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求求你不要弄了你那太大了

2021-04-02 14:52 · 新商盟

第12章

“和尚哥,既然你电话都打过来了,就请你帮我散一个消息吧,我和南春华的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欺人太甚了,这件事并还没结束,我会讨个说法的!”

容姐说话时,声音有点冷,气势很强,连一边的洛天看了都不由点头。

“好说,这都是小事,只要妹子开口,想要多少人就是一句话的事,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话散布整个东昌市,嘿!”

不花钱,也不怎么出力,只是动动嘴皮子,和尚当然愿意落下这个人情。

容姐挂了电话,叹息了一下,这个消息不知道是真假,传的可真快,前几天还是门前冷落鞍马稀,现在听到我和周老爷子有关系,一个个的电话都打过来了,人啊!太现实了!

“是啊,只要你混的好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个都开始恭维你,混的差的,他们狠不得踩上两脚,锦上添花并非真情,雪中送炭才见真心啊!”

洛天同样的发出感叹。

“对了,我们借着周老爷子的威风是不是有点狐假虎威啊,万一是有人故意造谣,摆不平那个南春华,姐可就真的没法在南街区混了!”容姐还是有些担心,苦笑道。

“嘿,这个没关系,既然道上都开始传了,我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弄不好是有贵人相助也说不定呢。”

洛天一笑,看了一眼闷头脑袋吸着饮料的兰兰一眼,接着说道:“而且周老爷子既然是东昌市的总瓢把子,那么此人应该有大胸襟,即使是有人故意传播这个消息,相信周老爷子也会帮你摆平这件事再说吧,你说呢兰兰?”

“就是,就是,姐,管他是真是假的,既然有机会,就往死里整南春华那个王八蛋,我相信你能行!嘿!”兰兰眼神闪烁了一下,握着小拳头恨恨的说道。

“你们两个挺有信心啊,反正姐我也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就赌上这一把,大不了混不下去跑路拉倒。”

“不会的,容姐,我相信你能行!”

洛天微笑着看着容姐,他知道在南街区如果摆不平南春华,她很难过去这个槛,那个阴影会在她的心里存留一辈子。

容姐苦笑着点了点头,说实话,原本她是没有信心的,不过被张总他们一说,她莫名有了信心起来。

而此时,那个被洛天拍了十二石条的长发男来到了黑五子的住所。

黑五子,身材五短身材,长的很黑,像是从越南跑过来的难民,此刻这个家伙抱着一个妞两人正在互相喂唾沫呢,看到长发男进来,推开了怀里的小妞。

“怎么样兄弟?事办的顺利么?等下把剩下的八万打给你啊?”

“五哥,对不起,事办砸了,想不到那个容姐身边的小子还有两下子,我和他大战了一百个回合,还是败了!”

长发男坐下来,喝了口茶水叹息道。

这小子的脸破也贼厚,明明是被洛天一石条就给放倒了,却是打肿脸充胖子,竟然还能吹出和洛天交手一百回合,真是服了他了。

果然,黑五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也不是对手?不会吧,你可是特种兵出身,那小子有这么厉害?”

“咳,也不算厉害,只不过我不小心被一个石头绊了一下,被这小子捡了个便宜,不然的话,胜负还是末知数,总之这次的任务算是失败了,五哥,那两万的定金我花了,改天还给你!”

长发男这货说起慌来一点也不脸红,一副正经的模样。

“唉,算了,我们兄弟两说这个干什么,算请你喝酒了,对了,那个家伙没有问你是谁派来的吧。”

大哥就是大哥,黑五子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虽然心疼那两万块钱,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但他是怕洛天找上门啊。

长发男一听,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生气的说道:“五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想当年在特种部队,枪林弹雨,面对生死,我皱过眉头吗?我会把你卖了?你侮辱人也不是这么侮辱的吧!”

“咳,兄弟,别激动,五哥只是随便问一下!”黑五倒是反过好言安慰长发男了。

“嗯,没事,只是我开你那辆车,我怕对方可能查到你,知道是你派我去的,你小心点,我走了!”长发男最后好心的指点道。

说完,便离开了黑五子的大院。

长发男一走,黑五子不由的破口大骂,“王八蛋,幸好你不是我的人,是我请来的,不然的话,岂不是引火烧身?”

想了想,黑五子招来了一个小弟。

“五哥,这个龙七,并不可靠,弄不好他把您派他的事告诉那个人也说不定,刚才为什么不好好的审审他,把他给做了,一了百了!”

小弟眼里发着凶光,同样也是五短精干身材,这是黑五子收小弟的规矩,都是清一色的五短身材,黑瘦精干,似乎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高大。

“你懂个屁,这个龙七并不好惹,虽然是特种兵的逃兵,不过手上的功夫也不弱,我们没有必要得罪他,以后还有用他的时候。

另外,我们只是一个小帮派,靠着南少的背景才能在这夹缝中生存,这件事本来就是南少安排做的,即使失败了,到时矛盾一转移,和我们也没多大的关系,可要是杀了龙七,那可就犯了命案,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所以,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黑五子背着手一副高人的模样。

“是,五哥就是五哥,把握全局,运筹帷幄,小弟佩服啊!”那个小弟大拍马屁。

“行了,赶快把那辆车处理了,过个户,日期提前一个月,即使那个叫洛天真的找上门来,我们也可以一推四五六,反下龙七也离开了!”黑五子一摆手说道。

“是,五哥!”小弟一躬身跑出去。

“来,宝贝,我们接着来!”黑五子嘿嘿笑着,又搂着那个小妞又开始喂起唾沫来。

就在这时,突然砰地一声,院门被猛地踹开,洛天从外面走了进来。

“谁?!”

黑五子猛地被吓了一跳,看到洛天后,当即怒骂道:“草你妈的!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黑五爷!阎王爷头上撒尿,活得不耐烦了吗!”

“哦是吗?”洛天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一家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南春华正爬在一个小姐身上奋力搏杀。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黑五子打来的,南春华当即提了起来,气喘吁吁的问道:“喂,五子,什么事,让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南少,这件事不好办啊,那个容姐身边的家伙很猛,我派的人都被他干趴下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人,绝对可以称得上武林高手了“

“少他妈废话,我说黑五子,老子养你这么多年,你他妈的什么时候给老子办成事过?”

“咳,是,是!”黑五子心里不满,不过表面上却是不敢得罪南春华。

“啪!”的一声,南春华挂断了电话。

“过去,把那套装穿上!”南春华心情烦燥,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道。

“是,南少“

女人顺着南春华的手指望去,不由的一哆嗦,那是一套拴狗的链子,还有项圈,一件黑色的皮制的内衣极其的性感和暴露,上面还带着锁,女人知道南春华要玩什么,虽然极不情愿,不过为了钱,她也忍了。

此刻,黑五子处,洛天坐在那里悠然的喝着红酒,翘着二郎腿,地下横七竖的躺着一堆人,一个个鼻青脸肿,看着黑五子打电话,连大气也不敢哼一声。

此刻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的黑五子放下电话,小心的望着洛天:“大哥,电话我打了,您也听到了,真的是那个南春华指使我做的,平时小弟连个女人都没有敢调戏过,老老实实的做点本分的生意,其实我和他根本不是一路人,我”

黑五子结结巴巴的说道,他没想到洛天这么牛逼,刚开始洛天找上门的时候,他还很硬气,一下子叫来五六个能打的家伙把洛天围了起来,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等点上烟,坐在沙发上看好戏呢,自己的几个兄弟已经倒下了,干脆利落,更是把自己胖凑了一顿。

本来以黑五子的为人,不可能这么软弱的,毕竟也算是在道上混的,更不敢得罪南春华。

可是却偏偏在那个时候,黑五子接到了一个电话,此人也是道上混的,告诉了黑五子容姐背后的势力竟然是周老爷子,而且容姐已经放出话来,要找南春华麻烦,这下黑五子吓坏了。

周老爷子是什么人,那可是他仰望的存在,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却是偏偏一副慈善家的模样,甚至这小子一生的目标就是做周老爷子那样的人。

既然他们要找南春华的麻烦,而自己刚刚得罪了容姐,所以这小子索性把事情原原本本的抖了出来,反正本来就是南春华指示自己这么做的,他怕得罪南春华,但周老爷子已经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了。

南街区的护城河,不知道莫名的“淹死“过多少道上的枭雄,据说都似乎和周爷子有关,你说黑五子能不能怕吗?所以这小子为了让洛天更加的相信,当面打起电话来,还按了免提。

洛天站了起来,用手机拍了拍黑五子的脸:“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也不难为你,冤有头,债有主,我会找南春华算账,以后再敢耍小动作,不需要我动手,恐怕那个南春华也不会放过你吧,嘿!”

“是,是,不敢,大哥给脸,小弟一定会接着,我黑五子别的不说,为人还是很仗义的!”

黑五子仗义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全被洛天用手机给录了下来,即使以后南春华把容姐的事摆平了,只要洛天捅出去,南春华是铁定找自己的麻烦。

“你仗义个屁!”洛天被黑五子气乐了,一巴掌拍在了这小子的脑袋上!

“如果有人问起,你的伤……”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黑五子努力的睁着肿了的眼皮讨好的笑道。

“嗯,那就好,走了啊!”洛天笑呵呵的拍了一下黑五子的肩膀,很满意,然后扬长而去。

“五哥,怎么办?我们要报警吗?“一个被打的小弟爬起来很是不忿的说道。

“我报你妈,你见过混道上的报警的吗,躲都来不及,妈的,你们哪个屁股底下干净?白痴,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敢吐半个字,老子废了他。

还有给我马上找龙七,这个混蛋,还说车子有问题,分明就是他告诉给这个洛天的,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么快找上门来,王八蛋一点也不仗义!”

道上的消息很灵通,传播的很快,南火龙正在一个别墅里和自己的一个“干女儿聊天!”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混蛋,早就告诉他不要过分,女人多的是,非要得罪那个容姐,这下好了,得罪了周老爷子,这可如何是好?”

南火龙暴跳如雷,更是心惊胆战,周奉天,周老爷子的大名在东昌那可是如雷贯耳,大名鼎鼎,没有人不给周老爷子面子,也没有人不敢给周老爷子面子,手眼通天着呢,东昌市市政府都有人,据说还和省里有关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