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月影舞佳人》&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4-06 11:56 · 新商盟

靳玫目光倏地躲闪,快速扫了一眼靳凉,见他没有注意,连忙转移话题,“嫂子,你快尝尝这兔子汤,可新鲜了——”

话还未说完,只见靳凉已皱着眉夺走了夏满手中的汤。

靳玫一愣,换上委屈的表情,“怎么了,凉哥?”

“夏满不吃兔肉的,以后家里,还是不要弄兔子了。”

靳玫用力地掐住掌心,脸上却还是在笑,“好,我记得了。”

夏满却又将汤碗抢了回来,涩笑,“做了三年的牢,哪里还有那些骄纵的性子,靳凉,别说这只是一碗兔汤,就算它是泥汤,我也能喝下。”

说罢,在他微蹙的目光下,仰头饮尽。

她属兔,所以一直不碰兔肉的。

可监狱那几年,别说肉了,就算是生的面团,她都能照吃不语。

很多东西,终究是在这三年的时光里,渐渐改变,夏满看着靳凉,欲言又止。

其实,她还想问问靳凉,那三年来,他为何不来看她?

若是他肯来看看她,那些狱长,或许还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对她好些。

而不是,三年非人的折磨。

她断过手,断过脚,复健的日子苦不堪言,这些,他一概不知。

可就算知了,也无动于衷吧。

她心中苦笑。

靳凉看着夏满,眸光里,流淌着隐晦的情愫,叫人辨不清。

“夏满。”他说,“三年前你也是学服装设计的,明后日你就进【花开】服装公司上班,直接在小玫的手下做事吧,她正好缺一个助理。”

给靳玫,当助理?

夏满用力地攥紧碗,她的才华,远远在靳玫之上,可如今,他却要她屈才给靳玫当助理?

他难道忘了,靳玫是怎么被巴黎录取的吗?

若不是她。。。。

似看出了她的不愿,男人抿唇,道:“毕竟你的档案不合格,坐过牢的,让你入公司已经会惹人非议了,但是你待在小玫手下做事,她会替我照顾你的。”

夏满眸光微僵。

坐过牢,这个污点,将伴随她永世。

可他却仿佛忘记,这个污点,是他亲手在她的人生中拿刀子刻上去的。

沉默了片刻,她徐徐笑了,目光盯住靳玫,一字一句,道:“好啊,那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

靳凉困惑看她,“你说什么让?”

靳玫突然站起了身,打断他的问话,笑道:“凉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嫂子的,谁要是敢欺负嫂子,我一定叫给他好看!”

说着她还作势挥了挥她的拳头,可爱的举动,惹靳凉对她温和一笑,她便抿着唇偷偷地笑,脸颊微醺。

夏满记得,这个动作,曾经是她跋扈时最习惯的动作。

如今的靳玫,美好的,与曾经的她,很像。

夏满看向她,靳玫的目光,也正好在她身上,眼角微挑。

晚饭后,靳凉去了书房工作,靳玫却偷偷将夏满拽到了自己的房间,紧张地关上了门。

转过身,盯着她,“夏满,开门见山吧,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夏满看着她,上前一步,“靳玫,当初你被法国学院录取的图稿,你没有告诉靳凉,是我画的吧。”

三年前,靳玫告诉夏满,如果夏满能帮她考上那所她梦寐以求的艺术学院,她就帮助夏满与靳凉约会。

当时的夏满爱靳凉成痴,为了他的一次青睐,不惜拿自己的才华与靳玫交易。

她以为,就算没有那次的约会,她帮靳玫考上巴黎,靳凉也会开心。

毕竟,她在帮他的妹妹啊。

可之后,她却知道了一个秘密,一个让她方寸大乱、甚至溃不成军的秘密。

原来,靳凉深宠着的妹妹,与他,并无血缘关系。

无血缘,为何会宠?

靳玫说,当然是因为爱啊。

【考上巴黎,哥哥就要与我去巴黎定居了,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会与哥哥在巴黎举行浪漫的婚礼,我们会幸福的过一辈子的。夏满,谢谢你帮我们。】

这是靳玫当时笑吟吟的原话,却刺的夏满鲜血淋漓。

夏满不甘,凭什么靳玫利用她?

所以,她带着诡谲的报复心理,宁愿要让靳玫得不到靳凉,也要与靳凉结婚。

所以,她是自愿入狱的。。。。

可是,当时的她还是太天真了,用这一生也洗刷不去的污点去报复靳玫,她承认自己太笨。可当她与靳凉领取了结婚证,靳玫终究是怒了,不是吗?

“夏满,这重要吗?”靳玫收起了在靳凉面前的天真无邪,唇瓣勾起讥讽的笑意,“在哥哥眼里,这便是我画的,就算他知道那图是你的作品,他顶多不痛不痒训斥我几句,之后呢,又能改变什么?你难不成还奢望他会因为你的才华,爱上你吗?别搞笑了。”

夏满承认,靳玫说的,是事实,所以刚刚她察觉到了,却也没说什么。

因为靳凉不会为她申冤,说不说的结果,都一样。

所以,她不期待。

“反倒是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为了与我哥哥结婚,竟然拿帮我入狱与他作为交易。夏满,你知道吗,因为你的这个决定,我与哥哥被迫继续留在A城,打乱了我们原本计划好的美满生活。夏满,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我的错?”夏满攥紧了拳头,“靳玫,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当初若不是你骗我,若不是你自己车技不合格撞死了人,如今一切,还会发生吗?!”

她恨死了靳玫的利用!

可她更恨的,是自己的无知!

所以夏满,你承认吧,她恨靳玫的同时,最恨的,却是当初自己的无知!

靳玫突然疯了般抓住夏满的手臂,眼里沁出几分泪意,“夏满,我知道你怪我,我跟你道歉,是我对不起你,但求求你,放过我哥哥吧!他不爱你,你没有资格耗着他一辈子,我求求你,与他离婚吧,把哥哥还给我好不好!”

夏满冷眼睨她,“靳玫,这婚,我是不会离的。”

靳玫神情倏地一变,用力地掐住她的手臂,目光中仿佛淬了毒。

夏满吃痛,皱着眉,将她推开。

靳玫受力后退,突然,她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用力的将自己的后脑勺对着门槛撞了上去,然后放声大呼。

夏满一震。

听到声响的靳凉赶了过来,将扑进他怀里的靳玫抱住。

靳玫泪水涟涟,“凉哥,不怪嫂子,是我害她做的牢,她冲我撒气是应该的,都是我的错!”

夏满睁大了眼睛,下意识走近,“不是的这样的——”

‘啪’

靳凉看着瑟瑟发抖的靳玫,大怒,扬手给了她一个巴掌,打断她的解释。

气氛,如结冰的寒霜,冷到令人窒息。

夏满舔去唇角的血腥,原来已经死去的心,这一刻,还是会颤抖。

她没有流泪,只是冷冷的,注视着这对‘兄妹’。

靳凉顿在空中的手微僵,反应过来,触及到她冰凉的目光,心口一窒,“夏满,我。。。。”

“靳凉,我后悔,这辈子爱上你。”

她笑,目光沧桑。

夏满寡白着一张脸,蹒跚的从靳玫房中逃离。

身后的靳凉焦虑地望着她的背影,眸光紧锁,可怀中的靳玫却因失血陷入晕厥,他一惊,张皇失措地抱着她大步跨离。

别墅的大门重重阖上的那一刹那,夏满单薄的身子也终于支撑不住,沿着冰冷的墙壁,滑跌在地。

那一巴掌的余痛还在肌肤上隐隐发作,似牵动着神经,痛彻全身。

她一直都知道,在靳凉心中,她比不得靳玫,可这一巴掌的果决,还是来得太狠。

狠到,像是无数的锋刀,在她的心窝刮着、刺着,直到血肉模糊。

良久,她阖上眸,敛去眼中的酸胀之意。

这一巴掌,终究是斩断了她对他,最后的希翼。

她起身,用冷水简单的洗了面颊,熄了灯,躺在床上,黑夜里,静静地睁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外才响起汽笛的声音,接着,是大门被打开的声响,‘嘭’的一声,在午夜显得格外惊心。

隐隐的,她能听到靳玫还在低语说着什么,语气娇软,似还带着楚楚可怜的哭腔,而男人时不时安抚地应着她,尽显温和容忍。

夏满一直听着,卧房门外靳玫破涕为笑的声音尤为响亮,“就知道凉哥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去睡了,晚安。”

“晚安。”

“凉哥,我要一个晚安吻嘛。”似开玩笑撒娇的语气。

男人缄默了声,却很快又响起靳玫嬉皮笑脸的声音,“哈哈,那我睡啦。”

这一声‘哈哈’,也不知道是索吻成功了的俏皮,还是没有成功的玩闹。

夏满正思着,冷不丁的就听到自己的卧房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走廊的冷光流泻进幽暗的卧房,将男人欣长的影子,也拉得朦胧晦暗。

她闭上眼,这才惊觉,原来这是她与他的卧房,并不是她的单间。

她不明白,结婚对他而言,本就是一笔交易,现在他这个举动又是为何?

履行夫妻义务,同床异梦吗?

靳凉观察着床上小小的一团,见她似深睡了,便踩轻了脚步进屋。

夏满听到他微微调亮床头灯的声响,然后一阵窸窣的声音,有一抹冰凉,随之小心地贴在了她红肿的面颊上。

是一条浸了冰水的软巾。

她的身子一颤。

他察觉到了。

“还没睡么?”

夏满用力闭着眼,咬牙承受面上突如其来的冰寒,并未理会。

“小玫去医院包扎了伤口,好在伤口不深,并无大碍。”靳凉叹了口气,“夏满,今日的事,我不怪你,但是你日后要与我保证,好好跟小玫相处,不要再胡闹了,可以吗?”

她心口一窒,倏地睁开了眼,撞进他那双清冷的眼眸中。

“靳凉,靳玫在撒谎。”

她一字一顿,郑重到,像是在做最后希望的斗争。

他抿唇,用一种无理取闹的目光凝她。

夏满咬牙,“我说了,靳玫在撒谎!我没有要打她,是她先拽我,我错手推了她一把而已,然后她自己撞上门——”

解释,她说,可是他不信。

“够了夏满!小玫从小便是一个乖乖女,她学不来撒谎,也做不来你说的这种事。”

言下之意,是她在狡辩?

她深吸一口气,抓起他贴在自己脸上敷着的软巾,掷于地上,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男人眉眼一皱,眼疾手快抓住她,沉声道:“你去哪里?”

“有没有别的客房,我去睡那。”

“夏满,别闹,我们是夫妻,这就是我们的卧房。”

夏满冷笑,讽刺道:“你不觉得,跟一个撒谎精躺在一起,很可怕吗?”

靳凉顿了顿,满眼疲惫,“我没有这个意思,这么晚了,就别闹了。你乖乖地躺下,我给你拿药膏再涂下,嗯?”

“靳凉,这算什么?你不爱我,因靳玫与我结婚,如今,我刑期也已满,你却不愿放我离开。你告诉我,为什么?”夏满却是苦笑。靳凉厌恶她,她知道,尤其是刚刚那一巴掌落下的瞬间,他眼里的憎恶,她捕捉得一清二楚。

“夏满,我们是夫妻。”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却咬重了这句话,像是在强调着什么。

他用力将她拽了回来,安置在床上,然后打开药膏,均匀的涂抹子在她的面颊上。

她闭上眸,可眼泪却还是一颗一颗从眼角溢出,滚入枕心。

本以为不会再哭了,却没想到,原来这泪意,只是未到心哀处罢了。

她已是穷途末路,没有亲人,没有爱人,丈夫,只是一个无爱的熟悉陌生人。

她的眼泪,却像是凶猛的怪兽,吞噬着他的心口,胀到发紧,胀到无法呼吸。

他顿在她面颊上的手,在黑暗中,微微发颤。

“夏满,别哭。。。。”

可泪珠,依旧不断,他喟叹一声,俯身,吻去她的泪珠。

薄凉的唇渐移,最后,轻轻覆盖在她苍白颤抖的唇上。

那一夜,靳凉终究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紧紧将她抱在怀中入睡。

无论夏满如何挣脱,他的双臂,始终固定在她纤细的腰间,不容她离开半寸。

翌日,他先送了靳玫去医院检查伤口,然后买了早餐回来,强迫夏满坐在餐桌上吃完了,这才取了巾纸像照顾洋娃娃般、一边帮她擦拭唇角,一边温声道:“我们去商场买衣服吧。”

这是昨日答应她的,陪她去商场置办新衣服。

只要是他承若过的,他都会做到。

就像他娶她,哪怕不爱,也会因为责任,将名分给她。

也许,这个责任中,还夹杂着一丝愧疚吧。

夏满没有拒绝,听话地坐进他的车内,二人去往商场的路上。对于她突然间的乖顺,他似显得很开心,眉宇间都有几分舒展,难得一路上,都再主动与她说话。

说的,无非都是这几年A市的变化。

这个场景,像换了个调子。

三年前,她喋喋不休,他漠视。

三年后,他难得主动,她却淡漠。

倏地,他搁在一旁的手机传来尖锐的来电铃声,夏满离得近,不用刻意去扫,却也见到了屏幕上清晰的两个字。

小玫。

靳凉立刻将车停靠在一边,接起电话,“怎么了,小玫?”

“凉哥,我伤口又裂开了,医生说要缝合,可是我好怕啊,你来陪我吧,呜呜呜呜。”

他的手机质量极好,那头靳玫娇弱的哭泣声,她这个位置,听得一清二楚。

靳凉下意思地朝淡淡垂了眸的夏满投去一眼,目露迟疑,为难道:“小玫,我现在走不开,你乖乖的,不会有事的。”

“我不要!凉哥,我怕,你不在我身边,我不敢让医生靠近。”

哭泣的声音越重,靳凉紧蹙的眉宇也更深了几分,度量了片刻,终是妥协,“好,你别哭,我马上来。”

靳玫这才破涕为笑,不哭了,后续又说了些什么,夏满已记不大清了。

只知道,靳玫一直在撒着娇,而靳凉一边安抚,一边保证。

话了电话,靳凉去看夏满,突然有些难以启齿。

“夏满。。。。”

她抬头,望着他,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笑,“不是说要带我去买衣服吗,怎么还不走?”

靳凉抿唇,“可不可以改天?小玫现在在医院,不知道怎么的,原本不深的伤口又开裂了,医生说要缝合,她现在很怕。”

夏满仍是笑,笑的心口都有些麻木,这个男人向来重诚信,但只是在靳玫的事上例外。

伤口又开裂了?

呵呵,多么明显的意思,靳玫就是不要他陪她而已。

又是一场,下马威来了。

夏满心中忽然涌出无限的悲愤,似怨恨,似不甘,最后,沉郁了眸色,伸手去抓住他的手。

“昨天是你自己说的,要带我买新衣。”

这是她出狱后,第一次主动去握住他的手。

他一震,目光在她纤细的指上停滞了片刻,却还是蹙眉,“夏满,衣服随时都可以买,可是小玫那,耽误不得。”

拂开她的手,似不忍心她渐暗淡的眼眸,沉吟了片刻,从包里取出一张黑卡合一叠现金递与她。

“不然,你自己去买,嗯?”

夏满愣愣地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指尖,没有去接面前的东西,眼里的狂热,在逐渐消散,一寸一寸,直至消失殆尽。

靳玫受了伤,只是需要缝针而已,在他眼里,却是耽误不得。可是靳凉,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丈夫,那监狱的那三年里,我多次徘徊生死边缘,可又有哪次,你来了?

没有,一次都没有。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很想问问他,可却又害怕,在他那张淡漠英俊的脸上,看到的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的惊讶,又或者是,毫无变化?

倏地,她自嘲一声,阖上眼,脑袋无力地靠在垫子上。

“既然她那耽误不得,就一起去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出自她惨白的唇中。

对于她说的一起,他似乎有些诧异,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调转车头,迫不及待地就向医院的方向驶去。

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萧瑟风景,夏满多想,这条路,可以一直退到,她初识靳凉的那天。

多年后的自己,一定会警告当初天真灿烂的夏满。

夏满,千万千万,不要爱上那个叫靳凉的男人,他没有心,就算有,那也不会在你的身上。。。。

相关文章:

真正排挤你的人就一个/太过优秀的人有时也会被鼓励

史上最荡婚礼全文阅读,无翼乌全彩漫画挤奶|回眸一笑

温州在ktv包厢啪被发现 女主娇嫩男主糙汉宠文

舌尖逗弄勾动磨弄挤压,两腿架起来医生检查

足浴加钟任插|男主在女主身上涂奶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