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细致文小说,啊,《天赋异禀》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1-04-06 11:10 · 新商盟

第四章 赌局

“原来里面藏的是苏联红星勋章,有点价值,只是这枚勋章怎么会被人藏在盒子里?”唐大少装逼说道。

“没想到小友对勋章也有了解,真是博学多才。这的确是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看着盒子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动乱那时候有人藏在里面的。”唐装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慨道。

饶是唐大少脸皮不薄也没老者的一句博学多才闹了个大红脸,开口道:“也就是凑巧认识,我可算不上什么博学。”

“呵呵,不知小友打算如何处理这枚勋章?”唐装老者试探的问道。

“我留着也没啥用,自然是卖了。”唐大少道。

唐装老者闻言一喜,道:“既然小友要卖,不如就卖给我吧。”

“呵呵,卖给谁都是卖,老先生随便给点就是了。”唐大少对古玩圈子里基本上是什么也不懂,虽有异能,可是异能也不是万能的啊。

比如他二十万块钱买了一个古玩,绝对的真货,直接到古玩店去卖?可是这古玩的实际价值只有十万,那不就亏了吗?所以了解古玩的基本行情,价格对于唐大少来说是当务之急。

能遇到唐装老者,唐大少本能的感觉这是个机会,如果能交好对方,以后也算是个门路,而对方显然不是个缺钱的主,说不定会变成他的大客户。

唐装老者惊异的看了看唐大少哑然失笑道:“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坑你,这枚勋章我给你五千块,加上这个盒子,一共是五千三百块,如何?”

“呵呵,您说的算。”唐大少笑道,一个勋章而已,能卖五千应该也算是个实价了,就算高也高不到哪去,毕竟不是什么珍品。

唐装老者也不矫情,拿出一沓红票,熟了五十三张递给唐大少,唐大少麻利的结果钱,数也不数,直接装进口袋,一旁的摊主双眼放光,肠子悔青,可惜那五千多块和他没什么关系,谁叫他眼里不够呢。

唐大少看似不在乎其实心里早就乐翻了,这可是他有生以来赚到的第一桶金,来之不易啊。

唐装老者看到唐大少的表现,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们都做了两笔交易了,还不知道小友姓名。”

“老先生,我姓唐,唐朝的唐,单名一个飞字。”唐大少道。

“哦,巧了?我也姓唐,你也别叫我什么老先生了,就叫我唐老吧。”唐老笑道。

“唐老。”唐大少恭恭敬敬的道,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一个机关盒加一枚苏联红星勋章不仅让自己赚了五千多块钱,还获得了唐老的好感。

“嗯,我就称呼你为小唐吧。”唐老道。

“呵呵,随您老怎么叫。”唐大少笑呵呵道。

“嗯,今天运气不错,又碰到你这么一个不错的小朋友。”说完唐老拍了拍唐大少的肩膀,提着木盒子欲走。

唐大少急忙道:“唐老,我看您老在收藏上挺厉害的,想找机会和您学习学习,不知可不可以?”

唐老转过头来道:“呵呵,你的眼里不比我老头子差,怎么能说是向我学习呢,最多是相互学习?”

“哪里,我哪能和您老比啊,要不是您,我连那个盒子都打不开。”唐大少红着脸道。

虽然有了黄金指的异能,可目前的自己对于古玩来说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假如能学习一些古玩的知识加上黄金指异能,以后再古玩收藏这一道上自己绝对是所向无敌,现在的自己练古玩的基本知识都不懂,就算淘到了什么好物件也不知道价格,迟早还是要挨宰。

“呵呵,术业有专攻,老头子我最擅长的就是杂项和玉石,区区一个机关盒当然难不倒我。”唐老傲然道。

“不过,古玩这东西,考究的就是一个眼力的问题,比如你今天的捡漏,你看出来盒子里藏有东西,摊主却没看出来,一百块钱卖给你,你转手就赚了五十倍的利润,这就是一个眼力的问题。”唐老话锋一转道。

“呵呵,我这可不是眼力,只是感觉那个盒子有些怪,拿在手上的后感觉里面有东西。”唐大少忽悠道,他可不敢说自己是有异能才知道里面有东西,被人知道了还不得拉出去切片啊。

唐老仔细看了看唐大少对唐大少的话大为赞同。郑重其事的说道:“感觉?其实有些东西凭的就是一个感觉,老头子二十多年前刚进入古玩界,就在市场上捡了一个大漏,凭借的也是一个感觉。”

唐大少汗颜,没想到随便找了个理由,居然还扯出了老爷子的经历来了。

“其实我也是刚入行,属于新手,就是想请老爷子您给多指点指点。”唐大少道。

“这东西其实没啥好指点的,买几本古玩基础知识类的书籍,好好看看,把古玩的基本知识学扎实,然后多去博物馆里感受一下真实的物件,收藏考校是眼里,是经验。我的电话是137*******,你记一下,有空我们可以探讨探讨,但是遇到东西没把握最好不要随便出手,许多老收藏家也会经常打眼的。”唐老建议道。

……

唐大少记下唐老的电话,辞别唐老在周围又转了一圈,灰白色的雾气使用了大半,再也没找到一个像样的东西,看来捡漏这种事,还是要靠机缘的。

想起唐老的忠告,唐大少起身离开了古玩市场,走进了图书馆,买了十余本书,如《古玩基础》,《古玩分类》等等。

抱着一摞书的唐大少正想回家,突然看到图书馆楼下的彩票营业厅,顿时有了主意,不知道自己的异能对于刮刮彩会不会有用?

抱着这种想法的唐大少走进了彩票营业厅,直径来到前台道:“给我来五张十块的刮刮彩。”说完掏出了一张毛爷爷放在台子上。

前台是位女子,长得中上,就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比较引人注目,看到这么一位帅哥前来买刮刮彩顿时眼睛一亮,拿出了一大叠刮刮彩放在台子上,让唐大少自己挑。

唐大少用食指点中第一张刮刮彩。

“水果刮刮彩,奖金十元。”

唐大少顿时眼睛一亮,真的有戏啊,不由得挨个挑选起来。

这时,彩票营业厅里又走进来两个人,男的长相一般,女的倒是挺漂亮,尤其胸前那对肉球更是深深的吸引着营业厅里大部分男士的目光。

“咦,这不是我们的唐大少吗?怎么没去找工作反而来着了?哦哦哦,我明白了,感情是我们的唐大少想要买彩票中个大奖啊,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命啊。”

“他哪有那个命,要说起运气,还是咱李少运气好。”一个娇声娇气的女声传来。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唐大少一阵郁闷,怎么在哪都能碰到这一坨?来人正是李炯和那个艳女郎,他哪里知道李炯为了找他已经跑了半天的马路了。

唐大少转过头来,手里拿着五张刮刮彩,其中有三张是有奖的而且奖金是这里面当中最高的,一张两万的,两张五千的,剩下的两张没奖,要是五张刮刮彩全中,还不得被人当怪物啊,中了三张只能说明唐大少运气爆棚。

“哥们有没有哪个命只有上天知道,不过哥们知道你这一坨肯定没命,从我们认识以来你玩的啥不是哥们剩下的?包括你身边的那朵菊花。”

唐大少眯着眼睛道,要不是这里人太多,早就揍他丫的了,大庭广众之下倒是不好动手,玩意被这货反咬一口,来个故意伤害啥的,说的哥们还要进一趟局子,不值当,现在过过嘴瘾就好了。

营业厅里的人看着李炯二人都闪过一丝笑意,这俩人有过节啊,看戏向来是我们国民的良好传统,不过身边的那朵菊花?难道他们都喜欢走后门?

李炯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一坨?妈的,居然用一坨来形容我,一坨是什么?好吧,大家都明白的!

至于旁边的那朵菊花?李炯已经无视了,女人而已,有钱什么样的找不到,对于李炯来说这个女人不过是他用来刺激唐大少的工具罢了,而旁边的女的也很有自知之明,只是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哼,哥们有没有命,你唐飞说的也不算。”李炯冷哼道。

“那简单啊,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好了。”唐大少接到。

“怎么赌?”李炯道。

“就赌的简单点,我们每人买五张刮刮彩,看谁中得奖金多。”唐大少道,中奖最大的一注已经在我手上了,剩下的全加起来也没我这一注多,稳赢的赌约啊。

李炯狞笑了一声道:“好啊,赌就赌,不过既然赌了就要有赌注,赌注一万块怎么样?赢的人不仅可以拿走赌注,还包括所有刮刮彩中的奖,就怕你唐大海现在连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我哥们的确没那么多,我只有五千块。”唐大少摊开手无奈的说道,要是有赌资,别说一万,就是一百万哥们也敢赌啊,稳赢的赌局啊,白痴才不赌。

第五章 退婚

“嘿嘿,你赌注少五千,那这样吧,你输了的话,就学五声狗叫,怎么样,叫一声,就是一千块,挺贵了。”李炯冷笑道。

尼玛,虽然这赌局是稳赢的,可是学狗叫?草!

“你想让我学狗叫?行,那我们就赌五千块,然后你输了我也不让你学狗叫,就大声喊自己是个王八就行了。”

唐大少冷冰冰的眼神死盯住李炯,杀气四射,掏出五千块钱啪的一声砸在柜台上。

李炯被唐大少的眼神吓得一个哆嗦,心底莫名浮现一丝寒意,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道:“可以,老子就不信拼运气会连你这个败了家的狗都不如。”说完也掏出五千块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

“把你所有的刮刮彩都拿出来。”李炯对着柜台服务员道。

那服务员似乎也特看不惯李炯的嚣张,指着柜台道,开口道:“所有的刮刮彩都已经在这了,自个挑吧。”

李炯一拧眉头,看向柜台,一沓刮刮彩约百来张的样子,他可没唐大少的异能,只能随便抽出五张,然后看向唐大少。

唐大少对着李炯晃了晃手中的刮刮彩道:“我早就拿好了。”

“那行,开吧。”说完李炯拿出宝马车钥匙,开始刮第一张,运气不错,第一张就中了一千块。

李炯拿起那张一千块的刮刮彩炫耀似的摇了摇道:“怎么样,哥们这一张估计就能绝杀你,要不呢现在就认输?哥们让你少叫一声。”

唐大少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故意拿起一张没有中奖的刮刮彩缓缓刮开。

“哈哈哈,一毛钱没中,看来你的运气不怎么样啊,这几声狗叫你是学定了。”李炯嚣张的大笑道。

“还有四张没刮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当王八了?”唐大少不咸不淡的说道。

“哼,让你死的明白。”李炯冷哼一声迅速刮开其余四张,说起来这小子的运气还真不错,除了一张没中之外,其余的四张全中,而且有一张面额四千的,加起来有五千七百块。

自认为胜券在握的李炯,得意的看向唐大少,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学狗叫的场面。

唐大少微微一笑,决定给李炯一点刺激,跳出一张五千金额的刮刮彩缓缓刮开,金额五千亮相。

李大少顿时夸下了脸来,大声嚷嚷道:“这不可能。”

“有点素质好不好,好歹也是跟哥们混过的,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就这点心理素质?真是丢哥们的人,以后出去千万别说跟哥混过,哥丢不起那个人。”唐大少讽刺道。

李大少的脸色被气的一会红一会白,跟唐大少混过那是不争的事实啊。

“你不要得意,才五千,我的咱们算的是总金额,又不是比谁刮的大。”李大少阴沉道。

“呵呵,那你就看好了。”唐大少嘿嘿一笑,故意拿起第二张没中的刮开。

看到没中奖,李炯顿时松了一口气道:“看来上天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是吗?还有两张呢,你高兴这么早干嘛。”唐大少不屑的道。

“哼,我坚信,老天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李炯冷哼道。

唐大少嘴角扬起一丝不屑,加入自己没有异能,和你赌恐怕老天还真是站在你那一边的,可惜自己有异能作弊啊,你还是乖乖的当王八吧。

唐大少刮开第三张,毫无疑问是中奖的,在挂奖金金额的时候特地从左到右慢慢刮,先是出来一个五,然后是零,然后再是零。

这时唐大少抬起头来道:“你说它会不会再出现一个零。”现在是五百,再挂出一个零来就是五千了,那第五张刮刮彩也不用刮,唐大少就已经胜了。

“那不可能。”李炯地吼道。

“那不如我们再赌一把吧,假如还有一个零,你再学五声狗叫。”唐大少道。

“那要是没有零,你也要说自己是只王八。”李炯怒道。

“好,为了公平起见,这最后一个零让你来刮吧。”唐大少笑着说道,赌局在最初就已经决定了胜负,唐大少毫无压力。

李炯也不推辞,直接用指甲盖刮了一下,霎时间,李炯的眼睛变得通红,五千!

唐大少早就知道结果,在一旁笑道:“来,旺财,叫两声给你主人听听。”

李炯怒视唐大少,想要喝骂,只是唐大少早就欺身上来,用冰冷的眼神盯住李炯,冷然道:“怎么着,我们的李大少不准备履行赌约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纷纷起哄道:“是啊,愿赌服输,是个带把的就赶紧叫啊。”

李炯怨毒的看了一下周围的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履行赌约是不可能走出彩票营业厅的大门,于是喊了一句:“我是王八,然后汪,汪,汪,汪,汪。”大步走出营业厅大门,连旁边的女伴都抛弃了。

唐大少在李炯身后哈哈大笑了一声然后道:“奇怪,谁家养的王八这么奇葩,居然会学狗叫。”

刚走出大门的李炯闻言,晃了一下身体,显然被唐大少气的不轻。

唐大少赢得赌约,刮开最后一张两万的彩票带着总数四万多现金抱着书本悠悠然走出彩票营业厅,早上出门的时候身上还一贫如洗,现在才不过中午,身上就搞了四五万块钱,这赚钱速度,就是以前老爸的开的服装加工厂也赶不上吧。

小赚一笔的唐大少自然不会在费尽的去挤公交车,好几天没像样的吃一顿了,现在手里有了点钱,当然不能亏待自己的肠胃。

打了个车到家附近的一个川菜馆,零零总总的叫了十余个菜打包,如回锅肉,红烧肉,剁椒鱼头等等才花了三百多大洋,如今比不以往,玩古玩可是很需要本钱的,暂时先凑合吧。

老板用专门打包的袋子,装了十余个打包盒,交给唐大少。

唐大少一手提着书本,一手提着饭菜还没进门就听得屋里似乎又客人,用脚踢踢门道:“妈,开下门,我手里提着东西。”

吱……

大门打开,不足不过十余个平米的小客厅居然挤了五个人,除了爸妈和妹妹笑笑外,还有两名客人,一男一女,唐大少也比较熟悉,于凤林夫妻俩,也都是父亲的朋友,以前的时候常有往来,不过他一直不喜欢于凤林的老婆,这个人太势力了。

“呵呵,于叔叔和于阿姨来了啊,坐坐坐,别都站着啊,刚好我买了菜,今天就在家里吃吧。”唐大少笑着说道。

五个人齐愣愣的看着他,气氛有些诡异。

唐大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妹看向于凤林的表情充满愤怒,老妈也皱着眉头,至于老爸则握紧了拳头,紧绷着嘴,而于凤林则有些尴尬,至于他老婆于阿姨则有些神气活现。

“小飞你不是上班去了?怎么中午就回来了?”唐母率先打破沉闷道。

“不会是刚上班就被人开除了吧?”于阿姨在一旁阴测测的接道,而一旁的于凤林则在一旁拽了拽于阿姨,相比是想让她说话注意些,而于阿姨只是不屑的撇撇嘴。

唐大少眉头一皱,这两口子难道是来找事的?没听老爸说过家里还欠了他们钱啊,说话怎么这么冲呢?不过有人都打脸打到家里来了,唐大少怎么着也不能变成受气的小媳妇啊。

“咦,老妈,咱们家一向不是只允许人进来吗?这一坨是干嘛来的?”唐大少张口就骂对方是陀屎,还不带脏字,你看多好的文化修养啊。

唐母闻言眉头一皱,并没有说什么,这可不是老妈的性格,本来唐大少已经准备好被老妈骂了,现在看这情形,这一坨把老妈气得不轻啊。

“你,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没教养的小兔崽子。”那一坨听了唐大少的话怒火连天。

一旁的于凤林看到老婆受辱也是眉头一皱,道:“小风,怎么跟你阿姨说话呢?”

唐大少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你们来我家做善客,我们欢迎,还有饭吃,要是做恶客,说不得只能用扫把请你们出去了。我提着菜刚回来,你瞧瞧那一坨玩意说的什么话,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刚上班就被开除啊。”

“好,好,好,老于,人家都说了用扫把赶我们走了,还没脸没皮的呆在这干嘛,回去吧。你看看这地方,又小又脏,还是租来的,这小子除了尖牙利齿也没啥本事,难不成让我女儿来受罪?这个婚事,老娘我是退定了。”

那一坨说起婚事似乎特别激动,脸上的褶子上下抖动,擦得粉底太多,扑哧扑哧的往下掉。

退婚?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唐大少把眼睛望向唐母。

“你爸在你小时候给你订的一门娃娃亲,女方就是于家的女儿,以前没给你讲过,本来打算让你定定性就给你讲,让你们完婚的,没想到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就耽搁了一下。”唐母解释道。

娃娃亲?这都是尼玛什么年代了还流行这个?不过说是在小时候订的,说不准那个时候正是流行娃娃亲的时候,就好像现在倡导的自由恋爱。

相关文章: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难耐 压 红 娇 埋 研磨成章

慕先生你是我的情劫-全文在线阅读

不要了不要了太满了,(极品摄影师)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顶住仙子的喉咙/每一下都深入到喉咙深处

职场俏佳人|公息乱大全小说_ 放松 太紧 动不了 叫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