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真心换真情——(顾念帝长川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1-04-02 14:59 · 新商盟

电话被挂断,顾念将手机放在餐桌上。

张嫂看着她不喝,走过来,轻声询问道,“太太,这汤是不是不合胃口?我再重新给您做一份……”

“哦,不用。”顾念回了神,捧着碗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拿起手机跟车钥匙站起身,嘱咐了一句,“张嫂,晚饭不用准备我的了,今晚我回帝豪苑吃饭。”

顾念出了门,上车后,先是打了个电话,在确定帝长川不在医院后,她开车去了帝氏集团。

顾念到的时候,帝长川正在会议室开会。

办公室内,女秘书端了杯咖啡进来,“太太,请。”

顾念微笑,“谢谢。”

她喝了口咖啡,咖啡一如既往的苦涩。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顾念皱了下眉头,走到会议室,帝长川还在开会,她顺势去了趟洗手间。

洗手间内,有两个女职员推门而出,抱怨着,“今天帝总是怎么了?两个小时能解决的会议开到了现在。”

“可不是吗?累死我了,我猜啊,他这是不想见到他太太。”

顾念脚步一顿,两个女职员看到她,脸色遽然一变,纷纷低着头,疾步离开了。

顾念垂下眼帘,推门进入洗手间,她走到洗手台上,拧开水龙头清洗了一下双手,抬眸,镜子里,她的脸有些苍白。唇色也褪去了一些。

她很平静的走出去,去了会议室,会议室里还在开会,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男人冷漠地往她所在扫了一眼过来。

四目相对,下一秒,他的瞳色瞬间冷了下去。

顾念也跟着移开了视线,她走到办公室,拿出手提包,然后去了秘书室,“林秘书,麻烦你告诉帝先生一句,我有事先离开了。”

林秘书应了句好,顾念转身离开,随后,林秘书起身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内,很安静,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她稳了一下情绪,开口,“帝总,夫人说,她有事先离开了。”

帝长川讥讽地冷勾了唇,啪地一声,他将笔记本电脑用力一关,在场的众人脑部神经一麻,上方男人冰唇缝间冷冷吐出两个字,“散会。”

帝长川往办公室走,林秘书又连忙帮他拉开门。

走进办公室,当看到坐在沙发上那熟悉纤细的女人时,男人脚步猛地一滞。

林秘书也简直呆住了,夫人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生怕帝长川误会她骗她,她连忙道,“夫人,您……”

“突然想起还有些什么没有跟帝先生说,所以又回来了。”顾念礼貌的微笑,“麻烦你帮我拿些牛奶跟方糖过来,我不喜欢喝苦的咖啡。”

林秘书应了声好,正准备退下。

“不用管她。”帝长川恢复冰凉的情绪,迈步往里面走,声无起伏道,“去做你自己的事就行。”

林秘书犹豫地看了眼顾念,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帝长川迈步走到顾念对面坐下,身躯慵懒地往沙发一仰,双腿交叠在一起,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道,“说吧,什么事?”

顾念也不拐弯抹角,“奶奶想我们俩个今晚一起回家吃一顿饭。”

帝长川冷笑,“我想,这并不是你亲自过来找我的理由。”

顾念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淡声开口,“妈说,我今晚要是不带你回去,就会让医院开除我。”

“呵。”帝长川冷嗤一声,眼底轻嘲之色毫不掩饰,“你也说是让医院开除你,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被开除。”顾念仰起头看向他,“帝长川,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是我欠你的。但是,工作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兴趣了,我希望你不要将它剥夺。”

帝长川眼底戾气闪过,他冷冷地讥笑了一声,“是啊,我的太太恐怕是全世界最伟大的人了,甚至,还能面不改色地为自己丈夫外面的女人剖腹接生,这世界上像你这样优秀的又有几个?”

“不过,你刚才那些话是在求我?”帝长川眼眸冷了几分,“顾念,这是你求人的态度?”顾念抿住唇,站起身,对着他深深鞠了个躬,“帝长川,我求你帮我。”

“那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死了这条心吧。”帝长川眼底暗涌汹腾,眼眸痛恨地看着她,薄唇冷冷一掀,“顾念,任何人都有资格求我,唯独你,没有。”

离开帝国集团的时候,外面下着毛毛细雨。

顾念仰头看了一下灰暗的天空,沉默半响之后,才缓慢地上了车,开车前往帝豪苑。

帝豪苑在郊外,顾念到的时候,天空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她一进入大厅,就看着赵敏之正抱着一只雪白通透的波斯猫坐在沙发上。

顾念浓密细长的眼睫细颤了一下,走上前,叫了一句,“妈。”

赵敏之没有抬头看她,只是淡淡的询问,“长川呢?”

顾念抿住唇,“我去找过他,他有事来不了。”

赵敏之抚摸波斯猫雪白绒毛的手微微一顿,她抬起头冷冷地看向她,正打算发怒。

“呀!念儿来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啊!”慈祥和蔼的声音响起,顾念抬头,就看见二楼阶梯上,一位老太太拄着拐杖在佣人地搀扶下走下来,她脸上有些失落,“长川呢?我的乖孙子呢?我听说他回国了,他没跟你一起来吗?”

“奶奶。”顾念微笑迎上去,奶奶岁数已高,又很疼他们,在奶奶的面前,她跟帝长川一直都维持着夫妻表面恩爱的模样。

她扶着她的臂弯,“你也说他刚回国,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处理呢,他一时间走不开,难道奶奶只想着他,就不想我吗?”

“傻丫头,自己老公的醋都吃?”潘秀玉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还不是为了给你跟他多一些相处的时间?他这一走就是三年,只知道自己逍遥快活,还知不知道家里有个老婆在等着他啊!”

“在门口就听见奶奶抱怨,看来我是不该回来。”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

顾念身子微僵,转过头,就看见帝长川从容优雅地迈步走了进来。

潘秀玉楞了一下,“你不是不来吗?”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掷了一下拐杖,看向顾念,佯装生气,“好呀!你们夫妻俩个敢一起合伙骗我,奶奶生气了,今晚你们一个也不能走,必须得在这陪我一晚上才行。”

顾念微怔,下意识地看向帝长川,帝长川正好看向她,眸光不经意相触,他薄唇抿成直线,移开目光,低沉的嗓音略有些冷,“今晚恐怕不行,我公司还有会议要开。”

“推了。”潘秀玉没有迟疑地开口,“就说是奶奶下的命令,股东们要是有意见,叫他们来找我。”

“好了,妈,长川跟顾念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他们会留下的。”赵敏之走上前,扶着她,“咱们先吃饭吧。”

潘秀玉点点头,“嗯,好,吃饭,先吃饭。”

餐厅内,菜已经摆好。

顾念坐在帝长川旁边,手顺势去拿旁边的餐巾布,手无意触碰到一只冰凉修长的大手,顾念心一惊,立刻缩回了手。

帝长川危险地敛了敛眸,拿起那张餐巾布,擦了一下被顾念无意触碰到的手,然后厌恶地丢在了垃圾桶,面无表情地对着旁边的女佣吩咐,“再拿一张餐巾布过来。”

在跟赵敏之聊天的潘秀玉转过头,问道,“怎么了?”

帝长川冷冷道,“脏了。”

顾念脸上血色苍白。

潘秀玉笑道,“长川,念念,快尝尝奶奶特地叫人给你们俩个准备的汤,看看好不好喝。”

顾念扬起脸,微笑道,“味道真不错。”

潘秀玉很满意地笑了笑,“这是百子千孙汤。”

顾念笑容一僵,帝长川手中动作一滞。他放下手中的汤匙,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开始夹菜,潘秀玉又道,“这叫龙凤生珠。”

帝长川筷子转向另一个。

“这是莲蓬多子。”

帝长川再度移向旁边的菜心。

“这叫开枝散叶。”

帝长川又提起筷子,往另外一个方向夹去。

潘秀玉忙不迭道,“这叫子孙饽饽……”

“啪!”帝长川将筷子重重拍在餐桌上,他皱着眉头看向坐在中央上方一脸无辜的老人,薄唇微启,“奶奶,您到底想说什么?”

“这……也没什么啦。”潘秀玉眼睛有些闪躲,“隔壁的老太太,都抱曾孙了,你们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个曾孙来玩玩啊?”

“咳,咳咳。”正在喝饮料的顾念猛地呛了一下。

帝长川重新拿起筷子,不疾不缓道,“刚回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这些琐事,我暂时不考虑。”

吃完晚饭,将潘秀玉哄睡着,回到卧室的时候已是深夜。

气氛有些窒息跟压抑,顾念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传出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白皙姣好的脸庞有些细微的变化。

水声停了,男人推开浴室门走出来。顾念站起身,看向他,“今晚,谢谢你。”

男人没理她,目光落在那唯一的一张床上,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顾念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连忙道,“你不用担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男人转头看她,目光有些冷,沉默片刻,他往床的方向走,声音冷如寒冰,“你不用刻意讨好我,这样只会让我更厌恶你。”

顾念身子微僵,男人掀开被子躺下,直接熄了灯。

四周顷刻陷入一片黑暗,顾念在原地站了会,然后又默默地坐在沙发旁躺了下去……

窗外大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顾念有些睡不着,她在沙发上翻了下身,然后又坐了起来。

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轻响,顾念背转过头,夜色下,柔软的大床上,盖在男人身上的被子全都掉在了地上。

她站起身,走到床旁,捡起来又重新盖在了他的身上。

弄好这一切,顾念正打算走,手腕突然被人一攥,她猝不及防摔在了床上,黑暗中,男人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四周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凝滞。

男人眼眸深暗,对着她的唇吻下来。

顾念心一紧,伸手抵住他,急急道,“帝长川!”

男人眼底戾气闪过,猛地钳住她的下颚,阴狠道,“你以为我要对你怎么样吗?顾念,你特么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脏?”他倾直身,攥住她的手腕,猛地往地下一甩,“滚!”

砰地一声,顾念被他甩在地毯上,前几天被花瓶碎片割碎的掌心好像又裂开了,她拢了拢眉心,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身后脚步声响,随后,哐当一声,卧室门被人重重一甩,帝长川满脸戾气地离开了。

顾念垂下眼帘,在原地站了一会,走到床旁,身子略有些倦意地往背后一靠,又闭上了眼。

翌日,清晨,餐桌上。

潘秀玉忍不住抱怨,“长川有什么工作这么急?非得半夜离开?”她又对着旁边的顾念道,“念念,我叫人给他准备了早餐,等会你帮我送到他公司去,知道了吗?”

顾念低着头喝了口粥,应了句,“好。”

离开帝豪苑,顾念去了趟帝氏集团,将早餐交给了前台,这才又回到了医院。

今天没有手术,顾念去查房,遇到一位失去孩子的年轻女孩,看起来非常伤心,她有些不忍,安慰了几句。

“你们做大夫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女孩愤怒地看着她,“你没有孩子,你又怎么会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

顾念手抖了一下,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她又恢复了情绪。

查完房,回到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略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头。

闭上眼,满目的琳琅碎片跟殷红的鲜血。

耳畔,男人阴狠到极致的嗓音轻轻地笑了起来,“呵,顾念,你特么可真够有种的,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弄死你是吗?五个月大的孩子,你是怎么心安理得下的手?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怕她半夜起来找你来索命吗!”

顾念猛地睁眼,她颤抖地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口茶,头疼得厉害,她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向院长请假。

医院外面艳阳高照,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是帝长川的车。

担心被他发现,顾念连忙移开了眼睛,迅速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面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走出没几步,顾念眼前一黑,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黑色劳斯莱斯车上,男人正从车上迈步而下。

见到那熟悉纤瘦的身子倒在地上,脸色倏变,大步上前,一把将顾念打横抱起,往医院里面疾步走去。

“不用去医院。”顾念脸色苍白,拉住他的衣袖,虚弱地开口,“我休息一下就好。”

帝长川顿住脚步,深邃的眸子看了眼她,随后,他唇瓣一抿,将顾念带上车,对着司机吩咐,“回帝家公馆。”

司机应了句好,立刻发动引擎,车很快就到了,帝长川抱着顾念踏入大厅,张嫂迎了上来,欣喜道,“先生你回来了?呀!”

她看着昏迷不醒的顾念尖叫了一声,“太太这是怎么了?”

帝长川抱着顾念上了二楼,沉声吩咐道,“打电话叫林医生过来!”

顾念醒过来的时候,帝长川正站在落地窗旁抽着烟,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见她醒来,帝长川抽烟的动作一滞,面无波澜地转过身。

顾念双手撑扶着床面从床上坐起,看向他,她抿了下红唇道,“今天,谢谢你。”

帝长川没理她,又冷漠地转过身继续抽烟。

气氛有些尴尬。顾念眼睫细颤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再度开口,“孩子很可爱。”

帝长川抽烟的动作一顿,声无起伏道,“是很可爱。”

顾念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走到他的跟前,递给他,“既然已经出生了,那么他的身份就需要得到承认。”

帝长川面色冷漠地低下头,资料上面赫然写了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相关文章:

偷拍班级女同学,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

最强神医|双腿张开轮流 被撑到极致 不行 太大 会坏

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扶住了顶了进去

短篇辣文合集(公车被强系列小说)艳情短篇合集

价格昂贵的熊猫粪便绿茶 你知道价格多贵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