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版】知心却被情伤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2021-04-02 14:53 · 新商盟

保镖的手向唐悠然伸过来,撕拉一声,唐悠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她下意识的护住胸前,一声轻笑突然响起,“小七,你这是干什么?”

这声音磁力非凡,是那样的熟悉,唐悠然一下子转过头,只见包厢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灯光很亮,唐悠然就这样看着那个男人宛如天神般走了进来。

说他是天神一点也不为过,他身材高大,皮肤白皙,五官出奇的好看。

可以这样说,唐悠然有生之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英俊的男人。

黑衣男人噙着笑容走到唐悠然身边,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声音温柔似水,“美丽的女人是用来疼的,小七,你这样会吓坏她的。”

“大哥。”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七爷恭恭敬敬的站起来垂手站在了黑衣男人旁边。。

“带唐小姐下去换件衣服吧!”男人的声音很温和,听在人心里暖暖的,白荷赶紧道谢,拉着唐悠然出了门。

回到房间关上门,唐悠然抓住白荷的手,“荷姐,这两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七爷是黑到响当当的一个人物,真名叫萧鸿飞,至于那个黑衣男人,我从来没有在场子里看见过”。

白荷回答,“不过看七爷对他的恭敬,我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

“是谁?”

“坊间传闻,七爷萧鸿飞平生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一个人,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个黑衣男人应该是叶萧和。”

“叶萧和?好像在哪里听过?”唐悠然重复一遍。“难道他是那个亿万富豪叶萧和?”

“对,就是他,他一直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白荷叹口气,“叶萧和的身份多了去了,房产大亨,商业连锁店老板,外贸公司总裁……坊间传闻他的生意遍布世界各国,手下弟兄遍布全国,这样告诉你,他不只是身家亿万的富豪,还是响当当的黑到老大,无论黑到白道没有人敢不买他叶萧和的面子。”

“黑白通杀?”唐悠然总算开窍了。心里涌起一个疑问。既然叶萧和黑白通杀,为什么那天晚上会那样狼狈的被人追杀?虽然那天晚上唐悠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但是他说话的声音,他身上的味道,她绝不会忘记。

白荷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悠然,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七爷不是我们能惹的人,叶萧和我们更惹不起,不但惹不起,我们连躲都躲不起,明白吗?”

唐悠然点头,在现实面前弱者永远都是最可怜的的人。

“自从你在皇廷红起来,想打你注意的人比比皆是,从前我还能罩着你一二,但是今天晚上我实在是没有半点办法。”白荷叹口气。

“我知道你和我们不是一样的人,可是人得认命,在这里做事情的人总有一天后走到这一步,以其让那些恶心的贱男人给侮辱,还不如找一个顺眼的谈一个好价格,至少也得给自己找一个好靠山不是。”

唐悠然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自从两年前步入这种地方,她就知道,最后等着她的会是什么,她每一天都在害怕,每一天都在侥幸,“荷姐,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白荷点头,“七爷今天晚上很明显的是冲着你来的,他就是一个煞神,如果叶萧和不及时出现,你今天晚上肯定会被他手下强行扒光的。”

想到刚才的情形,唐悠然也有些后怕,白荷继续说:“还好叶萧和突然出现,我在场子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叶萧和出现过,今天晚上他出现了,而且还为你解围,目的不言而喻。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你把自己打扮漂亮一些吧,对了,记住我的话,不要拒绝他们的要求,今天晚上他们想干什么都顺着他们。”

唐悠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开始换衣服,看着她换上了一袭白色长裙,白荷准备给她化妆,唐悠然拒绝了,“就这样吧,既然逃不过去,又何必花费那么多功夫。”

再次进入一号包厢,推开门就听见了轻柔的舒缓的钢琴曲,刚才是剑拔弩张,现在是悠闲惬意。

两下的反差让唐悠然脚步一顿,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包房。

看见唐悠然一袭白裙素面朝天的站子门口,靠在沙发上面的两人眼中都闪过惊艳之色。

萧鸿飞嘀咕一声,“果然是国色天香人间绝色,这样的人留在这种地方真是可惜了。”

叶萧和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唐悠然,不知道为什么,唐悠然听见自己的心跳非常的剧烈,她有一种想逃离的感觉。

身后的白荷轻轻推了她一下,唐悠然僵硬的被她推进了包厢。

白荷把唐悠然推到了叶萧和旁边,自己则很自然的走到了萧鸿飞身边,熟练的拿起酒瓶为萧鸿飞倒酒。

叶萧和一直在看着唐悠然,她不只是长得美,她的举手投足都带着优雅和高贵。那不是后天练习出来的气质,而是与生俱来的。

叶萧和不禁要问,一个在这种地方生存的人为什么会有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

唐悠然被叶萧和看得有些发毛,他和那天晚上相比是截然不同的,那天晚上的叶萧和带着杀气和嗜血,冷血得让她胆寒。

今天的叶萧和则变了一个人,他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给人一种温暖安定的感觉。

唐悠然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又或许哪一个都不是他。

他不同于以往来这里找乐子的男人,那些男人很肤浅,只一眼她就能看清楚他们的内心,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而叶萧和,她完全看不透。

对于一个看不透的人,唐悠然自然得多加小心,

叶萧和含笑看着唐悠然,他的目光很柔和,柔和得唐悠然感觉心跳加速。

被这样一个帅气得人神共愤的男人温柔的看着,相信没有人能够平静面对。

如果在别的地方遇到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对自己露出这样温柔的笑,唐悠然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认为这个男人喜欢自己。

可是这是在皇廷,这是一个寻欢作乐醉生梦死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男人都是来带着钞票找乐子的,唐悠然不会自恋到认为叶萧和喜欢自己,像他那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

她很快就平静下来拿起酒瓶往面前的杯子里倒满酒,端起来递给叶萧和,“先生,请喝酒!”

“我姓叶,叫叶萧和!”叶萧和没有接酒杯,声音很温和的告诉唐悠然他的名字。

对于场子里的女人来说,那些来找乐子的男人只是一个代号,王先生,李先生,张先生。

她们只要记住他姓什么救好,完全没有必要知道他们的全名。

见叶萧和不接酒杯,唐悠然在心里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叶萧和为什么不接酒杯而是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下意识的看了眼白荷方向,白荷一直观察着她和叶萧和。见她看过去对她比划了一个喂酒的动作。

陪酒的小姐喂客人酒在包厢里司空见惯,唐悠然只是稍稍犹豫下就把酒杯送到了叶萧和唇边。

她的手指修长洁白,叶萧和见过无数漂亮的女人,但是没有一个人的手有唐悠然好看,让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握住的冲动。

他从来就是一个身体力行的人,很自然的握住了唐悠然的手,连同杯子一起送到了唇边。

见叶萧和喝光了那杯酒,萧鸿飞笑了起来,“大哥平时都是滴酒不沾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被唐小姐把魂勾了?”

这是一句调侃的话,叶萧和却并不否认,“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并没有放开唐悠然的手,而是握在手心慢慢的磨砺,他的手很大很温暖,唐悠然下意识的看向他,见他的眸子里含着浓浓的温柔。

都说女人的温柔会让男人流连忘返,沉迷其中不愿意自拔,唐悠然没有想到男人的温柔竟然也有这样的功效,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想沉迷下去。

只是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她很快清醒过来,条件反射般用力挣脱了叶萧和的手。

看见唐悠然把手从叶萧和手中挣脱出来,白荷马上打圆场,“两位爷,我们悠然的舞可是皇廷一绝,要不要欣赏一下?”

“好啊!”萧鸿飞回答。

叶萧和的表情好像和刚才没有什么改变,可是眼睛里却多了一丝阴翳,很显然唐悠然刚刚的举动让他不高兴了。

作为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女人拒绝过他的接近。

他叶萧和不是一个声色犬马的男人,他对女人从来都不主动,今天第一次主动竟然被拒绝了怎么也不可能会高兴。

叶萧和心内虽然不快,但是他不是一个轻易表达感情的人,不熟悉他的人压根察觉不到他现在和刚才有什么变化。

见叶萧和没有拒绝她的提议,白荷心里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唐悠然不知道这两个祖宗的厉害,她心里可是一清二楚,他们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惹毛了他们,断胳膊少腿是铁定少不了的。

唐悠然也察觉到了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些不妥当,白荷提议跳舞,她如释重负,亲自换了一首曲子。

包厢里响起“月光下的凤尾竹”,萧鸿飞和叶萧和对视一眼,显然都没有想到她会跳民族舞蹈。

唐悠然没有穿傣族的裙子,而是就穿着身上的白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下了鞋,光着一对雪白粉嫩的莲足,在悠扬的葫芦丝里翩翩起舞,

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样的自然,一颦一笑都带着十足的美感,很难相信在这种场合听见这样的音乐,看见这样的舞蹈。

观看舞蹈的叶萧和和萧鸿飞静静的看着她舞蹈,仿佛被她到了月光如水的竹林下,微风轻拂,篝火在燃烧,情人在你喃……

直到音乐停止,台上那个精灵一样的女子停止了舞动,萧鸿飞带头鼓掌,“好!好!好!”

他接连说了三个好,叶萧和没有动,只是静静的靠在沙发上面盯着唐悠然。

这次他的目光盯在唐悠然赤果的脚上,她跳完舞蹈后光着脚从舞台上走下来。

那脚雪白粉嫩,所谓步步生莲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吧?不知道为什么叶萧和竟然又产生了一种想要抚摩那双脚的感觉。

刚刚的不快竟然神奇的消失了,当唐悠然跳完舞回到他身边的时候叶萧和眼睛里又露出了笑意。

竟然亲自倒了一杯酒递给唐悠然,萧鸿飞看见他的举动有些疑惑,大哥这是怎么了?他看中了这个女人?

这个想法让萧鸿飞有些惊讶,他对叶萧和可是知根知底的,他在女色上面一直都很克制。

如果这个唐悠然能勾起他的兴趣,也不失为一桩美事,“今天晚上喝太多的酒,菜没有吃上几口,现在我肚子饿了,不如我们带着两位漂亮的女士出去吃宵夜?”

萧鸿飞的意思很明白,如果叶萧和同意,那就说明他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反之则对这个女人没有意思。

叶萧和把目光看向唐悠然,“不知道唐小姐肯赏光不?”

这话让唐悠然心里一惊,她可不相信他们只是单纯的想吃饭。

脑子里不由得的想起白荷在换衣间和她说的话,对他们的要求不要拒绝!

在明知道跟着出去吃饭会发生想不到的后果只有傻子才不拒绝。

可是现在形势所迫,她不能够拒绝叶萧和,只能做一个识趣的乖巧女人。

“能和叶先生一起出发是唐悠然的荣幸!”唐悠然尽量让自己脸上带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拿起酒瓶为叶萧和倒酒。

她的回答让叶萧和有些吃惊,他不是好糊弄的人,于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似乎是想看到她的心里去。

唐悠然被他看得发慌,因为紧张她握住酒瓶的手有些抖,竟然把酒撒在了叶萧和的身上。

“对不起!”唐悠然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的抽了纸巾为他擦拭。

却不想越乱越忙,她竟然在慌乱中不小心的带倒了酒杯,满满一杯酒全部倾倒在了叶萧和的身上。

相关文章:

地铁上我被吸奶很舒服,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抱着一直用下面顶她:总裁挺进律动啊太深

王爷的绝美傻妻小说无弹窗无删减全文

农村妇女10元1次|林雨婷和工人小说

村长日黄花闺女|很污的文章同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