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天命之人——全文阅读全集

2021-04-06 11:05 · 新商盟

“难道是自己成了手机,充电是给自己这个人充电,所以手机充电器失效,需要自己直接去接通电源才行?”

林天成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只是,看着仅剩下的8个电,林天成还是硬着头皮,找出一根金属丝,一咬牙,闭上眼睛朝插座里面捅了进去。

“啊!”

几乎是瞬间,林天成就感觉到身子一麻,后退了几步。

虽然触电的感觉格外难受,不过要是有用,林天成也认了,关键是,电量还是8个,原封不动。

“你叫魂啊?把我店里客人都吓跑了。”

听到林天成的惨叫,王梦欣匆匆上楼,看见林天成面色苍白的盯着插头上的金属丝,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上前用力推了林天成一把,吼道,“林天成,你干什么?你还是不是男人?不过是失恋了,至于寻死吗?世界上好女孩子那么多,何必要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其实在王梦欣收到王晓敏发的地址时,心中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银海湾娱乐会所,不是普通学生消费的起的。

她估计王晓敏找了个富家子,把林天成踹了。

“欣姐,害你担心了,我没想寻死。”看见王梦欣情绪比较激动,林天成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关心。心中一暖。

王梦欣哼了一声,沉着脸,道:“要不是我预付了你那么多年的薪水,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你要死也要等把我钱还清了再说,到时候你死到对面赌石店去,看他还怎么和我抢生意。”

“你误会了,我真没想寻死。”林天成有些失落的道。

虽然林天成人机合体了,却没有办法给手机充电,本来他还有点期待应用品商店的其他软件功能,没想到却是昙花一现。

不管如何,还有8个电量,林天成可不会白白浪费,就算没电了会死,他也要在临死之前发一笔,让父母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一把拉住王梦欣,道,“我们走,去赌石。”

“你疯了吧?”王梦欣一把挣开林天成的手。

“欣姐,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请你相信我,用你所有可以动用的资金跟我去赌石。晚了就来不及了。”

王梦欣只当林天成在银海湾受了刺激,想一夜暴富,她瞪着林天成,绷着小脸道:“你发什么神经啊?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想钱想疯了?你在我店里干了这么长时间,看见几个赌石赚钱的?”

“欣姐,我可以知道赌石里面有没有翡翠。”

王梦欣嗤笑一声,“我信你就有鬼了。”

林天成知道王梦欣不会相信自己,这事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他急中生智,道:“对了欣姐,我之前看好的那块料子,出手了没有?”

“你想干嘛?”

“切了它,要是里面翡翠价值不低于十万,你就相信我。”

“你知道那块料子多少钱吗?切垮了……”

“切垮了我负责。”

“你有钱吗?”

“你看。”林天成拿起一边的塑料袋,打开给王梦欣看了一眼。

“哪里来的?”王梦欣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你干了什么勾当?”

“欣姐,这钱是我凭本事赚的,就我这小胆量,你就算再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干什么坏事。”

王梦欣也可以理解林天成的想法,毕竟林天成在店里做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积累了一些所谓的经验,以前没钱只能看别人切,现在有钱了,当然会有点手痒。

她觉得,就算她不让林天成切,林天成也会去别的店里切,搞不好会把手里这点钱都送进去。还不如让他在自己店里过下瘾。

想了想,王梦欣道:“你真看好那块料子?”

“放心吧!”

“好。那块料子,我按照进货价给你切了,不过你这么有信心,我也要来一半。”

这块料子,要是其他人要来一半,林天成是万万不肯的。不过她知道,王梦欣想来一半的初衷,不是赚钱,而是替他分担风险。

想到王梦欣虽然嘴上不留情,但对自己照顾有加,林天成当然不会拒绝,下楼直接把那块石头搬到切石机旁边。

这块料子的品相还可以,王梦欣也期待林天成能切出点东西,她来到林天成面前,小脸上带着几分紧张和期待。

看见整天凶巴巴的王梦欣,露出如此小女人的一面,林天成一时间竟然痴了一下。

想到自己没电了可能会死,林天成感觉最懊恼的,就是到死都没有尝过那种滋味,就算是接吻都没有过。

看着千娇百媚的王梦欣,林天成吞了口唾沫,道:“欣姐,我们打个赌如何?”

“怎么赌?”

“切垮了算我的,要是切涨了,一人一半,但如果翡翠价值有十万以上,你就要亲我一口。”

“亲两口吧。”王梦欣小手一挥,豪气干云。

说句不好听的话,她开的就是个黑店,专门哄外行的,店里的不少料子进货的时候直接论吨称的,谁买谁倒霉。

在她心中,这块料子就算切涨,涨幅也有限,如果说里面能切出价值十万的翡翠,概率和她会找一个屌丝差不多。

“这是你说的。”

林天成直接开动机子,擦着翡翠的边切了下去。

“你怎么切……”见林天成切石简单粗暴,王梦欣吓的花容失色,这样切石头,如果里面有翡翠,搞不好都会伤到。

只是,一句话还没说完,王梦欣就闭上了嘴巴,旋即两眼冒星星。

石头已经被林天成切下来一块,由于林天成要抓紧时间证明自己,直接挨着翡翠切下去的,切面绿意盎然,种地极好。

由于林天成对翡翠的大小形状心中了然,他没有去擦石,而是三下五除二,就把里面的翡翠切了出来。

看着眼前拳头大小的极品翡翠,王梦欣吞了口唾沫,旋即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喜色,一把将翡翠抓了过去,仔细观看。

越看,王梦欣的脸色越发欢喜。

……

这块翡翠虽然只有鸡蛋大小,但种地极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冰种翡翠,价值起码在二十万以上。

“值十万吧?”林天成问道。

“十万?你想的美,起码二十万!”

林天成也没想到值这么多钱,二十万他能分十万,对于有钱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却可以让林天成的家境产生质的飞跃。

“那个,刚刚打的赌你不会不算数吧?”林天成道。

王梦欣白了林天成一眼,道:“刚刚和女朋友分手了,就想打我的注意?”

林天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开玩笑的。”

要早知道结局,王梦欣肯定不会赌的,不过现在耍赖,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更重要的是,林天成对这块翡翠信心满满,不管是不是运气,毕竟切出了二十万,而且还让了十万给她,要是耍赖,这钱分的于心不安。

“你闭上眼睛。”

林天成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梦欣,心中没来由荡了一下。其实,虽然王梦欣身材娇小,但不管是论容貌还是身材,都比王晓敏强多了。

赌石,林天成是作弊了,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期待王梦欣的吻。

“自己马上就没电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能够被欣姐这样的美女亲一口,也算不枉此生了。”

看见林天成闭上眼睛,王梦欣眼中闪出一丝狡黠,伸出食指,在林天成的脸上轻轻点了一下。

就在她准备点第二下的时候,又把手指缩了回去,迟疑片刻,终究还是踮起脚尖,在林天成脸上亲了一口。

被王梦欣亲了后,林天成睁开眼睛,脸上满是浓浓的呆滞。

王梦欣看见林天成呆傻的样子,红着脸啐了一口,道:“林天成,我告诉你,我已经亲过你了,我们两清了。你可别想打我的注意,如果我以后要嫁人,也一定是要嫁给身价过亿的男人。”

林天成根本就没去想王梦欣的事情。

就在刚刚,王梦欣亲了他后,他居然发现,电池标志上面显示的电,从8变成了10。

“这是充上电了?欣姐身上居然有自己要的电?”

如果说人体上,有自己需要的电,可是,自己之前和钱浩明王晓敏都有过肢体接触,为什么没有充上电?

想到刚刚王梦欣亲他,让他有触电的感觉时,林天成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也看见了一丝曙光。

难道是自己和手机成为了一体,手机需要的电就是自己需要的电,而自己需要的电,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触电?

在银海湾的时候,自己对王晓敏已经心灰意冷,没有那种感觉,所以她亲自己手背,并不能带给自己触电的感觉?

这些只是林天成的猜测,具体究竟如何,还需要他进一步研究。

“欣姐,你现在相信我了吧?”林天成道。

王梦欣瞪了林天成一眼,“你以为你每次运气都可以这么好?赌石十赌九输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天成道:“我相信我的直觉。”

“那好啊,那你随便在我店里再切两块大涨的料子来。”

林天成顿时面露为难之色,王梦欣店里的其他料子,实在是有些那个,几乎都没有能切涨的,他可不想浪费电。

王梦欣知道,林天成赌石大涨,自信心极度膨胀,就这样让林天成收手是不可能的,但她更知道,以林天成的这点经验,赌下去只会血本无归。

想了想,王梦欣道:“这样,后天云城会举办一个赌石活动,你要真想玩,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不过先说好,只要切垮了一块赌石,你以后就不许再碰了。好好把心思放在学业上。”

“没问题。”林天成爽快的答应下来。

他的原始电量是33,下载手电筒应用消耗了20,回到赌石店的时候剩余8个电,等于他一开始在店里透视赌石,和后面赌博,加起来耗了5个电。

他已经发现了,只要不启用手机功能,他是不怎么耗电的。还有10个电,应该可以留到他在赌石活动上大展身手。

现在,林天成的当务之急,是研究透自己到底怎么才能充电。

“对了欣姐,你说嫁人,一定要嫁身价上亿的人,要是我赚到一个亿了,你是不是会考虑我?”林天成问道。

其实,林天成一直就觉得王梦欣好,人漂亮,对自己又好,只是因为以前所有心思在王晓敏身上,再加上人穷志短,他压根就没想过打王梦欣的注意。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如果林天成能够让自己一直有电,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如果王梦欣身上有他需要的电,那他真的离不开王梦欣了。

王梦欣一手叉腰,一手在林天成额头点了一下,“切了一块翡翠就不知道自己姓谁名谁了,敢调戏我了?你长的这么丑,还是别人不要的二手货,没有十个亿我是不会考虑的。”

“那个,如果啊,我是说如果,我真赚到十个亿了呢?”林天成道。

“等你赚到了再说吧。”

凌远山坐在办公室内,手里夹着一支雪茄,他面色平稳,但身上却带着上位者的强大气场,不怒自威。

“老板。”

一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男子进入办公室。他脸颊上面一道刀疤,犹如肉蜈蚣一样由眼角直接延伸到下巴,摄人心魄。

“怎么样?”凌远山问道。

“我说给他们一千万,他们拒绝了。”男子沉默了下,压低声音道,“老板,反正他们是外地人,是不是……”

凌远山微微一笑,道:“他们是外地人,也知道这里是我凌远山的地盘,敢来这里踢场子,岂会没有依仗?再说我们开门营业,来者皆是客,哪能因为客人赚钱了就对客人不礼貌?而且,我答应过墨晴,不杀人。”

“老板说的是。”

对于这个结果,凌远山丝毫没有意外,他微微颔首,道:“李一鸣先生请到了没有?”

“请是请到了,不过最快也要两天后才能过来。”

“那就让他们再赢两天。”

“爸。”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靓丽的身影,进入凌远山的办公室。

“墨晴,这么晚你怎么来了?”凌远山问道。

“爸,那几个荷兰人走了没有?”凌墨晴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凌远山狐疑的道。

凌墨晴想了想,道:“我认识一个人,和人连玩七局,抽一张牌比大小,七局全胜。”

凌远山一听就笑了,道:“记忆力好点,手法快点,雕虫小技而已。”

凌墨晴摇了摇头,道:“可是,关键是,他从来没有碰过那副牌,而且没有见到人洗牌,他参与的时候,牌早就洗好了。”

“哦?”凌远山面色微变,“他是什么人?”

“我一个学校的学生。”

凌远山一听,脸上露出几分失望,微笑道:“好了。我知道了。墨晴,这件事情你别管,好好念书就行。”

“可是……”

“墨晴。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睡觉吧。”

显然,凌远山没有了听下去的兴趣,要是没见过别人洗牌,还可以七局全胜,除了运气不做二想。

再说了,一个赌技出神入化之辈,又怎么可能雪藏在中医学院?恐怕早就在各大赌城粉墨登场,富甲一方。

……

今天上午是夏雪的课,林天成可不敢迟到,早早起床去了学校。

“天成。”

林天成刚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了球形的邱大正,看邱大正的样子,应该是在教室门口等他。

“大正。”林天成咧嘴一笑。

因为经济关系,林天成一直在好运来赌石店兼职,很少参加学校活动,和同学关系也处的一般,但邱大正是个例外,两人算老铁。

邱大正用力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道:“大丈夫何患无妻,今天晚上咱俩好好喝点。”

林天成估计邱大正听说了自己和王晓敏的事情,他笑了笑,道:“没那么严重,我都没放心里。”

要是林天成垂头丧气,或者长吁短叹,邱大正心里还好受一点,林天成这个样子,让他更加担心。

他很清楚,林天成对王晓敏有多好。

只是,这里是教室门口,邱大正也不好安慰林天成,他用力在林天成胸口捶了一拳,道:“什么都别说了,晚上不醉不归。对了,今天是夏女神的课,你的《金匮要略》,抄了没有?”

“没有,你抄了?”林天成道。

邱大正口中的夏女神,就是夏雪。教他们《伤寒杂病论》,上礼拜提问《金匮要略》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回答的出来,让夏雪大发雷霆,叫大家抄一遍《金匮要略》。

林天成在赌石店里面兼职,《金匮要略》好几万字呢,他实在是没有时间。

“靠!真的假的?你死定了!”邱大正道。

林天成挠了挠头,道:“应该没那么夸张吧?”

“没那么夸张?这个女人虽然长的漂亮,不过说一不二,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感觉到教室门口突然安静了下来,同学们一个个鱼贯进入教室,林天成和邱大正两人,心中顿时一凛。

两人回头看了一眼,登时面色微变。

他们身后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女人身材高挑,起码一米七五,一件白色的打底衫,外面穿一件黑色的小外套,下面是一件紧身牛仔裤,酥胸格外高耸,一双玉腿格外修长。

看夏雪俏脸如霜,目光冰冷的样子,显然是听到邱大正说她提前进入更年期。

邱大正心里哀嚎一声,进入教室。

林天成心里也涌起一股不祥,要是夏雪没听见他和邱大正说话还好,听见了,恐怕要拿他们两个开刀。

夏雪进入教室,里面早已经是鸦雀无声。

夏雪虽然年轻美艳,但在中医学院名声在外,讲学严谨,医术精湛,风格凌厉,不过有人多次看见她单独进入院长金满堂的办公室,外面传言她和金院长有一腿。

“有没有人能背出《金匮要略》?”夏雪扫视了下全班的学生。

大家统统低下头去,不敢和夏雪的目光对视,要是被夏雪点名背诵《金匮要略》,那就要丢人了。

“王晓敏,你能背出来吗?”夏雪看了王晓敏一眼。

王晓敏摇了摇头,虽然背不出来,但脸上却有几分不可觉察的自得,毕竟,在夏雪眼中,她是最有可能背出来的一个。

夏雪心中蔚然轻叹,“看样子,自己要让爷爷失望了!”

她出身中医世家,当然知道中医的博大精深,可是现在西医当道,中医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愿意学中医的越来愈少。

更加可怕的是,这里虽然是云城中医学院,可是,眼前的这些学生,又有几个真正致力于中医的?没有用心去学,日后何以用中医安身立命?如果出去连饭都混不到一口,又怎么可能从事中医行业?

“既然云城中医学院没有爷爷要找的人,那么,自己再呆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一念至此,夏雪去意已决,就连检查大家是否抄写了《金匮要略》的兴趣都没有了。

只是,想到之前林天成和邱大正两人说她提前进入更年期,这两个人,她是不会放过的。

“林天成,邱大正,你们两人,《金匮要略》抄了没有?”夏雪美眸中露出几分冷意。

邱大正打了个哆嗦,连忙起身,把自己抄写的《金匮要略》交了上去。

“我没有抄。”林天成老老实实的道。

班上的学生个个倒吸一口凉气,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林天成。

中医学院本来就男多女少,王晓敏可是班花级别的人物,林天成和王晓敏在一起,不知道多少人又羡又妒。

很多人尚不知道林天成和王晓敏已经分手,巴不得夏雪好好修理一下林天成。

王晓敏听到林天成说没有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旋即越发觉得,自己选择钱浩明是多么明智了。

“虽然中医日渐式微,倘若林天成潜心好学,日后尚可混口饭吃,这样下去,日后只能沦为一个农民工。”

想到这里,王晓敏心中的一丝歉疚和不安,也彻底烟消云散。

“为什么不抄?”夏雪冷冷的问。

林天成看得出来,倘若自己的回答,不能让夏雪满意,那么接下来,他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以她和校长的关系,就算让他永远挂科也是小菜一碟。

不管林天成日后选择什么行业,家里含辛茹苦,让他来读书,挂科,是他万万接受不了的。

见自己还有10个电,林天成心中笃定,道:“你让我抄《金匮要略》,目的是要我们记住《金匮要略》。《金匮要略》我已经烂熟于心,能够倒背如流,所以,我觉得再抄一遍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班上的同学个个大吃一惊。

《金匮要略》全文几万字,而且还是文言文,林天成居然敢说倒背如流?这下恐怕他死定了!

夏雪眼中也露出几分讥讽,这是自暴自弃吗?还是最后的疯狂?

她虽然比林天成大不了多少,但可不会因为林天成特立独行,彰显个性,就能让她网开一面。

她点了点头,道:“好。林天成,要是你背不出来,永远不要毕业。”

林天成站起身,开启手电筒功能,看着前排一个学生课桌上合拢的《金匮要略》道,“通除诸毒药,无知时宜煮甘草荠苨汁饮之,多是假毒以投,凡诸毒。苦练无子者杀人。水银则吐,以金银着耳边,皆死,水银入人耳及六畜等。杀人,药成入脑,傅头疮。葶苈子。杀人……”

“这是背的什么啊?”

“怎么听不懂?乱背的吗?”

“我草,是《金匮要略》,他倒着背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全班同学已经鸦雀无声,没有人打断林天成,因为,在所有人看来,林天成每背一句,都是一个奇迹。

教室里面,只剩林天成一人,书声琅琅,“即成病,及使扇,不得冷水洗着身,夏月大醉汗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天成一字不漏背诵完毕。

班上的同学全都表情石化,心中震颤。

王晓敏心里也是有些触动,偷偷看了林天成一眼,思及那天林天成请她相信他一定会出人头地,她心里想,这就是林天成的自信么?

“林天成,我承认你足够刻苦,也足够优秀,可是,有些差距,不是刻苦努力就可以缩短的,就算你能学有所成,成功留院当一名中医,在云城好点的地方买一套房子的话,要不吃不喝多少年?”

所有人当中,心里最震撼的,莫过于夏雪。

《金匮要略》全文三万七千多字,还是文言文,虽然她也可以背的出来,但要说和林天成一样倒背如流,别说是她,恐怕她爷爷都做不到。

“难道,爷爷苦苦寻找的人,就在眼前,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发现?”

……

相关文章:

爱情小说《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无删减章节在线阅读

捏女朋友小豆豆的技巧|宝贝…你这里好敏感

小火车污污污御书屋&羊眼圈play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粗暴强迫np书包网

缓缓地把药丸推进去花蕊,老中医看妇科摸下面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