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地球超强奶爸小说 在线列表最新章节

2021-04-06 11:16 · 新商盟

“什么?”

老者和女孩皆是一愣。

老者的眉头更是直接就凝在了一起,但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竟然说珠子是假的?

开什么玩笑!

而且,老者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珠子可是戴在衣服里面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

不,不对,这小子刚才就在树林里,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了,此时跳出来说我的珠子是假的,也多半是听到珠子的价格是五千万的关系。

老者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好高骛远,有些东西,又岂是这一般人能接触道的。当即摆摆手道:“老夫名叫月中天,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称呼?”

“不认识。”

楚辰丢下话,转身就走。

老者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月家月中天,江城市顶级大佬人物,那是跺一脚整个江城市都要抖三抖的牛人,可现在却直接被楚辰一句轻描淡写的不知道就堵回去了。

老者一直信奉的是修人修心,所以脾气还算不错,见这年轻人轻浮张狂,此时也失去耐心了,不愿多说。

老者虽然修为不高,但为人一身正气,应该当年也是抗战老一辈的人物,楚辰才会多说一句。

“那珠子,你最好丢掉,如果继续佩戴,不出三天,你就要五脏衰竭,痛不欲生。”

说完,楚辰便离开了。

老者身边月书瑶一听这话登时就怒了,但却被老者阻止。

不过低头再看那颗聚灵珠之时,不禁一阵皱眉。

楚辰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刚推门楚辰就看到萧凝儿抱着果果坐在床边,楚辰一怔,随后才想起自己昨晚忘了和萧凝儿打招呼说不回来了。

他赶紧解释道:“我昨晚……”

“你昨晚去哪儿和我无关,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去医院。”萧凝儿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楚辰的话,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去医院?干嘛去?”楚辰一愣,疑惑的问道。

萧凝儿神色泛起浓重的失望:“楚辰,爸住院都快一个月了,你去过医院几次?还问我去医院干嘛?”

楚辰一阵呃然,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倒真不能怪他,他重生过来后记忆就出现了很大的缺失,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没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父亲在住院。

他这也才忽然想起来昨天黄宇说医院方面找关系延缓了几天交医药费的时间。

也难怪昨天萧凝儿对他那么失望了,黄宇帮的是他的父亲,他却当面拆黄宇的台,至少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萧凝儿怎能不气?

两人买了些水果,带着果果搭乘出租车赶到医院。

病房内。

楚阳半躺在病床上,岁病痛缠身,面色虚弱,但依旧和身边的妻子柳晴有说有笑。

萧凝儿先进来。

夫妇俩看到萧凝儿,脸上立马就迸发出浓重的笑意,这个儿媳妇儿,他们是真的太满意了。

但……

紧随其后的楚辰一进来,楚阳的脸色登时就阴沉了下来:“哼!”

柳晴有些尴尬,推了楚阳一把,道:“儿子好不容易来看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应该问问他想干什么吧?半个月前,凝儿好不容易借来医药费,却被这小子拿去赌场一个小时输的干干净净,我看他是巴不得我早死!”

楚阳说话间有些激动,嗓门也大,脸色立马泛起一抹异样的潮红色。

他们没钱,住不起单人病房,这是大病房,八人间的。

周围的病人和家属全都看了过来,楚家事儿他们也知道,半个月前,萧凝儿四处借钱找来五万块钱的医药费,上班忙,让楚辰帮忙交到医院,但却被楚辰拿到赌场挥霍的精光。

如果不是楚辰,现在医院也不至于催的这么紧。

楚辰被父亲这么一说,立马也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件事,灵魂融合之后他也继承了以前楚辰的一部分情感,看着床上被病痛折磨的骨瘦如柴的老父亲,自己之前却还把医药费拿去赌。

楚辰的心里升起浓浓的愧疚。

上前几步,楚辰不顾父亲的反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先天真气透体而出!

脑海中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有很大的缺失,他要知道是什么病,却没办法问,只能自己查看了,而且顺便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此时的楚辰,就和老中医一样单手搭在楚阳的手腕上,凝神思索着。

不远处另一位的病人忍不住嘲讽道:“父亲住院,个把月就来了一次,你除了赌博和酗酒还会还装大师看病了?”

楚辰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查看着。

三分钟后,楚辰松开了楚阳的手腕,父亲只是一股淤血堵在心脉上,只需要用灵气疏通即可,随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只是血管淤积,我可以治好。”

身边原本还迷惑不解的萧凝儿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一会儿办一下手续,出院吧。”楚辰自信的说道。

“楚辰!”萧凝儿气的身子一阵发抖,心底绝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自己亲生父亲住在医院,现在连给爸治病都不愿意了吗?”

“你是怕要你承担药费!是不是有钱你就要去喝酒,赌钱?”

萧凝儿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曾经的意气风发的他,怎么会变成如此让人深恶痛绝。

身边的其他病人和家属也是面色愤怒。

楚辰仔细一想,别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难不成说自己用天地灵力来替楚阳疏通血管,就能康复?说出去怕不是老父亲要气死。

“楚辰,你在这里照顾爸爸,钱的事我会想办法,你只要不添乱就好。”萧凝儿毫不客气的说道。

楚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只是萧凝儿,还有楚辰的老爸老妈,一旁围观的一些其他病人和家属,全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楚辰。

在他们看来,楚辰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省钱!

一个人到底能混蛋到什么程度才能不管自己老父亲的死活,将医药费拿去赌,现在连治疗都不想治疗了!

误会闹得如此大,楚辰此刻也是一脸懵逼,暂时想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好让父亲住在医院先治疗。

楚阳的眼底也是浓浓的失望,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楚辰,一会儿你姑姑就过来了,你切莫不要在你姑姑面前再说这些话,咱们楚家已经丢不起人了。”

楚辰一怔?姑姑?

脑海中的记忆闪过,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女人就出现在脑海中,她来干什么?

正想着,病房外立刻就传来一个尖细嗓子的妇女骂骂咧咧的声音:“真是晦气,大清早的让人来这种鬼地方,哎呦,太难闻了。”

嗓音刻薄,自然就是楚辰的姑姑了。

床上楚阳赶紧压低声音对楚辰说道:“一会你好好说话,别和你姑乱抬杠。”

说话间,楚辰的姑姑楚香霞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倨傲的青年。

那是楚香霞的儿子张宁。

“我说大哥,你怎么就住了这么寒酸的病房了?一个房间这么多床位,简直和猪圈一样。”

此言一出,整个病房里的人脸色都变了,而楚香霞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一句话已经得罪了整个病房的人,反而继续骂骂咧咧道:“这大清早的,让我们娘俩过来干什么?知不知道我儿子请一天假要损失多少钱?他一个月工资可是小一万呢,请一天假至少两三百没了!”

说话间更是一脸得意的看着病房里的其他人。

楚阳灿笑一声,赶紧道:“你就别说那么多了,这不是因为治病花了不少钱么。”

钱?

楚香霞眼睛一瞪,赶紧说道:“哎,大哥,你要借钱的话可就不用开口了,你也知道,我们家最近张罗着给张宁买房,花了不少,手头可没钱了。”

楚辰心里冷笑,没错,这就是她的姑姑,按理说楚香霞和楚阳是亲兄妹,手足之情该有吧?

可恰恰相反,从楚阳住院到现在,这楚香霞竟一次都没来过!

如果不是楚阳打电话请她来一趟,估计就算是楚阳死了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尖酸刻薄由此可见。

“不……不是借钱,不是借钱,是我们家楚辰的事儿。”楚阳急忙说道。

他对自己的妹妹太了解了,活脱脱一个守财奴,想从她身上借点钱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你们家那残废儿子啊,他怎么了?”楚香霞懒洋洋的问道。

楚辰抬眼一横,正想开口。

“楚辰,你别说话可以吗!”楚阳张口就是一声训斥,随后陪着笑对楚香霞说道:“小妹你别生气,我听说张宁最近升职了?已经是部门小组长了?”

没错,楚阳了解自己的妹妹,知道她喜欢听什么,一句恭维立刻就让楚香霞忘了刚才楚辰的不敬。

她得意的环视一圈,尖着嗓子喊道:“那是当然了,我儿子从小就成绩出色,到了公司自然也是顺风顺水,诺,就在上周,我儿子就已经是部门小组长了。”

身后的张宁闻言更是鼻孔冲天,那得意劲儿,何止是当了小组长,当了董事长都没他那么臭屁的!

楚阳赶紧接过话头道:“知道知道,张宁这孩子的确出色,小妹啊,我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你看,张宁现在混的这么好,你看我们家楚辰现在连个工作也没有,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你看?”

“嗯?”楚香霞眉头一挑立刻又警惕了起来:“你想让我儿子怎么帮?”

“是这样,楚辰有些日子没上班了,你看张宁这孩子现在混得这么好,能不能在他们公司帮我儿子找个活儿干?”

看到自己的父亲委屈求全,姑姑一脸尖酸样,楚辰不愿父亲受辱,当即开口道。

“爸,我不会去上班。”

“你给老子闭嘴!”楚阳愤怒的大吼道:“你看看人家张宁,再看看你!不学无术,好吃懒做,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让张宁给你找个活儿干,至少也算是正常人的生活了。”

楚辰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本打算再解释的,但看眼下这情况,还是算了吧。

张宁瞥了眼楚辰,道:“这年头工作可不好找啊。”

楚阳心里明镜儿似的,忙装作疑惑的问道:“你们那么大公司也不好找吗?我以为张宁这孩子在公司里能说的上话呢。”

张宁嘴角一抽抽,本能的喊道:“我当然能说的上话!不就是找工作吗?简单,我忽然想起来,我们公司最近正好缺一个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的实习生岗位,你看……”

楚辰差点笑出声,这是什么狗屁实习生?不就是公司的保洁么,脏累差的活儿,没人愿意干,这还用你找?

“可以,可以,就这个!”楚阳连忙应了下来,不管什么工作,只要楚辰能安心上班,别再赌钱,比什么都好。

张宁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那行,我明天回去联系一下,有我的面子,一个月两千块工资不是问题,加上奖金,至少两千五!”

楚辰眼神一冷!

前世堂堂仙尊,弹指可崩山河,让去保洁,还两千?随便到一个饭店刷盘子都有三千块工资的好吧?

你这面子还真是够大的。

楚辰当即打趣道:“这年头,随便找家饭店刷盘子都有三千块工资了,你给我两千五?这面子还真够大的。”

姑姑楚香霞登时就瞪起了眼睛,双手叉腰,唾沫星子差点都喷到楚辰脸上了:“你个废物,是不是给你脸了?要不是看你爸的面子上,我们家张宁管你死活!你却还在这说风凉话,狼心狗肺的狗东西!”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的如此难听,楚阳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楚辰眼底更是闪过一丝浓郁的杀意!

修仙界弱肉强食,拳头才是硬道理,放在修仙界,有人敢这么和楚辰说话,出车早一巴掌送他们去轮回了。

可眼下,他只能忍!

“楚辰,你安静一点。”楚阳又训斥了楚辰一句,然后看向张宁,道:“张宁啊,你也别介意,楚辰这孩子说话是有点不经大脑,你是成功人士,别和他一般见识。”

张宁果然顺杆往上爬,老气横秋的说道:“没关系,楚辰啊,我当表哥的得说你两句,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吗?你来我们公司,刚开始毕竟是实习生,一个月两千五不少了,等到转正,突破三千也不是问题。”

萧凝儿在旁一脸失望的看着楚辰,果然,他还是老样子没变,人家好心给介绍工作他也这样,分明就是懒得去!

楚辰沉默了,肚子里反驳的话和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再世为人,楚辰霸占了这副身体,就该承受一些东西,他让萧凝儿和老爸老妈失望太多了,伤的他们遍体鳞伤,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最终,楚辰抬头,淡笑道:“这工作……我去。”

为了萧凝儿,为了老爸老妈,他必须去。

因果缘由,他获得了再世为人的机会,就当是还债了。

姑姑和张宁离开后,萧凝儿和楚阳的脸色总算是略微缓和了一点,至少楚辰答应下来了。

这是个好的开始。

“楚辰啊,既然答应下来了,你就好好干,不要让人家瞧不起咱,以前的种种,能过去就过去了,只要你能回心转意,浪子回头,爸就算是死在病床上也能瞑目了。”楚阳语重心长的说道。

萧凝儿正在给他小苹果,闻言赶紧说道:“爸,你胡说什么呢。”

……

在医院逗留了一天,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家里还是之前乱糟糟的样子,萧凝儿一言不发的收拾完家,忽然当着楚辰的面开始脱衣服!

楚辰坐在床边吓了一大跳,萧凝儿却连看都不看楚辰,就这样当着楚辰的面脱了个精光。

她虽然生过孩子了,但身材却保持的很好,肌肤白皙,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胸前两团丰软看的楚辰一阵口干舌燥。

再往下,楚辰的心都在微微颤抖着。

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心道,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这萧凝儿不会是今天心情好,想和自己……

可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萧凝儿脱光衣服后便对楚辰说道:“我去洗澡,看好果果。”

原来只是要洗澡,楚辰尴尬的摸了摸鼻头,道:“我知道了。”

萧凝儿进了浴室,没多久就传来哗哗的水声,隔着毛玻璃能看到朦胧的一个倩影。

没有刚才那么直观,但诱惑力却反而更大了!

楚辰小腹一团卸货蹭的一下就窜了起来,不行,不能继续看下去了,这简直是对他道心最大的考验!

“爸爸……”果果在一旁有些紧张,小心的唤道。

看她害怕的样子,楚辰心里的淫欲瞬间就被浓浓的愧疚和心疼所替代。

他将果果抱起来放在腿上,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果果一阵受宠若惊,瞪大眼睛看着楚辰,随后满脸兴奋的点着小脑袋。

楚辰四下看了看,恰好在床边看到一本童话书,于是拿过来翻了翻,开始给果果讲故事。

等到萧凝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楚辰一脸柔和的抱着果果,亲昵的给她讲故事,果果则开心的蜷缩着身子窝在楚辰的怀里。

慈父乖儿,这一幕让萧凝儿几乎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了。

“你洗完了。”楚辰笑着和萧凝儿打了声招呼,萧凝儿这才回过神来。

她迷糊着点了点头。

楚辰对女儿说道:“果果乖,时间不早了,要睡觉了,爸爸明天再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萧凝儿心头更是诧异,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楚辰,看他动作轻柔的将果果放在被窝里,这才心情复杂的走了过去。

脱掉浴袍,钻进被窝。

楚辰的心里有些激动,鼻子里能若有似无的闻到萧凝儿身上淡淡的体香,登时一阵心猿意马。

可萧凝儿钻进被窝却直接背对着她躺下,直接打算睡觉了。

楚辰一阵尴尬,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萧凝儿就在身边,而且一丝不挂的和自己钻在一个被窝里,想想,这样一个极品,还是自己的老婆,就算是做点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吧?

楚辰心里有些痒痒的,有贼心却不敢动手,脑海里天人交战。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凝儿睡着了,鼻子里传来淡淡的鼾声,但许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身体在被窝里蜷缩着,颤抖着。

楚辰心里的淫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心疼和愧疚,自己已经混蛋成这样了萧凝儿都没把自己赶走,也没和自己离婚,这份情,楚辰永生难报!

他不再胡思乱想,直接盘腿坐起,双手摊开,一边修炼,一边将一部分天地灵气散发而出,顺着双手,蒙蒙的淡绿色天地灵气逸散而出,一部分覆盖到了果果的身上,一部分覆盖到萧凝儿的身上。

萧凝儿颤抖的身体慢慢平息下来,呼吸也逐渐绵长。

第二天一大早,萧凝儿醒来的时候觉得十分诧异,这段时间,她每天晚上谁的都很浅,而且胡乱的做恶梦,她甚至已经有些恐惧睡觉了。

但昨晚,她却睡的香甜,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状态好的让她有种自己还在做梦的错觉。

相关文章:

毛里藏有多长——深圳合租记全文阅读

bts宿命中的我和你|欲乱情迷湿哒哒

一个女教师的自述|生理课上的意外3

女主角被下药沾污视频 高H浪荡小说(爱她长大的模样)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我和合租女的双飞经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