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花开情深不候》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4-02 14:59 · 新商盟

第三章夜上海

新婚第二日,苏浅回门。

当她坐着少帅府的车回到苏家的时候,她清楚的看见街坊邻居都在指指点点,一脸诧异的模样。

她知道,他们都是在震惊,她竟然活过了新婚之夜。

苏浅不知道炎子昂之前去世的六个新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却是确定,炎子昂绝不是什么会折磨自己妻妾的人。

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

从汽车里下来,苏浅就直奔父亲的卧室。

曾经辉煌的苏家,如今早已是一片落魄,屋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银行收了去,仆人也只剩下一个苏浅当年的乳娘,此时正仔仔细细的照顾着昏迷中的苏父。

“张妈。”苏浅走进屋去,着急的问,“父亲如何了?”

“小姐!”看着苏浅活着回来,张妈面露喜色,但听她问起苏父的情况,眼底又不由闪过泪花,“老爷……老爷怕是要不行了啊……”

“什么!”苏浅脸上在瞬间煞白,“怎么可能!我昨儿不是已经让人将那一千大洋给送过来了么?”

“一千大洋的确是送过来了,我也找来了大夫。”张嫂抹着眼泪,“可那西洋大夫说,老爷的情况恶化了,需要西洋送过来更昂贵的药,可能一千大洋也不够,还需要再添五百大洋。”

苏浅近乎踉跄的倒退一步,脸色惨白。

还要五百大洋……

这一千大洋,已经是她将自己卖了才换来的。而如今,她还能去哪里筹这多出来的五百大洋?

心里虽然一片迷茫,但苏浅面上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宽慰张嫂:“张嫂,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筹到钱的,麻烦你去告诉那西洋大夫,先帮父亲稳住情况。”

仔细的嘱咐了一番张嫂,苏浅又去看了看昏迷中的父亲,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苏府。

离开苏府后,苏浅并没有回少帅府。

徘徊再三,她还是让司机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坐着黄包车来到了夜上海。

夜上海,整个上海城最大的舞厅,是整个上海城名媛公子哥儿的销金窟。

“你要来这唱歌?”夜上海的总经理听见苏浅说明来意,露出些许诧异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她,“你以前唱过么?”

“没唱过。”苏浅脸色微白,轻轻摇头,“但我歌唱的还不错,雇了我,你们不会亏。”

是的,为了给父亲筹这剩下的五百万大洋,苏浅决定来夜上海唱歌。

以前她就听说过,夜上海的歌女舞女薪水极高,虽然不是个体面点的职业,可却也是苏浅唯一能想到的出路。

总经理上下打量着苏浅。

不得不说,眼前的姑娘的确是长得好看,举手投足的一股贵气更是难得,想来是什么没落人家的大小姐。

“行。”总经理阅人无数,自然已经看出苏浅的价值,“那我就让你唱。那你是想唱大厅的,还是唱小包厢的?”

夜上海的歌女舞女,分为两类,一种是在大厅里唱歌的,另一种是在包厢里给专门的贵客唱歌。

苏浅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包厢。

虽然为了父亲她可以豁出去,可还是不愿意太过高调的抛头露面。

经理了解情况后,就让苏浅去化妆换衣服,准备去最顶楼的包厢唱歌。

半小时后。

包厢门口。

苏浅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神色复杂。

她身上穿着虽然是旗袍,但确实一件极其大胆的旗袍,裙子的开叉几乎开到了大腿根部,领口的布料更是半透明的薄纱材质。

她几乎无颜穿着这样的衣服见人,可想到奄奄一息的父亲,她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包厢。

“先生们,晚上好。”进门时,她强迫自己露出灿烂的笑容,报出经理刚给她所起的艺名,“我是新来的黄莺,今天就由我来……”

苏浅努力笑着介绍自己,可就在她看见坐在包厢最中间面无表情的男人的时候,她的话头却是戛然而止,脸色更是在瞬间变得一片惨白。

第四章把你的衣服脱了

只见坐在包厢最中间位置的,竟然是一对男女。

男人一身军装,挺拔英俊,正是她的新婚丈夫炎子昂。

可炎子昂此时怀里,却是抱着另外一个女人。

那女人在看见苏浅的刹那,蓦的起身,露出诧异之色:“小浅,你怎么在这里!”

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浅曾经最好的闺蜜,林曼曼。

苏浅和林曼曼以前在学堂里是同学,她曾经也将她当做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可就在父亲的生意破产后,林曼曼便疏远了自己,甚至还在一些以前的老朋友中散布自己为了钱出卖身体的谣言,那时候苏浅才意识到,林曼曼一直和自己做朋友,不过是想要利用自己苏家大小姐的身份罢了。

从那以后,苏浅就和林曼曼断了往来,但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会在这里碰见林曼曼。

更没想到,林曼曼竟然会和炎子昂在一起!

看着他们两个人亲密的抱在一起的模样,苏浅只觉得心如刀绞。

他们两个……是在一起么?

那她呢?她这个炎子昂的新婚妻子又算什么?

炎子昂也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苏浅,先是一愣,但随即当他将目光落在苏浅身上的时候,眼底却是闪过浓郁的怒火!

苏浅这女人,穿的是什么东西!

这样高的裙岔,还有胸前的纱布!她以为自己真的是出来出卖色相的女人么!

想到这,炎子昂怒从心起,腾的起身,大步迈到门口,一把捏住苏浅的下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话语,“苏浅,你在这里做什么!”

苏浅看着面前炎子昂的怒容,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想跑却跑不了,只能垂下眸,颤声回答:“我来这里唱歌。”

“唱歌?”这个回答,让炎子昂生生的气笑了,“苏浅,我炎府是落魄到了什么地步,你这新婚的少夫人,还需要来夜上海卖唱!”

这话一出,包厢里的人皆是震惊。

眼前这个歌女,竟然就是新嫁进炎家的少夫人?

苏浅被炎子昂质问的脸色更白,她不敢去看炎子昂的眼睛,只是别开头,倔强的咬着唇开口:“因为我需要钱。”

在听见苏浅的回答的刹那,炎子昂气得几乎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又是为了钱!

苏浅这女人到底是有多爱钱,为了钱,竟然甚至可以来这种地方卖唱!

她知不知道,在夜上海的这些歌女,才不只是卖唱而已,只要是客人有需求,她们甚至需要提供更多的服务!

还是……苏浅其实心里明白,但为了钱,她也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

就好像,她为了一千大洋,就可以嫁给一个陌生男人一样。

想到这里,炎子昂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怒火灼的生疼!

他害怕自己多看眼前的苏浅一眼就会忍不住将她给活活掐死,于是一把将她重重的扔在地上。

苏浅倒在地上,揉着喉咙轻声咳嗽,还来不及起身,不想就听见炎子昂冰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苏浅,你如果想要钱,其实可以找我帮忙。”

苏浅一怔,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面前的炎子昂。

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炎子昂什么时候会那么好心出手帮自己的时候,就看见炎子昂抽出一张银票,摔在桌上,冷冷开口——

“你现在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这一千大洋,就归你了。”

相关文章:

原创版《乱世繁华倾天下》小说全本【原文阅读】

第一次献给了按摩店/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阿太大太深了快点收不-极品老板

用巨乳沟夹奶炮_宝贝你摸摸它硬不硬

呜咽挣扎大床反绑|贯穿,自制舌头:别舔小花珠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