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 我真不是你老公 [连载中] 原创

2021-04-02 14:58 · 新商盟

江城。

天上人间。

“经理,刚刚进去的那个人是谁呀?”一个漂亮的服务员小姐看见一个男子急匆匆的走了进去,好奇的探了探头,然后向着旁边的总经理的问道。

然而总经理听见她说这话,眼神有些畏惧的将她拉在了一个角落,警告着说道:“你不想活了啊,那是江镇。”

“江……镇!”

漂亮的服务员身子有些颤抖,她自然也知道江镇的名声,为人心狠手辣,霸道无比,三年前来到了江城用一双手硬生生的打造出了一个属于他的地下世界。

他们天上人间的老板也算有些背景,但是在江镇面前连屁都不算一个。

接着服务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脸的不可置信指了指里面的那个房间:“可……可我刚刚好像……看见他跪在了一个人的……面前。”

……

“老大,你的伤势终于痊愈了?”

房中,江镇半跪下来,语气激动。

“嗯,痊愈了。”

在其沙发之上的秦风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一道噼里啪啦的声音传了出来,拳风横动。

“三年,我终于将那枚碎片融合了。”

秦风有些感慨,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他封号战龙,全球黑榜第一,战力无双,而且还是国际上四大顶尖佣兵团之中最强的战龙佣兵团的团长!

战龙佣兵团之强,可同时吊打数十个顶尖佣兵团,毫无压力。

不过这么强的他还是被暗算了,在一场意外之中,秦风被一个稚嫩可爱的小女该用一块长长的碎片狠狠的刺进了心脏。

那一刻他本该死去的。

但所幸的是他有一种秘法可以吊命,勉强活了下来,不过实力千不存一。与此同时,全球所有的势力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共同向战龙佣兵团发起了宣战。

那一战战龙佣兵团死伤惨重,近乎团灭。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设计了一场假死,然后号令剩余佣兵团的队员各自潜伏,以免真的被团灭。

而这一战之后,他就带着战龙中最不起眼的长的最秀气的小猫江镇回到了他老家江城避难。

但是因为那枚碎片的原因,他的身体变得比平常人要弱,甚至可以说连个孩童都打不赢,一旦过度用力他就会有一股锥心之痛。

所以他不得不隐忍了三年,什么都做不了,活得跟连都狗不如。

熬到现在,他终于成功的融合了那枚碎片,不仅不会在影响他战斗了,而且在融合的那一刻,他的身体还重新爆发了一次巨大的潜能。

他现在相信,现在的自己完全能够吊打三年的自己。

而且自己原来的诸多手段现在也可以调用了。

“那老大,你现在是不是打算恢复身份了?”江镇一脸的期待。

“不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风挥了挥手:“当年那一场应该是有预谋的,要不然一切都不会那么巧。所以在没有我的命令之前,谁也不能有任何的行动。”

“我这次出来,一让你做好准备,我将要回归了。二就是让你开始着手调查当年那一场算计的背后到底是谁。”

秦风的语气平淡,但是却隐隐有一种杀气,敢算计他们,那么就得做好承受他们战龙的怒火的准备。

“是……老大!”

江镇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有些兴奋,当初他们可是被打来灰头土脸的,可让他们心中憋了一口恶气,但是现在秦风将要回归,那么意味着战龙即将重组。

有了秦风的战龙将会无比的恐怖!

“对了,老大你的实力恢复了,那为什么不离开林家,何必做一个上门女婿,天天受气。”

江镇疑惑的问道,他从秦风语气中听出了秦风并不准备离开。

当年为了躲避后续的追杀,秦风凭借父辈的指腹为婚入赘进去江城豪门林家。他本来也想要保护的,但是如果是他的话,那么目标太大,反而容易暴露。

秦风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还欠他们家一个人情呢,毕竟当初是他们庇护了我一回。” 

就在这时有个电话打了过来,秦风拿起来发现是林梦雪的,就接了起来。

“喂。”

“十分之内,必须到医院。”

电话之中的声音是一种命令一般的口气,说完就挂掉了,一点都不给秦风留说话的空隙。

“老大,居然有人敢这么跟你说话,要不要我做掉她。”

江镇眼中闪过一道阴狠,他也听到了刚刚电话之中的语气,以他现在的势力,想要一个人消失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做什么做,那是我老婆。”

秦风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站起身来,搭了搭江镇的肩膀:“行吧,你走吧,我这离医院不远,要是有什么事,我在联系你。”

“是!”

江镇重重的点了点头。

……

江城第一医院,江城最好的一个诊断中心。

在其门口有一个头发烫成波浪卷发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显得她身材美到爆,那膨胀的胸部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两条修长的美腿穿着黑色的丝袜,把丰腴的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吸引了不知道多少进出男人的目光。

不过看着在她旁边的保时捷,以及手上提的LV,他们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他们能够企图的。

然而这时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这个女人的面前,一个消瘦男子下来喊了一声。

“老婆。”

众人一愣,原来是名花有主了。

但是那个女人并没有答应,只是走了过去帮他结了出租车的钱。

“艹,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本来都对于秦风是满脸的羡慕,但是看见了这个女人的行动,都纷纷的投过去了鄙视的眼神,尤其是那个出租车司机。

秦风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之前的身子骨太弱了,总是成为附近的小混混抢劫的目标,所以林梦雪就没有在拿钱给他了。

付了钱之后,林梦雪望着秦风,眸子中有一股冷意。

“我不管你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要你见到爷爷时,能露出笑容。毕竟如果没有爷爷,你现在还不知道混成什么样子,说不定已经死了。”听见她的话,秦风便点了点头。

“好。”

林梦雪确实说的没错,当初要不是林老爷子的话,他或许真的已经死了。

林梦雪之所以答应跟自己结婚,林老爷子一人决定的。当初林梦雪是不答应的,但是架不住林老爷子以死相逼,最后秦风才得以入赘于林家的。

要是没有赘婿这个身份,面对那些追杀,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够躲得过去。

所以他确实是欠了林老爷子一个天大的人情。

就在上个星期她们的爷爷不知道为什么生了病,到今天正好是一个星期了,然而在这一个星期之内这家在江城最好的医院连病因都没有查出来。

只是知道生命气象一直都很平稳,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见到秦风答应,林梦雪也是深吸了一口气,露出微笑,准备上楼去面对她的爷爷。

可是这时一个护士走了下来,见到林梦雪,焦急的喊了一声。

“病人不行了!”

“什么?”

林梦雪原本淡漠的神情变的焦急了起来,跟着护士就急匆匆的上了林老爷子的诊断室。

在诊断室门口,有几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其中有一个中年妇女与一个衣着华贵的年前男子,一身西装,仿佛是成功人士的模样。

“妈,出什么事了?”

林梦雪走过去向着那个中年女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爷子突然就昏过去了。”

林梦雪的母亲也是一脸的惊慌。

在她旁边的那个男子上前一步,安慰着说道:“梦雪,没事的,我爸的朋友钟鸣医生过几天会过来,到时候一定给爷爷治好病。”

他说着话的同时准备抓住林梦雪的手,不过林梦雪见此退后了一步。

“张超,请自重。”

林梦雪的话让男子有些尴尬,在旁边林梦雪的母亲出来打着圆场。

“钟医生?是那个帝都学院的钟教授么,那可是一个神医啊,听说好多的疑难杂症都是他治好的。张超,你这次真的是帮我们大忙,年级轻轻的,就开了好几家的公司,不像某些混吃等死的废物。”

林梦雪的母亲说的话很明显的是指向的秦风。

她看向张超的眼神,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在她的心中只有张超这样家庭实力雄厚,年轻有为的男子才配得上她们家梦雪。

“没什么,小打小闹而已。”

张超摆了摆手,虽然嘴上谦虚,但是表情却是藏不住的得意:“我的第三家子公司开了,秦老弟要是没事干,可以上我那混混,一个月几千块钱还是没问题的。”

“不用了,现在还是先关注一下老爷子的病情吧。”

秦风面无表情。

要是他真的需要钱的话,一声令下,全世界的战龙队员能够给他汇集数千亿的财富。

就在这时诊断室的门开了,林梦雪他们急忙走了进去,在里面有两个医生,一个是身材高挑的女医生,还有一个是长着一张马脸的男医生。

“陈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了?”

林梦雪见她的爷爷还在昏迷状态,就问了问那个女医生。

她认出这个女医生,名陈依灵,是这个医院的一把手,医学世家出生的,年纪轻轻的就被誉为江城未来的医学大师。

有这个陈医生在,她是要放心得多的。

“令尊,暂时脱离危险状况了,估计今晚就能醒。”

陈医生摘掉了口罩,露出了一张极为精致秀气的小脸,论其美貌程度,一点儿也不输于林梦雪。

“那就好。”

林梦雪她们松了一口气,她们还以为她们都爷爷会出什么事呢。

不过这时在后面的秦风却多说了一句。

“不,爷爷现在是正式进入了危险状态了。”

众人听见了秦风的话,顿时小脸不高兴了,尤其是张超立马抓住机会,狠狠的骂了骂秦风:“秦风老弟,你是怎么想的,在这个时候居然咒林老爷子死。真的是……”

“就是,刚刚我们还在说要给你安排工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回报我们的。”

林梦雪母亲也是跟着讽刺着秦风。

她本来就看不起,而且再加上秦风这么咒他的父亲。

陈医生也是皱了皱眉头,对于有人怀疑她的医术她也是有些不喜。

不过就在这时在病床之上的林老爷子却是猛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吐出了一大口血,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在病床旁边的那些仪器在滴滴滴的报告着情况。

“怎么会这样?”

陈医生一脸惊愕的看着那些仪器,本来是状态良好却是一下子掉落低谷,进入了危险期。

接着她反应了过来,招呼着旁边的那个马脸医生:“快,上仪器,快。”

“好。”

顿时在这个诊断室之中忙活了起来,两个医生加些护士连忙治疗了起来。

林梦雪她们也知道她们帮不上忙,但是也没有出去,索性就站在一旁,尽量不打扰他们,不过整颗心心都提到了嗓子上了。

片刻之后,陈医生见在仪器之下毫无起色的林老爷子,一脸棘手的对着旁边的护士说了一声。

“麻烦了,快,快,给我拿我的金针过来。”

她是医学世家的人,最拿得出手的就是她的这一手金针技术,曾经在无数危难时刻是她用金针挽回来的。

“十二龙针,起。”

陈医生十二针齐插,同时还在做心脏复苏,外加点击疗法。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静静的期待着。

不过三分钟过后,陈医生脸色一变:“怎么会这样,心跳没了,呼吸也没了。”

“陈医生,陈医生,你一定要救我的父亲,我们林家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你一定要将我父亲救活啊。”

林梦雪的母亲拉着陈医生的衣服,有些失控的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陈医生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够尽量做心脏复苏,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你扎错位置了。”

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本来在最后的秦风走了过来。

“穴位扎错了,自然没有什么用。”

秦风说着站在病床旁边,将金针一根一根的拔出。

“你干什么?”

马脸医生顿时叫喊了起来:“谁让你拔针的?你是谁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人的。”

“金针扎错穴位的,造成筋脉拥堵,气血根本无法运转,在扎个几分钟,老爷子命都没了。”

秦风淡淡的开了口。

“你是哪所医院的主治医生?”陈医生皱着眉头看着秦风。

“我没有在医院任过职。”

“那请问你是师承哪位大师?”

“没有老师,只是跟一个糟老头学过几招。”

这话一出,在病房中的所有人瞬间就不爽了。

马脸医生一脸的愤怒:“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干扰行为,很可能害死林老先生。”

一个大帽子扣了下来,让秦风瞬间便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你就跟一个糟老头子学过几招,还来教陈医生扎针,你知道陈医生的老师是谁吗?”

“我看你就是想要害死林老爷子,然后还瓜分林家的财产,秦风,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狼心狗肺的人。”

“我父亲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让你入赘到我们家的。”

众人开始对着秦风骂了出来。

尤其是张超,就差将口水泡沫喷在秦风的身上。

秦风这个时候也懒的解释了,手握着金针,迅速的在林老爷子胸口上扎了十一针。

“还差一根。”

秦风抬头看向了手中拿着金针的陈医生。“别给他,他这是在谋杀。”

马脸医生轻喝一声:“你要是给了他,那咱们都成了谋害林老先生的帮凶了。”

“陈医生,你不能给他,他不是我们的家的人,没有这个权力。”林梦雪的母亲出口劝阻。

一听这话,陈医生开始迟疑了起来,这是这位病人的女儿,既然人家不愿意她也没办法。

见几人不帮忙反而还在拖后腿的模样,秦风皱了皱眉,转头对着林梦雪道:“时间紧迫,在耽搁就真的麻烦了。”

“你装什么装。”

马脸医生有些不耐烦:“你刚刚的行为耽搁的林老先生最好的抢救时间,你要上法庭的,涉嫌谋害他人生命。”

不过林梦雪没有听那个马脸医生的话,而是想到了刚开始秦风那句提醒,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试探性问了一句。

“你真的有把握?”

秦风点了点头。

“给他。”

林梦雪犹豫了两秒,给了陈医生一个眼神,让她递给他金针。

就算不相信秦风,但是现在就只有这根救命稻草了。

在晚说不定真的来不及了。

“梦雪!”

众人脸色一变,想阻止已经太迟了。

因为陈医生知道现在林家做主的是林梦雪,直接就递出去了。

“看着,这才是十二龙针。”

秦风轻轻的呢喃了一句,插入了最后一根龙针,同时在秦风的身体之中,一丝丝的内劲顺着金针灌入了林老爷子的身上。

在林老爷子的身上似乎有一道龙吟响起,不过除了秦风与陈医生都听不见

“陈医生,梦雪!你们看看,我就说他是胡乱扎针,简直就是在谋财害命。”

“秦风!要是我父亲死了,你吃不了兜着走,我不会放过你的。”

“梦雪,你过来,不要跟这种没人性的自大的家伙呆在一起。”

正在众人在骂着秦风时候,老爷子的手动了动。

“咦,刚刚老爷子的手是不是动了动。”在旁边有一个护士惊呼了一下。

“没有啊,你看错了吧。”

张超听见护士的话,反驳了一下。

不过这时林梦雪看向了秦风,因为她刚刚好像也见到了。

“醒了,不可能,就这种自以为学了几招就是神医的家伙,要是真的能够救起老爷子,那我就把这包金针吃下去。”

马脸男子提了提手上的金针,冷笑道。

然而他的话刚刚说完,众人发现老爷子的眼皮子开始了跳动。

“心脏开始跳动了。”

突然有人惊呼了出来,众人看了过去,发现在旁边的心跳检测器开始慢慢的回到了跳动,然后回到了正常值。

“老爷子醒了。”

众人发现老爷子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

看见这幕,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眼。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心跳已经停止,生命气息都将近消失的人!

会在秦风的几针之下突然醒过来。

顿时所有人看向秦风的目光都变了,从之前的不屑,愤怒,到现在的震惊,敬佩。

“怎么可能。”

马脸医生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已经睁开了眼睛的老爷子,仿佛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他明明就已经感觉到了林老爷子已经生命凋零了,怎么会醒过来了!

众人看向马脸医生的目光变的怪异了起来,想到之前那么放肆的在指责着秦风,顿时众人看他就像小丑一般

马脸医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恨不得当场找个地洞转进去,随即转身准备这个病房,

不过秦风突然喊了一句:“喂,别忘了吃针。”

马面医生回头一看,发现秦风给他丢来了一个东西,正是他刚刚说要是秦风救活了他就吞下去的那包。

“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他说完灰溜溜的跑了,在无脸面在呆在这间病房了。

之后众人都陪醒过来陪林老爷子说了说话,陈医生也重新检查了一遍林老爷子的身体,确实是完全好了。

“你们都走吧,我想跟小梦雪与秦风说会话。”

林老爷子在床上吩咐了一下,那些人也不敢反抗老爷子的话,毕竟是一家之主的地位。

不过陈医生在离开的时候目光在秦风的身上停留着片刻,心中还是充满了震惊。

因为根据那一声龙吟来看,秦风使用的是真正的十二龙针,那可是传说中已经失传了一百多年了的针灸神技。

她没有想明白有这么一门神技的男人居然还会当一个窝囊的赘婿。

如果放在他们家族,那绝对是宝贝级别的。

想到这她看向秦风的背影多了一丝异样的情绪,要是能把这个家伙弄去他们徐家,那么家族的那件事恐怕就能迎刃而解了。

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一个好时机。 

“小梦雪啊,我刚刚醒过来,有点想吃那条街上的银耳汤,你去帮我买来,好不好?”

在病床上的老爷子拍了拍林梦雪的背,语气温和。

“那条爷爷你小时候经常给我买的银耳汤的那条街么?”

林梦雪抬起了头来,眷恋的说道。

“对的,就是那条街。”

“好,爷爷,我马上去买。”

林梦雪说完就起身给林东交代了一下就出了这间医院了。

让林梦雪出去买银耳汤实际上是老爷子故意的,那条街离这间医院有些远,等林梦雪回来都已经十多分钟了,这段时间他准备单独跟秦风交代着一些东西。

“小风,三年了,我才发现你还有一手好的医术。不过这也正好,拥有这门技术的你离开了我们也能够活的很好。”

老爷子皱纹皱起来笑了笑,然后在自己的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与一张离婚契约书。

随即一边递给了秦风,一边说道:“小风,这张卡里面有一千万,这些应该够你用了。而这个离婚书你跟小梦雪的,我知道你们两个一直生活的都不怎么如意,想必你当初上门来找我也是有原因的,今天就索性离了吧。离了之后就走吧,走的远一点,不要再回江城了。”

秦风愣了一愣,一直以来最不希望他们离婚的,恐怕就是林老爷子。但是现在……秦风觉得林梦雪可能都不知道这件事。

“爷爷,是不是有人在针对林家?”

秦风没有接过那张银行卡,而是问了问。

他发现老爷子之所以会突然病重,是因为被人下了黑手。

老爷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拉过了秦风的手,眼中尽是回忆往事。

“当年我还是团长的时候,你爷爷就是我的警卫员,那个时候我们可是比亲兄弟都亲,我至今想得到他那次为我挡下的那一颗手榴弹。幸好后来我们赶到了医院,不然还说不定没你呢。就是那个时候我们想到我们的未来,说到要是我们有了一个合适的后辈就让你们成一对,不过后来抗战胜利,你们就不在了。”

“我一直对于你的爷爷有亏欠,不过幸好你来了。”

“我也知道你有些本事,但是放弃吧,他们太强了。而且你只有一身医术,我不想将你卷入这场旋涡之中。”

老爷子说着说着嘴角有些苦笑与深深的自嘲。

为一个征战了大半生的一个人能够说出这么颓废的话,可以想象那个所谓的敌人是有多么的恐怖。

“爷爷,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也会保护好梦雪的。医术不仅仅可以用来救人,也可以用来杀人,而且……”

秦风抓了抓老爷子的手,坚定的说道,同时在身体上还散发出来了一道杀气。

老爷子直直盯着秦风的眼睛,沉默了片刻之后大笑了出来:“老秦那家伙真的好命啊,有了一个这么好的孙子,不过就算在这么好命,现在还不是便宜我了。哈哈,待我下去定要好好的显摆一番。”

就在这时林梦雪已经买了银耳汤回来了,看着他们两个正聊的高兴,好奇的问了问。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在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够给我生个你们爱情的结晶。”

相关文章:

强奷系列合集第140章—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

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老树开花)

责打臀部sp巴掌扇肿_粗犷花唇外翻

男人对女人说想喝奶/总裁一边下楼梯一遍做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空姐内射出白浆10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