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鲜妻在上我在下》完整全文在线试读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第1章 糟心的开始

  暮色酒店总统套房门前

“待会儿别忘了给他们来一个大特写。”冲着身后交代一句,无视记者们一副见鬼的表情,我抬手按了门铃。

不过片刻功夫,一个出浴的女郎来开门,见这阵势明显吓了一跳,慌忙捂着胸口,红着脸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我抬着下巴看对方,香肩披发,只裹着浴巾的身体,上半身和下半身都看点十足……沈天沉这次眼光还是不错的。

可惜了,心计太深,智商又不够。

“你打电话说怀孕了让我过来,我就带着媒体来成全你了。明天早上,你怀着沈天沉孩子的新闻就会上头条,看看到时候,能不能送你进沈家这个大豪门了!”

冷冷说完,我一把推开她,带着一众记者浩浩荡荡进了房间。

一阵快门的卡擦卡擦声中,沈天沉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段娇娇,你又闹哪出?!”他上前攥住我的手腕,黑了脸问道。

我嬉皮笑脸挣开,指了指记者,一字一句低声说道:“态度好点,要不然明天报纸头条变成沈大少约睡小三被爆光恼羞成怒打妻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沈天沉软了口气,试图跟我讲道理。

“行了!”我厌烦的打断他,冲着身后记者开口道:“男主角在这儿了,明天以后各家的销量如何,就看各位怎么写了。”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言一语问开了。

“沈大少,请问您这次事件,是跟沈太太生活不和谐吗?”

“据传沈段两家联姻不过是沈家收购傲天的借口,您能发表发表看法吗?”

……

记者每说一句,沈天沉的脸色就阴郁一分,我看着他额角跳了几跳,终是忍不住大吼道:“给你们一分钟,都给我出去!”

登时安静下来,畏惧着沈家地位,众人心有余悸退了出去,偶尔有几个负隅顽抗的,也被同伴拖了走。

房间里只剩我们三个,被晾在门口许久的女人委屈走到沈天沉身边,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沈总,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对不起。”

当着我的面勾搭,那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轻藐的看了她一眼,我冷冷说道:“既然有了沈家的孩子,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生下来自己养活,要么我给你出医药费打掉,你们想怎么勾搭我不管,可要我出钱养孩子,那是一定不行的!”

瞟一眼恼羞成怒的沈天沉,我找了个椅子坐下,气定神闲说道;“你放心,像你这样的人,沈大少一年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我有经验,不会亏待你的。”

那女人定定看我一阵,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捂着脸跑出去了。

我摇摇头,感慨万千,“看来你的魅力远远不及支票啊!”

“段娇娇!”

沈天沉压抑着怒气吼我,上前拽住我的胳膊,愤愤不平道:“她是我秘书!事情要是传出去,影响有多恶劣!”

男人气红了眼,神色看着委屈的厉害。

我噗一声笑出声来,无所谓的把玩着手指,冷冷说道:“老板玩秘书,多正常的事啊!沈天沉,你不会想说你们办公事办到酒店房间来了吧?其实也无所谓,可她主动打了电话来告诉我,你也知道,我进不去傲天,天天在家里闲的没事,有好奇心也是正常的!”

“段娇娇?”沈天沉似是气狠了,一把抱起我就往床上走去。

接着,密密麻麻的吻也落到了我身上。

从额头到胸口,沈天沉的双手像是带了火,每过一处,都让我烫到不行。

妈的!

这人不怎么样,可不得不说,床上功夫还是可以的。

可想到他不知道跟多少人滚过,我就觉得恶心!

我抵抗到底,可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力气,就这样滚了一把,我身上都是吻痕,他背上都是我反抗留下的指甲印。

事情结束,我起身穿衣服就要离开,身后响起沈天沉低沉的声音。

“这次不许再吃药,嫁进沈家三年,你再不怀孕,媒体方面会有闲话。晚上一起去老宅看看我妈。”

我跟他妈一向就是不和的,要回去吵架?

我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他却不以为然,拿起衣服就要进浴室。

目光触及中间物体,我老脸一红,逃也似的离开酒店房间。

出来第一件事,我买了避孕药吃下。

给他生孩子?

那不是造孽吗!

打车回了家,晃荡到下午三点,司机来接我了。

“今儿还挺早!”

我笑着打招呼,打开车门才发现沈天沉坐在里面。

双手交叉在一起,格外的…优雅?

这货就是长了副绅士贵族的假皮囊!

几乎就是看到我的那一刻,他沉了脸色,眼神扫了扫大包小包的东西,吩咐开了。

“哄我妈开心。”

我混不在意的点头。

沈家都知道我对沈天沉的态度,几乎上上下下都不太待见我,最不待见我的,当数我这婆婆了。

当着沈天沉的面还好点,背底下,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尤其在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前,没少埋汰我。

傲天没出事之前,我跟沈天沉,算是青梅竹马,两家人都是熟悉的,但他妈,还真是从小就不喜欢我。

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当着外人面埋汰我了,说我不安分,没娘教养啥的。

当下我就怒了,嬉皮笑脸开怼,“我每天宅在家不安分?您就安分了,是吧?天天的化的浓妆艳抹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干什么去了呢!”

那次把他妈气狠了,在后面追着打我,没打着不说,还把自己脚扭了,在床上躺了十多天。

现在去老宅?

真是糟心!

小心思还没转过来,老宅就到了。

不愧是浦西最好的地段,倚山傍水,他妈矫情想附庸风雅,整个宅子就铺起了红地毯。

今年还重新翻修了,看来没少从傲天拿钱出来。

“待会儿不许乱说话!”

正咬牙切齿,沈天沉已经拉起我的手,我带上笑的同时,也狠狠掐了一把他的手心。

第2章 这两人有病吧

  他皱眉,随即绽开大尾巴狼似的笑容,强制性的掰开我的手。

就这样十指相扣。

外人看来亲密的姿态,实则我们倆都快打起来了。

一进客厅,我婆婆郑芝女士就迎过来对着他儿子嘘寒问暖起来。

对旁边站着的我不闻不问,好像没看见似的。

关怀了一会儿,沈天沉对着他妈绽开笑容,指着我说道:“娇娇给你买了不少好东西,待会儿我让人拿进来。”

郑芝女士顺着她儿子的目光瞟我一眼,倨傲的抬起了下巴,轻轻哼了一声,便拉着沈天沉径直走了过去。

这母子俩,大概都有病吧?

晚饭摆上桌,婆婆大人一力照顾沈天沉,生怕她儿子在外面饿死了,大概是看在礼物的份上,也没对我多加为难。

我跟着沈天沉,混了个肚儿圆。

吃完擦擦屁股要走,婆婆大人发话了。

“你们怎么不像话,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今年必须生出一个孩子!要让你二叔抢了先,傲天的总裁位置,不一定是谁的。”

说完,还嘲讽的看着我,眯着眼问道:“明白吗?”

我怒了,这是公然拿着我们段家的东西来威胁我?

正想开口怼她,却被沈天沉抢了先。

“妈,我知道了。”

淡淡说完,他伸手揽住我的肩,强制性的带着我走了出去。

一直到回到家里,我怒气未消,

“抢了傲天,你们是不是特别得意?可不是自己的东西,能拥有多久呢?”

刚刚打开电脑的沈天沉愣了下,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会儿,他慢悠悠起身,把电脑关掉以后,一边朝我走过来,一边解着衬衫的纽扣。

我看傻了眼,直到男人走到我面前,才结结巴巴问道:“你、想干什么?”

“不管你信不信,把傲天暂时收购,那都是最好的办法,收购还可以保住你的股份,留住傲天的招牌,要是让别的公司抢了先,你还有现在这么舒服的日子吗?”

我被堵的说不出话来,恨恨瞪他一眼,起身刚想要走,却被一把推到了床上,沈天沉也压了上来。

男人温软的唇落到我颈部,引起一阵麻。

鬼使神差,我问出口:“昨天那个,是不是真怀孕了?”

沈天沉抬起头瞟我一眼,又垂下头啃起来,冷冷说道:“你以为什么货色我都要?是她设计的,已经被辞退了。”

得,还拿乔了?

玩了那么多,还是假怀孕,那说明什么?

“沈天沉,你该不会不能生吧?”

我兴冲冲问出口,沈天沉的动作顿住了,呼吸明显的粗重起来,楞了一下就开始撕扯我的衣服。

粗鲁的动作,让我也怒了,瞄准时机一脚就踹在了他裆部。

“段娇娇!你疯了?!”沈天沉皱紧了眉头,冲着我就低吼道。

难耐的样子,让我也慌了,可还是强撑着赌气道:“你要做野兽,还不能让我反抗吗?”

“行!行!你那么有志气,想过那帮老东西的下场吗?”沈天沉阴沉着一张脸,说完便摔门而去。

我看着他背影,愣住了。

他口里的老东西,全都是我爸爸在时候的旧部,个个在傲天为我占位置,算是看着我长大的叔叔伯伯了。

这操蛋的人生,我愣是生生把自己过成了小姐。

沈天沉这一去,有半个月都没再出现。

我肆意妄为,每天看着小车潇潇洒洒,自认为没心没肺。

可一张请帖,打乱了我的心。

一张结婚请帖,新人那一栏,写的是洛弥笙和蒋丽。

暮色酒店,十月八号。

洛弥笙,他回来了?

我浑浑噩噩、醉生梦死,开始整日流连酒吧等地。

兴头上来了,就请全酒吧的人喝酒。

反正傲天我也进不去,沈天沉的钱,能多造点就多造点。

这天喝的正高兴,肩上却搭了一只手。

“帅哥,一开始上来,别动手动脚的。”估计又是不良少年搭讪,我头也未抬,懒洋洋说道。

可耳畔却响起沈天沉咬牙切齿的声音。

“段娇娇!除了我,还有谁能对你动手动脚?!”

声音里带着怒气,一抬头,就撞进沈天沉带有薄怒的眼眸里,吓得我浑身一哆嗦。

只是喝喝酒,生什么气?

反应过来我长舒了口气,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浑不在意说道:“你也来这儿喝酒?”

“段娇娇,你哪里有做女人的样子?”沈天沉的脸色越发阴沉。

我怒了,指着他就吼道:“什么人有女人样,你就去找人家啊?!我就喜欢这样,你还管我……”

可下一瞬,沈天沉的唇落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我颈肩。

“你最好安分点!要不然我就把你一直绑在床上,什么时候生下孩子,什么时候放开你!”

沈天沉用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低语,孩子?他是有毛病吗?

刚想反驳,张开的口却被他的唇包裹。

唇齿撕磨、唇齿撕磨,这货的双手一直在我身上游曳,没一会儿、我就…软了…

沈天沉似乎笑出声,把我往车里一扛,摇上车窗,就、就开起了车……

半晚上,我被他吃干抹净不算,还惨被威胁。

“我走了,你过得挺欢快啊!”

沈天沉掐住我腰间的痒痒肉,停顿了下,冷笑道:“段娇娇,你每天来这儿,我不要面子的吗?!我告诉你,下次再喝的人事不省,我就当着酒吧里所有人的面把你上了!”

我听得心惊。

臭流氓!

到底是谁不要面子!

还没等我把抱怨说出口,他却冷笑一声,启动起车子。

下一瞬,车子就跟箭似的嗖嗖飞了出去。

不要命了?!

把我吓得一激灵,死死抓牢了安全带。

好不容易到家里,车门一打开,我就趴在路边吐的稀里哗啦。

“沈天沉,你他妈神经病吧!”

我恼怒咒骂,对方却笑了。

“你就这点出息?”

我还想再骂,可他抛下一句“准备准备,明天跟我去个局”就钻进车子。

惹了事,这就要走?眼看人要走,我怒气冲冲问道:“你要去哪儿。”

沈天沉就在车里张扬的冲我笑,“捐精!”

说完,车子扬长而去,徒留一地尾气。

相关文章:

乡村大凶器全文阅读|阳茎短小吃什么药

男生生理反应憋着很难受吗*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

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黑色巨龙健才哥1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顶弄

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