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婚情告急:顾先生,请自重》精选全文阅读

2021-04-06 11:06 · 新商盟

第3章 离家

这几天,海城街头巷尾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顾乔两家闹剧般的那场婚礼,以及乔家女儿如何放荡不堪的新闻。

那之后,顾乔两家彻底闹僵,顾家一下子中断了所有合作项目,并顺势抽走了几个亿的资金,乔家瞬间显得孤立又被动,加上丑闻影响,乔氏股票大跌。

乔氏危机加剧,父母忙得团团转,乔伊深知是自己惹的祸,却又帮不上忙,只能每天待在家里等候消息。

这天,通过了几位朋友,乔伊才打听到顾西风的消息。自顾西风在婚礼上被气得心脏病复发住院后,顾家便封锁了所有的消息,最近病情稍微得以控制,顾家才肯对外透露。想着之前的婚约,以及自己的原因才导致他住院,乔伊想着该去趟医院看下他。

顾氏旗下有自己的医院,不用打听,也可猜出顾西风住在哪里,倒是楼层和房间号费了她一番心思才探到。

……

乔伊瞒着家人到了医院。她带着墨镜,一手拎着水果,一手抱着香水百合,避开人群,寻找着顾西风所在的楼层。

好不容易找到位于医院最深处最幽静的那幢小楼,在入口处却被忽然从暗处窜出来的两个黑衣保镖拦住,“你好,小姐,这幢楼不接受访客探访,请离开。”

“我是来看顾西风的,我是……他的朋友。”乔伊是诚心来看望顾西风,如果他有什么不测,她真的无法原谅自己,虽然视频里是被人陷害,但她在结婚前夜确实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两位保镖大哥,让我进去一下吧,我看一眼就走。”

保镖并不认识乔伊,看她只像是探病而已,便稍微放松了警惕,“那我给老板打个电话问下吧。”

自婚礼后,顾家两老也是气得不轻,等顾西风病情稳定,他们便住到了顾家城郊别墅疗养,现在顾家大小事务全权交由顾南城来主持。

果然,接通后,电话那端便传来顾南城略显疲惫却沉稳的声音,“什么事?”

“大少,有访客来想见二少,我们问下您。”保镖恭敬却简短地说明。

“谁?”顾南城知道访客绝非顾家族系内的人,不然保镖早已作出判断。

不等保镖询问,乔伊上前接过保镖的电话,略显迟疑道,“南城,我是……乔伊。”

“呦,乔大小姐,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家弟弟。”顾南城讥诮道,他们都还没找她算账,今天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我弟弟病情刚刚好转,怎么,你又想来折腾他?”

“不是的,我是诚心来道歉的……”

“乔小姐,我们不需要道歉,你欠顾家的,我们自有其他方式来算账。”不给她任何机会,顾南城打断了她的诉求,并出声警告,“离他远点,乔小姐,这是我最后的警告。”

“等一下!”抢在顾南城挂断电话前,乔伊惊呼,“那个,我还想还给西风……一些东西。”

电话那端忽然安静了一下,但是乔伊知道,顾南城还在听电话,婚戒,我必须要还给他。”

过了好久,对方才回道,“那你送到顾氏集团大楼对面的咖啡馆吧,我去拿。”

……

冰山咖啡馆。

乔伊匆匆赶到,发现顾南城还没到时,松了一口气,按顾南城的性子,要是让他等太久,他肯定没耐心。

乔伊点了一杯热拿铁,捧在手心里取暖。要是他们之间没有之前那么多的事情,她纯粹作为他的友人,坐在这里等他,多好。

但是桌面上那个红色锦盒里的钻戒,深深提醒着她之前发生的那么多故事。他和她再无可能,乔顾两家也再无可能友好。

“乔小姐,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出现在顾家人面前。”顾南城终于来了,刚刚在她面前坐定,他那冷酷的声音再次传来,“尤其是西风,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顾南城冰冷甚至厌恶的眼神刺痛了乔伊,她睫毛微颤着垂下眼帘,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顾南城满脸嘲弄,讥诮道,“乔小姐,我们顾家要不起你这种放荡成性,作风不堪的女人”

放荡. 成性!作风,不堪!

他字字如刀,在乔伊心头划上道道伤痕。乔伊贝齿将下唇咬出了血色,此刻她冰凉的心,已经绝望到顶端。

“顾总,谁都可以指责我,但你,没那个资格。”乔伊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将泪意憋回去,把桌面上的红色锦盒推向顾南城,声音有些颤抖,“这个是顾家的,理应还给顾家。”

他没资格?顾南城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手迅速地扣住她的下颌,用力一扯,“你以为你对顾家、对西风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后,现在这样做就能划清界限吗?”

如果不是她的背叛,西风怎么会进重症监护室?如果不是她,顾家两老怎么会被气得生病?她还这么自以为是地说他没资格。

“南城,好疼。”乔伊仰着头,晶亮的眸子里还有泪珠将落未落,此刻正委委屈屈的软声道。

两人距离近地可以看见彼此脸上细微的变化,顾南城看着她白皙的皮肤,娇艳的红唇,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气息,飘散过来,让他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

嘁,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她像撒娇一样的声音,她身上的气息,让他产生了乔伊与那晚的女人有点相似的错觉。

但她乔伊,不配。

顾南城冷下脸,加重了手里的力道,“乔伊,你真的很犯贱,居然能随时随地勾.引人。”

他无端加以的罪名,乔伊却没法辩解,只能轻声道,“顾总已经警告过了,请放开我。”

说罢,她努力摆脱开他的掐制。既然戒指已归还,而她的道歉,顾南城明显不想接受,那他们已无需再谈,拿起包包,她起身离开,“再见。”

“乔小姐,记住我刚刚的警告,别再试图接近西风。”当乔伊起身从卡座离开,经过顾南城的时候,他的声音才幽幽响起,不是告别,却是再次的警告。

原来,她在他眼里是这样的有预谋。乔伊心痛,想早点离开,只是起身的动作过大,头一阵晕眩,脚下一个踉跄,她竟直直地倒向旁边的顾南城。

顾南城没有提防,原本端坐着他,被乔伊俯冲过来的力道带动,一时间,两人重重摔向卡座深处。

她柔软的身体,更是撞得顾南城闷哼了一声。而顾南城灼热的呼吸,让她不由得想起了他们的那一晚,顿时脸羞红。

顾南城俯首,看着她羞中带娇的神态,那扑闪着的长睫毛,闪躲的眼神,惊慌失措宛若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难怪弟弟多年这么迷恋她,光看外表,她确实有这个本钱。

但顾南城心中又不免嗤笑,她乔伊哪有那么单纯,“看来,乔小姐今天的目标不止是道歉和换戒指啊。怎么?现在想从我这里下手,重新拿回顾氏和乔氏的合作项目?”

“我没有。”他又要开始嘲讽她了,乔伊刷白了脸,借着抵住他胸口的力道,她稍微稳住身体,慢慢起身。“我只是有点头晕。”

顾南城却是猛得发力,将她侧面压制在卡座边缘,“这不是你管用的伎俩,博取男人同情?”

顾南城的大幅度动作,让乔伊从心底泛上一股想晕吐的感觉,她眨了眨眼,想压制住那股晕眩感,脑海却是一阵天旋地转,顿时歪倒在卡座上。

“喂,乔伊,你装什么?”顾南城见她闭着眼睛没反映,又拍了拍她的脸,仍是没有反映,皱眉道,“乔伊,乔伊,你醒醒!”

这时,眼瞅着端着咖啡的服务员经过,顾南城赶紧招呼,“服务员,快,拨打下120。”

这都能晕倒,她还真是个麻烦。顾南城心里抱怨,还是马上把她放平,然后再迅速抱起她,向门口冲去。

顾南城走后,卡座后侧屏风旁边,露出一张带着猥琐笑容的男子的脸,他正拿着相机回看刚刚偷拍到的内容,不免心中嘚瑟:最近海城最带新闻看点的乔家大小姐的猛料啊,而且还是和顾家大少的亲密照片。

这下,他要赚大发了。

……

医院。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伊才悠悠醒来,看着洁白的墙壁,闻着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才知道自己是在医院里。

“小姐,你怀孕了。”护士见她转醒,马上把医生叫了过来,却也给她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吓。

“什么?!医生,您确定是我么?”

“是的,孩子已经快四周了。”医生再次说明,并且递给她一张化验报告单,上面白纸黑字写明了“早孕”这一结果。

忽然想起刚刚自己是和顾南城在一起,乔伊忽然担心顾南城是否知道,“医生,请问下,刚刚是有人送我来医院的吗?”

“你是救护车上的陪护人员送你来的。”医生回答,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叹气提醒,“如果你不想要的话,那早点安排时间做掉,越到后面越伤神。”

“不,我要,我要的!”乔伊惊吓般回神,双手护住小腹,是他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要。

哪怕,今天他连医院都亲自懒得送她来,直接把她丢给了陪护人员。

“要的话,那你就好好养身体。”医生瞅了她一眼,在药单子上开了一些药物,“你孕酮低,配点药片回家吃……”

拎着一小袋子的药品,乔伊落寞地离开医院。

街上,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这个她熟悉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此刻,却觉得格外的陌生。现在,外界对她的评价已经如此不堪,要是知道她未婚先孕,先说父母家人不允许,外界的唾沫星子估计都能把她掩盖掉。自己受苦倒是无所谓,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怎么办?乔伊轻轻地抚摸了下自己的肚子,忽然就下定了决心:宝贝,没有关系,哪怕你以后没有爸爸陪伴在侧,也没有来自长辈的的疼爱和呵护,但是妈咪会把全部的爱都给你,我们一起!

那晚,乘着乔家长辈外出,乔伊简单地收拾了下自己的物品,然后悄悄地离开了海城。

第4章 归来



五年后,海城机场入关处,人头攒动。

忽然,一抹穿着靓丽套装,踩着米色高跟鞋的窈窕身影,攫取了大家的目光,更让大家羡慕不已的是,她身后还有一对牵着她衣角的可爱宝宝。

那是一对漂亮得如同洋娃娃般的龙凤胎,皮肤白皙、眼睛圆亮,看到大家在关注他们,还能萌萌地回以大家一抹微笑!

众人的心,顿时萌化了,一时都忘记了自己是在办理严肃的入关手续。

“小家伙们,别卖萌了,我们到了妈妈的故乡海城哦。”乔伊顺利办好手续,推着行李箱,带着娃往里面走。

“伊伊,这是你的家乡啊?”这几年,两个小家伙也跟着母亲去过了不少地方,但海城还是第一次来,小女生右右偷瞄了母亲一眼,再低声嘀咕,“伊伊,你是要带我们去找爸爸了吗?”

乔伊脚步一顿,立刻蹲下来与两位宝宝视线平视,“宝贝,你们……很想见爸爸吗?”

左左是个小男生,不同于右右的单纯,他比较会看母亲的脸色,刚刚见乔伊的神色有点不自然,顿时拉着右右上前围着母亲,“伊伊,没事的,我们谁也不见,我们和伊伊在一起就好。”

宝宝如此窝心懂事,乔伊顿时觉得很是安慰,她揽两个宝宝入怀,“宝贝们真乖,我们先去酒店,改天带你们去找外公外婆和舅舅。”

“噢耶!”听有亲人可以见,他们顿时欢快地忘却了刚刚对父亲的好奇,跟着母亲一起到了酒店。

……

在酒店,乔伊安顿好两个孩子,自己收拾了一下后,就准备出发去M公司位于中国的总部报到。

在国外的几年,乔伊有幸认识了一位长者,对方刚好是M公司北美地区的负责人,两人很是投缘,长者向她介绍了M公司,而她也很努力,凭借自己的实力顺利考取入职。后来,长者退休,而她也慢慢成长为M公司北美地区重要项目的负责人。

这次,就是因为中国分公司需要开发新项目,而她在这一领域拥有丰富经验,所以被调来总部接手这个项目。

虽然这是个让人成长的机会,但要是在几年前,乔伊肯定是拒绝的,尤其是工作地点在海城,她怕两个小可爱暴露。这几年,随着孩子的长大,自己也希望借着提拔的机会赚取更多,给孩子们创作最佳的生活条件。

所以,她回来了。

M公司总部大楼就坐落在海城最繁华的淮海路上,这一带乔伊曾经很熟悉。

交接工作很顺利,但项目的正式启动还得等明天总裁从英国回来后,做最后商议和定夺。所以,跟相关部门打了招呼后,乔伊便准备回酒店带孩子们去吃饭。

经过茶水间,正好听到几位姑娘在窃窃私语,讨论着明天终于能看到总裁真面目的场景。其实,M公司八年前是在英国创立的,发展稳定后才开拓国际市场。三年前,公司将总部搬回中国。而对于这位赫赫有名的M公司,外界只知其名,甚少有人见过他,也包括M公司老员工的乔伊。

听着小姑娘们对明天见总裁憧憬不已,她不忍心打击她们,据外界传闻,M公司总裁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头子。

乔伊笑笑,轻声离开。

……

乔伊匆忙赶回酒店,时间还是过了饭点,幸好酒店有下午茶餐厅。

这几年,乔伊拼命工作,孩子们也很是贴心,遇到乔伊忙碌,他们便不吵不闹,乖巧地等她忙完。

等吃饱了肚子,两个小家伙都有点想午睡了,乔伊带着他们准备回房间。

当她一左一右正牵着孩子走到茶餐厅门口时,忽然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手。原来,来的人是乔伊的妈妈罗雅妮,她今天本来是约了小姐妹喝下午茶,刚刚看到前面有个身影和自己的女儿很像,赶紧过来看一下,“乔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乔伊被突然拽着自己的女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远来是自己的母亲,“妈!”

母女相见,两人顿时哽咽,乔伊扑进母亲怀里喜极而泣。

“你这个不孝女!不告而别这么多年……还回来做什么!”罗雅妮拉开乔伊,仔细打量着她,“瘦了,在外面这么多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不苦不苦,妈,对不起。”乔伊笑着落泪,她之前还想着该怎么回家去见父母,没想到第一天就遇上了母亲,“妈,您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变。”

“别以为嘴甜说几句好话,我们就不骂你了。一会儿,跟妈回家,看家里怎么收拾你。”罗雅妮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训着女儿,准备拉女儿回家,却见她身旁两个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孩子,“乔伊,这两个孩子是?”

乔伊哭得入神,差点忘记了两个孩子还在身边,拉过孩子到跟前,“来,孩子们,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妈妈的妈妈’,快叫外婆。”

“外婆。”两孩子立刻跟着妈妈,甜甜地唤了一声。

甜腻柔软的声音,瞬间萌化了罗雅妮的心,一个一边,揽两个入怀,“乖宝贝,你们太可爱了,不知道谁家有这么大的福气。”

“妈……”乔伊望踟躇半晌,才开口说,“妈,他们是我的孩子。”

“你的?”罗雅妮不解,难道是收养的?

知道母亲心里在想什么,乔伊立刻阻止她的想法,“妈,他们是我生的孩子。”

罗雅妮惊诧,望望乔伊,再看看孩子,果然,眉宇之间的相像不能造假,孩子可能、真的,就是乔伊生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母亲的提问,又瞬间触及到了乔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想起五年前的事情,乔伊顿时心里一紧……

“妈,你怎么站在门口啊?”一道清亮的女声从乔伊背后传来,打断了乔伊的思绪。

“诗雨?”乔伊回过头,看清正向这边走来的身影时,顿时愣住。

还真是慕诗雨,她还是之前那般的漂亮夺目,浅笑微微,芳华无尽。

“什么诗雨哎,你现在应该叫她‘嫂子’。”罗雅妮轻拍了下乔伊的肩膀,作为提醒。

嫂子?她和哥哥结婚了?

那么,顾南城呢?毕竟他们当时是那么情深似海的一对。他,那么爱她……

慕诗雨来到跟前,才发现罗雅妮身边的身影是乔伊,“乔伊,真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来,就遇到妈了。”乔伊笑着附和。

“我们是听妈说要来喝下午茶,刚好我和你哥在边上,就准备过来接她回……”慕诗雨还没说话,就见停好车比她晚一步的乔鑫也进来了,“喽,你哥也来了。”

乔伊还没回过神,乔鑫就到了跟前,见是多年未归的妹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又一下子紧紧拥她入怀,语气哽咽,“乔伊,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呜呜呜……”这么多年,终于有最亲的家人可以依靠,乔伊也趴着哥哥肩膀上,遏制不住情绪大哭起来。

“这样多难看,我们先回家。”罗雅妮眼里含着泪水,见茶餐厅人来人往,都盯着他们一家子瞧,出声制止,提醒大家回家再说。

是啊,回家,多美的字眼,乔伊心里感叹。

……

乔家别墅。

孩子们到家后,因为好奇这是乔伊长大的地方,在佣人的带领下玩了一圈,终于体力不支,沉沉睡着了。

乔伊为他们盖好毯子,看着他们的睡颜,不由得想到了和他们神态相似的另外一张脸,顾南城,你还好吗?

“伊伊,他们睡着了?”乔鑫推开半掩着的门,进入房间看了孩子们一眼,这也是当年乔伊的闺房。

乔伊见是哥哥进来,跟他比划了一个出去说的动作,两人便轻手轻脚往楼下客厅走去。

客厅里,母亲正坐那,慕诗雨有事出门去办理,乔伊知道,大家对她的这几年和忽然出现的两个孩子,有着太多疑惑需要她来解答。

果然,罗雅妮马上开口提问,“伊伊,两个孩子的父亲呢?没有跟着回来吗?”

“妈,孩子们是我自己生,也是我自己一手带大的。”

“孩子的父亲,和五年前让你结不成婚的人是同一个吗?”乔鑫问的问题,向来一针见血。

“哥,那都过去了。”提到五年前的事情,像是又在乔伊的心口划出了一道伤害,心口泛酸不已,“妈,哥,我们不说那些了,家里这几年都还好吗?”

“我们倒是还好,倒是顾家……还有海城其他几家老牌大企业,都不太好。”母亲幽幽开口,虽然没有细说,但是乔伊知道不太好代表的意义。

果然,细细的打听下,才知道顾家在几年前就遭受了巨大打击。原来,她离开后,却有人在媒体上报道出她和顾南城的大量“亲密”照片,给顾、乔两家的股票和市场又带来了重创。乔家父子全力挽救,稍微控制了局势,而顾家,顾西风的身体再次打击,被顾家送往国外医治,还是抢救无效,顾家也因此一蹶不振。

“至于顾南城,我们都以为他能抵住压力,重振顾氏,却没想到,顾氏还是倒下了。”哥哥很是感叹,商海沉浮,这几年他是越来越有感触,“这也不能怪顾南城,毕竟那几年舆论对顾、乔两家都很不利,顾家内忧外患,不能像我们家一样可以放手去一搏。”

乔伊知道哥哥说的是什么,可内心还是愧疚,毕竟当年给家里带来危机的罪魁祸首是她,“对不起,哥,我给大家惹麻烦了。”

“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在乔鑫看来,妹妹当年的事情,跟商场斗争使暗招脱不了干系。

乔伊没有忽略掉哥哥眼中的那抹狠劲,她知道哥哥会帮她查找当年视频丑闻的幕后黑手,不过那些显然对她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倒是哥哥慕诗雨的事情,她更关心。

“哥,你怎么和慕诗雨结婚了,你明知道她……”乔伊踟躇了半天,见母亲进了厨房去盛甜汤,才开口询问起哥哥的婚事。

乔鑫显然明白妹妹想说什么,不禁苦涩一笑,“傻妹妹,谁规定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相爱的基础上。”

是啊,商宦人家,在婚姻问题上又有多少人能拥有自由决定权。她当年,不是也为了项目合作,差点嫁给顾家二少么。

明知现实无奈,但心里仍然有点悲凉,乔伊抬眼望向哥哥,忍不住又问,“哥,你娶了慕诗雨,那顾南城……他怎么办?”

没料到妹妹会忽然提这个人,乔鑫心里不免惊诧,但仍回道,“不知道,那次事件后,顾氏没落,顾家二老出国,不久顾南城也失去了消息。”

“为什么?是你们结婚打击到他了吗?”

见妹妹执意要问明白,乔鑫苦笑,“你太小看顾南城了,那还构不成他远走天涯的理由。据说是因为顾家上下都有遗传的心脏疾病……顾南城不得已要去国外医治。”

“来来来,吃点甜品!”厨房那端,罗雅妮边端着甜品出来,边吆喝,看来心情很不错。

兄妹俩见母亲出来,边停止了刚刚的对话,顺势捡起个轻松话题开始讨论。

“伊伊,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乔氏帮忙?”乔鑫问。

乔伊摇摇头,指了指楼上的方向,“哥,孩子们都还小,我一回归,媒体到时候指不定抓着什么来报道,以后再说罢。”

这一点乔鑫倒是没想到,深深觉得这次妹妹考虑得周到,便也附声道,“那好,我们以后再议。”

相关文章:

巨大的狼根进入/在办公室宝贝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男朋友强吃我奶头

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神术灵医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带锁带震动双拴然后惩罚

二十招教你整疯女友~一只手按住她的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