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章节】情慕南雨敬深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04-02 14:56 · 新商盟

沈微面上一痛,纸张凌厉的划过她的脸,她娇嫩的肌肤立马被豁开了一道口子,细小的血珠子渗出来。沈微忍不住一抽气,垂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纸张,目光在落在离婚协议书几个字上,不禁有些讶异。

蹭了蹭那几个字,沈微眼眸转了转,浅笑嫣然的对上慕南深的视线,“你这是要跟我离婚?”

沈微没等慕南深回答,低头仔细看了看这所谓的离婚协议书。

不得不说慕南深是一个标准的商人,凡事利益当先,这份离婚协议十分的缜密,关于婚后的一切事宜都罗列出来了,堪称完美。

沈微都忍不住要夸赞慕南深了,只是看到这份协议,沈微还是心口忍不住微微泛着酸胀的感觉。大约是姜瓷本身伤心了?

沈微手指微微收拢,极力的将这种陌生的感觉压抑下去。

慕南深在沈微捡起离婚协议的时候就一直在看着沈微,若是换做平时的她,一定会大吵大闹,无所不用其极的跟他耍手段谈条件,甚至不惜搬出慕家老爷子来。

但是今天的沈微很奇怪,她不吵不闹,整个人十分安静,就连他冷言冷语她似乎也不在乎。

这种情况好像是从她醒过来开始就这样了,慕南深一下子有些看不透她,“马上签字,协议上承诺你的就会兑现。”

“呵!”沈微冷笑一声,捏着那份协议书,“慕少真是好算计!”

慕南深拧眉,“你不签?”

“姜瓷,这份协议对你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的确是好,离婚后给我五千万,啧啧,我真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值钱。”沈微不由的感叹了一声,“慕少还真是大方。”

“你嫌少?”

沈微挑眉,“我若只是姜瓷,五千万的确是够了。但我是慕家的少奶奶,你慕南深的妻子,这五千万就远远不够。”

沈微点了点这份协议,“要我签字也可以,我也不要你一半的财产,两个亿,你答应了我们就马上离婚。”

“两个亿?你值吗?”慕南深沉了脸,嘲讽一般的看着沈微,“现在签字还有五千万,敢耍花样你一毛钱都拿不到。”慕南深上前一步,捏着沈微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沈微,“明白?”

沈微吃痛,慕南深强大的气场让沈微心里发毛,可面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

“我不明白,我只知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慕少你想跟我离婚,那至少得拿出点儿诚意来,咱们干干脆脆的离婚多好!”

沈微一把拍掉慕南深的手,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以策安全。

原本她就想着要怎样跟慕南深开口谈离婚,然后离开这里。毕竟她不是真的姜瓷,若是一直留在慕家,留在慕南深的身边,肯定迟早穿帮。她倒是没想到慕南深居然先提出来了,既然是他提出来离婚,她自然也不能辜负他不是吗?

不过她现在好歹占用了姜瓷的身体,所以从慕南深身上捞点儿什么也没什么不对,左右她现在是他慕南深的妻子。

沈微这样想着气便足了一些,“慕少好好想想吧!两个亿买你人生自由,我觉得很划算!”

慕南深眸色加深,万没有想到姜瓷居然会如此刁钻,她从前可从来不敢跟自己这样对视,甚至说出这样大胆的话来。

他细细的眯着眼,不说话的时候周身阴沉可怖。

若非是沈微这几年来跟在沈靖滕的身边见惯了大场面,恐怕今儿这样跟慕南深的对阵她立马就会败下来。饶是这会儿她这么大胆,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虚。

她不了解慕南深,也不知道慕南深的底线在哪里。

慕南深瞧见沈微这一副大无畏的模样,眸底划过一道寒光。

“跟我谈买卖?你还不够格!”

慕南深冷嗤,“两个亿对于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你不值两个亿。”

“呵呵!”沈微听到慕南深这话冷笑两声,“值得不值得不是慕少你说了算,我如今好歹也是慕家的大少奶奶,只要我不同意离婚,你能拿我怎么样?两亿不肯给是吧,多一天就加一个亿,反正你慕少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姜瓷,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慕南深沉冷了脸色,周身散发着寒气。沈微见着这样的慕南深竟有一丝的害怕,抿抿唇,眉头紧蹙。

慕南深却步步紧逼靠近沈微,沈微心下一慌,想要往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慕南深一手捏住沈微的双颊,沈微伸手推开慕南深,发现慕南深力气大的很,根本奈何不了他。

“慕南深,放手!”

沈微手脚并用使劲儿往慕南深身上挠,她修长且尖锐的指甲凌厉的扫过慕南深的脸颊。

“姜瓷,你找死!”

慕南深倒抽一口气,脸颊上传来热辣辣的疼,下一秒掐住沈微的脖子。沈微见状一脚踢在慕南深的膝盖上,趁着慕南深不注意的时候一记手刀就要往慕南深的脖子上劈。

慕南深那双幽深的眼底总算是带上了一抹诧异,手下的动作却是极快,两人三两下便交起手来。

沈微想的是掐我脸就算了,现在还掐我脖子,总得给他点儿苦头吃不可。毕竟当初她就算是在沈家,那也是没人敢欺负她的。沈微一向心高气傲惯了,跟沈靖滕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总是惯着他,哪像慕南深从头到尾都在嫌弃她。

沈微如是想着手下招招狠厉的往慕南深的命门上攻击,慕南深由原本的漫不经心也变得认真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沈微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抬腿的瞬间被慕南深一手握住脚腕,一拉扯,沈微被硬生生的给扔到了床上,脑袋撞到床沿嗡嗡作响。

沈微还想从床上爬起来,慕南深那高大的身躯迅速压制了过来。

她双腿被慕南深压在了膝盖下,一双手也被慕南深狠狠的钳制住了。

慕南深冷笑出声,“姜瓷,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几招,嗯?”

“那是当然,姑奶奶会的可多了,你下次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废了你。”

“嗯?”慕南深半眯着眼,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探究,“废了我?我记得你从小养在深闺中,你什么时候学会防身术的?”

糟了!

沈微警铃大作,蓦然瞪大双眼,随即快速的反应过来,勾勾唇,“我什么时候学会的?像你这样不关心我的人,自然不知道了。”

“你配吗?”

慕南深原本探究的眼神变得冷漠,甚至嫌恶的松开了沈微,“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说完便狠狠的关上门离开了。

慕南深走后沈微迅速的爬起来,确定慕南深已经走远之后沈微才仔细打量了这间卧室,看来虽然慕南深对姜瓷的态度不好,但是两人却并没有分居。这间卧室里无论什么都是双人份的,两人的衣物也都有。

只是当沈微在看到属于姜瓷的衣柜里那一系列的衣服的时候,忍不住紧蹙秀眉,伸手捏了捏眉心。

原本她以为从医院回来穿的那套衣服已经足够挑战她审美的极限了,却没想到这一大衣柜的衣服更是挑战她的视觉神经。这个姜瓷还真的是奇葩啊,穿的都是些什么鬼?

沈微挑挑拣拣,总算是找到了一件还能入眼的,立即换上。

“少奶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微一顿,“谁?”

“是我,小陶!”

小陶是沈微除了慕南深之外唯一一个认识的慕家的人。

沈微微微思索了片刻便走出衣帽间,“进来吧!”

小陶推开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药盅,“少奶奶,趁热喝了吧!”小陶将药盅递给沈微。

沈微捏着鼻子,嫌恶的推开小陶,“什么东西,拿开拿开!”

“少奶奶您忘了吗?这是您让我炖的呀!”小陶一脸诧异的看着沈微。“少爷呢?”

沈微一顿,抿抿唇,“那个小陶啊,你先把东西放下,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沈微想着自己本就不是姜瓷,对慕家自然也不了解。她脑海中关于姜瓷的一些记忆也七零八落的,对于姜瓷在慕家到底算是个什么地位也不知道,只能从小陶这里找答案。

小陶狐疑的看着沈微,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少奶奶您想问我什么?”

“你,是我从姜家带过来的?”沈微指了指小陶。

小陶摇头,“我是老太爷调过来专门照顾少奶奶您的。”

“老太爷?”慕老爷子?

看到小陶一直疑惑的看着自己,沈微苦恼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一副痛苦的模样,“小陶,你说我这是不是后遗症啊,我怎么感觉我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似得。你说我好端端的怎么跑去跳湖?还有……慕南深,他好像很讨厌我。”

沈微说着还眨眨眼,象征性的掉了几滴眼泪下来,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让小陶看的心里直抽抽,急忙拿了纸巾给沈微,“少奶奶您别着急,您想不起来只是暂时的。”

“嗯,我也知道我一定会想起来的,但是小陶,我现在只认识你和慕南深,慕家其他人呢?对了,我回来这么久,为什么只看到管家和佣人,其他人呢?”

“老太爷去乡下探望战友了,至于慕家其他人,少奶奶,您跟慕家人的关系不太好,尤其是您婆婆和小姑子。”

沈微了然点头,又跟小陶了解了一下慕家的其他人。总结下来就是慕家除了慕老爷子之外,还真的没有一个人喜欢姜瓷。至少在姜瓷嫁过来的这两年里,只有慕老爷子对姜瓷好。

沈微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酸酸的,有些难受。

小陶像是想到什么似得,一拍脑门儿,“少奶奶,您真的不是自己跳湖?”

沈微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跟看白痴一样看小陶,“你看我像吗?”

小陶咽咽口水不说话,但是那脸上的神情分明就已经给了沈微答案。

沈微蹙眉,有些无奈道,“我以前干过很多蠢事?”

“也不能算是蠢事吧!老太爷说少奶奶您是太爱少爷了,所以……”

“可以了,你不用再说了,我不想听。”沈微有些有气无力,关于姜瓷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也大致了解了。

若说一开始沈微还抱持着侥幸的心理在慕家留下来,那么现在沈微十分坚定自己要离开。

慕家上下对姜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姜瓷在慕家没有地位可言。

沈微不相信一个人蠢到整天自己作死的去招惹慕南深,所以姜瓷跳湖这件事,沈微还是觉得不大可能。只是虽然她也怀疑,但她终究不是姜瓷。而且她也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小陶离开后沈微又在卧室里待了许久,这期间也没有人再上来。晚饭的时候沈微不乐意出门,都是小陶带上来的。

从白天到晚上,沈微也没有再见到慕南深,自然而然的就将慕南深这个人给抛到脑后去了。

沈微翻了姜瓷的首饰盒还有衣柜什么的,发现姜瓷的珠宝首饰倒是不少,衣服也不少,不过品位真的是不咋地。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沈微一下子根本就承受不来那么多的事情。晚上她也顾不得慕南深到底在哪里,甚至会对她做什么,额,反锁了门之后便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沈微好像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在打量着自己,那视线太过锐利和锋芒了,沈微只觉得背脊发冷,接着便陷入了无尽的梦靥之中。

梦里沈微回到了沈家,看到了沈靖滕还有许茹,沈靖滕抱着许茹冷眼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她。

沈微走近了一看,躺在病床上的她子宫已经被摘除掉了,甚至就连她的心脏的那一块都空了。

“不,不要拿走我的子宫,不要拿走我的心脏。许茹,把我的子宫还给我。”

梦里沈微大叫着,一双手不停的挥舞。可沈靖滕却带着许茹走了,任凭她怎么追赶也追赶不上。最后变换了场景,男人蓦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姜瓷,你怎么还不去死。”

是慕南深!

慕南深那双如鹰一般的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却并不是在看她,而是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

“不要!”沈微猛然睁开眼,从床上惊坐而起。

她浑身上下密密麻麻的汗珠,整个人像是浸泡在了水里一样。黑色的长发粘腻的爬满了她整张脸。

身侧冷凝的空气让沈微背脊发寒,侧头便撞进了一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眸。

沈微心肝一颤,脑子浑浑噩噩的,现实跟梦境交汇在一起。她扬手狠狠的给了身侧男人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刺耳,彻底震碎了沈微的梦。

“姜瓷,你找死!”

昏暗的屋子里,慕南深那双眼底带着彻骨的寒光。他一只手狠狠的遏制住沈微的手腕,另一只手捏住沈微的下巴。

沈微吃痛,盯着发麻的右手,涣散的瞳孔总算有了一丝微光。“我……你怎么进来的?”

语罢,一把拍掉慕南深的手,并且趁着慕南深不注意的时候一脚踢在慕南深的膝盖上。

慕南深吃痛,好看的眉峰微微拢起。

沈微却戒备的拉扯着被子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以策安全。

慕南深简直要被沈微这幼稚的举动给气乐了,她以为跑下床就能没事儿?到底是她太天真了还是自己太没用了?

不过沈微这一系列的举动倒是让慕南深的眼眸沉了沉,若说白天的举动慕南深尚且还能理解的话,那么这晚上的种种迹象,沈微的表现都太奇怪了。

结婚两年,两人虽说同处一室,但是慕南深却从来没有碰过姜瓷。往常像是这种机会,姜瓷总是会上赶着凑过来,哪怕他疾言厉色,她都能不要脸的接近他。

今天他回房睡觉,谁知道门却被锁上了。慕南深那会儿倒是觉得有意思起来了。甚至刚刚这女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一副防备的姿态,更不要说现在就像是看见瘟疫一样躲避自己了。

往常的姜瓷别说打自己了,就连碰一下的胆子都没有。

慕南深加深了眸色,他冷嗤一声,那双沉黑的眼眸似要将她看透一般。“这是我的房间,你说我怎么进来的?”

“你……”沈微被堵得没话说,只能一双手紧紧地捏着被子的一角,“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那还跟我睡觉?

慕南深眯了眯眼睛,忽而勾唇,“这不是还没离么!只要我们一天没离婚,我们就还是夫妻。”

沈微厌恶的蹙眉,慕南深见状,掀开被子下床。

他穿着深色的睡袍,领口因为刚刚的动作而微微敞开,露出了小麦色的肌肤。沈微距离他不算远,看他那模样便知道这男人的身材好到爆,尤其是他走路的时候身上的那股子气质让人挪不开眼。

跟白天看到的慕南深不一样的地方是,此时他虽然还是冷漠但是却透露出一股子禁欲慵懒的感觉。

沈微咽了咽口水,心跳有些加快,也不知道是被美色所迷还是因为男人本身强大的气场。沈微稍稍往后挪了几步,慕南深却踩着步子走过去,沈微避无可避。

“你,你想干什么?”

慕南深斜睨了沈微一眼,俯身靠近沈微,那双眼却是带着轻讽的味道,“你觉得我能对你做什么?”

沈微捏紧了拳头,“慕南深,你离我远点!”

慕南深呵了一声,“刚刚做噩梦了?”

沈微心口一颤,抬头的一瞬间便撞进了慕南深探究的眼眸,沈微慌忙的别过头,“怎,怎么可能!”

“是吗?要不然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慕南深起身,冷冷的看着沈微,“亏心事做多了吧!”

“你放屁。”沈微气急,“你才亏心事做多了呢!”

慕南深眼眸蓦然一沉,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冷凝的气息。“嗯?姜瓷,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耍花样。慕家不是你们姜家,当然了,就凭你,就算是在姜家你也翻不了天。”

“你……我懒得理你!”

危险,慕南深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个危险的人物。

他就像是能洞悉她一样,这让沈微前所未有的紧张。

她好不容易重生了,就算是重生在一个废物的身上,她也不想要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沈微捏了捏拳头,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离开,一定要离开慕家,离开慕南深!

“你,你睡床,我睡沙发!”

沈微卷了被子和枕头快速的去了沙发,就连看都不看慕南深一眼。

看着沈微那避之不及的举动,慕南深那双墨黑色的眼眸之中暗潮涌动,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后半夜沈微其实也不敢睡得太沉,一个是因为知道慕南深现在跟她共处一室,她还没有那么心大到可以毫无防备。一个是因为她害怕自己睡得沉了又会进入刚才那样的噩梦之中。

沈微就在这样复杂的情绪交织着睡得迷迷糊糊,直到天际泛白,沈微才猛然睁开了眼睛,慕南深已经穿好了衣服从衣帽间出来,看到沈微犹如惊弓之鸟一般防备的看着他,不由冷嗤一声,长腿越过沈微直接离开了。

沈微见慕南深砰的一下关上门,紧绷的情绪才松懈了下来。

她眯了眯眼,好半晌才从沙发上爬起来快速的找了一套尚能入眼的衣服穿上,然后去洗漱。

虽说如今占用了姜瓷的身体,但是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姜瓷,她是沈微。

有了这样的认知,沈微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慕家不是长久之地,她必须得离开慕家。

“少奶奶。”

小陶见沈微从楼上下来,见到沈微的衣着,还有些讶异。

沈微勾勾唇,“小陶,早上好!”

“少奶奶,楼下吃早餐吧,少爷已经在楼下等着您了。”

沈微一挑眉,下一瞬微勾起的唇角略有些僵硬。大约是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所以沈微的精神不是很好,看在小陶眼里有几分的怜惜。

“少奶奶快点吧,少爷待会儿要出门。”

沈微闻言才不紧不慢的踱步去了餐厅。

慕南深已经坐在主桌上开始优雅的吃着早餐,慕管家就站在不远处,瞧见沈微过来了,便让下人伺候沈微用餐。

沈微几不可查的蹙眉,暗自打量着慕南深。

慕南深目不斜视,仿佛没有看见她一般,全程都将沈微当做空气。

沈微撇撇嘴,也装作没有看见慕南深一样。不过在下人端上早餐的时候,沈微却恶作剧似得故意用刀叉在盘子上弄出声音,果然瞧见慕南深眉头微蹙,抬首的瞬间,那冷冽的眼神中带着警告。

沈微也跟慕南深对视,那双眼睛里带着不服输的阵势。她一手拿着刀叉,梗着脖子。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竟谁也不肯认输。

“踏踏踏”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打断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哟,这次回来的时间很短嘛!我还以为你要在医院里昏迷个十天半个月呢!”一道清丽却带着嘲讽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

沈微蹙眉,迎上那人的视线。

只见来人穿着一身浅色系的裙子,浅栗色的发色,手里拿着一只香奈儿粉色的包包。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凌厉。

慕倩!

沈微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很快便安在了眼前的女人身上。

小陶昨天说过,姜瓷跟慕家人的关系很不好,其中最不好的恐怕就属这个慕倩了。

沈微突然间觉得有些头疼,没想到姜瓷的人际关系竟然这么差。

她那会儿就算是在沈家寄人篱下,但是好歹也是沈家的大小姐,而且她交际的手腕不错,所以在那个圈子里混的也还算不错。

没有得到回答,慕倩轻嗤一声,越过沈微的时候睨了她一眼,却乖巧的对着慕南深一笑,“哥。”

相关文章:

宝贝把腿张开樱桃_贵妃迎合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肉一对一小黄文-卫生间征服美妇

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当兵男朋友一晚八次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给漂亮女同学开嫩苞

日到腿合不紧/危险期开宫受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