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阅读

2021-04-02 14:57 · 新商盟

这下我终于忍不住叫起来,“陈姐,别别,我快要憋不住了。”

“呦,是要走火了,还是想把姐给弄喽?”她根本就没想就此饶过我,说着就把身子紧贴在了我的胳膊上。

“不敢不敢。”知道这女人是在调戏,我极力克制着。

“哼,孬种。”她似乎有点失望,狠狠地在我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出门前还甩了一句,“那小东西赏给你了,用完之后别洗,找个地方挂上就行。”

用完?

还不让洗?

我有点蒙,低头检查时才领会了她话里的意思。

于是接下来,我就无师自通的悟出了一项新技能,等浑身邪火全放出去之后才回屋吃饭。

晚饭很丰盛,全肉丸的饺子,还配了小酒儿。

饺子酒,是中下层家庭最上口的搭配,况且还有陈姐这样的女人在旁边作陪。

这是我长这么大,最享受的一顿饭,但还没吃过瘾,陈姐的电话响了。

接电话的时候,她一直诡异的朝我笑,挂了电话之后就回了房间,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件全新的白色按摩服。

看款式,跟我身上穿的差不多。

“来,穿上试试,又来了位贵客,看你表现了。”

她笑着递给我。

我拿在手里,感觉布料很轻很柔,穿上去之后感觉有点紧,却又很有弹性。

这样一来,就把我结实的臂膀,胸脯都勾画了出来,连我自己看了都有一种豪气顿生的感觉。

当然,身下那地方也就藏不住了。

她这是啥意思?

如果来的是男客户,也没有必要这样啊,要是女客户,还不给人家吓死?

我有点不解,便拐弯抹角的问了下原因,她却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出门,一边去诊所,一边给我详细作了叮嘱。

原来刚才来了位女客户,姓乔,家里有钱,老公常年在外,是陈姐这儿的常客,出手阔绰,每次来都是晚上,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除此之外,陈姐还特意作了补充,说这个女人每次来,只做前胸塑形,其他地方从不让看,更不让碰。

都不给陈姐碰,有意思。

我有点儿好奇,但同时也压力倍增。

进了诊所,陈姐把我领进贵宾房才去开门,等我把精油、器具等准备好,一个裹着睡袍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头发打着缕儿,随意的披在肩上,显然刚洗过澡,模样看上去最多三十出头,肤色白皙,五官精致,尤其那一对弯弯的眉毛,根本就没有任何修饰过的痕迹。

这是个城里长大的女人。

见我在按摩床一边戳着,她先是愣了下,接着就把眼细眯了起来,“你……就是那个瞎子?”

卧槽,太直接了吧。

我有点生气,但为了钱还是忍了下来,直勾勾的盯着她身侧的门框回道:“嗯,我叫刘强,陈医生累的够呛,特意安排我来给您服务,希望您能满意。”

“切,年纪不大,嘴儿还挺油的。”她撇嘴哼了声,随后懒洋洋的走了过来。

抬腿坐上按摩床的时候,却又突然五指张开,伸到了我眼前。

卧槽,这女人也太精了。

幸亏我一直在防备着,不然肯定露馅儿。

见我没反应,她才踏实的坐上了按摩床,两腿叉开,胳膊拄在身后,懒洋洋的问了句:“刘强是吧,都学了点儿什么,又强在哪里?”

哼,还是个傲娇女啊。

小爷拿手的地方多了去了,要不是灯下黑,有上衣遮挡了灯光,非让这女人见识一下我身下的资本才行。

强摁下怨气,我淡淡一笑:“我学的还算全面,不过也得您试过之后才知道,是吧。”

“好吧,你先帮我耸耸肩吧,手艺好,咱再说别的。”她随意哼了句,就调转身子,背对着我坐了起来。

我没再说什么,故意先把手搭在了她的头上,然后便缩了回来。

果然,她生气的哼了声:“碰哪儿啊,你个瞎……”

似乎她也感觉到话太伤人,说一半便话锋一转,“算了,你把手伸过来,我帮你定位,省的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我忍不住想笑,随即把手伸了过去。

在她引导下,我的手掌正式就位。

这女人肩膀肥瘦适中,不过骨架不小,锁骨也非常明显,身高也不错,如果腿型再好点儿就完美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就趁松肩的时候,关注起了她的身材。

虽然睡袍宽松,但从背部轮廓看得出,这女人腰很细,尤其是骨盆特别宽大,如果换个姿势,撅起身子,啧啧……

想着她接下来就有可能摆出种种姿势,我腰下起了反应。

为了让她感受更明显,我没加克制,时不时的就在她腰上碰一下,触到之后立即抽身,不给她发飙的机会。

前几下时,她身子还微微抖动,并挪动腰身回避,可随着次数增多,她便不动了,任由我动作。

结果反应越来越大,她的呼吸也越来越粗。

终于,她忍不住了,不耐烦的挡开了我的手,“什么呀,一点儿都不专业。”说完便气呼呼的来了个大转身。

但是当她眼神儿扫向我身下时,立即捂住了小嘴儿,眼睛瞪得老大。

见有了效果,我随即不卑不亢道:“松肩是按摩中最肤浅的,看不出手艺好赖,如果您觉得我不行,我这就去帮你叫陈医生。”

“算了算了,大晚上的,我凑合凑吧。”

还没等我起身往外走,她就看似不耐烦的甩了甩手,眼神儿却又在我身下瞟了几眼。

气氛有点尴尬。

我故意没吱声,等她下一步反应。

顿了顿,她终于又开口了:“你……最拿手的是什么?”

“穴位按摩,美体塑形,调节内分泌……”

这些都是今天从陈姐嘴里听到的新名词儿,我立即来了个现学现卖。

“啥,你一个大男人,也学了美体塑形?”她小嘴儿张得老大,但这次她没再羞涩,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下打量起来。

相关文章:

有点污的故事给对象讲_那个为什么会进不去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

口述爱爱_寡妇里面好滑好热

女人张开腿无遮无挡图 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主人耳光皮带|怎么样用嘴过夫妻生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