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 洞_污污文章

2021-04-02 14:52 · 新商盟

夏季几口把饭吃完咽下,然后抽出纸巾擦擦嘴和手,起身把门反锁,把窗帘也拉上了。

“小季姐,干啥啊?”

夏季调皮道:“给你治疗啊?你刚才不都说了么,现在不是男人了,我得给你治好啊,要不然你就讹人啊?还要我给你做老婆,所以我现在给你治啊?”

楚男做完手术,所以没穿裤子,夏季当下把被单一掀,伸手就要抓。

“别……别……哎呦喂……”楚男感觉自己有了感觉,其实昨天他就有感觉了,故意憋着不说,现在感觉又上来了,当然,他现在肿胀着也看不出来,但这一有感觉疼的他汗都出来了。

“小季姐,别这样,我这刚做完手术,放我一马,等我消肿的,消肿的。”

“切!还大小伙子呢,就这点胆量啊?那行,你求我啊?”

“嗯嗯我求你,小季姐我错了。”

夏季噗嗤一笑,转身道:“那好吧,今天先放过你,你等明天的。”

夏季此时脱了白大褂,这后背窈窕的腰肢和牛仔裤包裹的翘臀让楚男又受不了了:“小季姐,你……你要不先回护士站休息?大中午的你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夏季回头看着楚男疼痛难忍的样子,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我不累,也不休息,我想和你聊聊天,我们探讨探讨人生、探讨探讨生命咋样?或者探讨探讨男人和女人,对了楚男,今天早上你抱着我还说我漂亮,你还亲我呢。”

“别,别,我错了,我以后不那样了。”

“切!小坏蛋,你肯定好了,故意占我便宜,让你坏,我先回去午休,你这肿胀最少半个月呢,这半个月看我咋折磨你,让你亲我,差点把我初吻夺走了,你还摸我屁股,你给我等着,咱走着瞧!”

“我……我……唉,我不是故意的。”楚男肠子都悔青了,夏季像是一只掐架得胜的小燕子,蹦蹦跳跳的出门,哼着歌回到了护士站。

楚男可遭罪了,满脑子都是夏季甜美的笑靥,还有迷人的身段、脑子里都是这两天两人的拥抱和抚摸的片段,一想到这些,他就痛苦难忍,都说女人是祸水,是骷髅,是洪水猛兽,今天他算是领教到了。

下午的时候,夏季又来聊骚楚男,而且穿了一条短裤,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在楚男床前转了一圈,像是花蝴蝶一样的翩翩起舞,还问他:我美吗?做你媳妇好不好?

楚男都要被折磨哭了,心想这个小妖女,你给我等着……

终于熬到了小护士下班,但楚男夜里也不好过,肿胀的太疼,这一夜他虽然困,但一闭上眼下面就有反应,一有反应就疼,尤其是上厕所的时候,走路也疼,磨蹭一下大腿也疼,好不容易挨到了天明,而男的早上勃起更严重,楚男疼的哎呦呦的叫唤,觉得自己不是在住院,简直就是在地狱一样了。

早上,楚男六点半就见小护士夏季来了,吓得他忙从床上爬起来,一点点的挨着步子到了卫生间,然后锁上门藏了起来。

果然,夏季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楚男,见病房不在,就四处找,最后拉了拉卫生间的门,见门锁住了,夏季就敲门:“楚男,在里面吧?开门呀?我给你治疗,我给你揉揉。”

不过敲了一阵门也听不见里面有动静,夏季哼道:“行,缩头小乌龟,我看你在里面能呆到什么时候!我给你揉揉你还不高兴?多少人让我揉我都不稀罕呢,喂,我给你做媳妇好不好啊?”

夏季调戏了一阵,见他实在不开门,就去哼着歌收拾卫生,时而敲敲门说:“喂,张院长来了,等着上厕所呢!快开门!”

过了一会儿又说:“楚男,你爸来了,领着你妈来了。”

楚男心想瞎编,自己根本就没妈。

有过了十多分钟,夏季又敲门:“薛医生来了,你那个邻居姐姐又来了,你邻居姐姐给你送煮鸡蛋、补肾的……嘻嘻嘻……”

楚男在厕所,这地方阴冷阴冷的,听见夏季动静消失了好一会儿,他才喘了口气,刚才见她真如同见到狼外婆一样,自己反而成了小红帽。

此时他听没动静了,心想这死娘们可能下楼或者去食堂了,自己便打开卫生间门,一小步一小步往病房挪,他肿的太疼了,走路都是咬牙坚持,离着病房还剩下几步了,忽然护士站的门开了,夏季像是捕食的鹞鹰一样朝他冲来。

楚男吓得三步并做两步冲进了病房,反手锁了门,身体靠在门板,这几步疼的他呲牙咧嘴,感觉下面都像是挣脱开线了。

门口的夏季咚咚咚敲门:“喂,开门啊!我要查房!你小子跑的挺快的么?好了是不是?开门啊,你还能一辈子把自己关在屋里?信不信我中午脱光了衣服给你看,你开不开门?”

“小季姐,放我一马吧,我投降了。”

“切!投降没用!我从来不优待俘虏,缴枪照样死啦死啦的!现在开门我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处罚。”

楚男一回头,发现有个高个女的进了县医院大楼了,忙说:“别闹了,薛医生来了。”

夏季笑说:“得了吧,现在才七点四十,薛医生每天至少八点到呢,有时候八点半,你少骗我。”

“真没骗你。”

“我不信,对了,你喜欢听我叫么?我给你叫两声啊?啊,啊,哈哈哈……”

楚男服了,这女人怎么表里不一啊,难道都这样么?“小季姐,你提条件吧,我都答应你。”

“呵呵,我提的条件就是你开门,不然我就叫,啊,啊,嗯……”

楚男遭罪了,一个劲儿的求饶。

而这时走廊咳咳两声,随后道:“小夏,干嘛呢?不像话,你咋能这样逗楚男呢?他要是挣开线流血感染了,这个责任你负责的起么?”

显然说话的是薛丽丽,而刚才嚣张跋扈的夏季立即灭火了,嗫嗫嚅嚅的道歉:“我……我错了薛姐

相关文章:

咸猪手摸到高潮_在学校被男生扒衣吸乳

最舒服的一次出轨经历^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

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第一次不会咋办_情侣出去过夜注意什么

整篇肉肉高干文/很想趴在被子上摩擦怎么办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