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经年一曲故人戏》&(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4-02 14:57 · 新商盟

沈为从来不是什么好父亲,动手打女儿,沈若初也是见过的。

方菁见沈为气成这样,心中是高兴极了的,不光是因为沈若初这回惨了,更是因为沈为还是很疼沈媛的。

这会子大家都巴不得沈为动手把沈若初给打死,才能解了这些天的气。

这个小贱蹄子,根本就不应该待在沈家。

只见沈为抬手,就要打在沈若初的脸上,沈若初猛然开口:“父亲,您不能打我,不是我把五妹打成这样的,更不是我把五妹的衣服给划成这样的。”

“胡说,我的脸肿成这样,衣服破成这样,不是你弄得,难道是我自己弄的不成?”沈媛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会儿母亲和大姐她们信了,是因为以为她要陷害沈若初,而且那会子脸也没肿,这会子脸肿成这样,就是最好的证据,沈若初百口莫辩。

沈若初看着沈媛,轻声开口,声音里满是委屈:“难道不是吗?五妹,你不能血口喷人,我那会还劝你不要胡来,你还叫我不要多管闲事,那个刀还在你包里呢,而且我拿的这个手包,怎么能放得下刀呢?”

“胡说,胡说,我包里怎么会有刀?”沈媛气的直跳脚,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样,慌忙去摸自己的包。

沈为听了两人的话,快沈媛一步,拿了沈媛的包,迅速的翻着,果然从包里拿出一把刀,沈媛没想到刀还在自己包里,明明是掉了的,一定是沈若初这个贱人趁她不注意塞进她包里的。

方菁心中一震。

这下真是证据确凿了,这个该死的沈媛怎么这么蠢,做戏做全套,既然做了就应该把证据毁了,或者栽赃到沈若初身上才是,居然还留着带回来,让人抓了个正着,这可怎么得了?

老爷一定要气疯了的。

沈为气的脸色像是锅底一样,他一心一意的维护着自己的小女儿,打算等沈若初回来,好好教训教训沈若初。

没想到却是沈媛自己作的,用来陷害沈若初的,自己的女儿拿自己当傻子一样对待,这对沈为来说,已经不是愤怒了,而是奇耻大辱。

沈为扔了沈媛的包,让人拿了鞭子过来,对着沈媛就是一顿乱抽,沈媛一顿撕心裂肺的叫着,沈若初冷眼看着,挨一顿鞭子算什么,连皮都没破。

今日厉行带她见识过更残忍的,这些看起来,就显得根本微不足道。

方菁大惊,上前去拉沈为,跪在地上求情。

沈菲和沈怡也跟着跪了下来,给沈媛求情,要不然,沈媛会被阿爸给打死的。

沈为气疯了,哪里顾得了那么多,连着方菁一起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还有脸求情?”

“沈若初,看在今日你姐妹们帮你打扮这么漂亮,在许家出了风头的份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你妹妹求求情啊,不然你妹妹要被打死的。”

沈若初看了一眼哭作一团的母女三人,这才走过去,对着沈为求情:“父亲,五妹年纪小,喜欢恶作剧是难免的,你就饶了她吧。”

她不想给她们求情,可是求了,沈为才会对她另眼相看。

沈为看着沈若初,这才收了鞭子,瞪了方菁母女三人一眼:“都给我滚回自己屋里去。”

话音一落,方菁母女几人便急急的回了房间,落荒而逃的样子,在几个姨太太看来,真是解气。

这些年,方菁管家没少打压她们,如今有人收拾方菁了,自然给她们出了气。

四姨太看着沈若初,心中不免感叹自己算是站对了人,如今若初小姐不过才回来几天,家里风向就变了这么多。

沈为去了三姨太的屋,四姨太便和沈若初一起回了西侧的院子。

西侧的院子里,四姨太看了一眼四下没人,便悄悄跟着沈若初回了屋,到了沈若初的屋里,两人将门给反锁上。

四姨太坐在沈若初的小沙发上,沈若初对着镜子开始卸妆。

“若初小姐,我原来还是很担心你被她们欺负的,现在好了,不用担心了。”四姨太笑着对沈若初说道。

沈若初浅浅一笑,顺势转开话题:“你妹妹的病好了吗?还需要钱吗?”

拉拢是为了多个战友,但是结盟还早了些,她还没有完全了解四姨太的情况下,不能轻易的泄露了自己。

“好了的,好了的,你给的那些钱够多了。”四姨太连连点头,心中说不出的感激,若不是沈若初,她妹妹说不定就病死了,这份儿恩情,她会记在心上的。

沈若初点了点头:“多的钱,就送孩子去读书,只有读书才会改变命运。”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新兴的时代,女人不能没有知识。

“我晓得的,我跟大哥说了的。”四姨太对着沈若初说道,“对了,今日打牌,听太太和老爷说,以后你上了班,吃在家里,住在家里,你年纪又小,不懂得管钱,以后工资是要交到家里的,还让老爷去打听一下,译书局的工资多少。”

沈若初差点儿就气笑了,这些年沈家上上下下用的都是她外祖的钱,没给她花过半分钱,养大她的是韩家,如今她才回来几天,方菁就开始算计她的工资,这如意算盘不要打的太好了。

四姨太看着沈若初难看的脸色,忍不住拍了拍沈若初的手:“我晓得你生气,你自己小心一些。”

其实她是不明白沈若初为什么要回沈家,若初小姐这样的本事,到哪里都有饭吃的,在沈家,她们不会善待她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沈若初缓了缓脸色,对着四姨太道。

她们还想要她的钱,让她们有命要,没命花!

和四姨太说了两句,四姨太便离开了,沈若初也梳洗了一番,躺下了。

第二日一早,沈为和方菁母子几人,外加几个姨太太,坐在一起吃饭,沈若初不想今日和几人发生争执,也是因为昨日子舒姐姐说要翻译一些诗歌,保持好心情,才能翻的好。

她便吃了面包,喝了几口牛奶便走了。

到了门口,沈若初出了沈府大门,往前走着,正打算拦一辆黄包车,便见熟悉的黑车停在不远处。

沈若初蹙了蹙眉,还不及反应,车子已经火速到了沈若初的面前,拦住沈若初的去路,厉行从车上下来,今日穿了一条灰的格子裤子,外加白衬衣,黑色的领结。

俊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一副无公害的模样。

“初儿,早啊!”

只有沈若初知道,这根本是厉行的面具,他能活生生的把人手给掐断了,那一幕,她死都不会忘记的。

“走开,我不认识你。”沈若初冷眼别了厉行一眼,便要绕道,厉行复又挡在沈若初面前:“那可不行。”

话音一落,厉行扛着沈若初扔进车里,又是一样的动作,又是一样的土匪。

厉行强行搂着不停挣扎的沈若初,带上车门,车子疾驰而去。

沈若初瞪眼看着厉行:“厉行,你到底想怎么样?!”

“昨儿的事儿,对不起了。”厉行搂着沈若初,大方的承认着自己的错,他让人查了,才知道沈若初的来历。

沈若初自幼走失,被富甲一方的韩家给救了,这几日才回国,剑桥大学毕业的,因为有对数字特殊的天赋,被密斯特詹教了密码破译,不是谍者。

他昨天,怀疑沈若初是谍者,才那样的来威吓她,他误会她了。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那天我放走了你的人,昨天我帮了你一次,我们两清了。”沈若初眼底带着恨意的看着厉行。

她根本不想和这男人有任何的瓜葛,他是恶魔,她惹不起。

厉行眯了眯眼,眼底带着笑,又痞又邪:“两清的了吗?老子喜欢你,这辈子,你都甭想两清了。”

查清楚沈若初的身份,厉行觉得自己可以放心的喜欢沈若初了。

“你无赖?!堂堂督军府的少帅,就这么喜欢强人所难吗?!”沈若初嘴里喊着,心里头却有些莫名的害怕,若是厉行强来,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我告诉你,你可以嚣张的不可一世,但是你动我,韩家不会放过你的。”

军政府多多少少也得看看韩家的面子,因为韩家的钱养着这些人的。

厉行又笑:“韩家啊?!”

没等君御烟说话,厉行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是很棘手,可是若是生米煮成熟饭,韩家也只能忍了,总不能杀了我,让你守寡吧?”

沈若初算是明白,她不光体力上抵不过厉行,言语上,她也根本占不到便宜,这男人,天不怕地不怕。

没等沈若初反应,厉行大手一伸,拉了隔断的帘子,将前后座隔开,抱着沈若初坐在自己身上,看着沈若初,她今日也穿了旗袍,恰到好处的开到小腿处,和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很迷人。

厉行的手隔着衣裳,摩挲着沈若初的后背,惹得沈若初阵阵颤栗,厉行的唇贴在沈若初的耳边,吐气如兰。

“不过,本帅不会那么做,本帅会让你死心塌地的喜欢我,跟我睡觉。”明明是暧昧调情的话,听在沈若初耳朵里,不由得发寒。

厉行的残忍,她见过了,厉行要的不只是她的人,还有她的心,这才是这男人可怕的地方。

车子到了一处地方停下,厉行适时松开了手,看着呆呆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哑然失笑:“怎么不下车?还想在车里跟我温存温存?”

沈若初慌乱的不行,猛然从厉行身上下来,开了车门下车,身后的车子疾驰而去。

沈若初看着面前的译书局,心中不由冷笑,她还抱着侥幸,厉行查了她,自然也是知道她在哪儿上班的。

她对他除了身份一无所知,他对她却到了,了如指掌的地步。

收起思绪,进了译书局,沈若初签了到,便见子舒坐在办公桌前,面前堆着成山的书。

“若初,你来了?”看见沈若初,子舒抬起头,露出好看的笑容,可爱的虎牙,让人心生好感。

沈若初乖巧的喊着人:“子舒姐姐早。”

“来,来,咱们看看这个,怎么译?”子舒招了沈若初过来,顺口读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沈若初看了子舒一眼,这才缓缓开口:“Liveanddietogether,staytogetherforever,holdyourhands,growoldtogether。”

徐子舒看着沈若初,眼底起了笑意:“对,对,这样翻很好。”

“其实再怎么翻译,英语是没办法表达诗中的意境,也表达不出中国文学的博大精深。”沈若初对着徐子舒说道。

那些字行里间的东西,外国人不懂,你翻出来,他也不懂,只能看到表面浅薄的东西。

徐子舒看着沈若初,忍不住笑道:“这还不是主任,一定要让外国人了解一下中国的诗词,不过没想到你在英国长大的,对中国的文化这么看好。”

“我从小也接受了中式的教养,国是根本。”沈若初翻着书,对着徐子舒说道,自小在韩家。

韩家人就教他们学习和中式的生活,这些年,韩国没少花钱支援军政府,韩家阿爸说了,挣外国人的钱,保护我中华大地。

对于沈若初,徐子舒觉得越来越喜欢了,两人做着翻译,忙活了一整天,连午饭都是随便对付几口的。

到了下午四点多,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徐子舒收了东西,对着沈若初道:“若初,时间这么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大商百货商店逛逛?”

沈若初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应道:“好。”

她是得添置一些应酬的东西,那些好的东西都留在国外了,回来也没置办什么,像昨天那种宴会的紧急情况,若不是留了些东西,还真不好应付了。

两人就这么相邀着,叫了车,去了百货商店,沈若初虽然比徐子舒年纪小一些,可是个头却和徐子舒不相上下。

徐子舒挽着沈若初的胳膊,两人就这么闲逛着,一路上徐子舒试了不少的衣裳,沈若初也买了一些简单的好搭配的配饰。

现在不是显山露水的时候,她不能买太多的东西。

就在两人逛着的时候,那边围了不少的人,有人喊道:“有人晕倒了,快,叫医院来车!”

“若初,咱们也去瞧瞧。”徐子舒向来是喜欢凑热闹,拉着沈若初往那边过去,不看还好,一看,徐子舒整个人傻眼儿了,挤进人群里头,对着晕倒的妇人喊道:“姨母,姨母!我姨母怎么晕倒了?”

身边蹲着的老妈子和副官也是吓得不轻,对着徐子舒道:“我们也不知道,子舒小姐,咱们已经叫了医院的人,马上就来了。”

沈若初听着,才知道这妇人是军政府的太太,徐子舒的姨母,几步上前,蹲了下去,看着徐子舒怀里的夫人,脸色微微发轻,应该是突然晕厥。

“子舒,快放下她!把人都疏散开,病人需要绝对的空间。”沈若初对着徐子舒道,这种突然的晕厥,若是不紧急救助,很危险的。

徐子舒有些不解的看着沈若初,可是瞧着沈若初轻车熟路的样子,还是选择相信沈若初,让身边的副官把人都疏散开。

军政府的人,旁人自然是不敢轻易得罪的,纷纷散开了一些。

徐子舒便见沈若初上前,抬手要解姨母心口前的口子,老妈子见此,不由惊呼道:“这位小姐,你要做什么?你可知道我们家太太是谁吗?”

这小姐简直是胆大包天,若不是和子舒小姐一起的,她一定让副官把她给抓起来。

“我不管她是谁,若不是做紧急救助,她等不及医生来了。”沈若初解了徐子舒姨母旗袍的两颗盘扣,又开始给徐子舒的姨母做着心脏复苏,抬手压在妇人的心口,按压了几下,又开始做着人工呼吸。

老妈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连忙对着副官喊道:“快,快,把这小姐给抓起来,不能让她对着太太胡来。”

太太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子舒小姐这都是交了什么样的朋友,简直是要出大事儿,这可怎么得了啊?

那边的副官见此,上前就要去拉沈若初,徐子舒拦了下来,别人不懂,她知道,前两年去国外进修的时候,她见过这样的救助方式。

在西医里是一种紧急护理,关键时刻能救人性命的,虽然大家都开始接受新兴的事物,也有了很多的医院和西医,但是这种救人的方式,还是很少见的,很多人不懂。

“子舒小姐,您不能胡来啊,若是出了事儿,我们都会没命的。”老妈子有些为难的对着徐子舒说道。

徐子舒看着那边对着姨母做着人工呼吸的沈若初,安抚的开口:“严婶,没事儿的,出了事儿,我来负责。”

这是在救姨母的性命,怎么可能会出事儿?

副官和严婶一脸的为难,却不敢顶撞徐子舒,只能默默的求着,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的。

就在这时,一声呛咳,沈若初索性直接坐在地上,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躺在地上的太太起来。

徐子舒眼底满是欣喜,上前对着自己的姨母道:“姨母,你醒了?!”

“我怎么了?我方才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晕倒了,出了什么事儿?”太太对着徐子舒问道。

徐子舒红着眼睛,对着自己的姨母开口:“姨母,您是昏倒了,是若初救了你。”

徐子舒的姨母这才看向面前坐着的沈若初,原本就很慈爱的脸上多了些感激:“是吗?”

“是啊,是啊,太太,是子舒小姐的这位朋友救了你,真是谢天谢地,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可怎么办才好?”严婶有些崇拜的看着沈若初。

没想到这位小姐方才真是在救人,居然不等医生来,就把太太给救活了,真是太神了,她回去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

徐子舒的姨母,看着面前的沈若初,眼底起了谢意:“谢谢你,我也不晓得怎么就晕倒了。”

“夫人,不必客气,我这是急救,治不了病的,医生来了,咱们先去医院瞧瞧。”若初好脾气的对着徐子舒的姨母哄道。

商场里有人打了电话,医院的医生已经来了。

徐子舒的姨母连连摇头:“我没有病,去医院做什么,现在的医院,一去就给你做乱七八糟的检查,没病也说你有病。”

这些年,西医院开了不少,可是她还是接受不了,西医那些东西,看着就可怕。

“姨母,您这是偏见,好端端的晕倒,一定要去瞧瞧的。”徐子舒连忙对着自己的姨母说道。

徐子舒的姨母有些不高兴的开口:“我这是没休息好,回去让中医开两幅药,吃了便好了。”

这些人都是大惊小怪,她没病,非得让她去医院。

“太太,我知道你没病,西医也没有那么可怕,不如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就当是给小辈一个放心,不然照着子舒姐姐的脾气,一定会让贵府上下都知道的,到时候,夫人还是会被拖着去医院检查,对不对?”沈若初对着徐子舒的姨母哄着,韩家阿妈也不喜欢去医院,她常常就是连哄带骗的。

突然性晕倒,有时是身体发出的警告,一般都是病没有发出来,一旦熬着,等病自己发出来,那就不好治了。

徐子舒连忙道:“对呀,姨母,您就去瞧瞧,否则表哥知道了,也会拉着您去医院的。”

徐子舒的姨母看着沈若初,半响,才勉为其难的应道:“好吧,我就同你一起去看看。”

徐子舒没想到自己姨母,一向是守旧的观念,府里上下都没办法,却听了沈若初的话。

几人跟着医院的车,去了医院,医院便给徐子舒的姨母做着检查,从头到尾,这位太太都要沈若初陪着,这让沈若初很意外,徐子舒却是很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是好朋友,能为太太做些什么都是应该的…”沈若初话还未说完,便见一穿着绿色军装的男人,领着副官,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紧接着便是徐子舒高声喊道:“表哥。”

厉行大步走了过来,看了两人一眼,便对徐子舒问道:“我阿妈呢,她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医生说有些贫血,让喝些补血的药就好。”徐子舒连忙对着厉行回道,眼底是有些微微的害怕。

这个表哥,就是在整个迷城,没人不忌惮的。

沈若初心中是压不住的震惊,她救的人是厉行的母亲,督军夫人,徐子舒是厉行的表妹,他们都是军政府的,这个世界还真是太小了。

厉行点了点头,目光这才落在沈若初身上:“这位小姐是?”

眼底的疏远和冷漠,根本不像是装的,若不是沈若初知道厉行的为人,还以为之前的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装作不认识她,她求之不得,她也根本不希望徐子舒知道那些自己和厉行之间难以启齿的事情。

“啊,这位是沈若初,沈副市长家的四小姐,我译书局的同事,那日在议书局,你见过的。”徐子舒连忙对着厉行介绍,“方才医生说幸亏若初对姨母进行了紧急救助,不然很危险的。”

表哥对女人速来不上心,应该是不记得沈若初了。

徐子舒的话有些夸张,只是贫血,没有那么严重。

厉行眼底起了淡淡的笑意,笑意里透着的暧昧,只有沈若初懂:“多谢若初小姐了,今日的事儿,我会记在心上,找个机会好好感谢若初小姐。”

这话听在旁人耳朵里是客气的话,听在沈若初的耳朵里,却莫名的有股子恶寒,他的感谢,她受不起。

“少帅客气了,子舒姐姐,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来了,回去晚了,要挨骂的。”沈若初轻声说道。

徐子舒看了看手表:“那让表哥的司机送你好了。”

“不必了。”沈若初想也不想的回道,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这才温和的笑道,“我坐黄包车回去就好。”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便离开了。

回了沈家,沈家人都在吃晚饭,并没有等沈若初,沈为见了沈若初,面上有些不高兴,其他几人,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怎么回来这么晚?”沈为冷冰冰的问着。

沈为最不喜欢吃饭的时候等人,若是有事,提前给家里打电话。

沈若初低着头,小声说道:“单位加班,没有赶上上一班电车,所以才晚了些。”她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沈为。

若是知道的她救了督军夫人,沈为这种势力小人,还不得顺杆上的去督军府讨人情?

“吃饭吧。”沈为没再看沈若初,一阵碗碟碰撞的声音,若是加班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这边的沈菲不由冷哼一声:“不说译书局很清闲的么?怎么才上班就加班?该不是偷偷出去玩了,瞒着家里吧?”

阿爸方才脸色还很难看,没想到沈若初几句话,阿爸就这么算了,若是她们,定是要被好好骂一顿的。

“单位里都是军政府的小姐,亦或者省长家的,再不济也是富商背景,我不努力些,早晚要被替代的。”沈若初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不温不火的说着。

一句话让沈为听的很是舒坦,有危机感,才会更加的努力,保住这个工作,如今好工作不好找,女孩子家就更甚了。

沈菲不由气急,便听到沈为斥责:“好了,吃个饭就不能少说两句么?你向来通情达理的,怎么现在变成这么尖酸刻薄的样子?”

“我…”沈菲还想再说什么,便被方菁的眼神拦住,这丫头怎么这样沉不住气,如今风向调转,她们该小心点儿的,不能急躁了。

沈菲住了口,将手里的叉子,用力的戳在肉上,恨得牙痒痒,在许家沈若初抢了她的风头,如今又处处和她作对,这笔账,是一定要算的。

吃过饭,沈为坐在大厅里,方菁也坐了过来,一屋子的人围在一起,倒是显得和乐融融,沈若初刚要起身回房间,便被方菁喊住:“若初,你等一下,你父亲有话同你说。”

沈若初顿住步子,转过头看向方菁,重新走到沈为跟前坐下。

沈为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看了方菁一眼,可想到沈若初的工资,沈为还是咬了咬牙开口了:“是这样的,若初啊,你阿妈说你年纪还小,译书局的工资又很高,有多四百块呢,怕你管不好,乱花了,让你以后每个月的工资交到家里,你阿妈帮你存着。”

比他的工资还高一百多块,没想到译书局还是个肥差。

沈若初心中冷笑,没想到沈为还真去打听了她的工资,而且还开了这个口,这就是她的生父,简直是可笑。

说的还这样的冠冕堂皇,帮她存着?方菁有这么好的心么?方菁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大姐平日里的工资也都交到家里管着吗?”沈若初眨着无辜的眼睛,对着沈为问道。

沈为有些尴尬的看着沈若初,便听到沈菲忍不住尖叫道:“你说什么呢?我一个月只有一百多块的工资,我都不够花的,还怎么交到家里?你可是有四百多块呢。”

她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工资低,可是能让沈若初把工资交到家里,也是好的,阿妈说了,这些钱,会偷偷的补贴给她们。

沈若初半磕着眼皮子,眼底满是嘲讽,原来沈菲是一分都不会交到家里,反而还会让家里补贴,方菁却想着算计她的工资。

“一百多块怎么就不够花了?”沈若初故作讶然的问着。

沈菲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沈若初,数到:“我平日里要应酬,要送礼,这些都是要花钱的啊!可你就不同了,你才回来,在迷城又没什么朋友的,哪里需要花这些钱。”

这个该死的沈若初总想着和她过不去,真是贱人!

“你大姐说的对。”沈为最怕的就是女儿没面子,那是丢他的脸,更何况,他还指着这个女儿能攀上军政府的关系呢。

沈若初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这才开口:“原来是这样,可是我也要花钱的,今天中午子舒姐姐请我吃顿饭,就花了四十多块,我少不得也要回请的,而且我听说过两日就是主任的生日,每个人也要随礼,这些都是不小的开支。”

方菁和沈菲她们算是明白了,原来沈若初是不想把工资交到家里头,才绕了这么大的弯子,她们一直还以为这是小白兔呢,根本不是!

“你胡说,什么样的小姐,出手这么大方?”沈怡忍不住喊道,四十多块,那是要吃很好的西餐了。

沈若初简直是在骗人,不过才去上班,谁会请沈若初吃大餐?

沈若初眯了眯眼,看向沈怡:“法餐,而且二姐,译书局里的少爷小姐,都是什么样的身份?出手大方是正常的,我自然不能比别人小气了,丢了我的脸不要紧,丢了父亲和韩家的脸,就不好了。”

她相信她这么说了,沈为一定会信的,若不然一个译书局,哪里会有这么高的工资,都是变着法给少爷小姐们钱花的地方。

沈为是从乡下那种穷苦地方爬出来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瞧不起。

“若初说的对,咱们不能比旁人差了,让人瞧不起,若初,你不要担心什么,只管多和这些人交际,若是钱不够用了,就和我说。”沈为对着沈若初道。

以后等沈若初攀上高枝儿了,他这些投资都是值得的,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谢谢阿爸。”沈若初乖巧的对着沈为说道。

沈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拉着四姨娘一起离开了,沈若看着方菁一行母女的脸色不停的变幻着,不由冷笑,也起身离开了。

方菁,沈菲和沈怡,没想到本想着算计沈若初的工资,这会子沈若初的工资没有被算计到,反而还给沈若初行了这么大的方便,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沈若初一走,沈媛看着几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道:“我就说她不好对付吧?你们不听,得想个法子,好好的整整她才行。”

上次宴会的事儿,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众人就这么散开了,方菁也觉得得想个法子,好好整整沈若初,让她认清楚现实才行。

家里安静了几天,这几天厉行也没来找她,让她过了几天的清净日子。

周末,单位放假,一早吃了饭,沈若初便对沈为说道:“父亲,子舒姐姐今天约了我去喝茶听戏,中午不回来吃了。”

沈为一听沈若初约了同事,想也不想的应了:“去吧,好好玩,不要什么都让别人给你花钱,丢了脸面。”

“是,我知道了。”沈若初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几位姨太太看着沈为对这个女儿几乎有求必应,好的不得了,心中不免感叹,这个家要变样了。

沈若初出了沈家,从包里拿出一件开衫穿上,顺手拦了一辆黄包车,对着师傅道:“师傅,去西街福运商行。”

“好勒,小姐。”

相关文章:

陈瑾宁李良晟小说(已完结) 陈瑾宁李良晟章节阅读

乱系列140章,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职场俏佳人)

暧昧关系漫画在线 日本漫画暧昧关系真人版

19岁又嫩又多水taecc1——和男朋友啪了他的好大

啊宝贝你的奶真大&女神的近身兵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