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1-04-02 14:56 · 新商盟

第9章:竟敢生扑我二哥?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再说你二哥病了叫医生,干嘛叫我?”

“医生不在。”

“那送医院啊!”

“这里离医院太远了,送去怕是会耽误事,再说我二哥最讨厌上医院了。”

“那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没别的办法,只能找你。二嫂,就发个烧而已,你行的,你要相信你自己。”

卧房里,唐禹做死的找理由找借口让简瑶出手相救,简瑶就做死的往后退,“我是相信自己,可我不相信宫尚啊!”

万一哪儿医得不满他意,她这条小命还要不要?

“二嫂你多虑了,我二哥一向恩怨分明,他要知道你救了她,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要你偿命。”唐禹道,“再说这屋就你懂医道,我们都不懂。”

简瑶还想再拒的,唐禹这家伙就把人都给轰走了包括他自己:“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不要杵在这儿影响我二嫂治病。二嫂,有什么事吼一声就行,我就在门外候着。”

于是乎,乌泱泱一屋子人一下子走了个精光。

独自留下简瑶挣扎凌乱。

她是不想管宫尚的,这人阴晴不定好坏不分,救他等于坑自己。可是不救吧,有点说不过去。

毕竟学医的人都有那么点医德。

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医他一回吧!

“唐禹,去打个水来。”简瑶扯开嗓门喊了声,没人应。走到门口把门一拉,靠,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是谁刚才说在门外候着随时待命,人呢?

楼下客厅,听到动静的德叔意欲上楼去搭把手,被唐禹叫住:“德叔,你别管,你就放心在这儿坐着,楼上有我二嫂在,我二哥一定会没事的。”

他看过简瑶以前在医科大学的成绩,都是排得上名次的,发烧感冒这种小病不可能难倒她。

若非如此,唐禹也不敢冒险让她一试。

德叔眉头拧得死死的:“唐少爷,会不会太草率了?”

简瑶虽然学过医,但职业生涯是个零啊!

“草率个屁,有现成的医生不用,舍近求远那才叫草率好吗?”

“可是……”那烧发的蹊跷,不像是普通感冒着凉所引起的啊!倒像是……

德叔担心地朝楼上望了望,又碍于唐禹不敢擅自上楼。

而此刻的简瑶已然发现宫尚的异常之处。

她用透视眼看到宫尚肩膀上的伤口,是枪伤,伤口周边隐隐有血迹,明显是刚受伤不久。

怪不得发烧,原是伤口感染所引起的。

简瑶很快寻来医药箱,为宫尚重新包扎伤口,然后喂消炎药,打冷水为他冷敷,用酒精擦试身体,进行双效物理降温。

这样忙活了一阵,到了后半夜,烧退了些。

天亮时,差不多恢复到正常体温了。

简瑶松了口气,总算没医出什么意外来。

打来水准备给宫尚擦洗身子,出了一夜的汗,不处理一下不行,刚解开扣子,某人就醒了。

睁着两只仿佛从冰潭里打捞出来的眸子,紧盯她放在他胸前的手,一脸森寒:“你想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帮你换件衣服而已。”简瑶话不利索,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似无处安放,此刻她竟有种耍流氓被当场抓包的即视感?

“你确定是在帮我换?而不是脱?”

在宫尚犀利的眼神逼视下,简瑶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她甚至在想,丫的,要不要干脆给他换完以证清白?

“怎么,阴谋被我拆穿,打算直接默认吗?”宫尚见她不说话猛地拽住她的手,冷冷道,“还说对我没有企图?”

加上上次,这是第二次了!

简瑶一口老血涌上喉头:“宫大少爷,你有幻想症吧?不是每个女人都想爬上你的床!”

宫尚薄唇微抿,冷嘲道:“难道不是吗?在山洞里,你又不是没爬过!”

“山洞?山洞里你们两个就……”一早来探病的唐禹好巧不巧地听到后面两句谈话,嘴巴直接张成O型,“二嫂,居然还是你主动的?”

靠,就知道她二嫂猛,没想到这么猛!

连他二哥都敢生扑!

“你瞎嚷嚷什么,谁主动了?”简瑶脸青红交错,全叫宫尚给气的。

奶奶的,山洞那种事,他怎么能张口就来,把她当什么,不要脸毫无廉耻的鸡吗?

简瑶简直要疯了,偏偏唐禹还道,“我二哥不吃荤,你若不主动,他是不会破戒的!”

宫尚守身如玉都近三十年了,就没见过他碰过哪个女人。

所以,一定是简瑶主动在先。

简瑶现在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死瞪着唐禹:“你他妈的再敢瞎哔哔一句,我毒了你的舌头!”

唐禹识趣地赶紧闭上嘴巴。等简瑶气哄哄地走了以后,他才捂着小胸口道:“哇,好凶!二哥,你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简瑶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德叔送早饭过来,见状狐疑道:“简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回去。”唐禹知道山洞的事,以他的性子以后会没完没了地嘲讽八卦,她哪儿受得了,所以必须走。顿了顿简瑶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德叔,你家少爷头部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

德叔愣住,尔后否认道:“没有。”

“没有?”难道是她看错了?昨晚为宫尚冷敷时,发现他脑袋里明明有个东西啊?

简瑶没察觉到德叔眼底一闪而过的谨慎。后者放下早点,打断她的思绪:“简小姐,恕我直言您是少爷请回来的贵客,要走,也要知会少爷一声才行。”

“我已经跟他说了。”简瑶信口一扯。德叔不信:“那麻烦您再跟他说一声。”至少要当着他的面,否则他可不敢擅自放人。

简瑶也是无语了。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高祺打来的,简瑶看了眼,直接挂断。

但高祺就像跟她耗上一样,这边挂,那边就继续打。

简瑶不甚其扰,到底还是接通了:“你究竟想干什么?”

“瑶瑶,我有话对你说。”

“我没话跟你说。”

“瑶瑶,你别这样,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

话音未落,简瑶就一个白眼翻过去,尽管对方看不见:“高祺,当初我死皮赖脸地跟在你屁股后面跑,你看都不看我一眼,现在我不要了,你反倒腆着脸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前凑,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犯贱?”

高祺握着手机脸色直发青。

他声音是开免提的,柳华,简玥还有简成章都在旁边。

也就是说她简玥当着大家的面骂他不要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高祺张嘴就要怼回去,余光就扫到简玥那一脸殷殷切切带着期盼的表情,话到底咽下去了。

深吸口气,高祺强自压制内心怒火道:“瑶瑶,我今天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想提醒你,婚期将近,我们是不是该见个面商量下婚礼的事宜?”

“婚礼?”那边冷笑,“高祺你脑子没毛病吧?我们之间还有必要举行婚礼吗?”

连听到他名字简瑶都觉得恶心,竟觉得她还会跟他结婚?

怎么想的?

第10章:别连累老三

其实高祺的想法很简单。

他三番五次约简瑶,简瑶不是拒见就是拒听电话。她知道他的用意,所以一定是躲起来了,故意不让他找到。

茅草屋的事让她有了警惕,也怪简玥太心急,打草惊蛇。再加上简伟设计在后,简瑶现在对所有人都避之不及。

所以现在他只能改变策略,用婚礼逼她现身,然后押她去医院,完成对简玥的承诺。

简瑶不知道高祺打的是这如意算盘。

她摸不清高祺的套路,但她知道所谓的婚礼一定是个阴谋。

她不会坐以待毙!

非但如此,她还决定将计就计,杀他个措手不及!

“行,既然你还想跟我结婚,那就结吧,婚礼上的事情不用跟我商量了,你全权作主,只记得把该请的人都请来,最好还请些媒体报道一下,我喜欢热闹。”

说完,不等高祺反应简瑶就挂了电话,抓起包包跑到楼下:“德叔,麻烦给我派个车,我要出去一趟。”

德叔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见她没提行李不像要走的样子,才道:“好,我让阿勇送你。”

“谢谢。”

简瑶这一出去,到下午才回来。

匆匆扒了几口饭便上楼,对同桌同食的唐禹全然视而不见。

后者吃着菜喝着酒,然后一脸茫然:“二嫂这是在跟我冷战么?二嫂,你等等我,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话跟你说,滚远点儿。”简瑶确实还记着早上在宫尚房里他取笑她的账,将人拒之门外。

唐禹使出浑身解数才哄得人把门打开,但还是不让他进。唐禹似乎也没想要进去的意思,搓了搓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道:“我听说上午高家那小子打电话给跟你逼婚了,你不同意,是不是有这事?”

简瑶眼睛直视前方,不看他也不吭声。

这模样就等于默认了!

唐禹呵呵道:“二嫂,你不想跟高祺结婚我可以帮你啊!”

简瑶这才抬了下眸子,唐禹明白赎罪的机会来了,舔了下唇立马接着道:“我还知道你上午出去找私家侦探了,你想抓高祺把柄来个反威胁对不对?法子是好,但别人办事哪有自己人稳妥放心,是不是?”

简瑶一点也不诧异唐禹知道她的行踪,因为上午德叔派给她的车司机正是阿勇。她也不觉得唐禹是个靠得住的人,但有他帮忙或许不是坏事,双管其下总比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好。

想了想,她道:“以牙还牙向来是我的立世之本,好,你要帮我,那我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说着简瑶将唐禹招到跟前,将大计略略说了一遍。

德叔进来添茶水时就看到他们两个交头接耳,脸上全是狼狈为奸的笑意。

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他赶紧放下茶水跑到二楼向宫尚禀报:“少爷,您说唐少爷和简小姐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吧?”

宫尚正在吃药,听到这话,动作一顿:“除了婚礼两个字,你还听到什么?”

“好像还提到了高家……”德叔不太确定。

宫尚不知想到什么,问道:“高家的婚礼是什么时候?”

德叔一脸茫然。旁侧的阿勇道:“是下个星期二!”

“下个星期二?”那不是快了?

的确很快,距离婚礼不过三天的时间而已。

但就这三天,高家原先没有半点动静,却在短短的三天内完成婚礼上所有一切该有的事宜。加上高家有意上报宣传,更让这场婚礼充满了期待和隆重。

简玥眼睛不好,一直在医院休养,所以她最晚听到。即便清楚高祺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她,依然心里不痛快。

柳华安慰道:“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等婚礼一结束,高祺就能把那贱人的眼角膜双手奉上,你再忍忍。”

简玥刷地扯过被子盖住头,把自己闷在里面:“那贱人根本就不配拥有这样的婚礼。”

高祺哥哥的新娘只能是她!

哪怕只是一场戏,她也满心嫉妒!

对此,柳华也是无可奈何。

宫家城堡里。

简瑶躺在湖岸上的靠椅上享受着春日暖阳,对迎面走来的宫尚视若无睹,假装看不见。

她不理人,但人却是来找她的。

“你对老三说了什么?”宫尚清冽的声音在耳边徐徐响起。

“没说什么,就是让他帮我办件事而已。”

“办件事?办什么事他那么兴奋?”一天到晚忙进忙出,从前叫唐禹做事,可不见他这么勤快亢奋。

“他兴奋纯跟他特殊的癖好有关,至于是什么特殊癖好,等明天你就知道了。”

“我不想知道。我来是要警告你,不管你在密谋什么,别玩得太过火,连累了老三。”

简瑶无语:“你到现在还怀疑我是那个谁派来暗害你的杀手?”

宫尚没接话,只是道:“你只要记住我的忠告就行了。”

简瑶想为自己辩解的,但一想到宫尚浑身森冷又自以为是的嘴脸,满肚子话又咽下去了。

“你好像不服气?”宫尚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今天的简瑶只穿了件长袖薄衫的碎花连衣裙,领口不算低,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些许春光仍是一览无余。

宫尚眸光一紧,他从不知道她的皮肤原来这么白的。

也不知道,她的身材原来是这么好的,凹凸有致,胖瘦均称,配上她精致娇俏的五官,她真的也算得上是一个尤物。

宫尚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环肥燕瘦,浓妆艳抹,小家碧玉,什么样都有,但像简瑶这样表面清纯骨子里美得张扬又低调冷艳的还是第一次见。

最重要的是,她好像不怕他!

在他面前,她一如既往的本性,不畏缩,不胆怯,有时候哪句话令她不爽了,她照怼不误。

见惯了那些喜欢在他面前撒娇卖嗲谄媚讨好的女人,宫尚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另类。

就像一朵带刺的玫瑰,不管你欣不欣赏,它都立在那里娇傲绽放。你想摘它,它扎你手,不摘,又压不下男人那种天生有的征服欲。

如果简瑶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或许……

只可惜,她是陈素的人。

宫尚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在想什么,居然会想要收服简瑶。

真是见鬼了!

简瑶不知他在打量什么,只觉得他眼神渗人得很,扯过一旁的毛巾毯盖在身上弱弱道:“我没不服气,就是觉得你这凡事一旦认定就不给人辩解的性子还,还挺可爱的……”

“可爱?”宫尚掀了下眉毛。

他活了近三十载,什么样的形容词他都听过,但可爱,前所未有。

“是啊,很可爱,呵呵……”简瑶继续言不由衷。

老天作证,她是不想再与宫大阎王正面杠上才这么说的。

实在是宫尚刚才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扒了她的衣服直接压上来的感觉。

害得她一身的胆气嗖得降下去了,太可怕了!

“别以为奉承我,我就会对你改观。倘若让我知道你对老三耍心机,我照样不会放过你。”宫尚忽然就恼羞成怒,因为他发现他竟不排斥简瑶的夸赞。尽管知道是这话是这女人求生欲爆棚情况下说出来哄骗他的假话。

“你不用对我改观,真的,保持原来对我的印象就好。”简瑶不知宫尚心里正经历怎样天人交战的复杂和矛盾情绪,身子往下滑了滑,将整个人埋在毯子里。

相关文章:

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

调教性,奴:小说/男主用药物控制女主跟他在一起

黑人尺寸太大怎么进得去_男人喜欢女人的表现

小说在线【娇蛮千金心尖宠】无删节全本

萌妻入怀:老公放肆爱小说大结局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