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小说很黄细节,快点,【完整】《爱似靡荼》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02 14:59 · 新商盟

第9章 郊外马场

我勾唇一笑,斜起的眼梢飞扬的是讽刺凉凉,“莫子谦,你是亏心事做多了,所以害怕了吗?”

莫子谦又抬起手臂,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接着便咳嗽了一声,他有咽炎,受不得烟呛。

“我只是为你考虑,不想你为了生活,把自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若是你同意,我可以付你一百万,从此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吧。”

“哈哈哈……”

我忽然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一般,但随后而来的感冒后遗症又让我剧烈咳嗽起来。我咳嗽罢,再抬眼,我看到莫子谦面色发白,正怔怔地盯视着我,眉眼间竟是担心。

“你想的太美了,莫子谦。一百万算个屁,我要的是你和陈丽嫣身败名裂,这辈子只要我林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好过!”

视线里,莫子谦秀挺的身躯微微震动,他清俊的眼睛满怀复杂地凝视着我,那神情,竟似是痛心。

这时,佳郁从屋里奔了出来,“笑笑!”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莫子谦,最后走过来扶住我,却对着莫子谦怒道:“莫子谦你伤害笑笑还不够吗?你还想要她怎么样,你这人渣,你赶紧滚!”

佳郁说话从来细声细气,即使是在工作上面对一大堆五大三粗的男子,面对若干棘手的难题,也是有条不紊,温声细语,只有在我的事情上,她会如此失去控制。

莫子谦嘴唇动了一下,长长的眼睫覆下满目的晦涩,他终是什么也没说,转身打开车门跨了进去。

那黑色的豪华轿车开走了,我忽然泻去一身力气一般,向佳郁身靠去,竟是站不起来了。

佳郁吓坏了,一边唤着我的名字,一边艰难地扶着我进了电梯。

如此,我又虚弱地躺了两天,第三天时,身体终于好了。

就在我准备上班时,我的手机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喂?”

我不知会是谁打电话过来,这个号码是出狱后佳郁帮我办的,只有她和几个快递公司同事知道。

“林小姐,别来无恙。”

一道低沉中略带着几分玩味的男性嗓音划过耳膜。

“你是?”

我听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一时竟想不起这人是谁。

“林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声音道:“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看样子,林小姐也没那么想报仇。”

“你……”我的脑中轰然一下,一个人的影像蓦地闯进脑海。

“一个小时后,郊外马场见,林小姐。”

那声音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我的心跳完全失去了节奏,五少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知道我现在姓林,他叫我去郊外马场又是做什么?

他跟莫子谦,不是朋友吗?

我想起那夜,在魅色他的套间里,莫子谦倏然冰冷的目光。

不管怎么样,先去一趟马场再说。我匆忙跟快递公司以病未好为由又请了一天假,然后迅速地拉开柜子门,从里面找出一条素净的白色连衣裙,这是我从监狱出来,添置的第一件衣服。换好衣服,没有时间化妆,就那么匆匆去了郊外马场。

这个地方,我来过,莫子谦闲时最大的爱好便是骑马,除了我上班的时候,基本上每次都会带着我,我会骑马,还是他教的。

春末的早晨,碧空万里,马场上绿草青青,似乎一眼望不到边。一道身着标准骑马服的笔挺身影骑着马走了过来。

我看到来人那张英俊的脸,他两道斜飞的剑眉带着似乎与生俱来的张扬和霸道,凌利又带着几分玩味的目光在我脸上扫了几下,“会骑马吗?”

他问。

“会。”

我应着,手心竟然紧张到出汗。五少肯叫我过来马场,是不是意味着,他在考虑我说的话?

“带她去换骑马装,顺便牵一匹马过来。”五少吩咐身边侍者。

“是。”那侍者恭敬地应着,随即向我走来,“林小姐,请吧。”

我跟着侍者去换了一身骑马装。马匹也被牵过来了,我脚踩马蹬,利落地翻身上了马。白色的衣服衬着我挺的笔直的苗条身形,抬起头时,看到五少凌利的眼锋中划过一抹异样,类似惊艳。

“开始吧。”

五少掉转马头,高大的身影当先远去,我也在下一刻打马向着那英伟的身形追了过去。

五少的马速并不是很快,似是有意照应着我这个女人。我打马跟上五少的马,迎面有道白衣白裤的身影怀里搂着一个小女孩儿嗒嗒骑马而来。

五少勒住马缰,眼眸眯起。而我也勒住马绳与五少并肩而立,那骑马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莫子谦。

他没有穿专用的骑马服,只是一身休闲白衫白裤,已是无尽的风华。他一只长长的手臂圈住怀中小人儿的腰,一只手握着马绳,低着眉眼,在跟怀里的小女孩儿说话,那俊朗的眉眼间俱是细致的呵护。

我忽然想起了我那一出生便被送人的儿子,他从未得到过他亲生父亲的呵护,他的亲生父亲甚至想要他死,想起莫子谦对我那亲生骨肉的绝情,我一时间心头刺疼。

“这么巧,莫总也带女儿来骑马。”

五少漂亮的像琉璃珠似的眼睛扬起一抹笑。

莫子谦这才注意到我们,他的目光从五少英俊灼灼的脸上滑到我的脸上,似是看到我竟然与大名鼎鼎的五少两骑并肩,眉峰微凛,有一丝浓重的阴影划过他的眼底。

“爸爸,这个叔叔好帅。”

莫子谦怀里的女孩儿扬起一张小脸,那一刻我看到,那女孩儿的眉眼出落得越发像陈丽嫣了。

“思思,叫五叔。”

莫子谦说话的时候,眼底已经不见了情绪,他的眉眼是淡淡的柔和,亲切地低头跟思思说话。

“五叔好。”

思思嘴巴很甜,酷似陈丽嫣的小脸上一派天真的笑容。

五少也挽起了唇角,声音好听,“嗯,思思好。”

似是我眼中迸射出的冷意让莫子谦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我脸上,那一眼中的情绪不明,就那么盯着我。

第10章 五少出手

远处又有嗒嗒的马蹄声传来,两个身着骑马服的女子相继而来。为首的那人正是陈丽嫣,她穿着一身标准的骑马装,似是为了与莫子谦相衬,那骑马装一身白色,裹着那高挑的身形,自有一番出挑。

随后而来的女子没有见过,相貌虽不及陈丽嫣,却也是一个俏丽佳人。但与陈丽嫣目光中的冷傲不同,这个女子,眉眼间俱是浓浓的不屑。

那女子道:“嫣姐,这女人就是开车撞你和思思那贱人?”

陈丽嫣眼中闪烁着丝丝得意,嘴里却说道:“安冉,别这么说,她怎么也是子谦曾经的女人呢。”

安冉:“呸,她也配当姐夫的女人?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哪一点比得上姐姐你。”

安冉说话间,忽然打马向前几步,手中的马鞭扬起,一鞭狠狠抽在我的马屁股上。那马儿冷不丁吃了这么狠狠一鞭子,当时就发出一连串的嘶叫,扬起前蹄惊跳起来。

我毫无防备,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那么猝不及防地被马儿从背上甩了下去。

就在我即将以最难堪的姿势滚落到地上,摔个鼻青脸肿,甚至骨断筋折时,忽然间凭空一股大力落在我的后领上,我的身形就被这股大力直直地拽了过去。

电光石火之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会摔的很惨的时候,我的身形稳稳地落在了一人胸前。

是五少,他在我从马背上跌落那一刻,眼疾手快打马上前,一把揪了我的衣领,将我生生提了起来,放在他的马背上。

我的后背冷汗尽湿,脸色惨白一片,然而就那么一恍眼之间,我看到有人的神情竟然比我还要紧张

莫子谦的脸上血色尽褪,俊朗的面容惨白如纸,一双清眸就那么直直地盯视着我,一双薄唇也抿的死死的,那神情,竟是说不出的惊惧和担忧。

是我看错了吗?

莫子谦他在担心我?

“爸爸,你弄痛我了!”小女孩儿的哭音传过来,只见莫子谦俊脸煞白,慌忙松开了紧锢在女儿胸前的手。

“乖乖,没事。”

莫子谦声音中也透着几分慌乱,然而再望过来的时候,他眼中的惊忧已经隐去。

然而,容不得我多想,有一道低沉却磁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怎么样?”

我抬头,对上五少一双含着几分关心的眼睛,必竟,我是他叫来的女伴,出了这样的事,他多少是有些担心的吧。我在五少琉璃珠似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眼中有泪光闪动。

“我没事,谢谢你五少。”

我咬了咬唇,将眼底的泪意憋了回去,刚刚那一刻,真的吓惨了我,如果我就那么摔了下去,受伤的是我,得意了的是别人。我绝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伤的那么惨。

“没事就好。”

五少一只手臂还揽在我的腰间,我的脸就以一种极亲密的姿势贴在他的胸口处,双臂在我整个人落在他马背上的那一刻,便下意识地搂紧了他的腰,此刻,仍然紧紧搂着。

五少两脚一夹马肚子,掉转马头向着莫子谦,“莫总,你得给我个交待。”

我没有抬头,看不到五少此刻目光中的杀意,这是一个自小被养在高处的男人,无论他的身分还是地位,还是他说一不二的性格,都不允许有人在不经过他的允许的情况下,动他的东西。

而受邀而来的我,显然就是他此刻的附属,安冉害得我差点儿坠马,这是在打五少的脸。

此刻的五少脸上冰冷如霜,旁边,陈丽嫣狠狠瞪了一眼安冉,显然是怪她不该抽我的马,得罪了五少,显然这个场不好收。

“她不是我朋友,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莫子谦冷冷地丢下一句,一手揽着怀里的女孩儿,掉转马头,顾自嗒嗒离开了。

五少锋锐如刀的目光就那么射向了始作俑者,一直与陈丽嫣并马而坐的安冉。

我看见安冉眼中划过清楚的惧意。

必竟,五少声名在外,听说这人手段极辣,安冉打了他的脸,不知道五少会怎么教训她。

安冉求救似的目光向着陈丽嫣递过去,“嫣姐……”

我听见安冉低低的声音夹带着满满的恐慌。

陈丽嫣似乎也没有想到,莫子谦竟然不帮她,必竟,安冉是她的朋友。

她只得向着五少道:“五少,安冉刚刚也是一时气不过,才抽了她的马,五少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安冉一次吧。”

然而,陈丽嫣话音未落,五少高高扬起的马鞭,已经重重落在了安冉的肩上。

安冉尖叫一声,从马背上滚落了下去。

我看的目瞪口呆,五少竟然为了我,抽了安冉一鞭子。安冉抱着肩在地上打滚,这一鞭显然是极疼,陈丽嫣忙跳下马去,扶她。

五少哼了一声,再不理会这两人,顾自带着我,向马场尽头的马场俱乐部而去。

我几乎以为刚刚是做了个梦,五少竟然为了我而抽了那个叫安冉的女孩儿一鞭子,这是给了我莫大的荣耀呢。

“别多心,我只是看不惯有人动我的东西。”

似乎是查觉到了我的异样震惊的眼神,五少低了头,漂亮的眼中不见感情,他把我说成了他的东西,可见这个男人,一向自大之极。然而我却完全不在意他话里的意思,东西又怎么样,至少,刚刚他是帮我出了头,而不是选择助长那些人的气焰。

到了俱乐部门口,侍者过来接过马绳,五少翻身下马,顾自头都不回地往俱乐部里面去了。我在侍者的帮助下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然后一声不吭地跟着五少进了俱乐部

五少去更衣室换衣服了,我也忍受着仍然慌乱的心跳,进了旁边的女更衣室。

我才换上自己的衣服,还在系扣子,身后有哭哭啼啼的声音传来,

“嫣姐,我是为了帮你出气,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呜呜…”

“你行了,别哭了,要不是你突然抽那一鞭子,五少能发火吗?他是什么人,是你能惹的吗?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那贱货是五少约来的,五少自然护着她,等明儿,我们有的是机会教训她!”

说话间这两人已经走了进来,正是陈丽嫣和安冉,陈丽嫣一脸心烦走在前面。安冉手捂着肩头走在后面,妆都哭花了,脸成了花猫。

相关文章:

《虐爱》冷总心系俏佳人小说精编版全文

吃完宵夜白领阳台|男友控制欲很强

烂货我捏烂你的奶,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绝品家教

3p小说高h两男一女 丫头,腿张开点就不会疼了

在执意撤侨后,日前印度政府又突然发文,禁止包括口罩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