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一开始不珍惜女主/女主未婚先孕现代小说

2021-04-02 14:51 · 新商盟

我不奇怪龚珊变脸的速度,她向来是这样,在苏石岩面前一套,在我和我妈面前又是另一套。

但我不能容忍她侮辱我妈。

我妈白天才下葬。

她还在阴着脸放狠话:“我告诉你,你一个子儿也别想拿到!”

我眯起眼睛,盯着她。

她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勾着嘴角道:“我还要让你坐牢……”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突然朝我走近,打翻我身后的古董花瓶,尖叫出声。

苏石岩第一个冲进来。

龚珊捂着肚子,哭喊道:“苏念君她……她疯了……她想杀我和孩子!”

苏石岩想也没想,一脚朝我踹过来。

好在我躲避得及时,他并没有踹到我胸口,只擦过我的胳膊。

我暗暗松了口气。

之前被苏石岩打一把掌,我的脸过了好几天才消肿,要是刚刚被他踢中,我估计得在床上躺好几个月。

龚珊大哭着,还不忘假惺惺地劝苏石岩:“石头哥,你别生气……”

她眼泪不要钱似地往下掉,死死捂着肚子,像是痛得快要晕过去。

苏石岩搂住她,脸上掩饰不住心疼。

她越是劝,苏石岩就越生我的气,他瞪着我,那双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仿佛我不是他亲生的骨肉,而是他的仇人,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我冷眼旁观,并不解释。

苏石岩却不放过我,嘴里怒骂道:“我警告过你,让你别碰她,你就是要跟我对着干,是吧?”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今天不教训你一顿,我就不是你爸!”

说完他把龚珊扶到沙发上,然后操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朝我砸过来。

我当然不可能让他得手,赶忙避开。

他越发动怒,欺上来就要抽我耳光。

但他的手还没落下,就有佣人带着几个警察进来。

警察说他们接到报案,有人蓄意谋杀。

我看了龚珊一眼。

才十五钟,警察就来了。

虽然别墅区旁边就是一个警局,但这是大晚上,这效率也太高了点。

不用想也知道是早有预谋。

难怪苏珊说要让我坐牢,原来在这里等着。

苏石岩似乎也很意外,皱眉道:“谁报的警?”

我狐疑地扫过他。

难道他不知道龚珊的计划?

转念一想,他就是个伪君子,最看重虚名,不愿意报警也有可能的。

虽然我们家的事早在花临成了一件奇谈,但他还要在外面装得家庭和睦,毕竟他是上门女婿,却夺家产养小三,这种名声说出去实在不好听。

这也是之前他为什么愿意被我妈拖着,不和我妈离婚的原因。

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他离了婚,就什么都得不到。

龚珊瞥了佣人一眼。

佣人立刻回答说她听见书房里传来叫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报警。

龚珊假意呵斥了几句。

我冷眼旁观,这佣人是龚珊招进来的,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警察很强硬地表示既然报了警,他们就有权力了解情况。

龚珊故意朝我瞥了好几眼,支吾道:“我们就是闹着玩的……”

警察黑着脸打断她:“报警这种事很好玩?”

苏石岩连忙护住龚珊,赔罪道:“是我女儿,她不小心把我老婆推倒了,我老婆怀着孩子……”

他还没说完,龚珊就捂着肚子大叫起来:“好痛!”

她身下似乎还流血了,在苏石岩怀里打滚。

警察面面相觑,看我的眼神立刻变了,上前铐住我,不管不顾地把我带走了。

苏石岩并没有阻止。

在离开前,我看到他和龚珊对视了一眼。

所以,其实苏石岩是知道内情的,他们刚刚是在做戏,联起手来陷害我吗?

我心里冷笑,头也不回地跟着警察往外走。

既然他要害我,我也不介意再给他加上苛待原配女儿的名声。

……

到了警局,连笔录都没让我做,警察就直接把我关进审讯室。

接着进来几个女警察,对我进行一连串的逼问。

目的是要我承认,我亲手推了龚珊,还想害死龚珊肚子里的孩子。

动机是我怕龚珊的孩子抢走苏石岩的产业。

我当然不可能认罪。

她们便对我拳打脚踢,甚至用警棍打我。

到现在,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是要屈打成招。

想必苏石岩和龚珊已经买通了这些警察。

而一旦我认罪,就得坐牢。

到时候别说夺回外公给我留的股权,就是我妈的那两千万遗产也不一定保得住。

我强忍着身上的痛,道:“我要见我爸……”

立即就有个女警讽刺:“你爸不会见你的,你心肠这么歹毒,连小孩都不放过,要是我就直接把你给掐死!”

我来不及辩驳,又是一棍落下来,我下意识闭上眼。

但这次警棍久久没有落下。

我迟疑地抬头。

因为被打得有些昏头涨脑,我视线有些模糊,隐约看到,有人拦住了女警。

而为首的人……似乎是周勋。

他怎么来了?

我努力睁大眼。

即使在慢慢变热的初夏,他也依旧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

我趴在地上,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是那么高大,宛如从天而降的神祗。

他走过来,弯腰抱起我。

身后是他的保镖,一个个严阵以待。

我轻轻地揽住他的脖子。

此时此刻,我知道他是可以信任的。

我靠在他胸口,模模糊糊地想着,他怎么来了。

是专程来救我的吗?

随即我便否认了这个想法。

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除非他时刻留意着我的动静,否则不可能来得这样及时。

但我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这个猜想并不成立。

可能是见我不说话,他低头看了看我,蹙眉道:“哪里不舒服?”

我下意识摇头。

他看了保镖一眼,道:“叫人给她看看。”

保镖应声而去。

很快就有医生进来,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先生。

周勋点头,将我放到一旁的长凳上,示意医生上前。

医生给我检查伤口,给我上药。

我全程都有些发懵。

他竟然还带了医生来这里……

是巧合吗?

等伤口处理好,我低低地和他道谢。

他嗯一声,道:“没事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剂强心针,我知道自己安全了。

刚刚虽然被打了几棍,但或许是因为我身体不错,还算承受得住。

但奇怪的是,周勋并没有离开警局的意思,反而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什么人。

他不动,我也不好走。

那些女警察早就傻眼了,战战兢兢地站成一排,全部噤若寒蝉。

几分钟后,局长小跑着进了审讯室。

周勋眼都没抬,淡淡道:“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法治社会,还有警察动用私刑。”

局长是个中年肥胖男人,原本就跑得气喘吁吁,这会儿更是一直抹汗,道:“是我监察不严,我一定给周先生一个交待。”

周勋并不买局长的账,面无表情道:“我的律师就在外面,你待会儿和他聊吧。”

我听得越发诧异。

他不但带了医生,竟然连律师也带了……

局长更加着急,赔笑道:“周先生,您大人有大量……”

可惜周勋不为所动,压根就不理他。

这时候苏石岩和龚珊闻讯赶了来。

龚珊看到我,立刻朝我奔过来,关切地问:“念念,你怎么样?抱歉,我和石头哥来晚了。”

苏石岩则和周勋打招呼:“周先生,您怎么来警局了?”

在其他人面前,苏石岩一直以周勋的兄长自称,但当着周勋的面,他向来是老老实实地跟着大家一起喊周先生的。

纵然他在花临已是屈指一数的富豪,可花临毕竟只是一个地级市,比起帝都周家,他苏石岩又算得了什么。

周勋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苏石岩露出尴尬表情,但他脸皮向来厚,讪笑一声,就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接着就听他劈头盖脸地骂:“就算你不喜欢珊珊,你也不能动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你弟弟,是一条小生命!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一句话,便定了我的罪。

他这是在告诉周勋,都是我的错,我连小孩都能下手。

我暗暗冷笑,没搭理他和龚珊,低眉垂目地躲到周勋身后,装作害怕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相信周勋会站在我这一边。

或许是因为他说过欠我妈一个人情,又或者是因为他刚刚救了我。

胖局长在一旁冲苏石岩使眼色。

可惜苏石岩没看到,他转向周勋,陪笑道:“周先生,我女儿顽劣,我看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不过是怕我把外公的财产夺走,他和龚珊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来陷害我。

我沉默着,依旧没做声。

周勋终于抬眼,眸光扫过龚珊:“你说她差点害死你的孩子?”

苏石岩抢先答道:“是啊,要不是请了家庭医生,刚刚珊珊和孩子估计就危险了。”

龚珊则摇头,轻声道:“周先生,不怪念念。她心情不好,我能理解。我和念念是一家人,我不会告她的。”

果然比苏石岩懂眼色得多,知道在周勋面前卖乖,更是突出了她的好心肠。

周勋偏头瞧我。

他目光深邃,里面的情绪我有点看不分明。

其实我并不想麻烦他,就算是刚刚被那些警察严刑逼供,我也没想过要联系他。

但他突然出现了,而且似乎还有意给我撑腰。

我静了几秒,道:“周叔叔,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可以证明我没有害人。”

周勋眉头微挑:“哦?”

我扫过苏石岩和龚珊。

两人眼里都闪过一丝意外,还有戒备。

我垂下眼睑,道:“不知道能不能借用这里的电脑?”

局长立即表示没问题,语气要多殷情有多殷情。

他之前应该是收了苏石岩的好处,现在这么快就倒戈,不过是害怕周勋而已。

对于这种小人,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坐在电脑前捣鼓片刻,启动一个程序,屏幕上就放出了一段视频。

里面记录了龚珊把我叫去书房后发生的事。

苏石岩和龚珊脸色立即大变。

等视频放完,我道:“书房里有监控,把当时的情况都拍下来了,证明我没有推龚珊,更没有害她的孩子,一切都是她假装的,她想陷害我。”

龚珊的表情变得极其难看。

她拉住苏石岩的手,急切地辩驳:“这个视频是假的!我根本没说过那种话,也没想过陷害过念念……石头哥哥,你要相信我……”

苏石岩安抚似地拍拍她的手背,然后盯着我,恶声恶气道:“书房里什么时候装了监控?”

自从外公去世后,书房就成了苏石岩的地盘,连我妈都不允许进入。

我淡淡道:“家里养了猫,我怕猫顽皮打碎古董,就装了一个。”

苏石岩皱眉:“你怎么没跟我说?!”接着他看向胖局长,急切地道,“我要告她触犯我的隐私权!”

我也转向局长,道:“在自己家里状监控,不犯法吧?”

局长看了眼周勋,立刻道:“当然不犯法!”

苏石岩脸色铁青。

周勋看我一眼,道:“既然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那你就是被污蔑的,但你刚刚差点被屈打成招。”

他说着,若有似无地扫过局长。

局长诚惶诚恐地保证:“我一定彻查这个事。”

周勋漫不经心地瞧着他。

局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期期艾艾道:“我……我收了他们的钱……”

苏石岩脸色由红转青,似乎想辩驳,但他看了眼周勋,又不敢吭声。

苏石岩立即怒目,争辩道:“你在胡说八道!”

龚珊更是哭了出来,她泪眼汪汪地望着周勋,楚楚可怜道:“周先生,这都是误会……”

我冷眼看着,并不打算拆穿这两个虚伪到顶点的小人。

因为相信周勋有自己的判断。

果然,周勋根本没理他们,径直对我道:“走吧,我让律师处理这个事。”

我点头。

龚珊顿时哭得更厉害:“周先生,这真的是误会,那视频是假的……”

我打断她:“你可以叫人去鉴定。”

龚珊被哽住,但随即又抽噎道:“念念,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这么针对我……”

我嘲讽地望着她。

周勋则是眉头轻蹙,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局长想必在随时留意他的神态,见状立刻喝止住龚珊,又叫人把龚珊和苏石岩都给抓起来。

可能是见形势不利,龚珊捂着肚子哭叫道:“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周勋扫她一眼,道:“刚好有医生在,帮你看看。”

龚珊这次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被医护人员团团围住。

正好律师也来了。

周勋交待了一声,便对我道:“走了。”

我应了好。

只是刚走几步,苏石岩便上前拦住我们。

他苦着脸,讨好地看着周勋,道:“念念就是跟我闹脾气,您千万别当真……”

周勋面色冷淡地扫过他。

苏石岩涨红了脸,知道周勋这边行不通,只好转向我,厉声道:“你就这么恨我?我可是你爸,你把我斗倒了能有什么好处?”

我低下头,装得怯弱地往周勋身后躲去。

周勋便看了局长一眼。

局长立即指挥手下:“赶紧铐起来!”

周勋迈开长腿,抬脚往外走。

我连忙小跑着跟上去。

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初夏的夜风还有些冷意。

我看到街道旁停着几辆帝都牌照的车子,想必是在等周勋。

想了想,我快步追上他:“周叔叔。”

周勋停住脚,回头看我。

我停在他跟前,仰脸看他,低声道:“谢谢。”

周勋静静地看着我,没有吭声。

我对上他漆黑的眸子,有些看不懂他的情绪。

四目相对,我们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出声道:“为什么不找我?”

我愣了愣。

周勋道:“要不是我让保镖留意你的动静,你现在恐怕还在警局里。”

原来他竟还派了保镖跟着我。

我心里又惊讶又感动,不好意思地挠头,道:“我想着这点小麻烦,自己能解决……”

他眼眸变得幽深。

我几乎不敢和他直视,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小声道:“我其实是故意让自己受伤。”

原本我是打算利用身上的伤,连警局也一起告。

如今他救了我,虽说扰乱了我的计划,但这个事却变简单了很多,甚至不需要我再出手,对我来说当然更有利……

想到这里,我连忙再次道谢。

周勋望着我,没说话。

花临的夜晚是灯火通明的,而此时他的眸光在霓虹灯下,越发的高深莫测。

我以为他还在怪我没有找他帮忙,赶紧道:“以后……以后总有机会麻烦周叔叔的……”

周勋蹙眉,过了好一会儿才舒展开:“好。”

我沉默下来。

他也没再做声。

我原本以为他会就此离开。

但他却站在原地,半晌后,转了个话题,问我:“你有什么打算?”

我迟疑了下,道:“我是请假回来的,打算后天回学校。”

他点头,道:“你爸虽然被关了起来,但毕竟没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就算我压着,顶多十来天,他也会被放出来。”

这个我已经想到,所以并不意外。

我抬眼,便见他正定定瞧着我,似乎在等着我接话。

踌躇几秒,我老老实道:“现在我还不想对付他们。”

灯光下,我看到他挑了挑眉。

我低声解释道:“我妈刚走,我想让她去得安宁一点,而且……”我顿了下,又道,“我想等苏珊生下儿子再动手。”

周勋眯起眼睛。

我有些不自在,不过并没有隐瞒他的意思。

在他面前,我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他肯定已经看出我不是一个良善之人,我也不想在他面前做戏。

静了几秒,我继续道:“等她生下儿子,我爸肯定会跟她结婚,她会成为苏家新的女主人,苏家的财产都是她的……到时候我再出手,让她从最高点摔下去……这样才痛快。”

周勋依旧没说话,但他的嘴角缓缓往上勾了起来。

我微微狐疑。

他眼里似乎还有一丝赞赏……难道他不介意我的手段?

我顿了顿,道:“她蹉跎我妈四年,最后逼得我妈跳楼,我怎么可能放过她。”

不只是龚珊,苏石岩也是我的仇人,我会慢慢地把帐算清楚。

周勋听了,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似乎并不把我的狠话放在眼里。

他淡淡地道:“如果有需要,打我电话。”

我没想到他不光不觉得我太心狠手辣,反而愿意帮我,心头不由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正要感谢他,我目光扫到路旁的车里,下来一个绝色美女。

她一身大红色紧身长裙,玲珑有致的身材被恰到好处地突显出来,举步间摇曳生姿,顾盼生辉。

等她走近了些,我便看清了她的面容。

果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五官漂亮张扬,眉眼间透着无尽的风情。

她停在周勋面前,很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微笑道:“阿勋,不介绍一下?”

周勋便道:“苏念君。”

对方微勾红唇,看向我,道:“你好,我是古琼,阿勋的未婚妻。”

她伸出手来,笑容得体,声音也温柔动听。

但她眉梢眼角带着戒备和审视。

我知道这是一个宣誓主权的信号。

她可能是误会了我和周勋之间有什么牵扯,可其实周勋只是因为我妈的嘱托,才会。

我笑了下,也伸手,道:“你好。”

古琼轻轻碰了下我的指尖,便收了回去。

而后她不再理我,柔弱地靠在周勋肩上,软声道:“我在车里等你好久。”

周勋看她一眼,没说话,但也没有推开她,显然是认可她的身份。

我也不是不懂眼色的人,忙道:“周叔叔,今天多谢你……那我先走了,再见。”

刚转身,周勋却叫住我,道:“太晚了,我叫人送你回去。”

说完不等我拒绝,直接叫了几个保镖保护我,他则和古琴上了最前头的车。

我犹豫了下,到底没有推迟。

虽然不想再麻烦他,但现在是大晚上,有人送当然更好一些。

车子抵达别墅,我郑重地向保镖道了谢,这才下车。

回到屋里,我环顾熟悉的家具和摆设,心里突然一阵阵地发堵。

小时候有外公在,苏石岩还是很收敛的,和我妈也算是琴瑟和鸣,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候家里总是透着欢乐。

可惜外公离世得早,这个家已经被苏石岩和龚珊占领了。

不过,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拿回来。

我收拾好行李,打算第二天一早便回帝都。

一来是免得苏石岩和龚珊出狱后找我麻烦,二来也是我学业繁忙,还欠着两个论文和一个临床实验报告没交。

我现在是医学院大四的学生,当初考的是八年制的本硕博连读。

这次我妈出事,我的辅导员唐老师知道后,痛快地给了我几天假。

我原本不用这么急着赶回学校,但花临这边已经没什么好留念的,还不如早点回校完成作业。

……

哪知道第二天还没起床,我就被一盆冷水浇醒了。

此时虽是初夏,但早上气温低,我被冻得打颤,哆嗦着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中年胖女人站在床头,手里端着个洗脸盆,正狠狠地瞪着我。

她是龚珊的母亲,平常住在另外的别墅……她是怎么进来的?

随即我就想起,家里的佣人都被龚珊换过了,龚母能够闯进我的房间也属正常。

我有点懊恼,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去住酒店了,也免得这么一大早就被闹醒。

龚母啪地一声扔了洗脸盆,弯腰揪住我的睡衣,嘴里怒骂道:“臭婊*子,就是你害得我闺女进监狱,老娘杀了你!”

说着直接掐住我的喉咙,就像真要把我杀了一般。

我浑身被冷水浇透,这会儿又被掐住脖子,只感觉连呼吸都困难。

我拼命地挣动。

但是龚母手劲特别大,可能是见我不安分,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被打得头昏眼花。

龚母将我扔回床铺里。

我想也没想就爬起来,顺手拿起手机,就要往外跑去。

却被龚母一把扯住后衣领子。

她又煽在我脸上,恶狠狠道:“贱人,看你往哪跑!”

话音刚落,又有一个黄毛小年轻跑进来。

他手里拿着根绳子,阴测测地道:“妈,别让她跑了,她竟然敢抢我姐和侄子的家产,不把她揍得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龚!”

相关文章:

逼的大小都一样吗:美女喝下过药的水晕倒视频

打分手炮时哭了,男票在教室里面上我

男生时不时扭头看你|坐哥哥的腿不小心进了在线阅读

早上巨大还在体内深埋*坐在含着哥哥腿上写作业唐多宝

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_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