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起床可以洗澡吗_我强行把老师的处破了

2021-04-02 14:53 · 新商盟

“小兄弟,你这块玉我只能出价五百,在这一片算高的了,我要是你也就卖了,省着点儿花能顶一个月的生活费呢。”

说话的,是镇江市一处古玩市场中第一家店铺的老板,知道他真名的人很少,平日大家都叫他老狐狸,为人精明奸猾,被他坑骗过的人不计其数,但传闻其背后有大人物罩着,倒也鲜有人招惹他。

而这次,老狐狸便盯上了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确切地说,是青年手中的一块成色极好的碧玉吊坠。

青年名叫叶寒,是镇江市医科大学的中医系学生,身材削瘦,但看上去倒很俊逸,五官标致,只不过此刻却愁眉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一身T恤衫,牛仔裤更是不知被洗过多少遍,已有多处泛白。

“老板,我虽不懂这里面的行情,但却也知道我这块玉是个好物件,乃是我母亲祖上传下来的,我当在这里,起码能换一万吧?你出五百未免也……”

“一万?”

老狐狸打断他后语调陡然升高,当即嗤笑道:“小子,你当我这里是提款机啊?就这破玩意儿还想换一万?哼,那老子岂不要亏死?就五百,一分钱不多给,而且我这不是当铺,别想从我这儿赎回东西,你要想卖,就拿钱走人。”

闻罢,叶寒紧皱着眉低下头,他来此卖玉也是迫不得已,他母亲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急需手术费用,而且还欠着医院小一千的住院费,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动了卖玉的念头。


要知道这块玉,可是她母亲世代相传的传家玉佩,不知有多少年的历史,且意义非凡。

“老板,我现在手头紧,我妈住院急需一万诊金,您能不能……”

“不能。”

老狐狸再度打断叶寒,瞧着二郎腿都不带正眼瞧他,一边惬意地品着茶一边道:“我这儿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娘住院要诊金,就算是死了,跟老子有半毛钱关系没?”

“赶紧的,痛快点儿,到底卖不卖?”

被店老板的话激得一阵气急,但叶寒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人在屋檐下,只得生生咽下这口气后冷声道:“不卖了,我去其他门店看看。”

说完,叶寒扭头就走,可还没出门就被两个从外面冲进来的大汉拦了下来。

两个大汉一边戏谑笑着,一边活动着手腕,看向叶寒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嘿,小子,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见状,叶寒脸色一冷,转身盯着老狐狸问道:“老板,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强买强卖?”

“嘁,小子懂得倒是不少啊,看你这模样应该是个穷学生吧?我就算要强买强卖,你又能怎么着?报警?哈哈……那你可以试一试。”

而后老狐狸从兜里掏出五张红钞扔在地上:“聪明的,把玉留下,拿钱走人,否则,我这两个兄弟不介意为你松松筋骨。”

说完,老狐狸朝那两个大汉使了个眼色,两人也当即会意,把门店的大门嘭地一声紧紧关上,一看就是老手,这种事儿以前绝没少做。

路过老狐狸门店的几人看到其店门关上后,也都纷纷摇头叹息了声:“唉……怕是又要有生瓜蛋子遭殃了啊。”随即便各自散去,不再管这闲事。

关上门,两个大汉一步步向叶寒走过去,见叶寒都到这时候了还紧紧攥着那枚玉坠没妥协的意思,其中一人骂了声后一巴掌便向叶寒扇去。

啪!

叶寒身子本就削瘦,直接被扇倒在地,嘴角溢血,随即便趴下蜷缩起身子,紧低着头并将玉坠贴在脑门上,咬着牙愣是没一句求饶妥协的话。

“呦呵?骨头挺硬啊,给我打!把他那块玉弄到手,今晚咱就去吃火锅,吃完再给你们找两个小妞儿,好好庆祝一下。”

“嘿嘿,好嘞!”

两人狞笑应道,开始对叶寒拳打脚踢起来,其中一个大汉抓起叶寒的头发将其脑袋狠狠往地上砸,每砸一下,叶寒眉心就会被玉坠的棱角划出些许血迹,而当这些血迹浸入玉坠中时,玉坠内部仿佛也可似乎有莹莹宝光流转,只不过没人发现罢了。

打了将近五分钟后,叶寒只感觉自己意识都开始渐渐模糊起来,眉心以被玉坠的棱角划得血肉模糊。

又过了五分钟。

叶寒身子突然一挺,已然被打的昏迷过去,而几乎与此同时,玉坠化为竟化为一道毫芒窜入其眉心之中,消失不见。

见叶寒晕倒,两人这才停手,哼笑了声后便将叶寒翻过来想找出那枚玉佩,可找了会儿却毫无发现,仿若凭空消失一般。

“什么情况?还没有找到?”

老狐狸走过来,也对叶寒来了个全身搜索,依旧毫无发现,当即皱皱眉毛:“他妈的,这小子该不会把玉给我吞下去了吧?”

“啊?那咱怎么办老大?难不成给他开膛破肚?”

然而,正当几人大眼瞪小眼,犹豫不决之际,紧闭的大门却突然被踹开,随即一个身着碎花露肩长裙,脚踩乔微拉牌子高跟鞋的高挑美女便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西装保镖。

看到满身鲜血,已然昏迷的叶寒后,女孩儿的柳眉顿时倒竖起来,指着老狐狸的鼻子便开口骂道:“好啊老狐狸,你又在我家地盘上干这种勾当是吧!”

闻罢,老狐狸脸色一苦,暗骂晦气:“娘的,这小姑奶奶不在医院陪着他老子,怎么想起来这边了,真他娘倒霉。”

随即便嘿嘿笑了两声,低眉顺目地开始向女孩儿解释起来。

……

此刻,一处混沌空间中。

叶寒漫无目的地走在其中,头脑依旧有些发昏:“我……这是在哪儿?难不成我被他们打死了?不行,我妈还在医院呢!我,我怎么能死,怎么能死!我死了她怎么办!”

说着说着,叶寒便跪下来开始抽泣起来,一脸不甘。

“嘁,都多大的人了还哭,哭有什么用?没出息。”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叶寒猛地抬起头,一脸警惕地环顾起四周:“谁?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呦呦,看不出来还挺凶啊,不是你刚才被打的时候了?我现在不就飘在你面前么,再仔细看看。”

叶寒依言向前看去,除了他那枚玉坠并没什么别的东西,只不过此刻的玉坠看上去比以往更加话华丽,其内宝光流转,好似隐藏着无穷奥妙一般。

盯着玉坠看了会儿后,叶寒狐疑道:“你,难不成就是……这枚玉坠?成精了?”

“放肆!”

“严格来说我可算是你的先祖,当年我渡劫飞升失败,将一缕残魂存于这玉坠之中,就是为了看看后辈中有无可造之才,并助其完成我当年未尽之事,如今,总算是等到了个像些样子的。”

叶寒虽说自小就脑容量极大,但也被这段庞大信息量冲的有些迷糊,一时无法接受。

“你说你是我……先祖残魂?还什么渡劫飞升?你确定你没说胡话?还有,我现在到底在哪儿?”

“在你的意识空间里。”

玉坠微微震颤了下,好像在回答叶寒的问题:“小家伙,你自小灵魂力就远超常人,如果没猜错,你的记忆力一定很好吧?而且你父母应该有一方祖上是世代行医的,还有一条世代相传的祖训,每一代无论男女,都至少保证有一人专攻医道,没错吧?”

叶寒皱着眉点点头:“嗯,这倒没错,我妈他们家全都是中医,包括我妈也是,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真是我先祖?那祖训……”

“哈哈,那祖训自然是我传下去的,咳咳……”

一阵咳嗽声传来,玉坠又震颤了下,继续道:“小家伙,我时间有限,你只需知道你的灵魂天赋,有资格传承我的衣钵便可,望你今后能秉承吾之遗志,悬壶济世,造福苍生,至于今后能否踏出那最后一步,就要看你自身造化了。”

“现在的你,只是你的意识体,接下来你要稳住心神,我将用我这丝残魂中最后的力量,助你洗筋伐髓,觉醒血脉,开启圣瞳,准备好了没。”

“等等!”

叶寒连忙叫了声,低下头脑汁飞转地想了想后,算是勉强接受了之前那些信息,而后问道:“您最后所说的那圣瞳……是什么东西?”

“圣瞳么?呵呵……”

“那是一种血脉眼瞳,也可以理解成我们这一脉所独有的神通,唯有自身力量达到这世界所能承受的极限之人方能拥有,只可惜我最终还是没能迈出那最后一步,抱憾而终,唉……”

听出了这话音中的凄凉,叶寒也沉默下来,同时对这所谓的血脉眼瞳也颇为好奇。

“先祖,那咱们这一脉圣瞳的能力又是什么?不会是摆设吧?”

“哼,当然不是,圣瞳的能力,全被我封印在这块玉坠之中,封印共有七层,凭我现在的力量也只能助你开启第一层,剩下六层就要靠你自己了。”

“记住,每开启一层,都需要用到一种身怀特殊血脉之人的精血,所以你今后唯有收集到六种特定的精血,方能开启六层封印,获得完整的圣瞳之力。另外今后这枚玉坠,将会一直存于你识海之中,直到你获得完整的圣瞳传承。”

“是哪六种精血?”叶寒急声问道。

“这六种精血,会在我稍后传给你的玉皇经中提到,到时你自会知道,好了,立刻稳住心神,我要开始了!”

话罢,叶寒当即沉下心来,紧接着便看到从玉坠中涌出的一道刺目金光直射自己眉心,将自身意识瞬间打回到现实当中。

“啊!”

痛叫了声后,叶寒猛地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从他被打昏到醒来,现实中也只是过了五分钟而已。

稳住身形后,叶寒捂着脑袋狠狠摇晃了会儿后,便察觉道脑子里静真的多出了不少信息,其中便有一部名为玉皇经的修真功法。

“靠,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啊……而且我感觉现在浑身充满力量,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这难道就是先祖所说的洗精伐髓?”

正当叶寒想入非非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女孩儿轻轻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喂,你……没事吧?该不会被打傻了吧?”

被女孩儿捅了下,叶寒依旧没回过神儿来,刚才所发生的一些就好像是在做梦,让他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而后,叶寒又下意识地攥了攥拳头,试探性地一拳打在地下木地板上,当看到木地板上的一道拳印后,才算勉强接受,之前发生的事,是真的!自己,也真变厉害了!

叶寒回过神来,冲神色已变得极为怪异的女孩儿摇了摇头后,目光便投向老狐狸,脸上尽是冷笑。

刚才,自己可真险些让这混蛋的手下打死呢。

········
第二章 暴打老狐狸
········
老狐狸被叶寒之前那拳也是吓得不轻,暗道这家伙竟然还是练家子,那之前为何不还手,一味地挨打?难道有受虐倾向不成?

不过这年头只是在老狐狸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未多想,只把秦凡当成了神经病,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将这位大小姐打发走。

“嘿嘿,米大小姐,我之前和你说什么来着?刚才只是跟这小伙子开了个小玩笑而已,并没有真下手打,你看现在他不也没什么事儿吗?”

老狐狸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搭上叶寒的肩膀用力捏了捏,其中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米思佳抿了抿嘴,才不会去信老狐狸的鬼话,有些担忧地看着满身狼狈,嘴角还挂着丝丝鲜血的叶寒:“喂,你……确定你没什么事情吗?要不要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

“谢谢,不用了,我真的没什么事。”

叶寒心中一暖,感激地说了一声,之前那顿打非但没将他打出事儿来,反而因祸得福,得到了先祖的一身医道传承还有一部修真功法。

虽说不知道那玉皇经有什么作用,但叶寒却隐隐有种感觉,这存于识海中的经书对他将来的发展,会显得尤为重要。

随即,叶寒很不客气地拍掉老狐狸的手,冷声道:“别跟我套近乎,我嫌你脏,之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心里最清楚不过。”

“之前我那一顿打也不是白挨的,拿两千块钱的医药费给我,算是了事儿。”

如今叶寒急需用钱,起码要将欠医院的一千住院费还了,至于母亲的病,虽说他刚刚获得先祖那一身医道传承还不太纯熟,但却也有八成把握能自己治好母亲。

而老狐狸见叶寒还敢伸手找自己要钱,在愣了下神后不怒反笑一声:“哈,哈哈!我在这片儿混了这么多年,还头一次看见敢管我伸手要钱的人,小子,你很够种啊!”

竟老狐狸这么一叫嚷,门店外顿时聚集了不少围观之人,他们中有的是这家古玩市场内的店主,有的是来此闲逛淘宝的常客,自然也都知道老狐狸的声明。

敢向这么一个又狠又赖的角色要医药费的,他们也是头一次见。

随后,老狐狸手下那两个保镖纷纷上前一步,又开始活动起脖子手腕:“小子,你真他娘是个贱骨头啊,今天要是打不改你,我们哥俩都没脸在这儿混了。”

“你们要干什么?给我住手!”

米思佳皱眉轻喝了声,刚欲有所动作却被其身后的保镖拉住,保镖低声劝道:“大小姐,这里的事咱们还是少管为妙,这老狐狸没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闻罢,老狐狸呵呵一笑:“米大小姐,你之前也看到了,不是我不遵守这你们米家这片市场的规章制度,是这小子讹诈我在先,我总不能任凭别人欺负吧?”

“你们两个,还等什么呢?把这小子的一只胳膊废掉当做教训,然后,再给我扔出去!”

“嘿嘿,好嘞,您瞧好!”

见那两个大汉又要动手,门店外的围观人群中也传出一道道叹息:“唉,年轻人终归是年轻人啊,血气方刚的,这小要有苦头吃喽。”

“之前醒了还不赶紧跑,还要找老狐狸要医药费,上礼拜这老狐狸还把一个去他店里卖东西的老头腿给打断了呢,也不见他出过半分医药费。”

“……”

听着身后一阵阵热议,米思佳也急得跺了跺脚,暗骂叶寒不知好歹,不过刚想让自己的保镖上去拦一栏后,却发现那两个大汉竟已跟叶寒扭打在一起,虽说叶寒的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但却在力量上占了绝对的上风。

又过了几分钟,那两个大汉便被叶寒简单快捷的两拳给打翻在地,哀嚎声一个大过一个,宛如两只蚯蚓,显然战力尽失。

缓缓收回拳头,叶寒也有些不可思议,虽说他之前觉得自身充满力量,但却没想到洗精伐髓的效果竟这么牛叉!

“我刚才那两拳的力道,起码也在两百斤以上了,现在还不太熟练,如果能适应这些力量,之前那两人我应该可以两拳秒杀,啧啧……厉害!”

暗叹了声后,叶寒也抬起头,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老狐狸冷冷一笑:“再问你最后一遍,两千医药费,你给,还是不给?”

老狐狸被叶寒的气势吓得不禁后退两步,但很快便暗骂了声自己没出息,虽说不知道这青年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但还不至于让自己害怕。

“小子,你觉得自己很能打就能勒索我?哼,实话跟你说,比你能打的我都认识不少,老子背后又大人物撑腰,今天就站在这儿,你敢动我?”

叶寒并没说话,而是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老狐狸的问题,当即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老狐狸的手腕猛地向后一折,随着嘎嘣一声脆响声响起,老狐狸这只手,今天算是交代在这儿了。

叶寒不止是敢动他,而且,还敢把他废掉!

从小叶寒与母亲相依为命,不知受了多少白眼,每当有其他小孩欺负他时他都会全力反抗,早就练出一副果决性子,可不会被老狐狸吓到。

“啊!”

老狐狸痛的尖叫一声,脸部表情都变得微微扭曲起来,没想到叶寒还真敢对自己下手!

“小,小子,你他妈找死!你知不知道?我,我可是虎……”

啪!

老狐狸话还没说完,叶寒一巴掌便抽了上去,随即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得老狐狸两边的腮帮子顿时肿的老高,不细看都有些认不出他。

米思佳惊愕地看着对老狐狸一阵扇脸的青年,偷偷吞咽了口唾沫:“哼,这家伙害我白担心一场,不过他既然这么厉害,刚才怎么会被打昏过去?难道他这是被逼无奈才出的手,那他可真能忍的。”

而门店外站着的一种吃瓜群众也都一脸呆滞,心想这画面转换的未免也……太快了吧!

“看来那青年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啊,能两拳干趴下老狐狸那两个手下,该不会是哪一届的武术冠军吧?”

“嘿,管他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次是有好戏看咯。”

“没错,真他娘解气!我得录下来悄悄转发到微博上,也让大众看一看这该死的老狐狸的惨相!娘的,上个月这老狐狸还坑了我好几万呢!”

有几人打头,众人也都开始宣泄出自己心中对老狐狸的不满,甚至还有不少人鼓掌为叶寒喝彩,大叫:“打得好,打得好!”

啪!

老狐狸又被叶寒扇了一巴掌后便被甩到一旁,两只绿豆般大小的眼睛怨毒地盯着叶寒,可却不敢再多哪怕是一句嘴。

刚才那顿暴打,他是真的挨够了。

甩开老狐狸后,叶寒便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柜台,想必抽屉里应该有不少钞票。

心中犹豫了下后,叶寒还是决定去过去‘拿’一些,自己刚才那顿打可不能白挨,况且自己现在还欠着医院一千住院费呢。

可当叶寒刚抬起脚,兜里的手机却滴滴地响了起来,掏出他那连智能机都称不上的‘小直板’,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江雪后连忙接通电话。

“喂?江医生,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我妈那边……”

“叶寒你快回医院吧,刚才我们主任发话了,说,说是要叫保安把你母亲抬出去腾床位呢,我拦都拦不住,哎呀急死人了,总之你快回来吧!”

“什么!”

叶寒闻言一急,也顾不上再去拿什么钱了,直接转身挤开人群便跑了出去。

“喂!别走!等等我!”

米思佳大叫了声便追上去,见叶寒还没跑远后继续叫道:“你别着急呀!你是要去哪儿?我有车可以捎你一程的,你,你毕竟是在我米家的地盘上出的事情,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好了。”

叶寒止住脚步,扭头看了看身着一袭碎花露肩长裙的米思佳,刚才对她的印象不错,加之现在又碰上了急事,叶寒便点头道了声谢:“那就麻烦了,谢谢你。”

叶寒离开后,之前围观众人看了看靠在墙上,满脸红肿的老狐狸纷纷嗤笑起来,过了会儿后便一哄而散,没一人对老狐狸嘘寒问暖,由此可见老狐狸在这片儿的名声臭到了什么程度。

上了米思佳的那辆玛莎拉蒂总裁后,叶寒和她肩并肩坐在后排,由之前那保镖充当司机:“你要去哪儿?报个地方。”

“镇江人民医院,麻烦快一点,谢谢。”

保镖点点头后,便一脚油门踩下,雪白色的玛莎拉蒂化为一道箭矢直冲出去。

气氛僵持了会儿,米思佳扭过头看了看也烦,清了清嗓子:“我叫米思佳,之前那片古玩市场就是我爸爸的产业,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哦,我叫叶寒,之前在那黑店的事情还要和你说声谢谢。”

“嘿嘿,不用啦,那个老狐狸也真是过分,挨一顿打也是活该,不过你既然这么厉害,之前为什么即使被打昏都不带还手的啊?”

“额……”

叶寒一时哑口,总不能把自己获得先祖医道传承,并在先祖的帮助下洗筋伐髓,力道大增的事情讲给一个陌生人吧?

想了想后,叶寒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我一个穷学生,一没家世二没背景,在外面受了气自然要忍,这次也是他们把我逼急了,否则我,我也不会动手。”

“哦,那你可真够能忍的。”

米思佳又说了声,见叶寒也不再主动跟她说话心中倒有些笑笑的失落,暗骂叶寒情商低下。

往日在学校不知有多少人主动上前和自己搭讪呢,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这家伙面前竟不知珍惜,也不知是不是在刻意装酷。

如果叶寒知道自己被米思佳怀疑装酷,一定会大喊冤屈,他只是趁着去医院这段时间,整合下先祖传给他的医道传承,以及那部玉皇经关于圣瞳的记载而已。

先祖的医道传承全部是关于中医的,正好和叶寒所学的专业对口,一时间叶寒对此也生出了不小的兴趣。

不得不说,那位先祖对医道的礼节极为深刻,传承中不仅记载了无数种早已试失传且价值连城的古方,还有十几种针灸之术。

其中几种针灸术叶寒也只在一些中医传说中听到过,不禁为它们的精妙所深深折服。

还有几种针灸术的名字叶寒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但在看到先祖对它们的一些注释以及自身理解后,不用猜也知道这几种针灸术的效用有多逆天。

而正如那位先祖之前所说,叶寒的灵魂力极为强大,理解和记忆能力自然也远超常人,信息量如此庞大且难以理解的传承,叶寒仅仅用了半个多小时,结合着自己这些年对于中医的理解便将它们基本吃透。

“呼……真是好精妙的医术,那位先祖倒也真是厉害,放到现在,绝对算是神医的存在。”

暗叹了声后,叶寒又开始浏览起那部玉皇真经,并找到了里面关于圣瞳的记载……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激烈的办公室震视频 长篇肉辣文小说阅读

只是宋仲基宋慧乔已经离婚,玄彬和张东健

第七十五尝遍留守妇女李大壮,印象中最刺激的一次性

校花系列白丝h全文阅读|里面放东西不准拿出来

最强神医/两人在床上很污污污污的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