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知心却被情伤——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1-04-02 14:53 · 新商盟

三年后,海市。

夜!

皇廷夜总会奢华的圆形大舞台上,一个膀大腰圆的魁梧汉子正拿着麦克风声嘶力竭的唱着那英的“一笑而过”。

你伤害了我,

还一笑而过,

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

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

只怪自己爱你所有的错……

外面的喧闹一阵紧似一阵,唐悠然快速在自己的专用房间脱下身上的露肩小礼服,换上休闲长裤和衬衫平底鞋拎着包出了房间。

穿过走廊,从后门来到停车场,刚拉开车门,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悠然,你这是要去哪里?”

“荷姐好几天没有来,我担心她,想去看看她。”

“马老板马上要来,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和他交代?”妈咪脸上明显的带着不高兴。

“放心吧,我已经和马老板打过招呼了,你不用担心。”

听她这样一说,妈咪脸上不快散去,换上了殷勤的笑容,“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行不行?要不要我派个人保护你?”

“不用。”唐悠然拒绝。

“风这么大,天又这么黑,你一个人不害怕?”妈咪试图说服她。

“不害怕。”唐悠然淡淡的笑,“你回去吧,我走了!”

白荷住的地方有些偏远,因为担心她唐悠然的车速很快,却不想天不遂人愿,车到半道,刺眼的闪电开始在天际一道道划过,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顶上面,很快外面就是一片雨雾。

雨势很大,唐悠然不敢开快车,而是放慢车速小心的在雨雾里前行,一开始她还能看清楚道路,后来,雨越下越大,倾盆的大雨像是要将城市淹没一样,唐悠然车上的雨刮器已经起不了左右,她不敢继续前行,于是找了一个地方靠边停下,打算等雨停了再走。

却不想运气实在太背,只听见一声“嘭”的一声,不知道她停车的地方有什么竟然把她的车胎给戳爆了。

这下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唐悠然叹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咪的电话,“我车胎爆了,你派辆车来接我吧!”

“我的姑奶奶,这么大的雨怎么开车,你呆在那边别动,等雨小了我马上派人过来。”

挂了电话,唐悠然靠在车里看着雨雾发愣,又过了大约半小时左右,雨势渐渐的小了。

可是经理派来接她的人却还没有来,唐悠然有些烦躁的从车里拿了把伞,打开车门准备下去看究竟。

刚下车撑开伞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透过密密的雨帘,唐悠然看见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路口出现一群诡异可怕的男人。

他们身穿黑色西服,手里拿着器械,杀气腾腾的跑过来……

在皇廷一号呆了这俩年多,听到的江湖追杀,黑到火拼故事并不少,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还是让唐悠然有些胆寒。

她转身就想上车躲避,却不想后面突然伸出一双手,一下子捂住她的嘴。

紧接着一个低沉的磁力非凡的声音在唐悠然耳边响起,“不许出声!”

突然的变故让唐悠然吓得魂飞魄散,她下意识的挣扎。

对方牢牢的控制住她,贴着她的耳朵低语,“有人在追杀我!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只是借你车用用。”

说着话他快速的把唐悠然拖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上车后男人大概觉得安全了,随手放开唐悠然一伸手去开车。

借此机会唐悠然看到男人胸前一大片血渍,很显然,他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她哆嗦着嘴唇吐出四个字,“车胎爆了!”

“该死!”男人低声咒骂,他欲打开车门下车,目光扫到那群黑衣人越来越近,马上又放弃了。

转而把目光看向车内的唐悠然,四目相对,唐悠然看到的是一双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她仓皇的伸手准备去拉车门,却是晚了一步,男人一把抓住她把唐悠然提到了自己的身上。

另外一只手快速的落下了车锁,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配合一下,我放你一马,不然……”

后面的潜台词唐悠然懂,如果她不配合男人会让她陪葬的。

惊悸让唐悠然来不及思考,只是傻乎乎的看着身下的男人,男人恶狠狠的按下她的头,很快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

这一切在瞬间发生,唐悠然还来不及思考,男人的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耳朵里听到一声“撕拉”她身上的衬衫被男人厮破,露出里面的黑色底衣。

这当口,那群黑衣人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雨势小了许多,透过玻璃,唐悠然能看见他们手里的器械闪着银光。

耳朵里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对话,“他受伤了,肯定跑不远,就在这附近仔细的搜索,找到他后快速解决!”

冷酷的话语传进唐悠然的耳朵,她心里害怕得要命,外面的这些男人一听就是狠角色。

要是让他们发现了车内的男人是他们要找的人很显然只有一个结局。

而这个男人肯定也不会放过她,就算她能侥幸逃脱,外面那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毕竟这些人是不可能留下她这个见证人活口的。

对死亡的恐惧让唐悠然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在这之前她本来是抗拒男人的触碰的。

不过为了活命现在顾不了这许多的,她压低了身子,让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身上。

一头瀑布似的长发遮盖下来,挡住了男人的脸。

男人的手虽然在她身上游走,但是目光一直警醒的盯着外面的情形,唐悠然的举动显然让他很意外。

在他愣神间,唐悠然伸手解下了自己的里衣,她洁白丰满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在夜总会一年多,耳闻目睹了太多的事情,唐悠然柔软的身子在男人身上上下摩擦,嘴里发出醉人的声音。

她的举动让身下的男人一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开始大力的配合唐悠然的行动。

汽车在两人的剧烈运动下开始抖动,引得外面的黑衣人看了过来。黑夜像是一块遮羞布,把实情掩盖得接近真实。

外面的黑衣人并不能完全看清楚车内的情形,只是看了一个大概,应该是一对男女在雨夜干柴烈火玩车震。

这种情形在平时无疑很让他们感兴趣,可是此时,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们只是粗略的扫了眼车内的情形,就急匆匆的向奔向别的地方搜寻。

……

车外恢复了宁静,唐悠然这才从男人身上下来,颤抖着手摸索胸衣穿上。

因为害怕,她扣了几次都没有扣上,这当口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过来帮她扣上了扣子。

低沉的带着磁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叫什么名字?”

“笑笑!”唐悠然颤抖着回答。

“你!很好!”男人的手指在她颤抖的嘴唇上抚摩了下,打开车门下车。

夜色沉沉,唐悠然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夜色里。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来月,这天晚上,唐悠然刚拎着包进入皇廷妈咪就来了。

“悠然,赶快梳妆打扮,有重要客人要来。”

唐悠然没有在意,对于妈咪来说,能让她拿到钱的人都是重要客人,唐悠然在过去的这一年没有少听见她说这样的话。

出了门,才发现外面聚满了人,都是皇廷一号数得上名字的美人。

唐悠然愣了下,她来这里两年多了,像这样让皇廷一号倾巢出动的情形还从来没有见过,可以想见今天晚上来的客人的确不一般。

思量中,一个懒洋洋的妩媚之极的声音突然传来。“这是怎么了?皇帝选妃啊?”

“白荷!”唐悠然循声看过去,果然是消失了半个多月的白荷。

此时的白荷一袭黑色吊带长裙,绝美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抱着双手站在走廊的一头看着她们。

“我的小祖宗,你总算来了!”妈咪看见白荷马上迎过去。

“你都要炒我了,我敢不来吗?”

妈咪也不管白荷语气里的尖酸嘲讽,“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今天晚上这种场合缺了你可不行啊!”

说完这句恭维的话,妈咪转过头尖着嗓子开始交代,“小祖宗们,都给我打起精神到1号包厢伺候,对了,我提醒一句,里面的主可不是一般人,你们今天晚上任何人都不许出错!”

“切!”白荷轻蔑的一笑,“我在这行做了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至于吗?”

“我知道你见过大阵仗,这不紧巴巴的催你来压场吗?不怕和你交个底,今天晚上的人可真的不好伺候。”

“你就别卖关子了,直接说是谁?”白荷不耐烦的问。

“七爷!”妈咪吐出两个字。

一听七爷这两个字,除了唐悠然,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白荷脸色也收敛了许多。

妈咪见震住她们,于是开始仔细的交代注意事项。

白荷晃悠悠走到唐悠然面前,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压低声音,“今天晚上你注意点。能躲就躲开,不要露面。”

“到底来了什么客人?”唐悠然也很好奇。

“一个说一不二的主,他要是看上的东西,没有不到手的,你懂吗?”

唐悠然一听垂下了头,她来这里半年多了,一直都是卖艺不卖身。

在这种场合能保持清白之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唐悠然很清楚自己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

不是她运气好,而是因为有白荷左右逢源的替她周旋。

白荷在这一行是出名的大姐大,认识许多黑白两道的大佬,从前那些看中唐悠然出高价要买她初夜的人都被她给挡回去了。

现在白荷这样提醒她,很明白的,今天晚上的人她无能为力,唐悠然暗暗的留了一个心眼。

1号包房是皇廷一号最大的一个包房,装修奢华气派。

唐悠然等一干人等鱼贯进入包房后,一眼就看见包房的宽大沙发上面坐着一个年轻男人,他的身后站着一溜保镖。

唐悠然打量了下男人,他身材高大,长得很英俊,是个迷人的男人,不过就是带着一丝邪气。

妈咪陪着笑脸走上前,“七爷,我们最好的姑娘今天晚上都来了,您看看有没有中意的?”

七爷旋转着手里的酒杯,没有说话,他身后一个保镖开口,“带这么多人干什么?留下几个最好的就行了!”

妈咪忙不迭的点头,伸手指了指白荷,白薇,还有白兰,她的目光在唐悠然脸上停留一下后,移到了白梅身上。

唐悠然松了口气,跟随众人一起向包房门口走去,一只脚已经跨过了门槛,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哪一个是唐悠然!”

唐悠然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

沙发上面的七爷呷了口酒,“听说这里有一个开价百万都不出台的人,我今天晚上想见识见识。”

“那个……七爷,真是不巧!”白荷带着笑主动凑过去,“唐悠然今天生病了,没有来。”

“生病了?”七爷冷笑一声,“怎么这么巧?”

“是真的,七爷这样的人我们想见一面都难,怎么能有胆骗你呢?”

“那就让人去她家把她给请过来!”七爷的声音很冷。

“七爷,您看,你难得来一次,就让我们姐妹伺候你吧!”白荷伸手去抓酒瓶准备倒酒。

却被粗暴推开了,七爷冷冰冰的眸子盯着她,“我说,让唐悠然来伺候我!”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僵到了冰点,看着杀气腾腾的保镖,唐悠然知道想走已经不可能,于是转身从容的走到七爷身旁,低头顺目的叫了声“七爷!”

“不是生病了么?这是怎么回事?”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唐悠然无法解释,只是低声请求,“求七爷放过我姐妹!”

“把头抬起来!”

唐悠然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男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长得还过得去,今天晚上跟爷出台吧!”

唐悠然站着没有动,七爷冷冷的看着她,“怎么?不愿意?”

一旁的白荷再次上前,“七爷,对不起,唐悠然今天晚上恐怕不能伺候你了,她身上来了!”

“身上来了,好啊,让我检查检查!”说着话一只大手像唐悠然伸过来,唐悠然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胆子不小啊,敢躲,来人,把她衣服给我扒了,让我看看是真是假!”

话音落下,两个保镖从他身后走过来控制住了唐悠然。

唐悠然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掉,旁边的白荷已经变了脸色,“七爷,求你放过她,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你配吗?”七爷不屑的哼一声,又命令保镖,“愣着干什么,扒光她!”

相关文章:

回娘家每次他都搞我|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下边被老外塞满的快感|在你心中有个地方

边摸边吃奶边做视频 公公 一千部床上视频免费 不可以

男主愿跪在女主脚下小说 完结小说txt

我给你看个宝贝 摸一凹喵|药效发作 揉捏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