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言情小说推荐 5本值得熬夜看完的小说

2021-04-02 14:58 · 新商盟

千均一发之际,我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抗日神剧里面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引开敌人的画面,猛然将身上的男人一推,抱着妮妮朝另一条相反的叉巷子跑去。

我身上沾满了男人的血液,那血液一点点滴到了巷子的地面上。

然后我又迅速跑了回来。

很快,那群穷凶极恶的男人逼到了巷子前,站定了。

他们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到处照射着,最后竟落到了我们身上。

我咬了下牙,直接将男人推跌到我背后的墙壁上,反过身去,整个身子将他罩在了黑暗中,手中的拳头开始如雨点般朝他身上打去,边打边哭喊着:

“王八蛋,挨千刀的,为了你,我抛弃了自己的工作,天天在家为你冼衣煮饭,还拿着爸爸的救命钱让你升官发财,可你倒好,竟然在外面勾搭了别的女人,还怀上了孩子,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和女儿吗?”

我哭得嘶心裂肺,像疯了般撕打着他,把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我的表演太过真实了!

男人身子僵了下,呆呆跌坐在地,沉默着,显然,他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拐角处那伙男人的手机终于从我们的身上移开了,估计他们相信了我们只是一对正在吵架的夫妻,我的女儿也心有灵犀般,扯开喉咙凄惨的大哭起来。

“妈的,竟让他跑了。”外面为首的一个男人恶狠狠地骂道。

“大哥,看,地上有血迹,他肯定从这条巷子跑了。”他们中的一个突然指着另一条相反的叉巷子喊道。

“追。”为首的大哥看了下,手臂一挥,带着一群男人朝着相反的巷子跑去了。

我转过身。

“你快点走,等会他们找不到你肯定会回来的。”我催促着他。

他沉默着,站起来,一把拉我入怀,冰凉的指腹抚上我的红唇,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天空中,一道闪电惊雷劈下,电光火石间,我看清了男人的脸。

长得可真帅啊,深遂的眸,沉锐的五官,完美得令我这个已婚女人的心都呯地跳了下。

向来属于外貌协会的我,典型的颜值控,想当年能为了沈梦辰舍得一身剐,英勇献身相随,绝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有一副好皮囊的缘故。

我呆呆看着他,脱口而出:“余依”。

他唇角微勾出个惨白的弧度,磁性的声音低沉暗哑,“好,我记住了。”

说完,快速返身,高大伟岸的身躯朝着巷子深处大步迈去。

我呆呆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既使在浓浓的黑暗里,也能感觉到这男人的身体里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傲气。

这样的一个男人很难与现场这样的打打杀杀联系起来。

我有些讶异,但很快就忘了这事。

抬头看了下周围,这才后怕不已。

原来,我竟在神志不清的状况下,走到这样复杂的城中村来了。

经此一闹,我头脑彻底清醒了!

女儿已经睡着了,满腮通红,用手一摸,滚烫。

而我的身体一直泡在雨水中,不停地哆嗦着,虚弱得随时都会倒下去。

我抱起女儿快速朝家中走去,回到家时,那个女人已经走了。

沈梦辰正窝在沙发上抽烟,婆婆则坐在一旁,苦着张马脸。

我抱着女儿满身狼狈地出现在家中时,这一对母子竟像没看到般,没有一人上前来问好安慰。

我的心寒凉到了极致。

咬紧牙关,先给女儿吃了退烧药,帮她冼完澡,送到儿童房里睡去了。

然后,我冼完澡,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依依,对不起。”我刚在沙发上坐下来,正在低头抽着烟的沈梦辰突然抬起了头来:“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吧。”

一句‘离婚’震得我魂飞魄散。

如果说今天,他能说声爱我,能告诉我他与赵蔓云之间只是逢场作戏,他会马上与赵蔓云划清关系,然后求我给他一次机会。

仍在深爱着他的我,哪怕是他搞大了别的女人肚子,也会愿意给他一次机会的,毕竟,我们有感情基础,还有了女儿妮妮。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

“依依,你骂我卑鄙也好,自私也罢,我和蔓云现在已经有孩子了,这是事实,我要对她负责,对不起!”沈梦辰没有迟疑,继续这样说道。

犹如一记铁拳击在我的胸口,痛得我无法呼吸,“梦辰,你就这样残忍地背叛了我和我们的女儿吗?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依依,好好想想吧,我们之间早就没有爱情了,离婚吧,对谁都好。”沈梦辰加重了语气,完全没有愧疚,脸上竟然有了不耐烦之色。

我目瞪口呆!

对了,那个赵蔓云,我想起来了,有次,沈梦辰带我去参加他们单位举办的联欢晚会时,我看到过她,那时的她美丽妖艳,在联欢晚会上出尽了风头,事后,他告诉我,她正是当今A市某个陷形大佬的千金赵蔓云。

原来是攀上了金主呵!

我嘴里一股腥甜之气窜出来,身子摇晃了下,差点栽倒了下去。

“余依,离婚吧,别死乞白赖了。”这时一旁的婆婆在儿子明说了后,终于露出了原形,从身边的沙发上拿出几张早已准备好的纸张丢到了我的面前,冷漠无情地说道。

白色的纸张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刺痛了我的双眼。

我的五脏六腑都像焚烧般疼痛着。

“离婚了,那妮妮怎么办?”我喃喃着。

“什么怎么办?赔钱货而已。”婆婆眸里闪过怨毒嫌恶的寒光,冷冷骂道。

我眼睛赤红,瞪着婆婆:“妈,您就这么忍心骂妮妮吗?她还只是个孩子,身体里也是流着你们老沈家的骨血呢。”

“谁知道是谁的野种呢,能容忍她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婆婆居然不屑地冷哼了声,嫌恶地说道。

“妈,您在说什么?”我已经不堪重负了,思维麻木,对于婆婆这样恶毒的话并没有多想什么,只认为她重男轻女罢了。

婆婆眼里闪过丝心虚,不耐烦地说道:“余依,痛快离了吧,对大家都好,梦辰已经不爱你了,你还年轻,将来会找到比梦辰更好的男人的,又何必要赖在我们沈家呢。再说了,蔓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了,她那肚子里怀的才是我们老沈家的骨血呢,这事呀,真不能怪梦辰,要怪你就怪我吧,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我无比惊奇地看着这张老脸,惊诧于她的这种神逻辑思维,更为她的厚脸皮给震撼到了,而我,竟然叫这样卑劣的女人为妈,并与她在一起生活了长达五年之久。

那些年,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直到这一刻,我还是把眸光望向了那个男人,那个我曾拼尽了全力爱着的男人,希望他能说句公道话。

可并没有。

“快点签字吧,如果不签,那就走法律程序,律师我们早就咨询过了。”婆婆又在一旁穷凶极恶地催促道,“如果你能爽快离婚,我会让梦辰每月支付你二千元抚养费,否则,只能按合同让你净身出户了。”

“净身出户’几个字让我想起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既然一切都是他们早就策划好了的,那财产怎么分配?

我急忙拿起协议书看了起来。

看到最后时,我急怒攻心,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是被一声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给哭醒的,睁开眼睛,妮妮正躺在我身边身嘶力竭地哭着,我心里一疼,慌忙翻身爬起把妮妮搂入了怀里哄着。

听到我的声音,妮妮停止了哭泣,睁着含泪的漂亮眸子望着我,仿佛在安慰着我。

我鼻子一涩,流下了辛酸的泪,这才惊奇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光线阴暗,里面有几件半旧不新的家具,几个行礼箱正散乱地丢在屋中,仔细一瞧,正是我和妮妮的,外面是个半新不旧的小区。

一份离婚协议书正放在床头柜上,上面压着一张纸和张银行卡。

我走过去拿起信纸,唇角直冷笑。

信是沈梦辰写给我的:

“依依,接受现实吧,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只要你签了字,离婚后我会每个月支付你三千元的抚养费的,如果想通了,给我电话。另外,这里是给你们娘俩租的房子,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蔓云现在怀了孕,我只能把她接回家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你们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房租我会按时付的,祝你幸福,落款:沈梦辰。”

我拿着信纸,全身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

直到这一刻,我对沈梦辰的最后一点幻想完全扑灭了。

这男人,竟是如此的绝情卑劣!

先且不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那女儿呢,难道他就没有半点感情吗?还有,他与婆婆住的那套大房子可是我爸妈卖掉老房子的钱买的,一百多万的房子,他们家才出了不到三十万,其它的全是我家的钱,现在离婚,竟让我净身出户,每个月就给我这点抚养费,这是打发一只小猫小狗吗?

我望着屋中散乱的行礼箱,这是要有多迫不及待啊!

跌倒在床上,眼里干涸得没了一点泪,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夜后,我渐渐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事情走到这步,沈梦辰如此绝情,这个婚姻当然没维系的必要了。

离婚就离婚,没什么好遗憾的。

但,有些东西,譬如那套房子,当时一百多万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快五百万了,这个我是绝不会就这样放手了的,更不能便宜了那恶心的一家人!

第二天大清早,我抱着女儿,光明正大的回去讨说法了。

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警车,警笛声,全城戒严,正在捉拿什么凶手。

店铺的电视新闻里正在铺天盖地地播报着昨晚的新闻:昨晚,A城首富许家的唯一继承人许越遭歹徒枪杀,受伤严重,差点命丧黄泉。

许老爷子大怒,闹到了警局,警局十分重视,开始全城搜捕。

“这许越可是许嘉泽唯一的财产继承人,看来这起枪杀案不简单,听传言说许氏家族的几个叔叔非常不满由许越一人继承财产,眼红得很,内斗挺厉害的。”

“许越确实是个商业奇才,腹黑,有手段,接任公司不到一年,就让许氏集团的财富攀到了全国首富榜上,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也有被人暗杀的一天,真是英雄也有落难时啊。”

……

到处都是关于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议论声。

对于‘许越’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电视新闻与财经频道上经常出现,但作为一名重心都在家庭的女人,像许越这样完全与我二个世界隔绝,高高在上的男人,说实话,我从没关注过,甚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呆呆听着这些议论声,微微出神,莫名的,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年轻男人被歹徒追杀的事,心头一阵乱跳。

但很快,我就平静了!许越是什么人?豪门少爷,许氏集团总裁,平时出入都有保彪相随,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落魄呢?

更何况,这天下哪有那么凑巧荒唐的事!

因此,我甩甩头,很快就忽略了这些事不关已的议论声,只想着等下要如何来应付我的丈夫与公婆了。

从公交车下来后,我咬紧牙关快步朝着那个曾经的家走去。

电梯上了八层,我拿出钥匙。

可当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时,傻眼了。

门根本打不开了,锁心已被换掉!

我咬紧牙关,毅然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报警了。

“警察吗,我要报警,有人非法住进了我的家,还非法换了我家的锁。”

放下电话,我冷冷望着这个曾经拼尽全力去爱过,去拼搏过的家,一时间竟觉得是那样的陌生。

警车呼啸而至。

我是女人,又带着孩子,明显的弱势方,警察在我拿出身份证,一番查询后,立即满脸正气了。

直到客厅的大门被警察强行打开,婆婆,沈梦辰,赵蔓云这才走了出来,待看到是我时,他们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好你个贱货,竟把警察给招惹过来了。”婆婆一看我如此不识抬举,分外愤怒,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位大妈,请注意下文明用语,据我们查证这位余依小姐确实是您的儿媳妇,沈梦辰的妻子,他们还没有离婚,孩子也确实是你们家的孙女,这里是她们二母女的家,法律上,她们是有权住进去的,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侵犯了她们二母女的人权,若不放人进去,我有权依法抓捕你们。”警察在看到我丈夫身边的女人及我婆婆对我的态度后,立即明白了什么,满脸正色,义正言辞地说道。

婆婆一听,吓了一跳,不敢吭气了,脸上嚣张的气焰也少了许多。

“余依,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沈梦辰脸色难看地问道。

“怎么样?”我冷笑一声,“沈梦辰,这些年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熬成了黄脸婆,你呢,不仅把小三领进家门,怀上了孩子,还用这样卑鄙的方法算计我,赶我出去,你这是婚内出轨,我要告你犯了重婚罪,还有这套房子,全是我爸妈的钱买的,我也要拿回来。”

我这话一出,房子里的人全都噤声了,脸上变色。

他们大概没想到,昔日软弱的我竟然会变得如此强悍了。

以前的我,在这个家里总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

而我一旦强硬起来,他们一时间就手捉无措了。

“哼。”倒是赵蔓云不屑的一笑,手挽住沈梦辰的手臂,胸部紧密地贴着他的身子,昂起高傲的头,斜瞥着二个警察,颐指气使地说道:“这可是我们的家事,现在……”

赵蔓云和婆婆的一阵胡搅蛮缠,警察不得不走了。走之前回身对着我说:“余小姐,这样的家庭又何必强留呢,早离婚早解脱啊。”

我眼睁睁地看着二个警察在我的眼皮底下走了。

相关文章:

阿 啊 啊 好深啊 再深点 车上他吃我奶好爽&妙医圣手

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 国企美妇征途 高辣辣文纯h文

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肥臀毛多10p

阿阿好爽再深一点 男生来回抽出来感觉很爽

辣手摧花之白家三姐妹: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