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版)—《萌宝驾到:首席妻奴,慢点撩》—(全文已完结)

2021-04-06 11:03 · 新商盟

第3章 她的女儿

女人的表情很魅惑,但眼神深处极度清醒,一点也没有被他迷住的样子。

有意思。

陆白从上至下地打量她。

那目光,好像她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具尸体。

他抬起她的下巴,“没有人告诉过你,我性冷淡?”

苏诺笑起来,伸出三根白玉似的手指,慢吞吞地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曾经治好过三个自称性冷淡的男人……陆总,你要不要试试看?”

从三年前开始,陆白就是她的猎物。

她做了无数的功课,报班学习谈判术,在酒吧街学怎么引诱男人,甚至学了儿童心理学……听说他有个儿子,要接近他,免不了讨好那孩子。

她曾反复看性冷淡的纪录片看到吐。

这就是苏诺为什么对他如此有信心的理由。

陆白双手撑着床沿,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这女人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但他不记得他见过她。

陆白俊颜上闪过玩味,刺啦一下扯开她前襟湿淋淋的布料——

“让我来试试。”

苏诺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

这时候,陆白的手机却突然不依不饶地响起来。

陆白面色一冷,背着她接起电话,可微弱的声音还是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少爷,小少爷不见了!”

“废物,给我找!”

陆白幽深的眼底爬上显而易见的愠怒,动作利落地起身,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出门。

门砰地一声关上,苏诺躺在床上浅浅地呼吸,调整心情。

她坐直身子,勉强把衣服整理好,拿起手包就往外走。

这是她的机会。

只要找到陆白的儿子,定然能朝陆白好好邀功。

苏诺穿梭在走廊和各个房间,专挑穿着贵气的小公子认真辨认,从一处阳台经过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孩子耀武扬威的声音。

“哼,肯定是你偷了小雨公主的钻石发卡,从今天宴会一开始,你眼睛就像只苍蝇围着她转!”

“就是,这个小疯子一定是喜欢小雨公主!不害臊!”

现在的孩子,说话也太恶毒了吧?

苏诺愕然,倒退回去,只见冷清的阳台上,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对峙着。

准确的说……是一群小男孩,簇拥着一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同另一个孩子对峙。

被孤立的那个孩子,大概有混血基因,一张小脸漂亮得不像话,大眼睛长睫毛,花瓣似的嘴唇,柔软蓬松的微卷黑发,看起来就犹如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而此刻,小包子的拳头狠狠攥起来,瞪着其他孩子,大声说。

“她长得那么丑,谁会喜欢她?!我连看她一眼都讨厌!”

“你……你怎么这样说话……呜呜……”

小女孩大概从没被说过这种重话,一跺脚,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旁边一个拥趸着立刻看不下去了,居然害哭他们的小公主?一个稍大的男孩立刻推了小包子一把。

“说什么呢你?小野种!”

这句话瞬间把小包子激怒,刚才刻意维持的修养一瞬间崩塌,一拳就朝对方揍了过去。

“我揍扁你!”

“小野种打人了!小野种打人了!”

一群孩子顿时看似惊慌实则幸灾乐祸地大叫起来,把小女孩护在后面,都上去拉偏架。

短短的几十秒,小包子吃了不少亏,头发被抓得凌乱,脸颊也受了伤。

苏诺围观了一会儿,明知自己不该多管闲事,还是冲了上去。

她强行把打架的孩子分开,一把将小包子护在身后,声音拔高。

“你们干什么欺负人!”

苏诺当然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都非富即贵,自己无权无势,很可能得罪一大票人。

可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像什么话!

她也是做过母亲的,她心疼这孩子。

“你是小野种的什么人?”那群孩子显然已经做惯了这种事,丝毫不怕,见她是生面孔,还嗤笑了一声,“哦,你是他爸爸的野女人,想讨好小野种?”

他们的奚落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小孩,倒像是恶魔现世。

苏诺皱眉,小包子却已经厌恶地甩开她,又要上去打架。

“我立刻打到你闭嘴!”

苏诺眼疾手快地把他抓回来,怀里的孩子小牛犊似的喘着气,眼眶通红,但倔强地不掉泪。

她莫名一阵心酸。

“告诉阿姨,发生了什么事?”

她正视他,陆子启气哼哼地转过头去,似乎很厌恶她的‘身份’,没有说话。

“阿姨……”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柔柔弱弱的,还带着哭腔,“是Adam……他偷了我的钻石发卡。”

“闭嘴!丑八怪!”

陆子启小小的手掌握成拳,愤怒地瞪着她,那目光犹如火焰,吓得对方退了一步。

苏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如遭雷击。

那女孩……

那张脸……

是苏诺再熟悉不过的。

这些年来,她只能通过网络搜图来慰藉相思,好在宋明辉和周芯媛也非常高调,常常在网上秀恩爱,秀孩子。

无数次,苏诺从梦中醒来,都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她就翻看她的照片。

宋诗雨是宋家唯一的孩子。

也就是……她的女儿!

第4章 评理

巨大的震动让苏诺说不出话来,她呼吸粗重,直勾勾地盯着小女孩。

她多想把孩子搂在怀里,诉说思念,教她叫她妈咪。

可她不能,她怕吓到孩子。

许是被苏诺呆呆的眼神吓到,宋诗雨扯了扯旁边男孩的衣袖,有点犹豫。

“简家哥哥,这个女人一直看我……她会不会也是个疯子?”

疯子?

疯子!

苏诺心口一痛,她的女儿怎么会用这样的话说她?

宋明辉和周芯媛,到底教了孩子些什么!

她深呼吸着,慢慢冷静下来,平静地注视着宋诗雨。

“你说,他偷了你的发卡?”

宋诗雨被她看得心慌,手指扯着白色蓬蓬裙上的蕾丝,点了点头。

“就……就是他。”

“胡说!”

陆子启气得声音都抖了,一次又一次,这群人造谣抹黑他,现在父亲更不愿意看他一眼了!

他愤恨地甩开苏诺。

看着吧,这个女人很快也会相信那个撒谎精的话。

没有人相信他!在他们眼里,他就是个只会打架的淘气包!

“我相信你。”

蓦地,女人轻柔的声音撞进脑海,犹如一声叹息。

“……”

陆子启的瞳孔蓦然放大。

小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

苏诺把陆子启揉进怀里,拍拍孩子的头,再次转向宋诗雨的时候,眼底流露出一丝失望。

“小雨,撒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她心里很难过。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她精通儿童心理学,小姑娘刚才的小动作,一个也没逃过她的眼睛。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的女儿,的确在撒谎。

宋诗雨小脸一白,“你,你懂什么!”

这个女人讨厌死了!

她扬起小脸,软软糯糯地呜咽起来,“呜呜……她乱说……小雨没有说谎……”

楚楚可怜的模样,立刻激起了群愤,“小雨别怕!没有人能欺负你!我马上去叫你爸爸妈妈来教训这个女人!”

说着,真的有几个男孩往外跑去了。

去叫宋明辉和周芯媛?

好啊,来吧。

她正好要问问,小雨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诺脸上掠过一抹冷意,深深地看了一眼宋诗雨,转而继续安抚陆子启。

“你看,他们都知道去叫帮手,你被欺负了,为什么不去找父母?”

刚才她一直看在眼里,虽然这孩子一直处于劣势,但压根没想着跑出去求援。

陆子启柔软的头发被她摸了好几把,别扭地别开脸。

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他小脸露出傲然之色。

“哼,父亲说了,只有弱者才会告状!”

他不屑地睨了其他几个孩子一眼,“他们都是弱者!”

苏诺看着他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扑哧一声笑出来,不一会儿,又心疼起他的早慧。

大概就是因为他不告状,所以才常常被欺负。

几步开外,宋诗雨眼珠咕噜噜转着,落在互动的两人身上。

“哥哥们,我们走吧……”

这群孩子不知道轻重,她却是知道的,陆子启的身份,他们都惹不起,待会人多起来,她可不想待会被牵连。

苏诺一听说她要走,立刻的放开陆子启,站起来拉住了宋诗雨的手臂,语气一沉。

“你别走,我有话要和你说。”

“哇……好痛……”

宋诗雨突然间大哭起来,眼泪说来就来,比水龙头还管用。

苏诺莫名其妙,她明明抓得很轻啊?

啪!

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用力打在苏诺的手上,痛得她当即松开手。

下一秒,宋诗雨被一个女人旋风般抱起,宝贝地护在怀里,恶狠狠地瞪着她。

“苏诺,你怎么这么犯贱?接近我女儿做什么,你想当小三,破坏我们一家三口?!”

“……”

苏诺眨了眨眼,仿佛没听懂。

周芯媛……原来是故人。

当小三?

一家三口?

苏诺简直想笑,也就真的冷笑起来,目光如电。

“到底谁是小三?我看你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那是她的女儿!是她的!

他们凭什么抱着她的女儿扮演一家三口!

“你!”

“苏诺!”

周芯媛和宋明辉熟悉的声音同时响起,宋明辉把母女俩拦在身后,眉头深深地拧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还有脸质问她?

苏诺看着这张恍如隔世的脸,当初她有多喜欢他,现在就对这幅衣冠楚楚的模样有多恶心。

她冷笑,“我也想问你,为什么会把我女儿教成这个样子?”

“呸!小雨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

苏诺才说了一句,周芯媛就失控地尖叫起来,声音引来了不少宾客。

苏诺没有心情听她废话,语气和表情俱是冷漠。

“把孩子还给我。”

眼看苏诺的手朝这边伸过来,周芯媛连连后退,最后用尽全力将她一把推开!

“滚开!你的那个小贱种早就死了,小雨是我的女儿!我的!”

苏诺被推得几乎翻下阳台,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围观的人越发多了,议论纷纷起来。

宋明辉脸上挂不住了,扯了扯周芯媛的衣袖,压低声音。

“别说了!”

当年为了保密,孩子的事只有他知道,就连周芯媛,也只是以为孩子死了。

而今天,孩子的父亲也来了……他不想多生事端。

可周芯媛已经疯了,苏诺的回归,让她愤怒而又恐慌。

这个女人会抢走她的孩子,抢走她的老公,抢走她的一切!

周芯媛顾不上自己的阔太形象,仇恨地看向苏诺。

“难道不是吗?这个贱货在你们新婚之夜和别的男人乱搞,生下的不是小贱种是什么?怪不得才出生就死了,这些都是报应,活该……“

她肆无忌惮地骂着,苏诺的眼神越来越冷。

“看来,这里很热闹。”

忽然间,一道低音炮的声音插进来。

男人的声音不大,但清晰有力,全场都忍不住跟着安静下来。

就连周芯媛,骂街的气势也逐渐微弱下去。

高大的身影行至他们身侧。

男人的目光定格在阳台边上的苏诺,仿佛已经把她扒光看了个透彻,话语却是轻笑着冲着宋明辉去了。

“宋总,你前妻?……不介绍一下么?”

相关文章:

老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_特警拉开警裤的裤裆

飞机上爱爱好爽好刺激*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

神奇女侠受难 神奇女侠本子败北

我的2个体育男友txt/女朋友说我的又长又大很舒服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