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主角江韵)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2021-04-02 14:54 · 新商盟

说完他就没有再搭理我,王涛又领着他去其他桌敬酒去了。

我坐下以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看是苏月。

“你在阳光上班?”苏月问我。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挺好的,那里听说招人很严,能在那里做保安没准也会被赏识,转职一个更好的工作。我前几天还代表公司去谈了合作,不过人家压根看不上我们公司。”苏月低落的说着。

看着苏月失落的样子,我内心有股冲动,好想说我其实不是保安,而是阳光集团的总经理。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可以再帮她争取一下洽谈的机会和注重的事宜。

可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就是因为江家对我有着极大恩情与信任器重,我就更加要注重,不能够因为自己的私心和情绪做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事。

“刚才听他们喊你涛嫂,你和王涛是在一起了吗?”好奇中带着猜忌,我就把这事直接向苏月开口问道。

没想到苏月听完后轻轻拍了我一下她说才不是呢!是王涛一直死皮赖脸的在追她,她一直没同意,王涛长得帅家境好,可是对他没感觉。

原来都是小马仔们在造谣,上学那会的事情她貌似记不太清楚了,对于我的名字,她也只是有点印象而已,她或许早就忘了当时拒绝我表白的事情,毕竟她是校花,每天跟她表白的人多了去了。

跟苏月聊了几句以后,可能是她觉得我不像坏人,或者说不是坏人,她就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跟我说了,苏月亲生父亲出车祸死了,母亲改嫁跟了现在继父,继父是个整天好吃懒做吃喝嫖赌的人渣,欠了一P股的债,她们家里三天两头就有要债公司上门要债。

而去阳光集团谈合作,其实她也是没有办法了,尽管她自己也知道没什么希望,但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个合作谈下来,公司会有一笔非常丰厚的奖金,可以用来还一些债务。

看到苏月的身世这么可怜,我顿时心生怜悯,便问她家里欠了多少钱,我或许能帮她。

她下意识的开口说50W....她说了一半,后来又说算了吧,你一个阳光的保安能帮我什么,你家境我是知道的。

我看她拒绝了,也就没再强求。

饭过,最后班长还弄了个微/信群,把大家都拉了进去,说有事微/信群里面说一声就行。

毕竟今天是班长新婚燕尔,班长陪过我们这群同学后,便去陪自己的亲朋友好了,这时候王涛提议大家要不要去KTV玩玩,他请客,说是大家这么久没见面了,要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有的人愿意去有的人不愿意,但是最后还是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王涛开着他的奥迪带着几个女生先去开.房间,苏月也在其中。

剩下的要嘛打的,要嘛一起挤公交,我本来是想开车去来着,但是江韵的法拉利太招摇了,而且只有一个位子,想了想,还是低调点一起挤公交比较好。

然后我就回车里把包包背上,和一些老同学挤着公交出发了。

半个小时以后,到了,王涛苏月还有一些同学都在大门口等着我们。

说话这几年来我进KTV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谈生意啊出去玩什么的,江韵直接去的酒吧,用她的话来说,KTV消费低,都是土鳖穷人才去的地方。

进去的时候,王涛扫了一眼我肩上的尼龙包,伸手摸了摸笑道,“这包哪个超市里送的啊,挺结实啊!里面装着不少东西吧?”我还没说话,他身边的一个小马仔指着上面的LOGO说,“PRADA!还是外国超市啊。不过我就只听说过wal-MartStores(沃尔玛)和Carrefour(家乐福)!你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我轻轻的一笑没有说话,班里却哄然大笑起来。王涛见我只是淡淡的笑,很是气结,似乎觉得我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人”了,因为如果是人受到这样的侮辱早就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而我竟然还能如此淡然的站在这里笑。

KTV的包厢里,大家开始点歌,苏月唱歌很好听,甜甜的,有些张韶涵的味道。而一切情歌都是由王涛和她对唱的。我只唱了一首《风往北吹》,还是唱到一半就被王涛带头起哄说太难听给切掉了。

看着王涛和苏月情歌对唱的样子,我心里有点小嫉妒,那一刻我心思着我要是是王涛就好了。

唱了几首下来,苏月和王涛都有点累了,就下来吃东西喝酒,喝酒的时候我看到王涛使劲的朝着他那几个马仔使眼色,马仔们会意后就开始不停的向苏月敬酒。

早已经习惯酒桌上那些事情的我当然知道王涛的意思,把苏月灌醉了他就有机可乘了。

要是放在以前我可能会无动于衷,但是现在不会了,随着今天苏月两次帮我解围,我心里对她的恨意早就烟消云散。、

看着苏月那精致的小脸喝得红彤彤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笑嘻嘻的挤进王涛他们的圈子里,然后一把拿起苏月的杯子对王涛他们敬酒。

我很能喝,都是在酒场上练出来的,王涛几个拿我这根搅屎棍没办法。

“谢谢你!”苏月在旁边拉了拉我的衣角感激的对我说道。

我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说没事。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情侣呢,但是这一切似乎都被王涛看在了眼里,只见他拉着几个小马仔说了点什么,然后几人相继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貌似在盘算着什么。

喝通了就去厕所尿尿,刚提完裤子就被王涛和几个马仔团团围住。

“啪。”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很疼,疼得我半边脸火辣辣的。

这一刻,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以前的王涛就比我高一头,现在也依旧。

“陈凌你是不是有点飘了?我是不是给你点脸了?”王涛又是一脚踹在我肚子上。

这一脚的力道也很大,我直接就坐到了地上。

“我告诉你!苏月是我的女人,以后你再敢靠近她我就打断你狗腿!以前我能收拾你,现在我照样能!”

“真是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臭屌丝也敢跟我们涛哥抢女人?”

几个人围着我又是一顿圈踹,最后王涛丢一下一句:“再有下次,劳资让你吃屎!”

他们几个走后,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江韵给我定做的衣服上面全是大脚印子,身上还一身的骚味,我现在明明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穷比了,但是骨子里那种胆小内向的性格依旧没办法改变,特别是那些欺负过我的人。

他们就像噩耗一般,深深的在我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洗干净手,我回到包厢,刚进去就听到王涛捏着鼻子怪叫:“陈凌你身上什么味啊?这么骚,你不是掉茅坑里去吧?”

包厢的人又是哄堂大笑,笑完之后他们又继续唱歌。

我独自坐在角落看微/信,这时候一阵香风袭来,是苏月来了。

她一靠近我的时候立马捏住了鼻子,转头就问我:“你怎么回事啊?你身上怎么弄的啊?哎,你怎么鼻青脸肿的啊?”

我冲她笑了笑,说没事,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

苏月皱着眉头埋怨我说你也真是不小心,我去给你拿点纸巾擦擦。

说着她就跑去找纸巾,结果转了半天发现包厢里面的纸巾都被酒给打湿了,最后她从包包里面掏出来一样东西递给了我。

我接过那东西的时候愣住了,我的手有点发抖,下意识的就往苏月的美腿上看。

“那个,包厢里太热了,我刚刚去厕所拖了,你快把你的头发和衣服擦擦,不许拿它干坏事!”苏月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走开了。

没想到苏月竟然会用她的丝袜给我擦?我顿时感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苏月是真的变了。

看着手里这双诱人的丝袜,我没舍得用它擦头发,将它们偷偷塞进了包里。

哎,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了,或许这就是屌丝的本性吧,就如同刚刚王涛他们在厕所打我一样,我明明不用怕他们的,骨子里的那份自卑依旧难以磨灭。

大家唱K结束后,本来我打算开车送苏月回去的,但是到了门口我才想起来车子还放在酒店呢,然后王涛也想趁机会送苏月,但是好在苏月没答应,因为她知道王涛打什么主意。

苏月最后和一个顺路的女生打滴滴回去了,她走了我也没什么盼头,也打了个滴滴回酒店拿车。

开着法拉利在回去的路上,我一边抽着烟一边心思着这次二百块的饭票钱没有白出,不但让我重见初恋,还发现原来现在的她是那么善良,尤其是掏出丝袜给我的那一刻。

拨动了我内心纯情小处男的琴弦,要是苏月是我女朋友该多好啊,现在的我再次追她,她会不会和以前一样嫌弃我呢?

也许是想得太多,烟烧屁股我都没发觉,直到躺着我手指,我被烫得哇的大叫一声,手中的演掉进了方向盘,这时候才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我赶紧找了地方停车,用纸巾把车里收拾干净,江韵有点懒,车里什么东西都乱扔,什么用过的化妆棉,口红盒子,好多个喝过只剩半瓶的进口饮料,我把七七八八的东西清理出来,然后在路边找了个垃圾桶准备扔。

垃圾桶那有位扛着大垃圾袋的老大爷正在捡垃圾,老大爷满脸的沧桑,他穿着破旧的衣服,佝偻着背仔细的在垃圾桶里翻找着,嘴上还叼着一根2.5一包大前门。

都快凌晨了,他为了生计一次一次的翻动着垃圾箱,我顿时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也许是可怜,也许是以前同命相连,又或许是崇拜。

我看他的烟快抽完了,便掏出根蓝狼给他,说:“大爷,我这里还有好几个饮料瓶你要不要?”

大爷有些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我的烟,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又问我是不是外地来的?

我笑着说你怎么知道?大爷也笑着说本地的年轻人没有你这么心善的。

确实,我们市里的本地人都挺有钱,但大多数都飞扬跋扈,最看不起这些捡破烂的和农民工。

大爷挺能侃的,我也不着急回去,便和他聊了一会儿。

中途大爷说想去附近的厕所上个厕所,问我能不能帮他看一下东西。

我笑着接过他的蛇皮袋说没问题。

大爷去上厕所后,我就摊开在江韵车里的垃圾袋,把里面的饮料瓶往大爷的蛇皮袋里面装。

这个时候一辆轿车打着远光灯的轿车呼啸着在我身边驶过,差点没撞到我,我心里骂着赶着去投胎呢!要是撞到怎么办?

刚骂完,没想到那轿车竟然停了下来,而且还慢慢的倒了回来。

我心里一惊,不是吧,难道车主听到了?

轿车是辆比较眼熟的奥迪A4,但是我又想不起来,当车主把车窗放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还有头上那熟悉的黄毛。

“哟,这不是陈凌嘛?怎么着?大晚上还捡破烂维持生活呢?”王涛点了根烟,一脸讥笑的看着我,同时还拿出手机对着我拍了几张照片。

“呵呵,是啊,让你贱笑了。”我微笑着回他。

“哈哈哈,给你,别说我这个老同学没照顾你生意!”王涛一口烟呼在我脸上,接着从车里拿出来几个红牛的空瓶子丢在我脸上。

“哦对了,提醒一句,你这个屌丝穷比最好离苏月远点,别以为她跟你说了几句话就代表你有机会了,我告诉你,她那是看你可怜,像你这种穷比她是永远不可能瞧得上你的,她这种女人只要我钱砸的多,最终还是会乖乖脱光光在床上等我的,哎哟,我听说她还是第一次呢,可紧了,放心,到时候你跪下叫我一声爷爷,我说不定会让她跟你爽一下呢!”

“你胡说!苏月才不是这种人!”我气得青筋直冒,而且我都听说王涛好像在外面有女朋友了

,所以我根本不相信苏月会搭理他。

最后王涛骂了我一句,开着车扬长而去。

王涛走后,我把地上的红牛罐子捡起来,没一会儿老大爷回来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告别大爷准备回家。

我先去的江韵那,她现在是一个人住在仙阁小区,她偷偷在这里买了栋别墅,就是不想住家里,因为她妈和江川老管着她。

把车子放好后,我拿着江韵给我的备份钥匙直接就进去了。

本来我以为这个点了,她肯定还在酒吧浪呢,结果客厅里一片狼藉,茶几上堆满了各种吃的,什么龙虾披萨还有外卖的海底捞,地上摆满了各种酒瓶,什么啤酒白酒鸡尾酒香槟洋酒。

不用想,肯定是江韵把她的那群闺蜜们拉到家里开PARTY了。

我叹了口气,脱掉外套挽起袖子,花了一个多小时把这里收拾干净后,我推开了江韵房间面,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和酒气扑鼻而来,全部的灯都打开着,江韵正没心没肺的夹着被子呼呼大睡。

“小凌子,快来我家替我喝!帮我把这群小骚蹄子全干趴下!”江韵嘴里喃喃的叫道。

棕色卷发凌乱的披散着,但依旧遮挡不住她那狐狸精般的精致面容,那双美丽的大长腿将被子夹得紧紧的,我盯着她的胸口发呆。

倒不是因为她有胸有料,江韵36D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发呆是因为我看到她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蕾.丝半透明内衣,难道是交男朋友了?不过想想管我什么事,我只是把她当姐姐而已。

我将她慢慢扶正,盖好被子,最后打开窗户吹散酒气。

回到家后,已经很晚了,刚刚王涛的话一直在我耳边挥之不去,但仔细一想不可能的,我听苏月说王涛毕业后一直在追她,她一直没同意,而且通过今天和她的相处,我发现她根本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生。

这个时候微/信突然来了一大串消息,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下午的那个班级群,我点进去后才发现王涛在里面发了几张我正帮老大爷捡瓶子的照片。

“哈哈哈哈,这不是陈凌嘛?”

“是啊,怎么唱完K跑去捡破烂了呢?”

“他不是专业捡破烂的吧?”

“难怪今天KTV里面总有股怪味!”

“瞎说什么大实话,没听下午人家说他是阳光集团的保安吗?捡破烂只是业余爱好罢了。”

“哟,他穿西装捡破烂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呢!”

“哈哈哈,阳光的脸都让他丢尽了,我要是阳光总裁,我肯定开除他。”

“哎,真丢人,我怎么会和捡破烂的人是同学呢?群主谁啊,要不把他T了吧。”

我一直往上翻,大多数都是嫌弃嘲讽我的人,但有一个叫刘斌的同学说了句:“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这样吧。”

“是啊,他捡破烂碍着你们了?你们干嘛这样挤兑他?”有个没改群名片,微/信名叫月下相思

的人也说了句。

然后这个话题就跳过了。

这时候有人在群里@王涛说:“涛哥,听说你明天代表你们公司去和阳光集团签合同?”

王涛回:“那当然了,我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我不去谁去?现在一切都谈的差不多了,只等阳光的总经理签字,到时候我请大家去唱上七天七夜的K!”

“涛哥牛皮牛皮!”王涛马仔一号李明。

“涛哥威武霸气!”王涛马仔二号。

“涛哥到时候别忘了小弟!”三号。

“都是小事!”

“咦?陈凌不是在阳光当保安吗?明天你可得早点来啊,在你们公司大门等着,到时候涛哥来了你给他开门,说不定涛哥在你们总经理面前给你提两句,给你整个保安队长当当!”有个人@了我。

“有道理!陈凌还不赶紧出来舔涛哥?”

“就是就是,到时候你就不用半夜出来捡破烂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无尽的讽刺和讥嘲,我的内心丝毫没有拨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退出微/信后,去洗了个澡,睡前发现微/信有两个人加我,我心思以为是王涛的马仔又要上来嘲讽我,结果发现竟然是苏月,还有一个是刘斌,刚刚群里帮我说话的那个,在印象中我和刘斌好像没什么交集,他好像也怎么欺负过我。

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他的样子,发现想不起来。

刘斌跟我说,陈凌,上学的时候他还小,不懂事,跟着王涛他们一起捉弄过我,还说什么有困难就找他,虽然他不是很有钱,但是多多少少能帮助一点。

看到他的留言,我还是想笑,但是人家也是出于好意,所以就这一点,我挺开心的,毕竟这世界也并不是坏人居多,也不乏有好人的。

苏月跟他基本差不多,也是说了一些安慰我之类的话,还说什么捡垃圾并不是耻辱,只要不偷不抢光明正大。

我很感动,当时在心里就有了追苏月的念头,我心思着明天跟人事部说一声,在财务部给她安排个好点的工作,总经理助理就算了,我怕被人家说闲话,而且她给我当助理,不方便我追她。

第二天上班,早上没什么事情,就签一签文件,审批一下合同,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有部门经理,总监,还有一个小组长处理,我和江韵就是个甩手掌柜,只要签个字就行,而且江川都跟我们说了,这分公司就是给我们用来练手的,所以让我们随便败家。

但是因为性格原因,我还是勤勤恳恳的工作,不想辜负了江川的期望。

中午江韵和我一起吃的饭,吃饭的时候她还问我昨天同学聚会怎么样,有没有装逼成功,我说还行吧。

江韵哼了一声说:“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装逼我是不指望你了,只希望你别被人家瞧不起就行。”

江韵对我好我是知道的,我和她的关系就好像亲姐弟一样,想起昨晚她情趣内衣的事情,心里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就感觉有种心爱的玩具被抢走的感觉,还有一种害怕她被骗,毕竟阳光集团的独生女啊,几亿资产的嫡系继承人啊。

刚想问的时候,江韵说话了,她捅了我一下,说:“你昨天是不是去我那了?”

我说不然嘞,你以为谁像保姆一样给你打扫屋子啊。

然后她又问我是不是去她房间了。

我点点头说是的。

谁知道她脸突然莫名的红了一下,接着又问是不是帮她盖被子了。

我说是啊,怕你感冒,怎么了?

她又问你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我说是啊怎么了?

她说你没什么感觉吗?

我说没感觉啊,怎么了?

结果她听完后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那个该死的无良商家,竟然骗我!”

我有点懵逼,但还是没理解她搞什么鬼。

下午的时候,因为我没什么事情,就打算去勾搭苏月,结果刚打算出门,江韵欢欢喜喜的跑来我办公室说无聊,让我陪她去逛街。

我手里也没事,但我还想去勾搭苏月呢!而且陪她逛街可累了,我有点不想去,还有就是她的法拉利太张扬了,我坐在副驾驶上面有种小白脸被包/养的感觉。

我摇摇头说不去。

江韵一听,顿时小脸就黑了,晃着我的胳膊,嘟着嘴说我变心了,以前可是经常跟在她屁.股后面的。

她今天穿着一条百褶小短裙,V领青针织衫,鹿皮小短靴,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光溜溜的没穿丝.袜。

就算是平时她也从来不穿OL套装。

闻着她身上散发的香气和撒娇卖萌的样子,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这个时候我办公室突然有人敲门。

我扯着嗓子说了声进来,然后我们公司人事部的一个经理进来了,是个大御姐。

“总经理,越洋公司的总经理王涛来了,这次是来谈合作的,说是有一笔五百万的项目要总经理您面谈。”大御姐优雅的向我报告。

“越洋?是那个卖化妆品的越洋?”江韵听了之后就问。

“是的江总。”

“这么个破公司来找我们合作个五百万的小项目就想叫我弟弟亲自过去?让他一边呆着去,你就说他不够格,你让他们老板来,等他们老板来的时候,你去跟他谈就行。”江韵瞟了御姐经理一眼,然后轻飘飘的说道。

相关文章:

自己扶着坐下去什么感觉_说男人是打桩机是什么意思

50岁女人绝经半年后又来月经@医生舌尖抵弄着小花珠

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山村小神医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唔疼小东西越来越紧

【完整】《医圣武尊》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