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神秘凌少偏执宠小说在线连载中

2021-04-02 14:55 · 新商盟

东林街的咖啡店。

顾小月提早到达,点了她平常最爱喝的卡布奇诺,轻抿一口,嘴角噙着笑意,静静等候。

拿出手机随意翻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另外一个人也走进了咖啡店。

赫然是何文浩。

白色T恤配以松垮的黑色七分裤,看起来很是休闲。

何文浩走向顾小月,大咧咧坐在后者对面,抬手打了个响指:“Waiter!”

服务生恭敬走来:“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抬了抬下巴,目光落在顾小月面前咖啡:“和她一样。”

服务生走后,何文浩轻轻开口:“小月,最近过得还好吗?他对你怎么样。”

顾小月轻轻搅动面前的咖啡,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跟我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恶心我都觉得恶心。”

六年来有多爱,她现在就有多反感,甚至有些厌恶自己,竟会喜欢上这样的人,真是瞎了眼!

“小月。”何文浩眼眸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继而轻声说:“我是喜欢你的,但是为了以后我们能有更好的生活,我只能和顾瑞灵假意周旋,只要拿到顾氏的股份,我立刻和她离婚,和你在一起。”

顾小月听到这些虚伪至极的话,不怒反笑,语调冷漠:“何文浩,我看你是还没睡醒吧,你是什么人自己心里清楚,少在我面前做戏。”

“小月,你难道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吗?”

何文浩演技确实还不错,只可惜差了一点火候。

早在接到何文浩电话时,顾小月便猜到此番约见恐怕没那么简单,她可不会天真的相信何文浩还放不下这段感情。

苦心将她骗来,万事俱备之时,他们定会让这个关键人物到场——凌如风!

果不其然,不多时凌如风走进咖啡店,他那张惊世的容颜一进门就引来不少侧目,他却只是直直的朝顾小月走来。

顾小月心中冷笑,顾家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她早就见识过了。

倒不如将计就计,对方绞尽脑汁设计下套,她不配合一下也太不给面子了。

“老公。”

看到凌如风,顾小月立刻迎上去,把头靠在他的怀里,看起来似乎是在撒娇。

凌如风愣怔一瞬,但还是配合着她,声音平淡:“怎么了?”

“何公子来找我。”顾小月轻蔑一笑,说道:“他好像是真的很想得到那个房地产的项目,一直在这跟我说了很多话,还不停的骚扰我。”

什么?

看情势不对,何文浩赶忙站起来解释:“凌少,你怎么能够听这个贱女人乱说呢,明明就是她说忘不了我,还喜欢我,她找理由骗我出来,想要勾引我。”

凌如风一个眼神扫过去,看向后面的助理。

助理会意,立刻将咖啡店其他的闲杂人等进行清场。几分钟之后,整个咖啡店里就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人。

“哦?”

凌如风挽起袖子,随意坐在卡座里,看向怀中顾小月:“是这样吗?”

看得出自家媳妇有恃无恐,凌如风才敢这般问她。

可顾小月没想这么多,只当他这是不信任,目光黯淡几分。

不过正事要紧,顾小月脸上带有得体笑意,拿出手机优雅按了几下,播放刚才二人对话的录音。

何文浩的脸色苍白,找不到合适理由只得强词夺理:“凌少,你看这贱女人的花招实在是太多了,你千万不能相信她的一面之词。”

双拳紧握,凌如风面色阴沉如笼罩浓重的阴霾。

随即起身,拉着顾小月阔步往外走:“看来何先生看不起我们凌氏,以后凌氏和顾氏所有合作项目都取消吧。”

“凌少,我没有。”

何文浩一头雾水,踉跄几步追上去。

“我妻子都被你说成贱女人,那我这个继承人是什么?”凌如风的声音如寒光利刃,深深刺进何文浩的心里:“以后,称呼她凌太太。”

说完,两个人上了车。

后座中的顾小月低头轻咬下唇,小心翼翼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误会……”

话音未落,凌如风绝美脸庞在眼前扩大,冰冷唇瓣印在她的唇上,空气霎时间安静下来。

顾小月秀目圆睁,心跳声砰然入耳,此刻愈加清晰。

肆意摩挲许久,唇瓣分离时,似是牵连银丝,惹得顾小月娇羞不已。

冷冽富有磁性声音自身侧传来,凌如风不带有任何感情温度,阻断顾小月所有臆想。

“以后,别和垃圾见面。”

垃圾?

顾小月不禁笑出声来。

垂眼看向两人始终十指相扣的手,丝丝暖意自手掌传递至心底。

可何文浩就没那么好心情了,没想到跟顾家精心算计好的一切,竟被她轻易化解开。

看他们最后挽手上车时,凌如风眼底那丝满足,两人感情怕是更进一步了吧?

想到这里,眼中愤懑难以遏制,何文浩怒斥出声:“可恶!”

话音未落,刺耳如催命符般的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人何文浩烦躁不已,接起电话极力遏制怒火:“说。”

“浩,怎么样?咱们的计划成功了吗?”

电话里传来顾瑞灵幸灾乐祸的声音,凌如风确实是他们叫来的,几人百般算计,就是为了让她和凌家有嫌隙。

最好不得已来求顾家,到那时,顾瑞灵便可以肆意羞辱于她。

憎恨夹杂快意自眼眶蓬勃而出,可等了许久,何文浩始终并未回答,顾瑞灵不由得心底咯噔一下。

“浩,你说话啊?到底怎么样了?你……”未等她说完。

听出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旁边顾正林抢过手机,紧张盘问:“怎么样,凌如风怎么说的?”

顾正林不在意别的,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跟凌家达成合作。

这也是他当初把顾小月找回来的真正目的,但他万万没想到,顾小月嫁到凌家竟会跟他作对。

正因如此,顾瑞灵提出此番建议时,他才点头同意,给顾小月一个教训也好,让她知道谁才是她最大的靠山。

“岳父,灵儿,这次的事情恐怕……”

何文浩毕竟是顾家的上门女婿,顶着顾瑞灵丈夫的名号,让他当着岳父面做诱引前女友的事,难免有些难为情。

本以为这件事情有何文浩出手会万无一失,听他支支吾吾,顾正林几乎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儿?文浩,你马上回来跟我们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心中期待瞬间跌落谷底摔成粉碎,怒火接踵而至。说完,顾正林狠狠把电话摔在地上。

“爸,你怎么能这么跟文浩说话呢?事情还尚未定性,等文浩回来再说。”

事情搞砸了大家都不好受,但顾瑞灵不忍心何文浩受到任何委屈。

而爱女心切的顾正林也不希望看到女儿伤心,旋即把事情岔过去,聊起其他。

两人回到别墅,凌如风正欲开门下车,顾小月轻咬嘴唇,打破一路来的沉默:“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顿住脚步,凌如风侧头看向后面跟着的女人,声音似猝冰般令人发寒,不答反问。

“你觉得我应该问些什么?或者说我应该为不相干的人浪费这个时间?”

不相干?是指何文浩于他不相干,还是她顾小月于他来讲只是个不相干的人?

顾小月不知该如何回答,低头望着被她拧皱的衣角,男人冷冽声音自耳边响起。

“不管你以前经历了什么,既然嫁到凌家,我自然会护你周全。但我希望这样的事不要在发生第二次,否则……”

接下来的话没说,凌如风冷漠目光落在顾小月身上,后者怔然,顿时背脊升起寒意。

现在的凌如风像极了大奶奶当初给她警告那般模样,恐惧感如藤蔓层层将顾小月环绕。

顾小月赶忙快步跟上,勾起凌如风手臂走进屋内,堆笑道:“保证没有下次,嘿嘿,你帅气多金对我又好,这么好的老公上哪找去。”

本想缓和气氛,不料凌如风淡然抽出胳膊,坐到沙发上,修长双腿轻搭于茶几上。

“凌太太!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做出什么丢了凌家脸面的事情,我决不轻饶。”刻意强调她的身份。

顾小月赶忙抬起一只手,竖起三根手指,眼神坚定与凌如风对视。

“你放心,我定会做好这个凌家少奶奶,你别生气,身体要紧。”

听她提起身体,凌如风目光阴沉下来。

回想起那天在顾家,何文浩夫妇两人一口一个病秧子,凌如风顿时怒火中烧。

双眼眯起危险的弧度,起身靠近顾小月,语调缓慢甚至有些阴阳怪气:“你放心,我这个病秧子一时半会还不会被你气死。”

感受到他滚烫的鼻息,顾小月步步后退,两脚相拌,直直栽到沙发上。

她可不想跟凌如风发生什么,结婚当日这男人差点死到自己身上,给顾小月造成了不小的心里阴影。

双手护胸,顾小月欲哭无泪,紧闭双眼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不是,别,你你……”

脑中无数羊驼奔过,她可不想再被凌家大奶奶的气场分分钟秒杀。

耳边佣人礼貌的声音,将她从胡思乱想中拉进现实:“少奶奶,少爷有事先离开了,走时说让您吃点东西,不知您想吃点什么?”

闻言愣怔片刻,顾小月右眼偷偷睁开一条缝隙,不见凌如风的身影,顿时面色涨红目光移向别处,轻咳两声以掩饰尴尬:“呃…什么都行。”

佣人无视她局促模样,转身径直离开。

顾家。

“可恶!那逆女竟敢与顾家作对,当初就不该留她活口!”

顾正林收到消息,方才凌如风下令收回凌家与顾家所有合作,甚至之前那些正在进行的,也全部中断了。

“爸,咱们当时就不应该放过顾小月那个女人,还让她嫁到凌家,白白便宜了她。”

顾瑞灵眼中狠厉蓬勃而出,恨不得立刻将心那中所恨之人千刀万剐。

“你还有脸说?当初你闹着死都不嫁,哪里轮得到她?”

旁边何文浩听着心里憋屈,但无奈他不过是个上门女婿,哪敢有半句怨言。

“之前你几次惹怒凌如风,还有这次,要不是何文浩出那馊主意,顾家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步田地!”

顾正林再怎么疼爱女儿,也无法忍受生意上的事受其影响。

何文浩在一旁面色难看,但又不敢说什么只能隐忍,双拳紧握微微颤抖。

多年受尽宠溺的顾瑞灵自然受不了这样的斥责:“你不是也同意了吗?我把自己老公都差点搭进去,你除了动动嘴皮子说风凉话之外还做过什么?”

想不到向来温顺懂事的女儿竟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顾正林气的胡子微颤:“孽障!反了你们!”

眼看情势不对,顾瑞灵母亲孟慧兰赶忙出来打圆场。

“好了好了,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吵的,文浩你先带着灵儿去楼上,剩下的事情我跟你爸说。”

孟慧兰不停对何文浩挤眉弄眼,后者会意赶忙上前把顾瑞灵拽走。

“老顾别气了,说来说去还不都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在挑事,既然她不听话,不是还有汪娴雅那个女人吗?你怎么把这个忘了。”

这会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孟慧兰卸去平时温柔和善的伪装。

出口便是恶言相向,整个人柔弱无骨般攀附在顾正林身上,不时贴近蹭着男人的胳膊,眼中媚态尽显。

“汪娴雅不是被凌家带走了吗?”

此时顾正林可没心思想那档子事,当初只觉得她举手投足间勾人心魄,不知竟这般没有眼力见,烦躁不已推开身旁女人。

“老爷糊涂,汪娴雅什么身份?凌如风总不可能把她安排进凌家去吧?咱们只要查到她的下落,还怕顾小月那小女人不乖乖听话?”

孟慧兰语调娇柔妩媚,可话中狠厉难掩,她若是连这点手段都没有,当初怎么把汪娴雅从顾家挤出去?

顾正林眼睛一亮:“对啊!”

顿时心中有了方向,顾正林转头看向身侧妻子,此时倒觉得她顺眼许多。

抬手轻点女人眉心,调笑道:“就你鬼机灵。”

孟慧兰娇笑着重新依附在顾正林身上,后者手臂感受到柔软,眼中的渴望丝毫不加以掩饰。

揽过她柔软腰肢,两人向房中走去……

私宅中,凌如风处理完与顾家合作的项目,刚回到别墅里,将手中东西递给佣人后便径直上楼换衣服。

轻手轻脚推开卧室门,睡得正安稳的顾小月兴许是有些热了,翻身伸出腿搭在被子上,踢开碍事的抱枕,半趴在床上一脸满足,呼吸逐渐平稳。

凌如风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有些哭笑不得:“睡觉都不老实。”

突如其来的重物将顾小月从梦中惊醒,尖叫声刺破空气,出口瞬间被凌如风堵在喉咙里。

许久,凌如风放过她的唇瓣,顾小月大口喘息,难得的新鲜空气让她彻底清醒。

只是美梦被打搅的怒火难以遏制,顾小月用力推身上男人的肩膀,然而始终没推动。

只得嗔道:“走开,你干吗?”

“干。”嘴角划过一抹戏谑,凌如风不顾女人抓狂,将她双手钳制在其上方。

要不是见过他发病的样子,顾小月绝不相信这个泰迪一般的男人,竟是传说中的病秧子。

直到深夜她哀嚎求放过,凌如风才满意的起身去浴室清洗身体。

顾小月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正午。

感受到身上无比清爽,顾小月无比愉悦,暗想算他有点良心,刚要翻身。

腰间酸痛感汹涌袭来,昨晚两人难以启齿的纠缠历历在目,顾小月羞愤的谩骂。

“凌如风!你这个……”禽兽。

后两个字硬生生被顾小月咽回肚子里,毕竟这里是他凌如风的地盘。

“少奶奶,您醒了,少爷有事出去了,叮嘱我们要把你照顾好。”

闻声走来的佣人,还以为她在找凌如风,微笑解释。

顾小月暗自庆幸,还好她反应快,不然恐怕此时这些佣人已经去打小报告了。

如果只是对凌如风说还好,如果他们向凌家大奶奶说什么……

顾小月不自觉缩缩脖子,那般令人压抑的气势当初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看来以后在这里要万分小心,切不可大意……

“少奶奶,您一会儿打算出去吗?”

正当顾小月暗暗审度着,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出去?我可以随意出去吗?”

她毕竟只是来冲喜的,再怎么备受宠爱,顾小月也不会恃宠而骄,忘记自己的出身。

“当然了,少爷临走前吩咐过的,您可以随时出去。”佣人耐心解释。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顾小月小跑下楼,匆匆吃过午饭后,赶忙起身跑到楼上换衣服。

相关文章:

【悬疑热文】诡匠完本,诡匠小说在线免费版(陈初一)

纲手h文_小东西乖张腿皇叔疼你

重生小说好看的重生小说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

双腿无力缠在腰间——男主腹黑且深情的小说

公车顶臂享爱/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