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龙游都市小说——全文章节/完整版

2021-04-02 14:53 · 新商盟

叶飞目光炯炯,好像可以透视。

看得苏语晴一阵紧张。她转过身,低头看一眼,也没走光啊!

想喝斥叶飞。

却听叶飞开口说道:“诗语,你相信姐夫吗?”

苏诗语虽然天真,但并不傻,忽闪着好看的大眼睛:“不太相信。”

“那我就不再隐瞒我高超的医术了。”叶飞马上一脸臭屁。

“我行走江湖多年,银针医人,但从不轻易出手。”

“我的医术神惊鬼泣,医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区区痛经,我手到擒来。”

叶飞小有得意,站在那里,得瑟到九天之外。

在苏语晴看来,叶飞就是在吹牛皮,说不好听,他就是在装x。

自己这个妹妹太天真,别人说什么她都相信,正想让她出去,又听叶飞开口说道:

“诗语,你不光是有痛经的症状,而且间隔的时间还很长。”

“这种情况,非常的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你将来会生不出宝宝。”

好像真的有点严重了。

苏诗语着急了,拉着叶飞的手,左摇右摆:“那你快点给我开药方啊。”

一旁的苏语晴,实在是看不下去:“诗语,别听他胡说。”

“胡说?”

叶飞微微一笑。自己医术超群,要不是想让苏语晴她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让自己顺利完成任务,自己才不会免费出手。

大有深意,再次打量苏语晴,目光着意照顾了一下苏语晴高耸的部位。

“如果我说得不错,你轻轻按压自己左边肋骨第三根和第四根之间,会有隐隐的痛感。”

说着,叶飞伸手,过去轻轻的按了一下……手感真心不错。

苏语晴俏脸发烫,又十分惊诧,他是怎么知道的?

自己一直就有这个毛病,也没怎么在意,却被叶飞一眼看出来了。

难道,他真的懂医术?

“你觉得是小毛病,从不在意。可是,我要告诉你,这不是小病,是你的x房里有肿块。”

“以后,肿块会慢慢变大,你就要失去一个x房了。”

苏语晴深深吃惊,有点相信叶飞的话了。

自己的这个毛病,因为一直都不怎么在意,从来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起过。

叶飞居然一眼就看穿了。

不想承认,却反问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就等于是承认了。

反应过来之后,又意识到,刚才叶飞按了自己的一下,分明就是被他吃了豆腐。

忍不住,瞪了叶飞一眼:“你真色!能不能正经点。”

“你真的会给人治病吗?”

“我这个病好治吗?”

苏语晴被叶飞切中症状,心里不由自主就对他多了几分信任。

女人完美的曲线,少不得要有x房的支撑,真的不敢想像,将来有一天,自己会失去一个。

叶飞眼波流转,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这是最舒服的坐姿。

“不急,我先给诗语开个方子。纸笔拿来。”

“让你们看看,本神医妙手回春的医术。”

苏语晴从办公桌上,取来纸笔,交给叶飞。

心想:他是不是真的会看病,马上就能见真章了。

不懂医术的人,恐怕连药品的名字都写不出来。

叶飞手握钢笔,笔尖触到纸张,又停了下来。

“写不出来了吧。”苏语晴认为,自己识破了叶飞的真面目。

“你这种人,就是江湖骗子。”

“我见的多了,靠两片嘴忽悠人。”

然而,叶飞对苏语晴的话并不在意。

“诗语,你叫我一声好姐夫,我才给你开方子。”

好姐夫!

苏语晴真的好像抽叶飞,这分明就是在占自己的便宜。

“好姐夫,我明天就来假例了,你快给我开方子。”苏诗语嘟着可爱的嘴巴。

“哈哈,语晴,你听到了吗?诗语叫我好姐夫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不接受任何反驳,不接受任何虐待,反弹一切语方攻击。”

苏语晴哭笑不得。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昨天,他在酒店,还是正义凛然。

这一会儿又满嘴胡说,一会儿像个逗逼。

“你开出方子,让我看看。”苏语晴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生。

叶飞一连说出自己与妹妹的隐情,应该不会真的是骗子吧!

刷,刷,刷……

笔尖在纸张上游走,发出细微的声音。

叶飞一气呵成,劲美的行书,写得一手好字。

“诗语,这是你的方子,拿去抓药,姐夫保证你药到病除。”

苏语晴夺过来,看看他写的都是些什么。

一张方子,六味中药。

以祛寒补血为主,很对症啊。

“怎么样?现在相信我了吗?”叶飞看得出来,苏语晴对自己的印象不好。

为了让她相信自己,就给她小露一手。

“还可以。”苏语晴说着,将方子交给妹妹。

苏诗语接过方子,看也不看一眼,转身就跑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苏语晴和叶飞两个人。

“语晴,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叶飞敛起脸上的臭屁。

正经起来的叶飞,还是相当帅气的。

而且,他的声音低沉,很有磁性。

“可以。”苏语晴看着叶飞。

“那我现在帮你治疗一下,全程免费。你也许觉得我是个骗子,但是,你见过不骗钱的骗子吗?”

好像很有道理。

“你骗色吧。”苏语晴说。

“我靠!我实话和你说吧,真是你爷爷请我来保护你的!”

“对不起,我还不能完全相信你的话。”

苏语晴出于谨慎,要小心提防。

“现在可以给你爷爷打个电话,问一下,我是不是骗子。”叶飞很坦然。

“打过电话之后,我再帮你治疗。”

“你不能小看自己的病。”

“要不是遇到我,你的病情会在下个月恶化。”

说着,叶飞抬手在自己胸前画了个圆。

“切下来。”

看到叶飞这个动作,苏语晴心里一紧,仿佛一阵冷风吹过自己身体,让自己轻轻的哆嗦一下。

真是不敢想象。

那种事如果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以后怎么办啊!

“治疗过程复杂吗?”

其实,苏语晴担心的不是复不复杂。而是,自己这个病的位置有些敏感。

潜台词是,用不用脱衣服?

~叶飞一抬头,看到苏语晴眼中有一抹纯真,也有担忧,更有一缕不易察觉的羞怯。

本来,叶飞是想说,要脱衣服的。

看到苏语晴这样,叶飞就改变了主意:“不复杂,我同样给你开个方子。”

“真的吗?”

“给你爷爷打电话吧。”

叶飞知道,苏语晴这样的女生,很难轻易相轻自己!除了她的亲人,别人与她接触,她都会保持一定的防范。

见过的人多,通过观察,能看穿别人的一些心理。

光是在苏语晴面前露几手,不足以让她信任自己。

苏语晴的电话通了。

“什么?爷爷病啦!好,我马上去医院。”

本是想问一下,关于叶飞,到底是不是爷爷请他来的?

没想到,接电话的是家里的保姆刘姨,说是爷爷中午出去走走,就晕倒在路边了。

苏语晴急的不得了,挂了电话,冲出门去。

叶飞紧随其后。

刚才苏语晴电话,自己都听清楚了,身为“红龙”,听力自然要比一般要强大许多。

“你爷爷死了吗?”叶飞问。

火急火燎的苏语晴,在前面小跑,猛得听到叶飞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转身要骂叶飞。

没成想,一转身,就撞在叶飞的身上。

“哎呀!”

身体失去重心,仰面向后倒去。

叶飞一伸手,轻轻托住了她的腰。

他的脸都快贴到自己的脸上了,苏语晴推了叶飞好几下:“放开我,你爷爷才死了。”

苏语晴不是苏江海的亲生孙女。

事实上,苏江海无儿无女,苏语晴是他领养的。

苏语晴只有这么一个亲人,坚决不许别人咒爷爷。

叶飞在微笑,强大的心理素质,使叶飞与常人显得不同。

此时,苏语晴这么一个极品大美女,仰面躺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不由一阵激动。

从她身上散发出一阵阵兰花般的幽香,那不是化妆品也不是香水的味道,那是女生天然的体香。

“放开我啦。”苏语晴又开始觉得叶飞讨厌了。

不光是讨厌,还有点可恶。

叶飞回过神来,扶起苏语晴,依然带着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不要跟着我。”

“我是想说,只要你爷爷还活着,有我在,我就能治好他的病。”叶飞很自信。

苏语晴本不想让叶飞跟着自己。

转念一想,叶飞刚才一眼看出自己与诗语的病,说不定他真的是个医生。

带他过去吧。

来到地下车库。

苏语晴看到自己的莲花跑车,被两辆车挤在中间。

那两辆车停的了太近了,几乎是将自己的车挤在中间,车门都打不开。

“怎么办?怎么办?”

苏语晴真的着急。

叶飞说:“开我的车吧。”

“不开你的车。”苏语晴只是着急,一时说的快了。

就算坐叶飞的车,又能怎么样?

叶飞能体会苏语晴的心境,就对站在车后,急得跺脚的苏语晴说:“你让开。”

要不是事情紧急,叶飞真的还想再看一会儿。

苏语晴每跺一下脚,胸前就跟着上下颤动一番。

最少是个d。

苏语晴让开,看到叶飞微微弯腰,双手抠住车子的屁股,轻轻一拽。

车子出来啦!

天啊!

这力气,太大了吧。

不说车子有多重,还拉了手刹呢,这样都能拉出来。

“出来容易,再进去就难了。”

“不再进了。”

出出进进的,听起来又有点污了。

苏语晴上了车,叶飞也跟着上去。

“真的要跟我过去吗?”苏语晴一边倒车,一边问。

“当然要去了。”

“你不信任我,我过去正好让你爷爷告诉你真相。”

“万一那些草包医生治不好,我可以出手。”

咣当!

车子屁股撞在了另一辆车上。

女司机都不太靠谱。

“我来开吧。”

叶飞伸手轻轻抓住苏语晴的胳膊,只是轻轻一甩。

苏语晴都没来得及惊叫出声,自己的身体就飞了起来。

真的!

被叶飞扔在了半空中。

妈呀!

苏语晴花容失色,落下来的时候,却稳稳坐在了副驾位上。

而叶飞不知怎么就位移到主驾位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哧……

叶飞轰起油门,直接将档位上到最高。

轮胎摩擦地面,冒出两道白烟。

咻……

莲花小跑蹿了出去。

苏语晴吓的赶紧扣起安全带,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飞沉稳老练。

驶出车库,出了集团。

在车流往来的大街上,叶飞居然没减速。

“你慢点啊。”苏语晴的声音变成了尖叫,一张俏脸发白。

叶飞从容淡定,侧头对苏语晴笑了一下:“安心!把生命交给我,灵魂交给上帝。”

好霸气的话。

虽然叶飞开的快,但他的车技真的出神入化。

苏语晴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再看叶飞,仍是那付波澜不惊的表情。

也许,他真的是个高人。

一眼看出自己的病,还能轻松拽出自己的车,现在又在街上,直接就上了一百码……

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尽管苏语晴的心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却也没有完全改变对叶飞的看法。

看他总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应该是那种有本事,又到处留情的花花公子。

如果不是这样,那他就凭他自己的本事,早就发大财。

自己的想法不会错的,应该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苏语晴稍稍缓和的俏脸,又蒙上一层寒霜。

“女人啊,真是心思难测!脸色阴晴不定,还是在怀疑自己。”

叶飞精明的要人老命,马上就看出苏语晴脸色的变化。

掏出一支烟,点着吸了一口,又一次侧目看向苏语晴。

苏语晴的脸色微微一红。

有点不太喜欢叶飞的眼光,总是让自己有点不自在。这是苏语晴的真实想法。

因为,叶飞的眼光,总是那样的锐利,好像自己的一切都被他看穿了。

这样的感觉,超级不好。

“叶飞,我爷爷不会有事吧?”苏语晴只是个女生,也有无助的时候。

叶飞的回答,极其简单:“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要是我救了你爷爷,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江门市第一医院。

急诊室门外,站着三个男人。

三个男人长的有些相似。

一位年岁稍长,头发已然花白,大概六十多岁。

那两个年纪稍小一些的,也在四十出头的样子!他们是兄弟两个,一个叫苏子阳,一个叫苏子恒。

那位年长的,是他们的父母苏江河,同时也是苏江海的亲弟弟。

此时,苏江海在急诊室内,医生正在全力抢救。

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爸,要是大伯死了,集团会落在苏语晴的手里吗?”苏子阳问。

苏江河看了儿子一眼:“不要胡说。”

“我哥问对,怎么是胡说呢!”老二苏子恒也说道:“苏语晴那小妮子,也不是我们苏家的人,我们……”

苏江河用眼光打断了儿子的话,很有城府地说道:“有些事,放在心里就好。”

这时,叶飞与苏语晴已经跑了进来。

苏语晴跑的有些慢,倒是叶飞在她前面。

“语晴,你快点。”

一回头,就看到苏语晴边跑边抹眼睛。

她哭了。

就算是一个集团的总裁,可是是自己唯一的爷爷病了,心都要碎啦!

忍不住自己的眼泪,跑着跑着,就涌了出来。

终于看到了二爷爷,还有两位堂叔。

苏语晴跑过去,抽着小巧的鼻子,问:“爷爷没事吧?”

“语晴,你是集团的总裁,就算出了天大的事,也不能掉眼泪。”苏江河说。

这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苏语晴倒是不再抽泣,眼泪是脆弱的。

心里清楚的很,自从爷爷让自己接手集团,这个二爷爷,还有两位堂叔,就一直不服气。

苏语晴也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毕竟是长辈。

她全乎的精力,都放在了外部的生意中。关于集团内部的诸多事务,也就交由二爷爷他们打理。

苏语晴一个女生,在接手集团之后,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让集团的利润上升了十四个百分点。

待自己回过头来,才发现二爷爷他们在集团里赔养出一大批心腹。

目的再简单不过,就是想把自己排挤出集团。

幸好爷爷在,他们不敢明着来。

知道这些,苏语晴明白,自己无论有多担心爷爷,都不能在他们面前流泪。没有意义。

“语晴,这位是?”苏子阳看着叶飞,有意拉长声调。

不用苏语晴介绍,叶飞自己来:“我是语晴的男朋友,我叫叶飞。”

苏语晴没有心情怼叶飞,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关键是自己的爷爷没事就好。

“男朋友?”苏子阳打量着叶飞。

从他的眼光中,叶飞已经明白,这个人有敌意。

对待敌人,叶飞的手段比冬天的寒风还要冷酷。

一旁的苏子恒,冷哼了一声,说道:“是看上语晴了,还是看到苏氏集团了?”

“二叔!”苏语晴已经缓过神来。

听苏子恒说话带刺,自然心里不爽,叶飞这一路陪自己过来,再怎么说也算是朋友。

拿话怼叶飞,就是不给自己面子。

叶飞心里高兴,看来苏语晴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只要她心里向着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行啦,我们不说了。”苏子恒阴阳怪气。

叶飞也不是个省油灯,只是暂时看在苏语晴的面子上,不和他们计较。

急诊室的门开了,几个护士推着苏江海出来。

苏江海安静的躺着,嘴上扣着氧气罩,吊瓶在支架上晃来晃去。

“医生,我爷爷他怎么样了?”苏语晴心急如焚。

医生摘下口罩,说道:“病人是突发心梗,我们已经尽全力抢救了,生命暂时保住,不过你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是什么意思?

是让安排后事了吗?

苏语晴不能相信医生的话,爷爷的身体虽然一直不太好,但是……

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打击来的太过猛烈。

站在苏语晴身边的叶飞,分明看到,在苏江河父子三个的眼中,有一抹快意闪过。

能理解那是什么意思?

只有利益当头,才会出现那样的神情。

“医生,我可以看看病人吗?”叶飞开口。

人得病很正常,但一次大病就要了人命,除非是猝死,要不然就有得救。

苏语晴扭过小脸,叶飞又看到她眼泪斑驳。

伸手,轻轻拭去她的眼泪:“乖,不哭,有我在呢。”

一句话,就让苏语晴感到温暖。

是的,叶飞已经入戏了,并且十分投入摆正自己的位置。

自己是苏语晴的男朋友,那就要有男朋友的样子。

说几句贴心的话,又不要钱。

医生看着叶飞:“我要看病人?”

“是的,你们这些庸医,只会草菅人命。”叶飞一点也不客气。

这不是自负!

刚才,苏江海被几个护士推着过去的时候,叶飞大概看了一眼,断定苏江海的病不是绝症。

又听医生说什么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就是庸医嘛!

“对不起,病人已经被推入特护病房,现在暂时不能打扰。”医生说完,甩袖就走。

叶飞一把揪住医生:“医术不精,还不虚心!你这个草包,带我过去。”

“住手。”

苏江河一声断喝。

“放开医生,这是医院,是你胡闹的地方吗?”

“语晴,你怎么能找这样一个男人?”

“是啊!粗俗,太粗俗了。”

苏江河父子三人,一唱一和,搞得苏语晴焦头烂额。

“二叔,叶飞医术精湛,让他帮爷爷看病,为什么不行,怎么就是胡闹了?”

苏语晴气势凛然,面对苏江河,不卑不亢。

“语晴,好样的!你在这里拖住他们三个,我去看看爷爷的病,顺便打一下这个草包医生的脸。”

叶飞就是这么坦然,打脸都要都说如此明显。

拽着趔趔趄趄的医生,向特护病房走去。

特护病房中,苏江海躺在床上,双眼紧闭。

“看到了吧,我们真的尽力了。”医生的确是尽力了。

只是医术博大精深,不是每个医生都能妙手回春。

叶飞也看出来了,医生并没有敷衍了事,只是医术不精而已。

“你说他是突发心梗?”

“是的,已经确诊了。”医生无比笃定。

~

相关文章:

化龙(主角江韵)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在马车里女主涨奶|我和老头性过程小说

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被压在御书房书桌上做

蜂蜜与四叶草 日剧 蜂蜜与四叶草结局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医品圣手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