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只愿今生君不负》小说~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第十一章:要改口了

华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叫了一声,“爸,妈。”

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江家二老包括江流都听的很清楚。

“诶,好孩子。”

江夫人虽然不是很情愿,可事已至此,再说了这姑娘看着也确实精致。

光是看着这出众的样貌,心里之前的抵触也褪去了几分。

江爸也是微微颔首,毕竟人家姑娘喊了爸妈,不管情不情愿,这都是出于尊重。

更何况,就算现在华家没落了,毕竟之前也是有往来的世交,总不能弄的太难堪。

所以江家夫妇,还是拿出了之前准备的改口费。

对于江家这样的顶级豪门来说,自然是不能给个一万两万那么小气。

江夫人拿出一张黑色的金卡,塞在了华笙的手里。

“这里有张卡,是我和你爸的一点心意。”

华笙看了江流一眼,他给了一个眼神,示意可以收。

华笙也没推辞,点点头,“谢谢爸,谢谢妈。”

“坐吧。”江爸江妈本身对这个儿媳妇成见不大,只是觉得这件事太过突然。

试问,两人是去参加谢华两家的婚礼,怎么去的时候空手,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儿媳妇?

把人家老谢家的儿媳妇给拐来了,这……这确实有些让人无法接受。

当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江流。

华笙点点头,坐在对面的中式沙发上,坐姿很端庄,很优雅。

江流仔细的盯着她,发现她不太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倒是一举一动很稳重,是这份年纪不该有的稳重和成熟。

“你和江流的事情,他都跟我们说了,这件事过于突然,我和我夫人确实也没做好心理准备,不过既然我们认了你这个儿媳妇,就不会怠慢了你,我们江家和华家也是旧识,聘礼我们会补上,婚礼也会补上,不会让你就这么委屈的过了门。我呢,和他妈妈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不求你们多优秀,只希望你们安安稳稳过日子,一家人和睦就好。”

江爸是个识大体的,毕竟是大人物,这些年什么场面都见过。

其实就算端着拿着也正常,可偏偏没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是厉害的人物,越谦虚有礼貌。

江爸爸这番话给了华笙这个儿媳妇很大的尊重,也给了华家尊重。

她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想着这公婆还算是好相处。

“爸,聘礼和婚礼就不用了,我一直觉得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这件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我不想在让我们江华两家被推上风口浪尖,我觉得不如就这么低调处理,以后若是有机会,再说。”

江流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华笙是个这么有主见的。

这办法不错,他也不喜欢张扬,江流跟谢东阳不一样。

虽然都是豪门子弟,但是一个张扬,一个低调。

一个就喜欢混迹各大新闻版面,一个则默默在公司做事,平时打打篮球做点自己喜欢的。

听华笙这么一说,江爸和夫人互看了一眼。

“也好,那就先按照你说的办。”

在客厅里又说了几句话后,两人一起回楼上休息。

一进卧室,华笙就将黑金卡递给江流。

“什么意思?”他看着她,依旧眼带笑意。

第十二章:我入赘了

“这本不是我该拿的。”

华笙很有自知之明,既然是协议婚姻,那……拿人家钱算怎么回事?

而且看着这黑金卡,也知道里面的金额不会少了。

江流拿着卡看了一眼,又塞回了华笙的手里。

“拿着吧,这是改口费,爸妈可不能白叫……不过他俩还挺大方的,这里面应该有一百万。”

华笙着实被惊了一下,一百万,不少了,是一笔巨款。

“这太多了,象征的给点就好,要不,这张卡你拿着,你给我几千意思意思就好。”

“你当我们江家很缺钱?”他又问了一遍。

华笙哑口无言……

好吧,江家有钱最有钱,全世界都知道江家有钱。

她也懒得跟他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回过身,坐在梳妆台前卸下耳钉。

这卧室是老宅里的给江流准备的卧室,因为他俩结婚太突然,连准备新房的机会都没来得急。

所以只能在这里凑合一宿。

“我要卸妆准备休息了,你还不走吗?”华笙对着镜子里男人的影像开口。

“走?我是你老公,你让我往哪里走?”江流笑着。

“可我们是假的。”

“可毕竟要在一起三年,你这第一天就分居,你让我爸妈怎么想,这里可是老宅。”

一句话,又让华笙没了词儿。

这一点,确实是她欠缺考虑,但是也不能怪她。

过去的二十多年,她几乎都是和奶奶住在钟翠山的别院。

很少下山,身边更是没有接触过太多男人,所以一想到,两人要睡在一个房间,就有些慌。

“春桃和银杏呢?”她为了避免尴尬,错开话题。

“那两个,是你的保姆?”江流也注意到了。

这华家小五,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带着两个年纪相仿的姑娘。

贴身伺候着,而且好像还挺厉害。

“她们俩一个在楼上给你煲汤,还有一个说要回去复命,被我的司机送回你们华家了。”

然后又是一阵寂静……

华笙安静的卸妆,江流很有兴致的就在旁边观看。

本以为卸了妆后,模样要逊色几分的。

但,没想到,卸了妆的华笙,皮肤出奇的好,白的发光,又正是好年纪,满满的胶原蛋白。

一双眼眸,黑的发亮,就好像眼睛里面有星星。

卸完妆后,华笙起身,拿起之前准备好的睡裙。

眼神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江流,“你是睡床,还是地上?”

“当然是睡床。”江流故意的。

华笙好奇,看的出来,她愣了一下。

哪里有男人这么不懂事,让女生睡地上吗,简直一点都不绅士。

心里恼火,却还是忍着没发作。

她点点头,“那我一会打地铺。”

说完,她拿着睡裙进了洗手间去换。

江流靠在卧室的太妃椅上,单手摸着下巴,只觉得刚才那一幕有趣极了。

换完睡裙后,华笙走出来第一句话就是,“明天我就要搬到十里春风的水韵阁去住,我奶奶在那里给我留了一套中式别墅。”

“所以呢,我也要一起跟你搬过去吗?”江流问她。

“都行。”她答的很模糊。

“那说来说去,也不是你出嫁,是我入赘了?”他继续逗她。

相关文章:

男朋友喜欢在车里抱着坐他腿上|一直揉弄小豆豆按压会抖

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_女朋友身材很好 经常做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见过闹伴娘最过分的2分34秒

含住蘑菇状的顶端——花缝吸珠无力颤抖

腿心蜜水白浊|美妇跪趴肉臀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