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戏冷王:战王请专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1-04-02 14:57 · 新商盟

第六章

君御的脸“噌”的一下红了起来,还未说话,却听到了慕荨漪冰冷无情的话语:“没什么好害羞的,对于大夫来说,男女身体在他们眼里不过都是皮加骨头!”

君御眼里划过一丝错愕,低头看向慕荨漪,却见她的小脸上布满了认真,手中的银针快速的插遍整个穴道。

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冷静之光,躁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唇边不知觉的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缓缓闭上眼睛。

“唔……”

君御猛地睁开眼睛,迅速看向慕荨漪。

“疼是对的,正在排毒,你只能忍着,忍不住就叫出来,比之生孩子还要痛十倍,叫出来也不丢人。”慕荨漪盯着君御身上的银针,红唇抿成一条线,秀眉微微蹙起,手中的动作不减,恰当的旋转银针,让银针更加深入。

“匕首。”眼见着君御的胸口鼓出了一个包,慕荨漪顿时懊恼自己忘了带刀,不过,就算她想带,景容风的贴身侍卫也不会允许。

君御忍着蚀骨之痛,满头汗水的看着慕荨漪;“我没有。”

“用这个。”景容风修长的手指突然间出现在慕荨漪面前,这匕首一看就贵重不已,刀鞘上复古的花纹以及红绿镶嵌的宝石让慕荨漪眼睛一亮。

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直接拔出匕首,闪亮的光芒让她眼睛一眯,就算她是个外行人也能看出此匕首乃是上等。

君御眼里闪过一丝错愕,若非现在受着非一般的疼痛折磨,他定然会阻止!

这匕首,乃是师父花了毕生所打造而成,削铁如泥不说,此匕首对于景容风来说,比性命还要重要!

匕首刺破大包,疼痛拉回了君御的思想,忍不住低声怒吼一声:“啊!”

黑色的血流成一片。

“小白,二巯基丙醇。”慕荨漪集中精神,用意识与空间小白沟通着。

小白迅速应了一声,慕荨漪假装去医疗包里拿东西,手一翻转,注射器出现在了手上,不顾景容风的试探之色,迅速朝着君御手臂上注射进去。

“噗!”一口黑血从君御嘴中吐了出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慕荨漪迅速把脉,微微松了一口气,拿出帕子擦干了额头上的汗水,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景容风:“三日之内便会醒来。”

“痊愈?”景容风冰冷的眸子看向慕荨漪。

慕荨漪摇了摇头:“毒清,肺痨的病还得靠养,急不得。”

景容风没有再说什么,唤来人收拾自己则是走了出去。

慕荨漪迅速将匕首消毒清洗干净,走到院子里,将匕首递给了景容风;“这个还给你,谢谢了。”

“你拿着便是。”景容风看也不看慕荨漪一眼,冷冷的说道。

慕荨漪微微一愣,诧异的看向慕容风的

侧脸,刚硬的线条以及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让慕荨漪一抖,迅速将匕首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荨漪自知没有这个荣幸得到荣王的赏赐!”说着,迅速离开。

阎王爷都没有他冷!若是真要他的东西,肯定是自己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

不远处的楚然看到这副场景,顿时愣了,居然还有人拒绝自家主子的东西!这若是被京城中的那些千金小姐听到,指不定该如何羡慕了!

景容风拿起匕首,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让人不明的光芒。

一直到深夜,慕荨漪才回到了荣王府中。

绕过花园,眼见到了“引笛阁”,慕荨漪低着头,小手不住的在胸前纠缠着,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她今天睡哪里?

新房吗?一起睡吗?

景容风将慕荨漪纠结的神色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说道;“今日之事,管住自己的嘴。”

慕荨漪心神一动,迅速仰头,脸上带着讨好的神色:“是是是,那荣王,我的小命可保住了?”

景容风斜睨了一眼慕荨漪,却是什么话都没说,朝着另一栋院落走去。



见此,慕荨漪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命保住了,也不用跟这个大冰块共处一室了,真真是极好啊!

引笛阁中并没有丫鬟小厮,慕荨漪就是想找人打水也没有办法,正当她郁闷今日就要不洗澡睡觉时,苏嬷嬷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毫无表情:“王妃请洗漱!”

说着,就看到小厮们抬进来一大桶水,慕荨漪眼睛一亮,迅速说道:“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吧,谢谢了!”

苏嬷嬷眼睛微动,停顿一秒后应了一声,关上了房门。

慕荨漪的衣服少的可怜,不过两套,还都是粗布麻衣,微微叹了一口气,拿了一套干净的搭在屏风上,褪下所有衣服,进入了木桶之中,发出了满足的唏嘘声。

引笛阁书房中,景容风伏案写这什么,苏嬷嬷走了进来,缓缓说道;“王爷,王妃正在沐浴,王爷……”

“没事了,你下去吧。”景容风眉头微皱,不悦的说道,“日后她的事情,无非向我禀报。”

苏嬷嬷闻言,眼里带着一丝疑虑,若是王爷并不在乎王妃,为何要吩咐自己准备沐浴水给王妃送过去,若是在乎,那这……

苏嬷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可是王妃并没有衣衫首饰。”

景容风听此,这才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明日幻雪便会回来,一切与她商量便是。”

苏嬷嬷还想说什么,但是景容风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之色,苏嬷嬷只好离开,看来,这王府当家大权,王爷是没想过交给王妃了。

比起苏嬷嬷复杂的心思,慕荨漪则是香甜的睡了过去。

翌日。

“哟,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就算是乡里人,也该知道礼义廉耻,女戒女德吧?哪里有一觉睡到大中午的?”

“这知道的也就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荣王府娶了一头猪回来!”

“哦,说猪还是抬举了!这么丑陋的人,连猪都不如!”

清脆恶毒的声音传到了床上慕荨漪的耳朵里,不情愿的起床,透过窗户缝隙看了过去,却见一妙龄少女的背对着房门,双手叉腰,语气里满是不屑和嘲讽。

“如果是我,长这么丑早就自杀了!居然还敢嫁人,这不是祸害他人吗?”

若是以前的慕荨漪听到此言,怕是早就一头撞死了!

慕荨漪眼里划过一丝冷意,找茬的人,来了

第七章


“都说荣王府的下人们各个识字,忠心护主,礼义廉耻更是熟读于心,怎么今日来了个在这里乱吠之人?”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慕荨漪不急不缓的走到院子里,双手抱胸,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这是哪里来的的下人,如此没有规矩!”

莫幻雪闻言,迅速转身,清秀的容貌让人眼前一亮。

却见她上下打量着慕荨漪,眉头微蹙,语气里满是质问:“你是谁?荣王府的人岂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本小姐如今掌管着荣王府的大小事务,这人为何没有禀报于我?若是刺客,伤了我师兄,你们可担待的起?”

有意思!

对上莫幻雪挑衅的眼神,慕荨漪挑了挑秀眉,能在荣王府大喊大叫,叫荣王师兄的也只有一人,莫幻雪。

传言,莫幻雪十分得荣王宠爱,说是师兄师妹,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又有谁知道?

若非自己临门插了一脚,怕是这莫幻雪才是众望所归的荣王妃!

莫幻雪所说的话无非是在告诉自己,如今的荣王府她才是当家的,而自己这个王妃,不过是空有虚名罢了!

此时的莫幻雪心里也惊讶不已,传言慕荨漪丑陋不已,天生胆小懦弱,怎么今日所见,完全是两个样子!

周围的下人们全都围了过来,看着慕荨漪的样子均睁大了眼睛。

新婚进宫时,虽然也有些下人看到,但是大多数人却没见过慕荨漪恢复容貌的模样,今日,荣王府所有下人都围了过来,窃窃私语的声音频繁传入慕荨漪耳中。

“不是说王妃奇丑无比吗?今日一见,完全不是啊!”

“可不是,我还听说有人看了王妃的脸,下一秒就晕死过去了!”

“天啊,这真的是同一人吗?”

周围的议论声并没有让慕荨漪分心,而是看向莫幻雪,淡淡的说道:“既然是夫君的师妹,那也得懂规矩,虽然说夫君让师妹代为管理荣王府,但是这荣王府的女主人却是我慕荨漪,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睡觉,这种私密事情,还轮不到师妹来多管闲事!”

“要知道,就算是皇上,也管不了臣子的吃喝拉撒,难不成师妹比皇上的权利还大?”

平淡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是尖锐不已,莫幻雪认真的看了一眼慕荨漪,冷笑一声,语气里满是轻蔑之意:“不用拿皇上来压我,我只是提醒你,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因为成了荣王妃,就当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就算不是荣王妃,我也是个人物,还用不了师妹来操心,这荣王妃,若是可以,我也不想要!”

慕荨漪眼里划过一道不明之色,朝前走了几步,扫了一眼众人,这才对上莫幻雪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王爷并没有将我从引笛阁中撵出去,那就是承认了我荣王妃的名号,若是你们怠慢我一分,我也不怕闹到王爷那去,求他评评理!”

狐假虎威说的是谁?

慕荨漪是也!

慕荨漪绝色面容中没有任何细微波动,一双眸子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莫幻雪,若是今日她退缩了,那她在王府也别想好过了!

她不需要什么管家权,也不要什么金银财宝,她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安心睡觉的场所罢了!

闻言,莫幻雪的瞳孔猛地一缩,她自然知道进入引笛阁象征着什么,原以为师兄第二日就会将她给赶出来,却没想到会一直容忍她住在此!

抿了抿嘴唇,莫幻雪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看向慕荨漪,脸上满是不愤之色:“王妃若不是想要将管家权也拿回去?师兄可没有让我交出来!”

“抱歉,我很忙。”慕荨漪转身便进了房间。

莫幻雪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慕荨漪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慕荨漪眼角的余光瞄到了莫幻雪的神色,唇角微不可闻的向上勾起,敢情说了这么多,是舍不得管家权,谁稀罕?这种劳心劳力的工作,可不适合自己!

将门关上,慕荨漪打了一个呵欠,再次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而门外的莫幻雪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开了。

众人互相对望一眼,迅速忙着自己的事情,但是心里却是不敢再怠慢慕荨漪。

慕荨漪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

穿上鞋子走了出来,烛火的照耀下,墙上赫然映入一个身影。

“醒了?”

冰冷的声音让还在朦胧中的慕荨漪打了一个激灵,迅速看了过去:“王爷?”

“幻雪是本王的师妹。”

朦胧的光芒中,却见景容风放下茶杯,弹了弹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淡的说道。

慕荨漪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显然景容风已经没了后句,刚想要说话时,却见景容风站了起来,欲要离开房间。

慕荨漪眉头皱了皱,今日的事情她知道瞒不住景容风,难不成是来兴师问罪的?

因为自己出口伤了他最疼爱的小师妹?

想到此,慕荨漪迅速说道:“那个……我知道莫幻雪是你的小师妹,我也没想要来管王府的内宅,毕竟我是皇上赐下来的,你们不相信我也是情理之中,我只是想要一个容身之处,给我三个月时间,我就离开,绝对不打扰你的生活!”

景容风身体猛地一顿,转身看向慕荨漪。

慕荨漪眼巴巴的对上景容风的眼神,脸上满是诚恳之色,一双眸子带着盈盈水光,红唇抿成一条线。

景容风眉头却是皱在了一起,盯着慕荨漪不动声色。

而此时的慕荨漪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一颗心“噗通”直跳着,连咽口水都不敢了。

周围寂静的可怕,却也尴尬不已,慕荨漪眼神闪动几分,正要说话时,却听到了景容风冰冷的声音:“荣王府,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说完,深深看了一眼慕荨漪目瞪口呆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不明的烦躁。

什么!

慕荨漪猛地瞪大眼睛,看着景容风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相关文章:

超好看《狼性总裁:女人,你是来冲喜的》小说试读

打分手炮她同意了,男朋友在学校要我过程

对喜欢的拥抱抱的特别紧,躺下把腿张开啊|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调教

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