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少(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4-02 14:50 · 新商盟

“要啥都两块,买啥都两块!”

坐在收银台里的叶昊正在冥思苦想,自己挂在脖子上的随身玉佩会被丢在哪里了,这是爷爷留给他唯一的遗物。

“叶昊?!你是聋了还是瞎了?”

收银台前那头发烫卷的中年妇女脸色难看,眼中带着嫌弃,“整天守着这些破烂,能挣几个钱,小雅怎么会嫁给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叶昊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唯唯诺诺的站起来,“妈,你怎么来了?”

眼前这穿着时髦的女人是叶昊的丈母娘郝桂兰,在邯市开了家火锅店,每年盈利几十万;对于他这个二元店的全年利润来说,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平日里丈母娘对叶昊这个上门女婿处处挤兑,都是因为他要学历没学历、要本事没本事,偏落下一身病,跟个废人没多大区别。

“怎么着?平日里吃我们沈家的住我们沈家的,现在我在你这小店站一会,你还有意见?”每次看到眼前这窝囊废郝玉兰就忍不住心头的怒火。

当初叶老头有恩于沈老爷子,谁知沈老去世前写了封遗书,竟然要把小雅嫁给这废物,报恩就报恩,给个几十上百万不行?非要毁掉小雅的一辈子幸福,造孽啊!

“我没……”叶昊习惯性的低头,每次被训斥他都低头不语,默默承认着一切暴风雨。

“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可没有小雅那傻丫头好哄弄,”郝玉兰越来越恼火,从进门都没正眼看过面前这废物,“看见你就心烦。”

“啪”一张银行卡摔在收银台上。

“这里面是一百万,等老沈过完六十大寿你就跟小雅离婚。”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郝玉兰一刻也不想在这屋里待着,转身就向外走去。

叶昊看了一眼那张银行卡没有说话,对于刚才的话他选择跟往常一样,逆来顺受。

注意到丈母娘要走,迈步想要出去送送,谁知刚要离开,他突然发现竟然可以內视自己的丹田,里面竟然有个和玉佩一个模样的锦鲤。

叶昊一时吃惊,想要继续观察时,就听门口有人喊他。

“小昊,又挨骂了?”

叶昊抬头看到门口站着头发花白的老头,手里拿着装袋的煎饼。

“刘叔,快进来坐。”叶昊面带微笑招呼着。

刘叔一年四季在这里卖煎饼,两人在这老城区相伴多年;叶昊的情况他比谁都了解,家里女人漂亮能干,出身书香名邸又名牌大学毕业,如今在公司混的风生水起。

而叶昊,虽然心地善良长相清秀,但体弱多病没有才能,靠着这二元店面前维持生计……

“新烙的,趁热吃。”刘叔把手里的煎饼放在台子上,找了个凳子坐下,“又想爷爷了?”

叶昊咧嘴一笑,显得苦涩而又落寞,伸手拉开抽屉拿出五元钱递给刘叔。

“爸,回家吃饭了。”门外走进来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嘴里叼着一根香烟。

“这孩子,说你多少次了,你昊哥闻不厌烟味。”刘叔起身责备道,后又转身告别要出去。

叶昊这时又感到丹田有一丝异动,随后看到刘叔扭过来的脸极其可怕,七孔流血面色青灰,额头上写着血红的‘申’字。

“啊,刘叔您怎么流血了?”

“什么血?”刘叔伸手摸摸鼻子,并未看到什么异常。

那小伙子踩灭烟头,看了眼自己老爸又皱眉疑惑的看着叶昊,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你们都看不到么……”叶昊连忙揉揉眼睛,这次眼前的刘叔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他便有些尴尬了,“可能……我眼花了。”

刘叔叮嘱叶昊好好休息,轻叹了一声便带着儿子离开了。

“爸,叶昊不会被沈家逼傻了吧?我以后打光棍也不要做上门女婿,太可怕了”

“瞎说什么!”

……

叶昊已经习惯了这些流言蜚语,若说他已经练就了一身强大的承受能力,可每次听到外面那些议论,他的心也会痛。

坐在凳子上他继续尝试內视自己的丹田,发现丹田里的锦鲤旁边多了两个它吐出的泡泡,泡泡还是橙色的。

叶昊摇了一下脑袋,感觉自己最近忙糊涂,都出现幻觉了,自己丹田怎么能有条鱼呢,随后他满脑子想着郝玉兰刚才的话。

眼前除了那张银行卡,还有一只他花了全部家当,五千块钱买的仿真青花瓷,他本打算在老丈人大寿上作为贺礼,老丈人喜欢收藏古董,对藏品很有研究,这只赝品怕是送过去,又要遭到大家的笑话。

如果他能拿着真的青花瓷当做贺礼,肯定会给小雅长脸。

家里的书房放有不少关于藏品的介绍,为了跟老丈人有共同话题,叶昊也是下过功夫的,这只青花瓷就是仿照着老丈人最喜欢的那一款买的,可就是他这个门外汉也知道,这赝品跟插图上的真品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就在这时,叶吴感到丹田又跳动了一下,他看见刚才的橙色泡泡消失了,正纳闷之际,忽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青花瓷茶杯。

多出来的那只晶莹剔透线条优美,分明就是书中插画的那一只!

叶昊吓得差点喊出声,这只凭空出现的青花瓷哪来的?

难道是这橙色泡泡?

锦鲤吐出的泡泡可以把自己之前看到的东西变为现实?!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叶昊仿佛感觉世界对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崭新生活的大门。

如果真的可以把见到的图片变成实物,就按他之前猛做功课学的那些古董鉴宝书,那里面的插画每一张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随便一只都是价值连城!

叶昊兴致勃勃,脑子里想着国宝父辛爵,若是把这件拿到手,国内岂不是有第三件真品?!

“爸你怎么了?”

门外突然响起一声喊叫。

“爸你醒醒啊,快,叫救护车!”

是刘叔儿子的声音,叶昊感到疑惑,想要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煎饼三轮车旁边躺着刘叔,旁边已经站着四五个人围观,刘叔的儿子焦急的在给医院打电话。

叶昊走近,看到刘叔七窍流血,脸色青灰,与他之前惊鸿一瞥完全一样。

来不及多想,叶昊感觉到右眼微痛,丹田一空,剩下的泡泡又消失了,便看到半通明的物体从刘叔身上挣扎着出来。

叶昊张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那半透明人穿过人群朝远处慢慢飘去,那人的胸口黑乎乎一团,令他很不舒服。

“刘叔您去哪里?”叶昊反应过来后,向前几步要拽住那像极了刘叔的半透明人,可是那人如同空气,根本抓不住。

“回家。”刘叔疲惫的转身,说话的声音空洞而遥远。

“不,还不行!”叶昊意识到这是刘叔的灵魂,若是放走了他,那刘叔肯定救不活了,“您得跟我回去。”

再次伸手,仍然没有抓住任何东西,叶昊急了,哭着求刘叔回去,好在最终刘叔听懂了他的话,朝着肉体而去。

此时他的身后站着十多个人,像是看小丑表演一样各个脸上表情不一。

当然最愤怒与羞耻的是站着边上那位长发披肩,一身职业装打扮的窈窕少女。

“丢人显眼!”少女紧皱眉头,眼中透露出鄙夷的神色。

叶昊不顾众人目光与反对,引着刘叔灵魂进了120救护车……

跟车的医生急眼了,瞪着叶昊怒道,“你干什么,耽搁了救人,你负得起责任吗?”

这时候路人也跟着议论。

“这人有病吧?大白天装神弄鬼?”

“不帮忙也就算了,在这演这处,为了出名吧……”

……

“叶昊你够了!”少女实在看不下去了,两大步走过去一把狠狠扯住叶昊胳膊,“还嫌不够丢人吗!”

胳膊被捏的生疼,叶昊皱眉扭头,“小雅,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在这表演救人,太令我失望了!”沈慕雅冷冰冰说完扭头便走,留给叶昊一个异常讽刺的白眼球。

叶昊扭过头,看到刘叔的灵魂重回原位,这才扭头看到小雅进了店,跟了过去。

“叶昊,我们离婚吧。”

等叶昊进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晴天霹雳的决定。

他们两个结婚五年,即便再生气,小雅也从未提过离婚;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可谓青梅竹马,又被家里老人定了娃娃亲,本应有个美好的结局,直到小雅考上名牌大学,而他名落孙山;沈、叶两家老爷子又同时病危,没几日,沈老爷子便留下遗书,把孙女许配给了叶昊;当所有人反对的时候,小雅竟然站出来同意了。

叶昊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不可能快速创造奇迹,但他不想这辈子靠吃软饭活着;为了小雅,他选择创业,开店,从小做起。

只是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不!他还有机会……

还没等叶昊抬起卑微的脑袋,小雅已经掩不住心里的痛苦和怒火,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弃吧,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你真的辜负了我太多的期望。”

“你以为我怕你没本事没学历吗?我是怕你失去了做男人最基本的尊严,刚才你不去救人,在那么多人面前装神弄鬼,别不知道你为了什么,我还不了解你?不就是想靠捷径出名吗!你以为你像小丑一样表演就会赢得别人的鼓掌吗?真是太天真了!”

叶昊从来没见过小雅如此愤怒,胸口剧烈的起伏,不停的摇头叹气,他知道此时小雅的内心在做剧烈的斗争,很煎熬。

“我没有,当时……”

“当时什么?我都站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了你还想狡辩,叶昊,你真的变了!”沈慕雅眼圈含泪,她迅速仰起头,转过身不让面前这个男人看到,更不想借靠他的肩膀。

“我……”叶昊低声开口,却又慢慢低头,他已经不知道如何解释。

沈慕雅深一口气,她今天来本是想找叶昊谈谈,问问他有什么想法,总守着这个破店一辈子也挣不了钱。

这些年她攒了一些钱,本想拿出来给他开个店,即便她帮忙照顾过得累一点……

可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没等叶昊想好怎么说,沈慕雅起身离开,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留下叶昊硬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也许后面两人关系缓和一点,会有机会跟她分享现在的遭遇吧。

叶昊了解沈慕雅,是个漂亮而又善良的女孩子,从小就有很多追慕者,她嫁给自己这几年真的是吃尽了白眼和讽刺。

即便是真的离婚,他也要送给小雅一个风光的排场,叶昊狠狠发誓。

从店里坐公交到家已经八点,他没有家里的钥匙。

敲了很长时间门,沈国中才来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叶昊,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爸。”叶昊微笑开口,若说家里把他当做一家人,多少还想着他点的,那除了小雅,便是这个老丈人了。

“怎么这么晚回来?”沈国中转身而去,并没有打算跟他聊太多。

“哦,店里有点事耽搁了……”叶昊伸手拿起背包,想要掏出青花瓷茶碗给岳父看,即便是现在送了出去,他还能变出更好的礼品。

可还没等他掏出来,屋里传来冷哼声,“一天不进个人,还装的生意红火一样。”

客厅里的小雅站起来,朝着卧室而去,啪的一声关了门。

“你少说两句吧。”岳父感觉出了气氛不对,硬是把岳母郝玉兰拉去了卧室。

叶昊手里拿着青花瓷茶碗僵持在半空中,任谁都没有看他一眼……

嘴角苦涩的叶昊重新把青花瓷放进去,书包放在沙发上,前去厨房找热水泡面吃。

今天小雅生气,他是不可能再回卧室睡了;吃完了泡面的叶昊,发现丹田里面又多了一个泡泡。

叶昊紧皱眉头,回忆着这前后关系;锦鲤吐出的泡泡可以实现插画变实物,还帮他开了天眼、那后续还会有什么功效呢?

邯市中心医院重病监护里,刘叔的主治医生正看着面前各种化验报告发愁。

一个人心脏停跳五个小时,脉搏和呼吸正常,生命迹象却始终处于微弱状态。

“主任您在这呢,6床那病人,从送来的各种迹象和现在的仪器检测表明,我感觉是心脏出了问题。”

主治医生头也不回的训斥了一句,“这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从医七年来,从未碰到过这种怪事,任何病人到他手里不出两小时总有一个治疗方案,可这都过去五个小时了,各种法子都用上后不见任何效果。

更可气的是鸿氏集团的鸿总的大少爷住在楼上监护病房,组建了世界一流的专家团队,并且宣称能治好鸿少爷的病,赏金10亿!

而他挤破了头竟然没有被选上,真是一事不顺,事事不顺!

进来的戴眼镜医生知道这主任正在气头上,咽了口吐沫也不敢顶嘴。

“给病人用上体外循环系统,先隔离心脏。”主任放下手里的报告说道,还没等那医生出门,又加了句,“给家属下病危通知书,问下各医院有没有可供的心脏。”

医生回应了声便关门而去。

第二天大早,叶昊从书房出来,看了一夜的书,带着黑眼圈给大家做好了早餐。

幸好岳父是大学的教授,家里书房就如同个小型图书馆,叶昊平日里没事就爱在里面看书。

昨天他把有插图的各类图书匆匆扫了眼,希望以后能排上用场。

像往常一样,叶昊早早把店开门,门口放上喇叭,他则坐在门口看书。

虽然手里拿着一本鉴宝与珍藏图书,但叶昊的心思还在那锦鲤泡泡上,始终想不通该如何使用。

“昊哥……你能借我十万块钱吗?”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叶昊抬头,看到脸色憔悴的刘胜。

“发生什么事了?刘叔他好了没有?”叶昊合上书站起来,这才注意到刘胜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刘叔老伴去世早,一个人把刘胜养大,眼看着艰难日子熬到头了,谁知摊上这事,好在儿子刘胜是个孝子。

“医生说要换心脏,现在没有合适的工体……让我先准备手术费。”手术费是个天大的费用,但对于刘胜来说能救活爸爸,可以把自己的心脏来换。

“心脏……”叶昊轻声说着,而后迅速转身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他昨天翻阅书籍的时候,无意间看了本医术,人的各个器官以及功能都看了个大概。

此刻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过叶昊还是有所犹豫,最后一颗泡泡了,本是想用来给小雅惊喜的……

救人要紧,叶昊脑子里想着昨晚看到的那颗健康心脏。

“我需要救命的心脏……”随着丹田内泡泡的消失,一颗闪着白光的药丸大小心脏出现在半空中。

“成了!”叶昊挥散烟雾,在架子上找了个小瓶子装起来。

顺手又把抽屉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这是昨天岳母给他的钱,本打算找个时间还回去,现在看来只能应急用了。

叶昊来到门外,转身把店门关上。

“走,去医院。”

有几次听老爸提过,刘胜便知道叶昊家里有钱,虽是个上门女婿,但他岳父是个大学教授,平日里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岳母在市里开的火锅店每年收入几十万,还有那身在公司高层的老婆,全家人加起来一年进账几百万。

人到难处才知钱的重要,刘胜此刻有点羡慕叶昊这个吃软饭的了……

来到医院后,叶昊先去交了住院费医疗费等,随后又跟着去了重病监护室,他想看看刘叔。

而此时的刘叔突然没了呼吸,病房里医生早已经炸开了锅。

“肾上腺素!快!”

“主任,病人脑电波出现异常……”

“瞳孔开始扩散……”

“加大剂量!”

主治医生与一群医护人员站在病床前,他们把能用的救命药全用了,此时就看上天的安排和病人的求生欲望了。

“爸!”刘胜站在门口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终于忍不住闯进病房大哭了起来。

医生并没有阻拦,如果救不活,倒不如让家属与病人见最后一面。

叶昊跟刘叔感觉很深,哪能看到这种场景,顿时感觉心头一酸,眼泪就要流出来。

向前走了几步想看刘叔最后一眼,却看到刘叔额头上写着血红“巳”字。

想到之前他看到刘叔额头字到出事,中间是有一段时间在内,叶昊大喜,“他还没有死,我还能救……”

主治医生本打算放弃了,摘掉手套想要出门,听到叶昊的话后,诧异的转过头,“你刚才说什么?”

周围的几个医生都听到了叶昊的话,都当这人是个疯子。

“主任,他说他能治。”那戴眼镜的医生鄙夷的重复了叶昊的话,并且加重了‘他’字。

周围的医生见惯了生死离别,此时并没有被刘胜悲伤的哭声感化,到时被叶昊这这一句话给都笑了。

叶昊也不理会别人,伸手拽掉了刘叔口鼻的氧气罩,拿出那准备好的小瓶子就倒进了对方口中。

主治医生见此慌了,立刻伸手喊道,“快拦住他!”

戴眼镜医生眼疾手快,一把拽走叶昊,查看刘叔嘴里有什么东西,“你他妈喂了什么?”

“如果病人出现异常,你要负全责!”主治医生指着叶昊鼻尖,怒不可支。

“我刚在救他……”叶昊唯唯诺诺,心里多少有点担心,他这药是第一次用。

从病人嘴里喂一颗药丸,就能还给他一颗鲜活的心脏?

这玩意太扯了,叶昊心里也有些拿不住。

“你把自己当神仙了吧?喂了一个什么玩意就能把病人救活?”戴眼镜医生没有从病人嘴里找出来什么,再看叶昊穿的都是地摊货,忍不住想要多骂两句。

“我不是神仙,只是刚才给刘叔一颗心脏。”在众人的议论和逼迫中,叶昊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疯子!”主治医生差点一口鲜血喷到叶昊脸上。

“还不快去报警!”戴眼镜的医生朝着众看热闹的医生喊道。

“嘀!”

“咦?大家快看,病人有心跳了!”

一名护士惊讶声中,重病监护室内所有的目光投向了监护仪。

相关文章:

现代文学书籍 文笔好质量高! -【免费】

从前面动插图前如有声音:唔恩讨厌老师快点上课

被灌尿bl 高H年下|女仆白丝口球束缚

进入女人是啥感觉,女人和男人要叉叉

一女多男小说的现言/双性恋会怎么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