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异禀》—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1-04-06 11:00 · 新商盟

第十章 唐老的震惊

秦雷闻言沉默了一会,祝标的眼里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为人有些小气,虚荣,但是擅长现代类收藏,爱学习,来到店里这两年跟着庄老也学了不少。

对于真正有些能力的人秦雷并不在乎他那点小毛病,如果高仿恐怕他还难以分辨,如果那幅画真如他所说的样子,最多也就五六百块的样子。

不过秦雷也有些疑惑,那个姓唐的小伙子是唐老认识的,还说他眼光不错,运气很好,唐老可是整个海市乃至于华夏有名的收藏家,极少夸人的,姓唐的小伙子能得到他这么看中,会是一个把废物当成宝贝的人吗?

“恩,你也跟我去楼上长长见识吧。”秦雷道,他决定带着祝标一起上去,看看那位姓唐的小伙子到底有多少水准,也让祝标多积累一些经验,庄老毕竟年纪大了。

祝标大喜,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带他上去见识是给他增加人脉和经验,楼上的那两位可不得了,这是老板有心培养他呢。

唐大少进了二楼看着满目琳琅的饰品,摆件,字画,有些目不暇接,心中突然想到假如自己也能够有这么一家店该多好。

“呵呵,小唐,你来了,快过来,看看这些古玉,刚入行的人就要学会多看,多听,积累经验,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眼界。”唐老看到唐大少进门热情的招呼道。

“好的,唐老。”唐大少冲着唐老和在座的几人点点头,找了个位子坐下。然后愣了愣,难道自己看错了?真的是他,海市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王军。

说起王氏集团,在海市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涉足地产,服装,餐饮,汽车等等,衣食住行无所不括,以前的唐家河王氏比起来,那就是蚂蚁河大象的区别。

王氏集团的继承人王军,唐大少也在一次聚会上见过一次,不过那一次人家也只是应一个朋友的邀请,露了个面,这就已经给搞那次聚会的人挣了大面子了。

那是真正的大少,见了一次唐大少就记在了心里,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像他一样,也算不枉活这一回了。

“来,看看,认识这是什么玉吗?”唐老推到唐大少身边一个玉蝉。

看到玉蝉,唐大少眼睛一亮,面前的玉蝉有些土黄其中夹杂着红色,色泽暗淡,和自己刚刚淘来的玉蝉极为相似,比自己的那一枚要大不少,最重要的是玉蝉中有着一股子灵气,吸收了对自己的异能可是大有帮助的。

当下唐大少把画轴放在桌子上,右手捏起一枚玉蝉,开始吸收其中的灵气。

“西汉前期的玉蝉,别名,玉九窍塞。质地和田玉,玉质细腻。雕刻手法:汉八刀。作用:陪葬品,这枚玉蝉是用来塞住死者嘴巴的口塞。鉴定:整套玉九窍塞中质地最好的玉蝉,由于长埋于地下与黄土和血肉相互交融渗透,形成了双沁色玉蝉,价值倍增。”

果然是玉九窍塞,而且是其中最好的口塞,异能给出的评价中加了一个玉质细腻,更是多了一个信息,雕刻手法。

而沁色也比自己手中的那一枚明显的多,当然价值也肯定远远高于自己的那一枚。

其中所蕴含的灵气也更多,完全吸收之后,手指中的灵气大增,色泽也有所变化,淡红色的灵气增加了一些。

这不会是和自己的那个是一套的吧?唐大少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果然在玉蝉的尾部也有一个和自己玉蝉上一模一样的篆字。

“怎么样,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门道来没有?”唐老笑着问道。

“恩,这枚玉蝉应该是汉代的玉九窍塞,陪葬品。雕刻手法用的是汉八刀,材料为和田玉,玉质细腻,还形成了双沁色,应该是含在嘴里的口塞。”唐大少装模作样一番,根据异能鉴定的结果描述了一遍。

而这时,唐大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些人怎么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再看看这些东西。”唐老把整个盒子都推在唐大少面前道。

唐大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从里面拿起一枚玉猪,吸收灵气的同时鉴定结果也出来了。

“这枚玉猪应该是汉代的玉握,也是一个陪葬品,雕刻手法也是汉八刀,材料是和田玉,不过玉质一般,比起刚才那枚玉蝉差多了。

这玉蝉是玉晗,上等的和田玉材料,陪葬品,置于死者口中……

……

唐大少一件一件的拿起,然后一边吸收其中的灵气,一边叙述玉器的来历,作用,质量等等,而手指吸收了大量的灵气后从颜色逐渐变为红色,金色的细线也在变成变粗,往整个手掌蔓延。

就在所有的灵气全部转换成红色时,一个提示出现在唐大少脑海中。

“灵气升级,化为红色灵气后化被动为主动,雾气可以随心控制探测,探测出的信息量视宿主控制输入的灵气多少而定,输入的灵气越多,信息就越详细。”

唐大少心下大骇,宿主?是指自己吗?金色的线条蔓延至半个手掌,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不过灵气变为可控制对自己而言倒是一件好事。

拿起一枚玉器,下意识的多输入了一点灵气。

“西汉时期玉器印章,材质:上品羊脂玉是,为西汉时期师丹私印,深受师丹喜爱。师丹,字仲公,琅邪东武人,汉哀帝刘钦之师,官至大司马,封高乐侯。师丹死后,印章成为师丹的陪葬品。鉴定:真正的羊脂古玉,你值得拥有!

古人认为人死后,使用玉器包裹身体,可以使身体不腐朽,所以使用大量玉器陪葬,死者或以玉璧围绕、覆盖周身,或于双眼盖玉片、手中握玉、口中含玉。其中精品为金缕玉衣。”

唐大少眼前一亮,信息果然增加了许多,嘴里不停地跟着异能念叨:

“古人认为人死后用玉石裹住身体可以不腐朽,所以很多陪葬品都是玉器,这应该是出自同一个墓葬,不知道有没有金缕玉衣,那玩意才是最好的宝贝。”唐大少叹息道。

啪嗒……

唐老爷子手上正端着的茶杯掉在桌子上,茶水撒了一桌子,这小子,这水平,哪是什么新手啊。

“你小子想什么呢?还金缕玉衣,那可是真正的国宝,全国出土的都不到十件,全在博物馆收藏者呢。”唐老笑骂道。

“唐老,您不是在忽悠我吧,这小子真的是个新手?不会是你的弟子吧。”王军突然嘟囔起来。

“呵呵,这位先生,我的确不是唐老的弟子,事实上我是昨天才认识的唐老。”唐大少见王军插话,不敢怠慢。

而一旁的金铭轩首席鉴定师庄海已经惊呆了,不知何时,秦雷和祝标也已经来到二楼,下巴也是惊掉了一地。

这小子看玉看的这么准,讲的信息和唐老都差不多,怎么会是个新手,不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副画?秦雷想到这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画轴。

至于一旁的祝标,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嘴巴张的老大,转头朝着那幅画看去,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假如,假如那幅画里有玄机,很值钱,就这么被自己给打发了,那后果……

祝标缩了缩头,小心翼翼的看向老板秦雷。

“你小子昨天还告诉我是个新手,没想到是个扮猪猪吃老虎的角色,现在我倒是对你拿来的东西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唐老笑道。

唐大少讪讪道:“其实我真的是新手,之所以认识这些玉蝉是因为我刚好也有一枚,至于那些陪葬品啥的都是我昨天在古玩书上看的。”说着唐大少从口袋里拿出今天刚得到的玉蝉递给唐老。

唐老撇了撇嘴显然不信,这些东西如果光看书就能认出来,那到处都是专家了。

接过唐大少手里的玉蝉,唐老仔细打量了一下,用放大镜研究了一会,其实对于这枚玉蝉,唐老一眼就看出了来历,不过是一枚陪葬的玉九窍塞。

唐大少的表现实在太好了,以至于让唐老产生了一种错觉,这么厉害的人拿出来的玉蝉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才对,不过研究了半天的唐老显然多想了,这就是一枚普通的玉九窍塞,只能勉强称之为双沁色,因为红色部分实在太不起眼了。

“你这枚玉蝉倒是碰巧了,和军子拿来的些玉器正好凑成一套。军子这一套玉九窍塞中刚好缺失了一个,没想到在你手里。”唐老淡淡的道。

一旁的王军听了笑道:“当初我买着写玉器的时候,就有人和我说过,玉九窍塞少了一枚,不成套了。我问过卖家,说是卖给别人了,没想到是你啊,真是巧了。”

“巧是巧了,不过我这是在地摊上买的,摊主就这一枚,可能是你那个卖家卖给摊主的,然后摊主又卖给了我。”唐大少解释道。

“这么说这套玉九窍塞是注定要凑齐了?”王军看着唐大少直言不讳,显然是想从唐大少手里把这最后一枚玉九窍塞买回来。

第十一章 九峰雪霁图

“呵呵,怎么,你对这枚玉蝉感兴趣?我一万五买来的,你要是真想要给个本钱就行。”唐大少笑道。

唐大少倒不是想要巴结王军,而是觉得不好意思,好歹在人家的玉器里吸收了不少灵气,让自己的异能升了级,怎么着也要报答一下吧。

用钱?钱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数字,根本不在乎。直接送玉蝉?非亲非故你送上的东西人家会要才怪,说不定还说你动机不纯。

“那怎么能行,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唐老,您是这方面的行家,给开个价吧。”王军转过来朝着唐老道。

“呵呵,这枚玉蝉也算是双沁色了,和你那些凑成了一套价值更高,十万左右,你那一整套的玉九窍塞,有三个双沁色,市场价在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之间,就是进入拍卖行也就一百五六十万,去掉手续费和各种税,实际拿到手的也就这么多。”唐老笑道。

“那就十万块,我给你开支票。”王军直接拿出支票本写了张十万的支票递到唐大少手里。

唐大少接过支票,看也不看装进了口袋,把玉蝉交给王军,以王军的身家,不可能开一张假支票给自己,况且还有唐老,金铭轩的人看着。

而一旁的祝标看上去就更眼热了,恨不得自己把那十万块支票一把抓回来,十万块啊,他一个月的工资奖金加提成啥的全部算起来也就不到两万,这可是他半年的收入呢。

“这黑市的东西还挺便宜的,我买了这么一堆的玉器也就花了一百万,没想到光是玉九窍塞就全部本了。”接过玉蝉的王军开心的笑道。

“黑市上的东西来历不明,当然便宜,你这玉九窍塞是成了一套,材质都是和田玉,汉八刀雕刻,所以价格才髙,一个没沁色的一般玉九窍塞也就一两万块钱。”唐老摇头道。

一旁的唐大少听得汗颜不已,显然那摊主也是知道价格的,只是把这玉蝉当成了普通的玉九窍塞卖,而王军又是一套全在,只差这一只,这才让唐大少捡了个便宜,不然就是双沁色,最多也就五万块钱。

“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买个木盒子翻了五十倍,一万五买了个玉蝉也能卖十万,现在你还敢说你是新手?”唐老打趣道。

唐大少哭笑不得的说道:“俺真的是新手啊。”

“行了,别再卖乖了,拿出你的真玩意来看看。”唐老笑骂道。

唐大少立马恭恭敬敬的把画轴递给唐老,然后道:“您老看看。”

唐老打开画轴,迎面是一副山水画,唐老第一眼的印象就是粗糙,虽然他不是字画类的专家,可是见过的精品字画自然不少,眼前的这幅画,给人的感觉就是呆滞,不可能是什么名家作品。

“小子,你不会就拿着这幅画来点晃我们吧,小庄,你也看看。”唐老把画递给庄海,然后冷笑的看着唐大少。

庄海小心翼翼的结果画轴,看了一眼画后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唐大少。

只见唐大少一脸苦相的解释道:“唐老,这幅画有问题,而且有很大的问题。”

“哼,当然有问题,这幅画根本就是一副解放后的作品,没有落款,没有题字,画面呆滞,放在市场上卖估计也就五百块钱吧,你就拿着这样一副破画来让老头子掌眼?你这分明就是打老头子的脸啊。”唐老怒道。

一旁的秦雷看了祝标一眼,暗自点头,这小祝的眼里还是可以的,和唐老判断的差不多,再历练一下应该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祝标看向唐大少的眼神中充满了幸灾乐祸,叫你小子能啊,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这时,庄海突然发出了一声“咦?这幅画有问题。”

祝标一只看不惯庄海,一个野路子出身的老头居然在自己头上拉屎撒尿,闻言不由说道:“当然是有问题了,刚刚唐老不是说了吗?”

庄海也是鉴定的行家,虽然在名声上比起唐老来可是差了不少,可术业有专攻啊,唐老的成就主要是在杂项和玉石上,而庄海主攻字画和陶瓷,所以专门比起字画鉴定,唐老还要逊色庄海一筹的。

庄海闻言,皱眉看了祝标一眼没有说话,用手蘸了点茶水点在画卷的一角,慢慢的搓。

一旁的唐老看着庄海的动作一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失声道:“画中画?”

在动乱的年代里,许多宝贝被付之一炬,许多收藏家为了保住心血,各出奇招,比如上次唐大少买的机关盒,所谓画中画就是做一副不怎么样的画和真品用特殊药水粘合在一起,使其表面看起来就是一副普通的画,用来掩饰真迹。

“我现在也不确定,不过唐小弟的眼光不俗,能鉴别这么多玉器,想必这幅画也不会如此简单。”庄海沉声道。

而一旁的祝标闻言贬低到:“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唐大少闻言顿时冷了脸色,眼睛死死的盯住祝标道:“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假如我这画中另有乾坤,这幅画价值多少,你就给我多少钱,反之这十万就是你的,如何?”

秦雷闻言眉头一皱,祝标是他店里的人,不论是输是赢都不太好,输了,如果真是画中画,弄不好祝标就要赔的倾家荡产,赢了,人毕竟是唐老带来的,撅了唐老的面子,那更不好。

祝标闻言却是一喜,道:“好,赌了。”

十万块啊,那可是他半年多的收入呢,至于真的出了画中画他拿什么赔,已经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的祝标选择了刻意遗忘……

秦雷见祝标答应的如此之快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庄海已经小心翼翼的拆下木轴,用茶水浸湿了一角,缓缓的搓起一层纸。

瞬间,祝标面如土色,而秦雷则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唐老喃喃道:“画中画,传说中的画中画啊,就是不知道下面隐藏着什么宝贝。”

“嘿嘿,不管是什么宝贝,反正赌局,我是赢了。”唐大少嘿嘿一笑道。

一旁的王军见证了这神奇的一幕,不由得站起来狠狠拍了一下唐大少的肩膀道:“你小子真厉害,唐老都没能看出这画中玄机,你居然发现了,了不起。”

唐大少装作很痛,呲牙咧嘴道:“我哪有那个水平啊,之前纯粹是看那个老太太可怜,正巧又收了个玉蝉能赚点,所以才买下来,只是买下之后感觉这画按照老太太说讲述的,应该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才来找唐老求证的。”

这时,画中画的真实面目在庄海灵巧是双手下呈现在众人面前,这是一副山水画,只是相比之前的掩饰品来说,这幅画透露着一股子灵动,那山间的白云似乎真的一样,显然就算是以唐大少和王军这种外行人也能看出来这幅画不简单。

“没想到居然是黄公望的真迹《九峰雪霁图》,天哪这幅图不是保存在故宫吗?”庄海哑然失色道。

“真的是《九峰雪霁图》?”唐老闻言面色一沉,凑了过来仔细打量,而秦雷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直接凑了过来。

一旁的王军和唐大少面面相觑。

王军仔细打量了一下唐大少,二十来岁的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怎么运气和眼里就这么好?

仔细研究片刻后,唐老和庄海纷纷啧啧称奇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个应该是真迹。”

“唐老,这《九峰雪霁图》世上应该只有一幅吧。”王军突然道。

“废话,当然只有一幅了,这可是国宝。”唐老骂道。

“那这一幅是真迹,故宫博物馆的岂不是赝品了?”王军道。

唐老脸色阴晴不定,过了片刻道:“这本来是保存在宫里的东西,应该是当年战乱的时候,有人趁机给掉了包。嘿嘿,这幅画一出世,我看故宫里的那个老家伙的脸往哪搁,这故宫里的《九峰雪霁图》当年可就是他鉴定为真品的。”

唐大少听到唐老的话,估摸着这位鉴定《九峰雪霁图》的专家和唐老应该是有过节的。

“那这幅图值多少钱啊?”王军问道。

“你小子怎么就知道钱?和你那个老爹是一样的货,这可是黄公望的作品,传世的国宝啊。”唐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就算是国宝,总也有个价吧。”王军嘟囔道。

“恩,你说的对,就算是国宝也有个价,小庄啊,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给估个价吧。”唐老道,术业有专攻,在字画方面,他知道庄海更有发言权。

“呵呵,在说着画之前,还是先说说塔的作者吧。黄公望是元代的画家,本名叫陆坚,字子久,号一峰,因为他还是全真教的道士,所以又叫大痴道人。与

吴镇、王蒙、倪瓒合成元四家,不过他是元四家之首。现存作品据说有五十幅以上,可是大部分存于故宫博物馆,民间流传极少,价值不菲啊。”庄海没说价格先是介绍了一下作者。

“行了,庄老,你就说说这幅画能值多少钱吧。”王军当然不能托大叫小庄了,唐老喊小庄是因为人家的辈分,名望,年龄在那放着呢,说起来庄海也是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了,被唐老一句一个小庄叫的怪别扭。

相关文章:

吃胸前两个小樱桃*跟兵哥哥做腿发软小说

小浪蹄子真会揺/大家说说自己睡过几个男人

30一40岁女人最致命弱点&装修工人让我爽了一下午9个

【网络红文】绝色新娘再婚记小说在线全文章节

女特殊部位穿环上锁:亵裤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