻入心尖,她竟然忘记反抗……

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最后却感觉身体陷入了一片柔软,睁开眼睛时,她躺在沙发里,而顾承泽早已不见踪影。

她的脸烧得厉害,心跳也不受控制。

连心告诉自己,这是玉连心身体里残留着对那个男人的迷恋,千万不能被带进不属于自己情绪。她只是想利用顾承泽,仅此而已。

第二天一早,连心被管家叫醒,说是玉夫人来了。

穿着睡衣趿着拖鞋去客厅,看到玉夫人正襟危坐在客厅里的样子,她不由一阵紧张,难道是家里出事了?

没等她开口,玉夫人从手包里拿出一件包装十分神秘的东西塞给她,“这个你收好。”

连心正要打开,却被玉夫人按住,“这东西很重要,你必须跟三少一起打开,记住了吗?”

玉夫人的话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究竟是什么东西,亲自跑来送一趟不说,还搞得这么神秘。

得了连心的承诺,玉夫人才放心地离开顾家。

入夜时顾承泽才从外面回来,她刚要开口,顾承泽却先道:“准备好了吗?”

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晚上好像要去参加酒会,便将事情搁置,跟顾承泽一块儿出门。

酒会在帝都酒店举行,连心不愿跟顾承泽走在一起,故意放慢脚步,后他一步进去。

刚迈进大门,就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快看,是那个白痴。”

“跟三少结婚之后变漂亮了。”几个男人看连心时眼睛发光。

“那又怎么样,改变不了她是个白痴的事实。”大多还是对她的嘲讽。

因为出身,玉连心经常出入上流社会。却因为有着与身份不匹配的智商,她经常被这些人恶意戏弄。

不过连心现在根本就没心情管那些八卦的人,因为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摆在宴会厅正中央的一台晶莹剔透的水晶钢琴吸引住了。

如果不是因为弟弟疯了,不用她继承家族事业,她现在多半已经成了一个音乐家。

不过这些年她对音乐的热爱有增无减,在国外学习珠宝设计的时候一直在辅修音乐,那颗天才的脑袋帮她在音乐领域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而现在在她面前摆着的这台水晶钢琴,可以说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

因为这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水晶钢琴,堪称珠宝与乐器的完美结合,连心一直认为这件东西就是为自己而存在的,曾经亲自上门重金求购,却被钢琴博物馆拒绝。

所以她好奇,究竟是谁,会有这样通天的本事,能将这台琴据为己有。

见她驻足在钢琴前,一个尖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痴,别乱碰,弄坏了搭上你的贱命都赔不起。”

连心回头,正见苏若冰一脸促狭地逼视着她。

见到她的时候,身体里突然窜起一阵无名火,原来是老仇人了。

原本苏家在帝都根本就排不上号,但是苏若冰故意刺激玉连心,用自己擅长的钢琴表演跟对音乐一窍不通的玉连心打赌,赌注就是玉家的贵金属矿山,结果自然不必多说。后来苏家就凭开采贵金属,再抄袭玉家的珠宝设计利用原矿进行加工贸易,两年便跻身帝都豪门第八的位置。

这两年因为起诉抄袭,玉老都快要跑断腿,可惜苏家如今如日中天,那些墙头草根本不把玉家放在眼里。而在得知玉老住院之后,苏若冰还派人往家里送了一堆样式不同的灵牌,说让玉老自己慢慢挑,气焰嚣张到令人发指。

原本玉家的事情,连心一个局外人并不愿意插手,但是想到病床上那个老人,再看看面前这些小人得志的样子,似乎不替天行道有点说不过去。

连心假意做出一副怯怯的样子缩回手,苏若冰看她害怕,更为得意。如果这时候能让这个败家玩意儿再吐点东西出来……

“站住。”苏若冰叫住她,然后指了指身后的钢琴,“我们再打一次赌怎么样?”

连心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爷爷会打断我的腿。”

听她这么说,苏若冰更加胸有成竹,她一改刚才的傲慢,亲热地挽住连心的胳膊,“都两年了,你的琴艺一定有进步。”

“这……”连心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要是你输了,就把你家玉氏珠宝给我,行吗?”苏若冰的眼里满是精明。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来等着看连心的笑话。

“那要是你输了呢?”连心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我怎么可能会……”苏若冰本想说自己不会输,可是担心这条肥鱼不上钩,话锋一转,“我要是输了,条件随便你开。”

苏若冰已然胜券在握,想着今天又能空手套白狼拿走玉氏珠宝,心中又是一阵窃喜。

“那……”

连心话还没说完,苏若冰怕她后悔似的,赶紧叫来自己的秘书现场写出一份合同,合同中写明,若是连心输了,玉氏珠宝归苏家所有,要是苏若冰输了,条件随连心开。

苏若冰很快就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而连心在周围人的起哄中,一副逼不得已的样子也在合同上签字。

二楼包间内的男人将一切看在眼里,郑晋在他耳边小声提醒,“三少,现在您出面阻止还来得及。”

顾承泽慵懒地微抬眼睑,“不必。”

苏若冰骄傲地走上台,用舞台上的演奏钢琴很顺畅地弹出一首《水边的阿迪丽娜》,琴声宛转悠扬,情绪饱满,无可挑剔。

一曲毕,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轮到玉连心的时候,她并没有选择演奏钢琴,而是步履坚定地走向那台水晶钢琴。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因为他们都知道,那台钢琴属于今天宴会的主人,而上一次碰过他这台琴的人,据说现在手指还没长回来。

这个白痴是活腻了吗?

相关文章:

让女朋友下不了床的秘诀&下面用鞭子抽烂

刚结婚几乎每天都做,拇指找到花核按压

冲田杏梨电影 冲田杏梨视频作品在线观看

想让男朋友穿自己的小裙子/总裁在镜子前面做

女搂男脖子男抱着女大腿/浪货真湿真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