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废后小说 倾国废后全文阅读

2021-04-02 14:58 · 新商盟

第三章

一去五载,置昶王府于不顾,果真如太后和姬无忧所言,听闻皇上欲要立纳兰煙儿为后,昶王赫连喣果真回来了。

此刻,他玉冠束发,一袭水蓝色的袍裳,正跪在初霞宫的大殿上,对太后行三叩之礼。

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太后自御座起身,三两步上前,亲身将昶王扶起:“飏儿,你想煞母后了。”

“孩儿不孝,让母后为孩儿担忧了。”

未曾谋面,方只出一语,随着赫连喣的这句话,本在边上准备奉茶事仪的端木暄端茶的动作一顿,抬首凝向赫连喣。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但更多的却是那久久都不曾散去的熟悉感。

此刻,她知道为何自己在宫中五年,却仍遍寻他不到。

原来,五年来他根本不在宫中。

高位之上,太后已握着他的手与他对桌而坐,见端木暄迟迟未曾奉茶,太后轻咳一声,“暄儿!”

“在!”

复又低下头来,心中忐忑,端木暄端着茶杯缓缓上前,将新茶奉上:“王爷,请用茶。”

“嗯。”

只是轻应一声,淡淡瞥了她一眼,赫连喣伸手接住端木暄递来的茶杯。

轻轻的,手指相触,端木暄手指微微瑟缩,然赫连喣无异,只将茶凑到嘴边浅啜一口,便搁在桌上。

她如此平庸,怎会入得了他的眼?

心下自嘲,端木暄不动声色的退至一边。

他曾说过,只她未嫁时,便可进宫寻他。

如今五年已过,她就立于身侧,他却丝毫不觉。

原来,他身为昶王。

许那年他只是随口一提,从都未曾真的记在心上……

心中顿起酸涩,却又故作镇定,她以为没有人会看出她的异常,却未曾发现,这一幕毫无遗漏的落入姬无忧的眼中。

低眸,眸华掩去。

慵懒的笑着,坐于下位的姬无忧把玩着身上的半挂垂苏:“你一走便是五年,太后又思子心切,可苦了我日日都来为她老人家解闷了!”

“谁不知逍遥候自诩风流,垂涎后宫美色,这才日日入宫?”斜睇姬无忧一眼,与他玩笑一句,赫连喣看向太后,“母后凤体可安?”

“安!”

太后点头,睨着赫连喣,眼中和蔼万分:“几年不见,我儿越发英挺了。”

“几年不见,母后还如以往一般年轻。”

此刻,母慈子孝,大殿内一片宁和。

“你这次回来,可是听了煙儿要被立为皇后的消息?”半晌之后,姬无忧终是打破宁和,双眼微眯的问道。

侧目睨着姬无忧,赫连喣并未否认,只是说道:“一切要看煙儿的意思。”嘴上虽是如此说着,不过他语气坚定,根本就相信自己才是纳兰煙儿心之所向。

握紧赫连喣的手,太后出声:“若你与煙儿情投意合,母后断没有让皇上夺了江山之后,再夺你所爱的道理。”

与太后目光相接,赫连喣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垂首立于太后身侧,眸光瞥着他嘴角因笑而现的梨涡,端木暄嘴角亦是微微扬起。

他此次回京,是为了自己心仪的女子。

是那个名唤纳兰煙儿的女子。

而她,或许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依旧低垂臻首,她凑近太后跟前,“奴婢下去备膳。”

得太后点头,她急待转身离去,却不期外事总管尖削的声音适时响起——

“皇上驾到!”

第四章

端木暄旋身垂首,却不经意瞥见昶王唇边那抹冷冽的弧度。

她知道,他与皇上的关系定是不睦的。

一身明黄色龙袍加身,声落之时,赫连飏已然进入大殿。

轩园飏,俊美的脸上总带着一丝阴鹜,有些喜怒无常,不似昶王那般,偶尔会与姬无忧调笑。

众人纷纷见礼,赫连飏道免,在赫连喣身前站定片刻,他与太后行礼,坐于方才赫连喣所坐之位。

不动声色,赫连喣退下高位,与姬无忧一起立身大殿之中。

无论甘与不甘,此刻他们君臣有别!

返回太后身侧,自宫女轻颤的手中接下茶杯,端木暄低眉上前,与赫连飏奉上清茶。

“皇上来的正好,哀家正准备差人去请皇上过来。”

太后神情冷淡,语气中隐隐有着一丝不悦。

自五年前他夺得皇位之后,于他,太后便再无欢颜。

看了太后一眼,赫连飏再次看向下方的赫连喣,语气冷冷的道:“几年不见,朕还以为你不打算再回京都了。”

自皇上登基,太后素来不喜,因此,他很少来初霞殿中,今日他既是来了,便该是为昶王而来。

“倦鸟归巢。”唇瓣的弧度更大了些,赫连喣亦是冷淡回道:“这里有母后……还有皇兄,无论在外几年,臣弟到底还是要回来的。”

一侧嘴角微扬,赫连飏道:“朕有意立煙儿为后,你回来的正好,不会错过观礼之日。”

“皇上!”

太后出声,看着身边的赫连飏,语中不悦更甚:“此事哀家并未点头,还需从长计议!”

“朕是一国之君,总是君无戏言。”端的看着太后,赫连飏沉声说道:“兵部侍郎之女纳兰煙儿贤良恭谨,堪当后任!”

“皇兄!”打断赫连飏的话,赫连喣恭身说道:“臣弟与煙儿青梅竹马,自是两小无猜,请皇兄赐婚!”

眸光一闪,高位上的赫连飏哂笑着望着自己的弟弟:“感情昶王此次回京是为了跟朕抢女人!”

赫连喣眉头蹙起:“臣弟今生非煙儿不娶,还请皇兄成全!”

他此言说的干脆,却并未察觉站在边上的端木暄脸色微变。

见两人言语胶着,太后轻叹开口:“皇上,你身为兄长,总该让他一回!”

霍然起身,赫连飏步下高位,与赫连喣相对而立,“朕让了他无数次,以至于如今他目无君上。”

屡屡让步的为何都要是他?难道只因他并非太后亲生?

“皇上!”

太后张嘴欲要再言,却见赫连飏眼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

“请皇兄成全,赐臣弟煙儿为妃!”

仍是抱拳之势,赫连喣一脸坚定。

从容起身,姬无忧揖手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望皇上成全昶王与煙儿。”

殿内,气氛僵滞,冷到极点。

静窒片刻,赫连飏紧皱的眉头终是一松:“好!朕成全你!”

闻言,赫连喣身子一怔,姬无忧也跟着微微蹙眉。

今日的皇上,未免太好说话。

转过身来,重新步上高位,不曾落座,赫连飏冷冷一笑,竟陡的握住端木暄的洁白皓腕,朗声说道:“宣旨,初霞宫端木暄,贤良淑德,对太后恭谨虔孝,朕意立她为后!”

心下一惊!

相关文章:

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_卿人如梦

军人糙汉文/00后毛都没长齐抢我男朋友

按摩棒密室逃脱,跳跳糖放b里什么感觉

老师不要太深了太粗h文了 图片区 小说区 区 亚洲

打工妇女不戴套|动漫带口球嘴流口水图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