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读书9.5分以上的书

2021-04-02 14:56 · 新商盟

秦雅两人想了一会儿,还是把这一万块钱拿了下来。俊哥说得确实是有点道理的。

“走,居上居庆祝一下。那个傻子的钱估计都被咱们骗光了,这家伙还真的敢跟来。”

雷凌喜笑颜开地看着秦雅道。这一万块钱又够他们浪一段时间了,“这家店是新开的,据说味道很不错。”

“走吧,当初我就坚决反对他娶我姐。这家伙不但穷,而且脑子还不够用。创业竟然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亏光了,这种人成不了气候。”

秦雅捋了一下发梢说道。

“哈哈……有道理,你姐那么美,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家伙了?听说你家里准备重新给你姐介绍一个?”

雷凌问道。

“我爸妈已经给我姐下了最后通牒了,这个礼拜必须离婚。他被我骗光钱之后,肯定更是没办法说服我爸妈了。”

她似乎对于自己能拆散两人很是高兴。说着就搂着雷凌的胳膊便离开了。

俊哥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自己这次没什么损失就得到了七万块钱,很不错,中午喝一杯。

这个车修补一下也就一两千块钱而已,这次赚大发了。

“咳咳……”

一个咳嗽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俊哥一回头,“你竟然还没走?”

门口那人正是沈桥,他靠在门上露出一脸贱贱的笑容,“钱还没拿回来,怎么走?”

俊哥听完之后,忍不住露出一丝的笑容,回头看着他说道:“怎么?还想要把钱拿回去不成?”

“有点想,毕竟赚钱不容易。”

沈桥对着他说道。

“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到了俊哥手里的钱就没有出去过。”俊哥嚣张地看着他道。

在他看来,沈桥肯定是脑子出问题了,还敢回来找自己要钱?看来是教训得少了。

“兄弟们,这家伙想找我要钱?”

他这个时候对着周围的几个小弟说了一声。

“哈哈……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吧?还想要钱?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这家伙听说是个吃软饭的,这钱还不一定是媳妇怎么挣来的呢,能不心疼吗?”

“赶紧滚蛋,否则让你横着出去。”

说话的时候,这些人在桌子上拍出了一把刀。

“不走。”

沈桥摇摇头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钱还不还?”

“威胁我?”俊哥一脸怪笑道:“兄弟们,你们听到他说啥了吗?还最后一个机会?你他妈脑子有坑吧?别说一次机会,就算是一百次,这钱也不还。”

“威胁到俊哥头上了?”一个小弟走了过来,按着沈桥的肩膀道:“过去,跪下道歉。”

“不。”

沈桥直视着他,然后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句话倒是把现场的所有人给说愣了,这么一个废物竟然还敢说出这种话?是不打算活着离开了吗?

“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这人回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把刀朝着沈桥身上扎了过去。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做了,他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怎么着?”

他还没有走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从沈桥的身后走了出来,盯着那人道:“住手,胆子很大啊?”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小六子就站住了。

“你是谁啊?”

小六子看着走进来的这个虎背熊腰的家伙,一脸不屑地说道。

“梁长龙。”

他盯着小六子道:“怎么着?这是我兄弟,你想动手?”

“梁长龙?没听过,别和我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小心连你也一块儿弄死。”

梁长龙毕竟退出江湖很久了,这些人对他的名头已经不是很感冒了。

“梁总。”

俊哥倒是听过梁长龙的名头,起身看着他道:“您既然已经金盆洗手,就别掺和这里的事情了。我们这是勇哥的买卖,不想和您起冲突。”

一个已经退出地下势力好几年的人,即便是当年影响力再大,现在也得盘着。

这里早就不是当年的海城了。

“怎么?不给我这个面子吗?”梁长龙瞅了他一眼道。真以为自己在这里没什么影响力了?

“你有什么面子?”俊哥站在他面前道:“赶紧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着?还想动手不成?”

梁长龙眉头皱起来道。

“打你怎么了?”

俊哥一把拉住梁长龙的衣领。

“干什么呢?”

这个时候,后面的一个矮胖的家伙走了进来说道。

“勇子。”

梁长龙耸耸肩对着那个人说道:“这位是你兄弟,这件事你看着办吧。”

说话的时候一巴掌把他的手给拍开。

他金盆洗手很长时间了,这些小混混们可不认识他。他只能找这些人的顶头老大来处理了。

“龙哥放心。”

金勇赶紧说道,梁长龙即便是金盆洗手了,在海城的势力也是大得恐怖,这些家伙竟然欺负到他的头上了,这不是找死吗。

“过来。”

金勇对着俊哥怒吼一声,完全和面对梁长龙的样子不同了。

“勇哥,您怎么来了?”

俊哥有些诧异地走了过去,恭维般地说道:“您要来的话给我打个招呼,我亲自接您。”

他是跟着金勇混的,在这一片,金勇就是天。

“别废话,把钱还回去。”

金勇没有和他废话。

“勇哥,不能这么来吧。这家伙都退隐江湖这么多年了,怕他干啥?我这是……”

“砰。”

金勇没有和他废话,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肚子上面。“尼玛的,我是和你商量吗?”

“是谁给你和龙哥动手的勇气的?你以为你是谁?吃了两天饭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

别人不知道梁长龙的地位,他可是清楚异常。即便是他金盆洗手了,随便一招手也能找来不少故旧,让自己没办法混下去。

“错了。”

俊哥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了,“看在勇哥的面子上,我可以按照规矩退三万块。”

“俊哥这么直爽吗?”

沈桥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的钱真以为是那么好拿?”

扯开膀子,一拳朝着他的脸上砸了过去。

“你大爷……”

俊哥捂着脸恨恨地盯着沈桥,“你别欺人太甚了。”

“你可是打了我两拳,我才还了一拳而已。”沈桥说完之后,反手又是一拳砸在他肚子上面。“这两拳算是还清了。”

金勇现在根本不敢说话。

一个龙哥他就不敢招惹了,更不用说这个连龙哥都敬让三分的人。

“八万块钱,一分不能少。”

沈桥回头对着金勇道:“给你三分钟把事情处理好,否则我就亲自处理。”

这话说得很平静,但是威胁意味却十足。

“不要自误。”

梁长龙只是对着金勇说了四个字,金勇就明白了。

“八万块钱,一分不少的给我拿出来,否则我可保不住你。”金勇平静地说道:“有些人的钱不是你能拿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俊哥也不敢废话了。赶紧把八万块钱拿了出来,因为之前还分了秦雅和雷凌一万。

现在他不但把车撞坏了,而且还多赔了一万块钱。这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梁长龙给金勇稍微透露过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差点把金勇吓昏过去。他的威胁是绝对不能当做耳旁风的。

沈桥简单地向金勇表示感谢之后,大家就各自离开了。

就在自己回去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勤愿搬家公司吗?”

那边问道。

“对。”

沈桥问道。

“我们是居上居餐厅,这边有些需要搬运的东西,过来看一下需要选多大的车型吧?”

那边问道。

“好,我马上过去。”沈桥回答道。如果平时的话,这种事情交给公司别的人去做就行。

但因为居上居和现在他的位置,相距不过五百米而已,捎带过去就能把事情给办了。

就不需要麻烦别人了。

居上居是一个新开的餐厅,因为口味比较好,位置佳,环境优美,顿时就成为一些人商务谈判和聚餐会友的好地方。

甚至排座位都得排老长时间。

沈桥擦擦头上的汗,快步就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一下子发现了好几个正在等位的熟人。

秦婉竟然和秦雅都在这里。

“这是谁呢?姐夫?”

秦雅一抬头刚好看到进门的沈桥,马上脸上堆起不怀好意的笑容,“来这里搬东西?”

本来她是和雷凌打算来这里吃饭的,结果刚好碰到了打算聚餐的秦婉,所以便打算和他们凑一桌。

毕竟居上居的号还是很难排的,她要是重新排的话得排很久。而且有人请客她当然更加愿意了。

“嗯。”

沈桥点点头。

“哈哈……难怪你成不了气候呢,一辈子只能当个搬运工。”秦雅看着他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夷。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的话,自己姐姐就能嫁给一个有钱人了,给自己的零花钱可就不止五百了。

像姐姐公司的那个陈平术就挺好,据说是云成公司一个股东的儿子。开着一辆宝马车,那车得三百多万。

要是有这么一个姐夫,说出去多有面子。

而且陈平术似乎对自己姐姐也有点意思,面对情敌,难道他会不为所动?

说着就朝着陈平术扫了一眼。

“这就是吃软饭的沈桥吗?”陈平术果然没有让她失望,看到沈桥之后,眼神之中就闪过一丝精芒。

这个眼神可是只有遇上情敌的时候才会有。

秦婉实在是太优秀了,当她老公很平庸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给这坨插着鲜花的牛粪松松土。

“听说你基本上挣不到钱?家里面的一切开支都由秦婉来?你说你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给女儿治病的钱竟然也是借的,这也太难看了吧?”

陈平术盯着沈桥道:“你真的配不上秦婉这么优秀的女人。”

“哦,这就是秦副总的老公?和她差距真的太大了吧?秦副总接下来可是有机会升任业务部总监的,他配得上人家吗?”

“我要是他,肯定无地自容了。既然知道自己差距大,还不如趁早自己离婚算了。我看小陈就挺好的,和秦副总也算是门当户对。”

“优秀的女人想要找个比他好的男人多容易,何必找一个搬家的?这种卖力气的下层人带出去都嫌丢人。我老公要是这种卖苦力的,我毫不犹豫就会和他离婚的。”

这些人带着歧视的眼光看着沈桥,似乎都觉得沈桥继续和秦婉在一起就是犯罪。

“行了,都别说了,让他好好地干活吧。正好咱们也看看人家是怎么搬家的。毕竟咱们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上等人可是很少见到这种情况。”

陈平术自带一脸骄傲地说道,那一脸歧视卖力气人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对着他们几人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的号已经发放完毕了,各位不用等了,明天再来吧。”

“什么?”

秦婉愣了一下,“怎么没号了呢?我看着前面也没多少人?”

因为完成了那个三百万的订单,她提成了不少,所以想要请一个部门的同事来聚一聚。

因为担心排队,所以专门提前了一个多小时过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真的太火爆了。因为下午二层要进行简单的修葺,所以下午是不营业的。”

服务员一脸不好意思地对着他们说道。

正当这边的人们处在一种不止所措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你要是需要,我可以给你联系一下。”

这个声音来自沈桥。

他是认真的,因为居上居是梁长龙开得,安排包间就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他虽然是认真的,但是别人可不这么认为。

“行了,别装逼了。”

秦雅看着说话的人竟然是沈桥,不禁在旁边插话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真觉得自己是阔少呢?人家老板认识你是谁呢?”

“真是笑死人了,还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帮忙?靠你的搬运工的身份吗?”雷凌也在旁边道,一个能被他骗了不敢吱声的人,能有什么背景?

“哎。”秦婉叹了一口气,沈桥什么情况,她是非常清楚的。他能帮到自己什么忙呢?“不用了,你忙你的工作吧。居上居的那位不是你能联系上的。”

看着沈桥被一大群人围攻,陈平术很高兴,接下来才是自己表演的时候。

“我们大老远过来,怎么就吃不上个饭了呢?”陈平术很气愤,对着周围的人挥挥手道:“大家不要担心,我给大家联系一下。我家在海城还是有点人脉的,不相信一个座位都搞不定。”

“陈哥好帅,和那些爱装逼的人不同。”

秦雅看着陈平术激动地说道,这才是自己姐夫该有的样子。而不是像个土鳖一样,干着最下贱的工作。

“陈哥就是牛,什么事情都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

“陈哥可和一些只会嘴上说说的人不一样,没什么是一个电话解决不了的。”

众人对着陈平术一阵的恭维,觉得他亲自打个电话肯定是能够把事情搞定的。

“喂,爸,能帮我在居上居定个包间吗?”

陈平术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开始吼了。

“一天天就知道到处跑,别玩了,赶紧回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酒会。居上居是梁长龙开得,你爹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

那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在这边热火朝天的时候,沈桥也拿出了电话,“梁总,我是沈桥,对,你帮我给秦婉在居上居定一个包间。”

这是自己老婆对别人的一次宴请,要是搞黄了,她以后在公司也没有什么面子。

梁长龙这边刚挂了沈桥的电话,马上就给居上居的经理打电话,“老胡,你赶紧下去给秦婉安排一个包间,什么叫没座位了,最上层的云巅包间给她开放了。”

胡鹏放下老板的电话,飞一般地朝着下面跑去了。

竟然给这些人开放云巅包间,要知道云巅包间可是专门给手握白金卡的那五位准备的。

现在只给梁长龙开启过一次而已。

沈桥?沈总?

这是梁长龙提到的必须要极为尊敬的人。

陈平术放下电话之后,整个人的表情有点僵硬,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陈哥,联系的如何了?”

秦雅跑过来看着陈平术说道,她十分想去居上居,如果能够晒一晒朋友圈,那就更满足了。

“咳咳……还行,一会儿他们经理来安排咱们。”

之前表现的那么自信,这个时候他要是说自己没有搞定,那不得丢死人吗?

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到时候再找别的借口吧。

“看看人家,一些人就知道在旁边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亏你还是我姐夫呢。还不如一个外人有用呢。”

秦雅时不时地就要对沈桥讽刺一番。

“果然还是陈哥靠谱,秦副总遇到麻烦还是得陈哥来搞定,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那肯定啊,陈哥是什么人,岂能和他一样?”

众人对陈平术的恭维更加厉害了。

但是陈平术可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搞定,现在只是硬撑着而已。

“哼。”

沈桥冷哼一声,这家伙还真的是自信。

“秦婉小姐是哪位?”

这个时候,一个中年汉子匆匆忙忙地跑了下来,周围看了一圈之后问道。

“是我。”

秦婉走了过来道:“找我什么事情?”

“秦小姐你好,我是居上居总经理。”他对着秦婉笑着说道:“我们老板决定亲自给您安排我们的云巅包间,我们照顾不周,还请您见谅。”

云巅包间?

众人听完之后都傻眼了,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知道云巅包间的存在,只是那个包间好像不对外开放吧。

如果能去那个里面,这次的面子可就挣大了。

“多……多谢您。”秦婉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陈平术。难道是他之前给打电话定下来的吗?

“陈哥牛逼,竟然定了云巅包间?果然不愧是陈哥,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我还没去过云巅包间呢,这次竟然有机会去,真的是太爽了。”

“咱们竟然也能有这种享受?全靠着陈哥给机会。”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觉得陈平术厉害,看着他的眼神里面都在冒星星。

还真让自己蒙着了?

还是说自己老爹真的找人帮忙了。

“都是小事。”陈平术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一个电话的事而已。”

“沈总。”

老胡走到陈平术面前,笑着说道:“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之前梁总给自己说得是沈总亲自打电话要求的,那眼前这位可能就是沈总吧。

“沈总?”

陈平术奇怪地看着他说道,难不成这人不是自己叫来的?沈桥?更不可能了,他一个搬运工怎么可能有这种关系。

秦婉听到他这个称呼之后,秀眉也是皱了一下。沈总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沈桥吗?

不可能。

自己和他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他太了解了。他绝对不可能有这种级别的人脉关系的。

他不是沈总?不可能啊?

低调。

梁总之前刻意吩咐过,沈总就是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怕惹来大麻烦。

所以他自己也理解。

“您好,我亲自迎接您上去。云巅包间是咱们自开业以来第二次开门,我们居上居真的是蓬荜生辉。”

老胡对着他就是一顿马屁。沈总这人虽然低调,但是背景很是可怕,伺候好了,对自己有好处。

“哈哈……我们在海城也是有一点小小的人脉关系在。肯定是我爸帮我走得门路,他正好和沈总有个项目合作,大家随意。”

陈平术觉得肯定是自己老爸帮了自己忙。

“沈桥,要不要一起去?你这种穷鬼肯定是没有见识过云巅吧?看在秦副总的面子上,我们倒是不介意带你一起去。”

陈平术这是要在沈桥面前展现自己的能力,“毕竟不是谁能都一个电话让人开云巅的。”

“请他干啥?这种人去了也只是煞风景,和咱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品质阶层的人。”

秦雅很嫌弃的说道,要是拍照发朋友圈,多了一个沈桥,多丢人?

“沈桥?”

老胡傻眼了,梁总和自己说得那个沈总就是沈桥啊。

“你叫什么名字?”老胡看着陈平术道。

“陈平术,我爸是陈飞达。”他很得意地说道:“就是把我爸之前联系你的,走吧,赶紧带我们上去,别磨磨蹭蹭的,我还忙着呢。吃你一顿饭是给足你面子了,赶紧把我们同事都伺候好了。”

他觉得既然自己老爸能命令的了他,说明地位比他高,也不必给他什么面子。

胡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算什么东西?”

如果他是那位沈总,说这话也没什么,毕竟人家确实是赏脸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啊?”

陈平术被他这句话说愣了,他竟然敢骂自己。

“你知道你说了什么?我告诉你,我爸是陈飞达。”他再次强调,自己老爸能命令得动的人凭什么敢和自己顶嘴。

“陈飞达算什么东西?”

胡鹏听都没听过这人,淡淡地说道。说完之后朝着沈桥那边便跑过去道:“沈先生,您安排的云巅包房已经准备好了。”

“啊?”

“什么?”

“怎么回事儿?”

现场的人都傻眼了,胡鹏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云巅包房是沈桥帮忙准备的?

不可能吧。

他一个搬运工,哪里有这么大的能量?

“沈先生,您是打算怎么办呢?”胡鹏对着沈桥挤出笑脸道:“我们就算为您清场也可以。”

清场?我的妈呀,他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大的手笔。

“不用客气了,你带他们上去吧。按照普通客人对待就行了,那两个家伙给我拦外面。”

沈桥指着雷凌和陈平术道。至于秦雅,自己虽然很讨厌她,但多少得给秦婉个面子。

否则容易让她下不了台。

“好说,好说。”胡鹏马上对着保安道:“这两个人给我拉出去,不允许进入居上居半步。”

怎么可能?一定是弄错了。

“等等。”陈平术挥手道:“你一定是弄错了,他不过就是一个臭搬家的,怎么可能定得下云巅?”

相关文章:

卟磁一声尽根没入花心*重度m玩法小说

乡村美妇/手指在女朋友在下面游动

我和熟妇邻居的性事(1) 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贞洁美妇沦陷_性小说

相拥入眠带字图片_添的下面好涨好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