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继承人免费阅读/绝品继承人全文完整版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某直播间。

身穿粉色一字肩T恤,白色的小短裙的女主播露着一双洁白如玉的胳膊和笔直的长腿。

一个舞蹈结束之后,低头捂着胸口,笑颜如花,“感谢毛哥送的飞机,感谢大家送的荧光棒。好了,今天就播到这里了……”

女主播波浪卷头发披肩,唇红齿白,面容姣好,身材更是火辣。

沈桥看着直播页面中那个脸上带笑的女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那人正是自己的老婆——秦婉。

秦婉和沈桥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便闪婚了。秦婉很漂亮,是当初学校里的校花,家庭条件很好,父母都是中产,而她也是一家公司业务部的副总经理,前途无限。

沈桥只是一个农村孩子,本来就不被秦婉的父母喜欢,结婚之后,因为创业失败,没有稳定的收入,更是被丈人一家鄙视。现在只能在一家搬家公司打工。

贫贱夫妻百事哀,女儿这个时候突然患病,而沈桥拿不出一分钱。让这段婚姻也越来越艰难,秦婉三天前就因为和沈桥吵架回娘家去了。

“曹公子送给主播超火*1”

瞬间,直播间里面就热闹起来了。

“土豪曹公子来了,今天又是一发超火,牛逼。”

“每次主播下播的时候,曹公子都来送一发超火,真是痴心。”

“主播和曹公子肯定很配。”

“曹公子可是只给她打赏,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说不准有什么私下交易。”

里面说什么的都有,秦婉仿佛没看到一眼,眉眼带笑的说道:“感谢曹睿哥送的超火,比心。”

沈桥看到这里差点炸了,对于这个曹睿,他可是相当的熟悉。这家伙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也是当年秦婉的追求者之一。

自己和他的关系本来还可以,不过自己和秦婉结婚之后,关系就降到冰点。

现在他给自己老婆刷超火是几个意思?在自己创业失败之后,这家伙就三天两头给秦婉送玫瑰,送包包。谁还不知道他大招什么主意?

“不用感谢,这是我是为这支舞蹈打赏的,是你的付出换来的。”曹睿回应道。

秦婉强行挤出一丝的笑容,内心之中有一丝的酸楚,自己白天上班,晚上还得直播赚钱,累得像条狗。

听到这话之后,忍不住有些感动。

“下播了一起吃饭吧。”

曹睿说道。

秦婉看到之后,嘴角挂着很职业的笑容说道:“今天我得照顾小米,明天吧。”

“好,那明天我去接你。”

曹睿在下面说道。

沈桥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气得发抖。两人还没有离婚呢,就和别的男人走这么近?

当即给秦婉打电话过去。

“秦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接通之后,沈桥质问道:“曹睿是什么想法?你不清楚吗?为什么要他的礼物?”

秦婉关掉直播,冷冰冰地回应道:“那小米的病怎么治?靠你吗?从她生病到现在,你拿出过一分钱没有?你还算个男人吗?我每天累死累活的上班,下班还得做直播赚钱,你呢?你干了什么?你就是个废物。”

沈桥听了之后,整个人身上变得冰冷异常。

就是因为没钱。

因为没钱,他才一直不被岳父一家认同。也是因为没钱,他和秦婉才走向了离婚的边缘。

穷真的是最难根治的一种病。

秦婉现在也是满腔的怒火,谁愿意每天上班那么累了之后,还给人跳舞、陪笑脸。

还不是因为沈桥根本承担不起这个家吗?

“明天我带小米去医院检查,需要三万块钱。如果你还想让小米治疗话,放弃你那该死的尊严,去求我爸妈吧,毕竟是他们的外孙女。”

听了这话之后,沈桥更是不愿意了。

秦婉的父母本来对他就十分不满,而且他们已经提出要求,除非他愿意离婚,才会出钱给孩子看病。

否则去了只会被羞辱一通。

“钱我会想办法的。”

沈桥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在意你那点面子?你想办法?这话你说了多少次了?”

秦婉气愤地说。在她看来,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请自己父母拿钱了。

“你离那个曹睿远一点,把礼物的钱还他,钱我能想到办法。”沈桥黑着脸道。

“还?”

秦婉在那边冷笑一声,“已经借了他六万了,你拿什么还?靠你那点工资吗?”

“我明天一定还,我能和小米说两句吗?”

沈桥已经三天没见到自己女儿了,心里面极为想念。

“别逞能了,我爸妈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本周末必须离婚。你如果不想离的话,就去求我爸妈吧。孩子已经睡了,要见明天医院见吧。”

说完,秦婉在那边就挂了电话。她从来都不相信秦元能够筹来钱,这些日子能借的亲朋都借遍了,别人看着她们都躲着走。

父母为了逼她们离婚,根本不愿意出钱。也就只有曹睿愿意借给她这笔钱了。

沈桥想要找烟抽,才突然间自己已经戒烟了。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摸摸嘴巴,起身便朝着外面去了。

“老板,能借我六万块钱吗?”

沈桥站在搬家公司的老板的面前,低声下气的说道。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绝对不会来找赵方正借钱的。

因为自己以前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现在来找赵方正几乎是把自尊踩在泥里面了。

“这不是沈老板吗?缺钱了?”

赵方正笑眯眯地盯着他说道。

“我女儿要看病,我一定尽快还你。”沈桥和赵方正以前在生意上有过节,公司被赵方正收购之后,他让沈桥留在公司,不过是为了继续羞辱沈桥而已。

而沈桥为了这里的略微高一点的工资,也顾不得尊严了。

没钱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社会是可以吃人的。

“哈哈……你不是一直都是吃软饭的吗?怎么不找你老婆借钱呢?是不是老婆也跑了?”

他得意地笑着,周围的同事也附和着。

原来沈桥提拔起来的经理贾振兴也笑骂道:“他这种废物也就是适合吃软饭,根本就没来钱渠道,谁敢借给这种人钱?”

“你以为六万是很容易赚的?”赵方正冷哼一声道:“钱难赚,屎难吃,我凭什么借给你钱?”

沈桥咬咬牙,“我可以给你利息。”

“利息?利息能有多少?”赵方正翘着二郎腿,对着他说道:“赶紧有多远滚多远,以为谁都是你爹呢?”

“哈哈……”

“这家伙还有脸借钱?”

“听说他把所有人借遍了,谁敢借钱给他。”

沈桥在一片嘲讽中走出了公司,双拳紧紧攥着,牙齿不断地磕碰着。自己当初当老板的时候,他们可不是这个态度。

“沈桥。”

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跑了出来。

“林杨。”

沈桥回头看着林杨。

这个林杨是自己手里的副总经理,被赵方正收购之后,因为没有拍马屁,被当做沈桥的嫡系被贬到了市场部。

要不是因为他手里掌握着几个大单子,估计早就被赵方正开除了。

“这里面有七千块钱,你也别嫌少。”林杨把一张卡塞入沈桥的手中,“你也知道我这人基本上都是月光的。”

掂量着手中这张银行卡,沈桥愣了三十秒。然后把这张卡塞了回去,“你最近过得也比较惨,钱的事情我再想办法吧。”

他知道林杨被赵方正排挤的厉害,几乎拿不到什么业务提成了,每个月的收入也不多。

“先给孩子治病要紧,我再想办法。”林杨把卡推过来道。

沈桥还是强硬的把卡推了回去,“真的不用了,我自己能想到办法。”

说完便离开了。

他站在路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拨打出那个存了很久的号码。

“朱叔,给我打十万块钱。”沈桥说道。

“少爷,您总算是给我打电话了,你答应继承公司了吗?”朱叔激动地说道。

“不要,我只要十万块。”

沈桥果断地拒绝了。

“你这是为难我,沈总说过,只有你愿意继承公司,我才能给你打钱。”朱叔很惆怅的说道:“您只要答应,别说十万,一个亿都马上给您转过去。”

“我只要十万。”

沈桥道。

“不给。”

朱叔很坚决地说道。

“好吧。”沈桥想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还是答应了。“我答应了。”

“好好好……您来一趟公司,不不不……我派人去接你,咱们签一个协议,我就给钱。”

朱叔很是激动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吧。”沈桥挂了电话,骑着自己的电瓶车就朝着泰昌大厦去了。

泰昌作为一家投资公司,在海城的地位无比超然,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拥有多少的财富。

也不知道他投资了多少的公司,只知道泰昌的老板是海城的首富。

“哎,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这个时候,前台的女子皱着眉头捂着鼻子对着沈桥道:“送快递的别进来,在门口打电话。”

“我不是送快递的。”沈桥朝着周围看了看,“我找朱元升。”

“你找谁都不行。”

前台根本懒得听他说话,骑个电瓶车,穿着搬运公司的衣服,一身臭汗的,就算不是送快递的都不想让他进来。

“这种鬼话我听多了,你们这些人就是不老实,出去,出去。”涂彩挡在他的前面,双手环胸前,丝毫不让。

“真是朱元升让我来的。”沈桥十分郁闷,时间已经不早了,再拖下去天就黑了,说着就朝着里面强闯。

“没素质。”

涂彩生气了,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儿呢?一个送快递这么嚣张?“哪里来的傻帽?你再闯的话,我喊保安了?”

“你们领导呢?”

沈桥瞪着她说道:“让你们领导出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员工就这种素质吗?”

“我就这种素质,怎么着?你还找我们领导?你算什么东西?”涂彩叉着腰指着沈桥吼道。

“怎么回事儿?吵吵嚷嚷的?”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情况。

“一个送快递的,非得往里面闯。不要脸了,拦都拦不住。”涂彩马上告状道。

“送快递的?”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沈桥,嫌弃的捂住鼻子,道:“现在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这么下贱的人也配进来?滚出去。”

“哼,朱元升管得这个公司可真好。”沈桥冷哼一声,“员工的素质也是相当不错嘛。”

侯明利知道沈桥在嘲讽自己呢,不过他这么多年的职场经验,已经练就出一身的察言观色的本事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他见了领导和客户的时候,可比谁都礼貌。

“滚出去,不滚的话我可就叫保安了。”侯明利懒得和这种底层人说话,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

“你还要找我们董事长,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沈桥叹了口气,“算了,我打个电话吧。”

“朱叔,我被你公司的人堵了,你下来接一下我。”沈桥转身对着两人道:“那就等朱元升下来吧。”

“你认识朱总?你要认识朱总,我把我名字倒过来写。”侯明利懒洋洋地看着涂彩,“赶紧把人弄出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一会儿让领导看到像什么样子?”

说着就拿着自己的杯子去旁边的饮水室里面泡茶去了。

“哼,装模作样,脸皮真厚。”涂彩冷冷地说道:“保安,保安,给我把人轰出去。”

顿时两个保安跑了过来,拉着沈桥就往外走。

“站住。”

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涂彩对于这个声音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因为每天早上都要和这个人打招呼。

“朱总。”

涂彩回头小声的说道。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头发黑白交错着,整个人精气神非常好,走路都带着风呢。

只是脸色看起来有点黑。

“这个人我马上就给处理出去,绝对不会让他影响咱们公司的形象的,赶紧把这个傻帽扔出去。”涂彩马上对着保安挥挥手。

朱总可是一个十分严格的人,要是被发现送快递的随意被自己放进来,会影响自己的形象的。

“谁敢?”朱元升冷哼一声,“他可是泰昌的少东家,这家公司就是他的,你要把人扔出去吗?”

“啊?”

涂彩听了之后都傻眼了,仔细的打量了沈桥好一会儿,愣是看不出他哪里像公司老板的儿子。

“不不不……这……”她现在手足无措,脑子一片空白。

“呼——你干嘛呢?怎么还没有把人轰出去?”侯明利吹了吹茶杯里面的浮茶,看着沈桥竟然还在原地,顿时就不乐意了。

看到朱总下来之后,更是卖力了,“你们几个赶紧把人轰出去,这不是给朱总碍眼吗?这种低贱的人以后要是敢再放进来,我扒了你们的皮。”

“这是老板的儿子。”

涂彩黑着脸小声地提醒道。

“你还真被他唬住了?现在的人真的是什么瞎话都编的出来。”侯明利赶紧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走到朱元升面前道:“朱总,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强管理,绝对不让这些人再进来了。”

“啪。”

朱元升都快要气炸了,自家少爷好不容易想通了,想要回家继承家业了,要是被逼走了,自己不得哭死?

这一巴掌他根本就没有省力。

冷冷地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个就是我们公司的少东家,现在泰昌的老板。”

“少东家?”

侯明利捂着自己的脸,整个人都傻了。

他惊讶地看着沈桥,可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像是一个有钱人。

“让这两个人滚蛋吧。”沈桥表情很平淡地说道:“我不希望在海城见到他。”

说完之后就朝着楼上走去了。

“你俩被开除了,并且我会全行业封、杀你俩。”

朱元升说完之后,赶紧跟上了沈桥的步伐。

侯明利和涂彩两人彻底慌了,这人怎么就成了少东家了?现在的有钱人都爱这么玩吗?

开除并不可怕,大不了换一份工作。可封、杀就严重多了,他们太了解泰昌在海城意味着什么,被封、杀后,基本上他们不会找到任何工作。

甚至到了外地,都没办法从事这个行业。

侯明利顿时就昏迷了过去,他都已经快要四十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

回到办公室,朱元升一脸笑意的迎了过去。

“少爷,赶紧坐,喝茶,想喝啥。”他用一脸慈爱的笑容看着沈桥,就好像看着一个叛逆的子侄一样,生怕一不小心就把他引爆。

“不喝了,我要拿钱。”

沈桥坐下来对着朱元升道:“朱叔,我明天急用钱。”

“好说。”他笑眯眯地说道,然后把一份文件递了过来,“您只要签字,要多少钱有多少钱。”

“能不签吗?”

沈桥问道。

“不能。”

朱元升很果断地拒绝了。这个少爷也真的是让他费劲心力,这么多的家产为啥就不想继承?非逼得自己用这种办法逼他。

“好吧。”

沈桥叹了口气,在上面哗哗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对着他说道:“可以打钱了吧?”

“可以,可以。”

朱元升看着这个签名,就好像看到刚出生的孙子一样,满眼都是得意,当即就给他打过去三百万。

“行了,那我走了。”

沈桥起身就要离开。

“少爷,明天下午咱们得一块儿谈个生意,你也学习学习接手公司事务。”朱元升眼角带着笑意道。

“哦。”

这件事是无论如何躲不了的。

“少爷,在您没有最终掌握公司之前,一定不能泄露你的身份。”朱元升看着沈桥道:“你也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

“我知道。对了,朱叔,我原来的那家公司给我弄回来,别花多少钱。”

沈桥点点头。这就是他不喜欢这个身份的原因,如果这个身份真的公布出来,以后身边少不的得有三五个保镖的存在。

生活的自由可就没有了。

以前的沈桥内心还有点浪漫,觉得无拘无束的生活才是美好的。现在他清楚了,没钱的生活很难堪。

“好,我马上让人去办。”

朱元升点头道。

他对于沈桥一直有关注,其实沈桥之前的那家勤愿搬运公司经营得一直都不错,业务扩张得很快。

但是被赵方正利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给坑了,导致沈桥欠了他一大笔,最后使得沈桥不得不把公司卖了还债。

经营状况非常好的公司卖了,最后一分钱都没有落在手里。

年轻人生意上吃点亏没什么,不过,用那种下作的手段可就不行。

第二天,沈桥来银行取了十万块钱来到医院。

“爸爸。”

小米看到沈桥之后,笑着撒腿跑了过来。

沈桥一把把她抱了起来,道:“想爸爸没有?”

“想。”

小米拉着长音道。说完之后,还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婉儿。”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对着秦婉说道:“钱我已经交了。”

“谁让你来的。”

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沈桥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这人正是曹睿,这家伙锄头挥得倒是很勤。竟然追到医院里面来了。

“哦?这不是沈桥吗?”

曹睿不屑地瞅了他一眼,“你看看你这个穷酸样子,你给不了婉儿幸福的。”

“你少给我多嘴,给我滚远点。”

沈桥骂道。

“沈桥,你怎么回事儿?”秦婉站出来瞪着他说道:“曹大哥帮了我们多少忙,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不需要他的帮忙。”

沈桥怒道。

“本事没有,脾气倒是挺大的。”曹睿对着他说道:“小米马上要看病了,你拿得出钱吗?没钱就别这么死要面子。”

“沈桥。”

秦婉很失望地盯着他说道:“借了人家六万块钱,现在说不需要他帮忙,你还的起钱吗?”

“算了,别为难他。他现在也是一个失败的人,我不急着要钱。”曹睿道:“婉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别一口一个婉儿,那是我老婆。”沈桥恨恨地吼道:“不就是六万吗?”

说着,拿出一个小袋子,哗啦啦地倒在桌子上一摞钱。“拿钱滚蛋,我家的事情别掺和。”

沈桥倒出来得有十万块钱了吧?他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曹睿脸色很差,一个很好的和秦婉套近乎的机会没了。本来还想要和她下午一起去吃饭呢,全被这家伙破坏了。

看着沈桥那一副拼命的样子,他也只能拿钱走人了。

“你哪里来这么多钱?”秦婉皱起了眉头,她知道沈桥是绝对没有这么多。

除非他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现在虽然缺钱,但是你别干傻事。”

“这钱是我借的。”

沈桥说道。他现在没办法把自己的身份显露出来,只能找这么一个借口了。

秦婉摇摇头。

知道就是这样。

她已经对沈桥失望了,当初的他意气风发,做事逻辑非常缜密,做什么事情都感觉手到擒来。

在学校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散发着光芒的。但自从创业失败之后,整个人就萎靡了,完全没有之前的精气神。

她没说什么,带着孩子就去找医生。

沈桥陪了孩子一会儿,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有活需要干了。

他骑车便朝着公司去了。

“怎么来这么迟?不想干了?妈的,以为这公司还是你开的?”贾振兴看着沈桥姗姗来迟,怒骂道。

“不想干了?”

沈桥看着他那一副仗势欺人的样子,很平静地说道。

说话的时候,把自己的手套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

相关文章:

飞华两性老师你下面好紧_男医生摸的我受不了

捏你小豆豆看你颤抖_和50岁的女邻居做了一夜

紫红色硕大/小妖精你太紧致了太湿

【都市小说】都市第一巨富小说在线全集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章 小loli的咬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