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浅婚深:厉少追妻难》全文在线阅读

2021-04-06 11:36 · 新商盟

第一章 例行公事

周末的夜晚,昏暗的房间里,到处氤氲着浓郁的酒气。

她躺在床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裙,里面更是什么1都没穿。这么做,只是为了“方便”那个男人行事。

脚步声逐渐走近,男人不耐烦的扯着领带,解皮带时的摩擦声传进了沈峥的耳朵里,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手指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薄毯。

不顾她的不安,厉晋川随手就拉开了薄毯,俯身压了上去,没有一点前戏,就这样闯进了她的干涩。

“啊——”忍不住这撕裂的痛楚,她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沈峥用力的咬着下唇,害怕再次发出声音来,她怕厉晋川会觉得,她是个放浪的女人。

可那一声,还是引起了厉晋川的不适,他光裸着趴在沈峥的身上,眼里没有一丝的情感,倒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他偏过头去,甚至不愿去看身下那个女人的脸。

一开始的疼痛,渐渐被奇怪的感觉所代替,沈峥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在不断的升温。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沈峥感觉到厉晋川轻颤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瑟缩的抓住了厉晋川的手臂,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低声的哀求。

“我求求你……不要接……”

打开床头的灯,厉晋川睨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犹豫,便抽身而出,翻身下床,拿着手机,离开了房间。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沈峥的心也跟着凉了。

这个世上,能让厉晋川不管不顾,抛下一切的,也就只有唐予情了。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特别的铃声,也是为唐予情特别设置的。

几分钟后,厉晋川重新回到房间,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兴致。他顺手扯过一条毯子裹住了下半1身,径直走向了浴室。而这期间,他甚至没有看沈峥一眼。

望着厉晋川离开的背影,沈峥的心里五味陈杂。想不到过了这么久,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她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分量。

自嘲的笑了笑,收敛了情绪,沈峥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想要去拿里面的白色药瓶,摸索的时候,意外的触碰到了角落里的那对结婚戒指。

结婚近三年了,厉晋川从来没有戴过这枚戒指。所以从一开始,这对婚戒就一直由沈峥保管着,可想而知,他多么的厌恶这段荒谬的婚姻。

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沈峥用手背抹了抹没有流下的眼泪,拿出药瓶,倒了两颗黄色的药片在手上。

刚想要送进嘴里的时候,厉晋川低沉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

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去而复返。

“你在干什么?”

因为厉晋川的质问,沈峥有些惊慌失措,白色药瓶还来不及盖上,就整个洒在了床上。她想要阻拦,却及不上厉晋川的眼明手快。

抓过药瓶,仅仅看了一眼,厉晋川的脸上就仿佛抹了一层冰霜。

沈峥想要解释,可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喉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这就是你一直没有怀孕的原因?”厉晋川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却依旧掩饰不住他眼里的怒意,“沈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第二章 那就离婚

她无话可说。

避孕药是她故意吃的,每次和厉晋川上完床,从来不会忘记吃药。这也是她两年多没有怀孕的原因。如今被厉晋川当场撞破,更是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沈峥沉默着,忽然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仰头对上厉晋川恼怒的双眼,淡漠的回应道,“是,我确实是故意的。”

“你……”

厉晋川怒不可遏,但看到沈峥这样奇怪的反应,居然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驳。

沈峥突然就笑了起来,她低着头,看着床上洒落的黄色药片,嘲讽道,“如果我替厉家生下一个孩子,那我的任务是不是也就完成了,等待我的是不是就是一份离婚协议?”

沈峥说的这些,从来也不是什么秘密,她和厉晋川的心里都清楚。

可一下子提起这些,却还是让人有些惊讶。

重新将白色的药瓶丢回床上,厉晋川转身走到衣架旁,拿起衬衫和外套。他心里愈发的烦躁,不知是因为撞破了沈峥的小伎俩,还是因为她刚才的那番话。

胡乱的穿上衣服,连衬衫的纽扣都懒的扣上,厉晋川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气氛更加的紧绷。

烦躁的扯了扯衣袖,他踱步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离婚吧,老爷子那里,我自己想办法。”

沈峥狠狠一颤,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就压抑的情绪顷刻间崩塌,她不顾身上的光裸,掀开毯子就跳下了床。

“然后呢?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唐予情娶回家了吗?”

一向柔弱的她,这次居然没有哭闹,她通红的眸子里充满了倔强。看到沈峥的眼神时,厉晋川甚至也有几秒钟的讶异。他以为,按照沈峥的性格,一定会大哭大闹,甚至苦苦哀求,可是这一次,她没有。

避开视线,不去看她,厉晋川皱着眉,语气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你既然早就知道,何必多此一问。”

沈峥的苦笑声,传进了厉晋川的耳朵里。

是啊,她早就知道了啊,即便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只有唐予情,她还是不惜一切的嫁了过来。她呆傻的以为,只要她用心了,厉晋川一定能感受的到。可现实一次又一次的将她击打的支离破碎。

除了生下一个孩子,她沈峥于厉晋川,甚至是厉家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不停的笑着,甚至笑的有些诡异。沈峥直直的望着厉晋川,看着他冷峻的侧脸。

“我的确早就知道了,但是你既然能为了利益而娶我,那说明,你对她的感情,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神圣。”

这句话里,充满了嘲讽。

这是厉晋川的软肋,是他欠唐予情的。

几乎是话刚说完,厉晋川就丢下了手里的西装外套,伸手一把扣住了沈峥的脖子,手掌不停的收紧,用足了力道。

对沈峥,他本有那么一丝的亏欠,而如今,却因为她刚才的一番话,荡然无存。

厉晋川从未有过的暴怒,他愤恨的望着沈峥,手上没有一点留情。他看着沈峥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微弱。

“沈峥,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和唐予情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沈峥没有反抗,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连眼前都有些发黑。但是挂在脸上的苦涩笑容,却一直都在。

厉晋川咬牙切齿,“我和你的婚姻,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所以,这次离婚,我也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有那么一瞬间,沈峥觉得自己会死在厉晋川的手上。如果是这样,倒也痛快。

可就在最后的时候,厉晋川用力的将她甩开,随着大门砰的一声,沈峥整个人也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她的后背撞在床沿的尖角上,痛的半边身子都麻了,就连撑在地上都站不起来。沈峥索性就这样瘫倒在地上,任由那份痛从心底慢慢的蔓延开来,直至浸染她的全身

相关文章: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乡村男支教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老师你奶好大呀我要吃

疯狂伦交_校服男生下面硬起

口述:我和师母在厨房 学校女性奴sm训练调教

驾校教练和已婚女学员聊天暧昧;对准粉嫩全部旋转研磨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