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对面的总裁看过来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2021-04-06 11:17 · 新商盟

“让那些老家伙们等着,我这里还有点事要处理。”

男人低沉的声音虽不大,可在场却没人敢忽视。

盛世集团在三年前突然异军突起,以众人讯而不及的速度吞并了燕京市各个产业的半壁江山。

其老总厉明司的名头早在燕京市上流人士的嘴上传遍了。

月前沈氏集团跟盛世集团竞争燕京市城建运动会的项目可谓是打的尤为激烈,最终以沈氏集团的设计方案别具一格才险胜财力资源庞大的盛世。

可沈氏集团虽然拿到了这利润上百亿的项目也没打算独吞,毕竟哪怕身为燕京市老牌家族企业之一,沈氏也从未想过真的要与盛世为敌。

沈云修一直对这位传说中的盛世老总的真面目极其好奇,可却没想到头一回见面竟是在这种场面之下!

此时,这个奸滑狡诈的男人在短短几秒钟就想出了数十种解决办法。

他露出绅士般的笑容,仿佛之前拿钱羞辱人的并非是他一般,伸出右手主动道:“原来是厉总,幸会幸会,在下是……”

“你是谁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等沈云修说完,厉明司便不耐的打断他的自我介绍。

俊美的面容上虽然带着浅浅的笑容,可眼神却冰冷彻骨。

揽着叶依依腰肢的那只手微微锁紧,厉明司满意的瞥见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此时僵硬至极的笑容,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冲着叶依依宠溺一笑,另一只手轻抚着她被沈云修打过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能动了我的人后,还可以全身而退的。”

叶依依身体微颤,那双漂亮的杏眼中也透着惊讶。

若不是跟这男人也就是打一炮的关系,此时此刻被这般温柔的对待,她差点都信了这是他男朋友的鬼话!

但是这家伙可是厉明司啊!

整个燕京市赫赫有名的超级大佬,跟他相比,叶家沈家又能算的了什么?

叶依依按耐住心头的震惊,故作亲昵的挽着厉明司的胳膊,用挑衅的眼神看向面前脸色极为好看的渣男贱女。

沈云修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才淡笑道:“误会,都是误会。我是担心依依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影响到了叶家的名声……”

说着,他状似不经意的继续抹黑,装出一副无奈的长兄模样来:“厉总恐怕不知道,依依以前就是这样,总是喜欢在外面跟一些异性朋友相处的太亲密……“

“这个异性朋友指的是你自己?”

沈云修清楚此时叶依依只怕是恨极了自己,当然不愿意她找厉明司做靠山。

便想着狠狠的抹黑她在厉明司心头的印象。

至于这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的这话沈云修压根就没当真,毕竟在之前叶依依对他的心意可是整个燕京市人尽皆知。

哪知厉明司好像并不生气,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如同被猎人盯住的猎物,背脊凭空生出一股凉意。

站在厉明司身旁的宋助理微微挑眉:BOSS居然生气了?看来有人是要倒霉了。

“我跟依依……只是青梅竹马的兄妹关系……”

在那双深邃的黑眸的注视下,沈云修干巴巴的说道。

“兄妹关系……”叶依依几乎是半靠在厉明司的怀里,听到自己喜欢了半辈子的男人竟然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情,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众目睽睽之下,她可没有半分要给沈云修留面子的意思,亲昵的挽着厉明司的胳膊,讥讽的笑道:“好一个兄妹关系。”

真是可怕至极,这个男人为了得到她的信任,任由外头沸沸扬扬传着他们二人举止亲昵,已经订婚的消息。

在昨晚之前,她是真的以为日后自己是会嫁给沈云修的。

这个男人,见证了自己在叶家遭遇的诸多不公,她本以为沈云修是懂自己的。

沈叶两家三代交好,从小沈云修就如同邻家哥哥一样照顾自己,每每都盼着他能在家里多待一会儿。

可没想到,十多年的感情,最终还是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

叶依依摸着自己的胸口,这里仿佛已经早就看透了似得,竟是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我姓叶,你姓沈,这算什么狗屁兄妹关系?”叶依依冷笑着,那双圆润而美丽的杏眼中带着任谁都瞧得出来的鄙夷。

关于叶大小姐的传说,燕京市不少老百姓都曾听说过一二。

据说她飞扬跋扈,生母是个泥腿子出生的,所以她也继承了那些乡下人的泼辣与愚蠢。

对比起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叶美伊那就善良可爱的像朵白莲花似得,对这个霸道臭脾气的姐姐一向是忍让着。

“这可就尴尬了沈总,我的女人说,她跟你可没什么兄妹关系。”厉明司唇角微微勾起,可凡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一旦这个恶劣的男人露出这样的笑容,倒霉的那人多半会很惨。

沈云修面色一僵,朝着叶依依警告的瞪了一眼。

到现在依旧不认为厉明司会为了一个没什么利用价值的女人会对自己怎么样,现在这副作态,多半是因为城建运动会的项目落到了沈氏的手中,所以恼羞成怒罢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沈云修故作为难道:“那厉总想要怎么办?”

厉明司冷哼一声,没在理会这个做作的男人,而是看向身侧的女人,一脸的温柔宠溺:“依依,你打算怎么办?”

叶依依垂眸,突然松开了挽着厉明司的胳膊。

踩着十公分的白色高跟鞋,她缓缓的走到沈云修面前,望着这个男人。

“云修哥,你是真的要跟叶美伊订婚了是吗?”她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似乎带着哽咽。

站在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顿时神色各异。

果然这位叶家大小姐还是对沈云修有感情的,哪怕有了厉明司这么个一个大人物当情人,可女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面对真心所爱的人终究还是会选择原谅他吧?

就连十分了解她的沈云修也被她‘难过’的语气弄的有几分难得的愧疚。

毕竟认识了十多年,哪怕养只狗都会产生感情了呢,更别说叶依依可比叶美伊漂亮多了。

他轻叹一声:“依依,我真的一直将你当做亲生妹妹一样看待,真的不忍心看着你继续这么堕落下去了。”

听到这话,叶美伊唇角一弯,得意的朝着叶依依瞥去。

可谁都没能料到的是,在沈云修话音刚落下,就被面前的女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还给你的。”

人来人往的五星级酒店大堂,响亮清脆的巴掌声仿佛抽在了所有人的心口上。

穿着白色锦缎连衣裙的女人收回手,似乎并没有在意刚才自个儿造成了多大的动荡,打完了人后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领,才回到厉明司的身边。

这一巴掌,直接打的沈云修嘴角破了血,明晃晃的红色指印就在他白皙的脸皮上,是他从未有过的狼狈。

叶美伊心疼的拿出手帕捂着他的脸,忍不住怒道:“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奇怪,你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亲热,不知道的以为咱们关系有多好似的,但之前你这位好未婚夫打我的时候,怎么就没瞧见你这么心疼我呢?”

叶依依嗤笑道。

白莲花这种生物天生就能以自己的柔弱从而来获得男人的怜惜与同情。

非得把她面上的那层皮给撕破了,才能瞧见那皮下的黑心肠。

从小到大,她没少在叶美伊这对母女手底下吃亏,以前她会忍会闹,可换来的也只是父亲的嫌恶,母亲死后,叶依依就明白了一件事儿。

靠人不如靠己,哪怕是自己亲爹也靠不住。

她叶依依这辈子只想随心所欲,为自己而活!

所以,哪怕是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又如何?一旦背叛,就是垃圾堆里的狗屎,屁都不如。

“对了,这次我是真心恭喜你们俩要订婚了。”叶依依捋了捋耳鬓的发丝,对着沈云修淡淡道:“沈妹夫,以后可别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好歹以后我也算是你大姐。就连叶美伊这个小三生的东西都不敢动我,就凭你一个外人也配?!”

沈云修面色铁青。

他在燕京市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居然被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给打了脸。

这要是传了出去,他日后还怎么见人?

“行了,时候不早了,宝贝儿,咱们走吧。”

厉明司静静的看戏,将沈云修等人的神色收进眼底。

主动伸出手揽住叶依依的腰,在众人各种复杂的目光下朝着酒店大门口的那辆豪车而去。

叶美伊瞧见这一幕,恨得牙都要咬碎了。

凭什么?

凭什么这个贱货总是这么好运?!

沈云修舔了舔嘴角的血丝,一股浓烈的铁锈味儿在口腔内蔓延开。

摸摸被犯疼的脸颊,他冷漠的冲着叶美伊道:“走,咱们先回去。”

“云修,姐姐是真的跟那位厉总……”叶美伊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半是试探半是迟疑的开口。

果然,还未等她说完,便被沈云修烦躁的打断:“以厉明司的家境怎么可能看得上依依?她肯定是被那人当成玩物了,我们回家,这件事必须立即告知你父亲,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姐姐被厉明司玩的团团转吧?”

叶美伊瞧着他眼神中的嫉恨,心头一冷。

果然,云修哥的心里头不是不在乎那个小贱人的……

不行!叶美伊绝对不能再留着,否则等日后云修哥意识到他对小贱人的真正感情,那她该怎么办?

……

不管那一对渣男贱女是什么想法,此时已经上了车的叶依依却是疲惫的靠在车后座的椅子上。

这两日经历的事情太多,她脑子都快有些转不过来了。

摸摸隐隐作痛的脸颊,沈云修的那一巴掌不是打在她脸上,而是打在她心尖上!

好歹也是喜欢了十多年的人,一时半会又怎么可能真的抛却一切感情?

男人的心,可真的比女人狠多了!

“在想什么宝贝儿?”

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内响起,厉明司看着她神色平静,眼睛却红红的模样,便知这女人心里绝对不好受。

他从车内拿出一罐白色瓷瓶药膏,抬手便要给她在脸上抹药。

“多谢厉总,我自己来吧。”

叶依依下意识的挡住那只手,扯了扯嘴角,实在笑不出来。

厉明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却是强势的将她那只手按下去,用手抹了一小团药膏,轻轻擦拭在她泛红的脸颊上,“赢了盛世集团的叶大小姐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这么狼狈,叶依依,你就这么喜欢沈云修那个伪君子?”

“谁说我喜欢他了?”叶依依闻言顿时跟炸毛的猫崽子似得,大声叫道,像是说给厉明司也像是说给自己听:“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而已,姑奶奶有的是追求者,比沈云修优秀的比比皆是!”

“这就对了。”厉明司勾唇一笑,却是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让她被迫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上了我厉明司的床就得做好成为我女人的觉悟,叶依依,不管你以前喜欢过谁,从今日起,你的这里,最好只有我一个人。”

另一只手暧昧的戳了戳她的胸口,男人低沉的话语仿佛黑夜的魔咒,让人不寒而栗。

叶依依浑身汗毛乍起,艰难的才从男人手中救回自己的下巴。

她一边揉一边冷哼道,“厉总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刚才不过是演了一场戏罢了。你不会真以为上了床就得做夫妻吧?”

“演戏?”厉明司挑眉一笑,“你觉得只是演戏?”

“不是演戏还能是什么?”叶依依强迫自己给这男人一拳的冲动,故作镇定的冲着前面开车的宋助理道:“前面十字路口停下,我在那里下车。”

宋助理从后视镜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老板。

果然,便听男人淡淡的说道:“这车子是我的,叶小姐可没有使唤我助理的权利。”

“你!”叶依依咬牙,“厉总,刚才你帮了我的忙我万分感激你,但是你也别逼我!”

“逼你?”厉明司一脸的无辜,“我逼你什么了?昨晚上是你硬要拽着我上车的,今早我又帮了你一次。叶大小姐,做人也得有感恩之心吧?刚才如果不是我,你觉得现在外面会不会传出什么大新闻来?”

说完,他顿了顿,指向外面一闪而过的大型广告牌:“比如‘叶家大小姐酒店夜会情郎’或是‘叶家大小姐被光明正大的捉奸’?”

“什么捉奸?”叶依依抿着唇,脸上十分难堪,“不过是被人耍着玩儿,从头到尾就是一场笑话而已。”

“那你不想报复他们吗?”厉明司意味深长的笑道:“做我的情人有什么不好的?比起沈云修那个虚伪奸诈的小人,你头上有我厉明司罩着,别说整个燕京市,就是整个华国也没几个人敢给你难堪。”

整个华国?

叶依依愣了愣,眼里闪过几分茫然。

她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沈云修跟父亲在书房的那番谈话。

三年前在燕京市异军突起的盛世集团,从一露面开始便展现出无人可挡之势。

厉明司这个名字,更是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人尽皆知,谁都想知道,这个男人背后到底有什么背景,竟是能够挡下所有绊子,连政府都为其一路开绿灯。

曾经燕京市有个姓刘的豪门,就因为盛世集团触及了刘家的生意利益,找了一群人堵住了盛世集团的办公大楼闹事。

结果还没开始实行要击垮盛世的计划,就被突然跑出来的一群警卫将那些人全部以危险分子的名头带走。

刘家的下场更是凄惨,在燕京市也曾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最繁盛之时连叶家跟沈家都比不上,结果却在接下来短短一年的时间快速倒塌,连刘家的祖地都被没收拍卖,刘家曾经的千金小姐现在也沦落为咖啡厅的一名普通服务员。

上回她跟沈云修出门时还碰见那位刘小姐被曾经不如她的女人奚落嘲讽。

杀鸡儆猴也就是如此了。

父亲曾跟沈云修断言,厉明司很有可能来自京都那个地方。

京都厉家,只有少部分人才听说过的真正豪门显贵,据说已经有传承百年的历史,是豪门中的贵胄,深厚的底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厉明司真的是那个厉家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可就不是吹牛皮。

“怎么样?”厉明司看她一副沉思的模样,淡笑道,“有了我这个靠山,你觉得你那个妹妹还敢对你下手吗?”

叶依依心中一动,却是被这话戳中了心思。

从小到大,叶美伊那对不要脸的小三母女便是她最大的仇敌。

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父亲和沈云修。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是一个个的被她抢走。

前半辈子遭受的所有苦难均是来源于这个女人,如果她真的有一个连父亲都不敢招惹的靠山,叶美伊母女又会是什么样的脸面呢?

叶依依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看向厉明司认真道:“厉总,你想让我做什么?”

商人重利,她可不会跟那些天真的少女一样以为不过有了一夜情就能够勾住一个豪门贵胄的心。

如果厉明司真的如他现在表现出来般的无害,当初的刘家便也不会有那般下场。

而她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户出生,又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惦记的?

更何况,前段日子那场竞标,是她的计划书才让沈氏从盛世集团手中夺下一块肥肉,厉明司作为盛世的主人怎么也不该对一个敌人有这样好的态度才是。

“什么都不用做,安心的做我厉明司的情人便好。”厉明司很满意她的聪明与识趣,“晚上正好有个宴会,你陪我去一趟。”

叶依依愣了愣,“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厉明司嗤笑一声,“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地方?”

叶依依咬着唇,冷哼道,“我长得好看!”

“恩,这倒算一个。”厉明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可比你美艳的女人比比皆是。”

说完他伸手弹了下她额头,“别想那么多了小丫头,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更别说,昨晚……”

“恩,我知道了。”叶依依赶紧打断他的话。

昨晚上的事儿的确有蹊跷,不过应该跟厉明司没多大的关系。

以这男人的身份地位,想要漂亮美丽的女人不过招招手的事儿,而她昨晚居然还……

叶依依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坦然面对昨晚的乌龙。

“这是我的手机号,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厉明司瞧她明明长了一张妖艳的脸,却愣生生的多了几分纯真的模样,心中微动,拿出一张私人名片塞入她的手中。

手上的名片格外的精致,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

叶依依也不是那什么拖泥带水的性子,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便也没犹豫的就把名片收下。

如今她在家中也是孤立无援,有厉明司愿意罩着她也好。

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至少以她如今的处境,能够依靠的似乎只有他了。

接下来的路上,车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宋助理将车子直接开到了叶家楼下。

这是一处高档电梯式公寓楼,一梯一户,处于燕京市郊区。

小区内的绿化面积做的极好,能住进这里的几乎全是燕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叶依依没问厉明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处,她踩着高跟鞋下了车,看了一眼面前的高楼,才对男人道谢。

厉明司勾了勾唇,伸出白皙修长的手,递给她一张暗金色的请柬,“晚上会有人来接你,记得不要迟到。”

“是。”

叶依依手下请柬,心头却暗暗震惊。

这张请柬出自燕京市最豪华的皇庭酒店,能在那个地方举行宴会的人绝非寻常,就连她父亲也只拿到过一次这种请柬。

“你上去吧,我看着你。”厉明司淡淡的开口。

“好。”

叶依依深深的吸了口气,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以往沈云修送她回家时,从来都是她下了车就直接离开的,从来不会说出这种话。

轻叹一声,她将请柬慎重的放在自己的包包里,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踏上阶梯。

不知为何,她有种异样的感觉。

或许从昨天她醉酒将这个男人拉扯上车的时候起,她的人生从此便要改写了。

坐上电梯直达家门,叶依依刚刚踏出电梯门的那一刻,一只白瓷杯便在她脚边炸裂开来。

细碎的瓷片划过她白嫩的小脚,疼的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相关文章:

奴忠犬跪服撅高请罚;女性高湖的声音mp3下载

睾丸萎缩的6症状*夜场里的公主可以带出来吗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 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女人如雾

上错女孩_男主儒雅阴狠强要女主/用道具整女主小说

宝贝你下面都潮了_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h n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