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传奇徐方 医路传奇小说全集

2021-04-06 11:13 · 新商盟

第014章 买船

徐方并没有躲避,结结实实被欣姨抓在手中。徐方身体一僵,看欣姨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炙热。

当欣姨的手握住徐方后,心也咯噔一下。

这小牲口的资本,可不是一般的雄厚!

欣姨此刻心中也无比的诧异!

自己虽然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人,但也是个比较正经的人,像这种第一次见面,见面还不到两小时,自己却如此主动的情况,她活这么大,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不过欣姨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眼前的年轻人虽然身体结实的让人念想,但自己主动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已经到了自己的底线。

自己虽然很想,但毕竟还是个良家女人,又不是渴饥到无法忍受。

只要徐方主动一点,一切都可以如欣姨所愿,让她心理的那道关卡过得去。

如此粉韵的气氛中,徐方却完全傻住了。

八月的天,说变就变。

“哗啦啦——”

一阵密切的雨打窗户声传来,随即就是电光滑过,一道雷声划破云霄。这一下也惊醒了两人,徐方艰难道:“诊金六十。”

噗!

欣姨只感觉一口老血憋在胸口,这真是应了那句话:老娘裤子都褪了,你跟老娘说这个?

很自然的拉过一张毛毯,欣姨取出一张钱递过去,心中有些羞怒:“给你一百,不用找了。钱还能少你咋的,德行!”

“嘿嘿,那可不行,医者父母心,怎么能占病人便宜。”徐方从兜里取出四十还给她。

对徐方这性格,欣姨也很无奈,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还挺远,今晚回不去了,先找个宾馆对付下,明儿一早就走,甭送了。”徐方起身要走。

“下这么大雨,去什么宾馆?不就是一晚上吗,住我家吧。”欣姨一把拽住徐方。

“住你家?孤男寡女的,欣姨又这么漂亮,不怕我做点啥?”徐方做出凶狠的样子。

“你可以试试!”欣姨食指中指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欣姨的家不小,三室一厅,给徐方安排个次卧,徐方冲了个澡回到房间,顺手给郑秀兰发了个短信说明情况,便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嘿,徐方,你真是……禽兽不如!”徐方低头看了看,不禁感叹一句,自己真是大大的良民。

“真是禽兽不如!”另一间房,欣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想着最后一步了,那家伙竟然忍住了?

难不成他身体有问题?还是取向有问题?很快欣姨就将这两个猜想全部否定,很明显这不可能,毕竟自己手心,还依稀残留着那动人心魄的感觉呢。

既然一切都正常,那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徐方是真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欣姨一直都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人,但今天徐方却给了上了活生生的一课。

短暂的失落后,欣姨对徐方也多了几分好奇,这小子,究竟是怎样的人?

深吸口气,欣姨躺在床上,自己这次叫徐方来,主要是想探测下他的医术。等这次回去见到莫老,再让他检查下自己身体。如果那小子真有两把刷子,小姐的病,未尝不可让他瞧瞧。

正事都考虑清楚后,欣姨的手也伸到被子里,很快,一道急促压抑的声音传出。

徐方对外界的变化很是敏感,听觉也无比灵敏。当听到那阵阵声音传来,徐方叹了口气。哎,只能辛苦下五姑娘了。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徐方就辞别欣姨。

等徐方走了很久,欣姨才一拍脑门,哎哟我去,忘要那小子电话号码了!

……

徐方出来后,直奔银行将钱取出来后,便朝一家卖木船的铺子走去。

这里已经偏离市中心,面积也不大。老板是一名中年人,这店铺也就他一人看着。

看到一大早有人进来,老板眼中闪过一道惊讶,走上来笑问道:“小兄弟,有什么事吗?”

“我想买艘小船,能在海边滑下就行,平日装的东西不多,两千斤以下。”徐方大体说了下要求。

听到是来买船的,老板更加热情了,笑问道:“要多少价位的?这铁船怎样,镀层钝化过的,保证不生锈,保养得好用个二十年的不成问题,价格也便宜,三万七。”

三万七……

徐方上去敲了敲船身,铁皮很厚实,确实是镀层钝化过的,三万七价格不贵。

只是这价格,确实有些蛋疼,嘿嘿笑道:“老板,我就实话说了吧,我身上就一万块钱,你给我整一艘差不多的就行,我也用不多久,两三年就行。”

看了看徐方,相貌端正显得很老实,老板笑道:“得,早说。不过咱这的船,哪有只能用两三年的。这木船怎样,上好的桐油漆刷的,好好保养,用个十年八年没问题,一口价,一万二。”

徐方看了看这船,长约三米二,宽一米四,高约半米,上面带桨,看起来很是不错。

“一万我就买了。”

“小兄弟,你这价杀的太狠了,你去别家看看,好好比比价,要是有比我老张这便宜的,尽管来找我退货!”老板摇摇头,指着一旁的船道:“这船怎样,只要七千,就是装的少点。”

“张大哥,你卖的这船确实好,这手艺、这边角处理很到位,油漆也很均匀,俺家就岳海村的,不知你听过没,一万块也是几家一起拼凑的,就为了村里娃上下学方便。太小的船,在海里不安全。”

徐方这一番话下来,让老板有些吃惊。岳海村他可如雷贯耳,青云市罕有的一个贫困村。考虑了下,老板才道:“老弟,这成本加上手工成本,一万二确实不贵,你们情况不易,老哥这也不是开慈善的,这大早上的第一炮生意,一万一,不包送,要就拿去。”

“嘿,成,谢大哥了。”徐方也知这价格已是最低,很干脆的把钱付了,才笑道:“船先放这,我待会来拿。”

对送货这茬,徐方也不担心,自己这次赚一万二,身上还有一千的闲钱。昨儿帮自己送扇贝的司机名片他还留着,到时直接打电话就是。

不过徐方对钱也不在意,这钱留在身上,也没多大意思,不如顺道买点东西带回去。

第015章 第一台冰箱

买什么倒成了徐方的一个难题。

倒不是家里什么都不缺,而且什么都缺,比如太阳能热水器、电饭煲、洗衣机、电视、无线网卡、衣服、生活用品……

太多东西都没有,但身上只有一千多块钱。

考虑半天,徐方决定这次买台小冰箱。

以后自己肯定经常出门,家里那傻女人,做饭可真够难吃的,到时有剩菜可以直接放冰箱里,吃的时候热一下得了。

进了个家电商场,徐方选了个体积轻巧的冰箱。倒不是为了省电,确实是小冰箱便宜。

花了九百五,又就近买了点牛肉,身上的钱,也就剩用车的了。

司机大叔比较给力,徐方一个电话,十分钟后就到了商场门口。

“兄弟,这是发财啦?”看到徐方买个冰箱,大叔夸张叫道。

“嘿,正在努力脱贫,发什么财。”徐方应了句,便让司机又在船厂停了下。

依旧是那个靠海的山脚,下了车,徐方将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张票子递过去,便将船扔在了海里。

看了看自己的板车架子,徐方很没出息的没舍得扔,将车架斜靠在船上,小冰箱放好,便摇着船桨朝岳海村行去。

这一路可有不少暗礁,来的时候,可让徐方吃了不少苦头,有了船就是不一样,速度和安全系数果然大大提升,一个半小时工夫,徐方就看到了岳海村的海岸。

……

岳海村,东北角,徐方的家就在这里。平日来人并不多,不过今天一早九点,就陆续有人来到这里。

“村长,小方怎么还没回来?他咋说的?”李叔有些着急问,他家二小子就要上高中,娃儿学费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

“是啊村长,小方这个点怎么还没回来?”张婶也念叨一句。

“得,你们着什么急,小方还能跑的咋地?当年小方爷爷给咱们村多大的恩?就算这钱打水漂,咱也没损失什么。”张大爷是村里老村长,在村中颇有威信,当年徐方爷爷曾救过他的命,现在也给徐方说了句话。

张大爷既然说了这话,大家也不再多说,不过一个个也都在计较,等到十二点,如果徐方再不来,他们就回去。

郑秀兰对徐方的人品比较信任,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让村民无缘无故等这么久,这个点了徐方竟然还没回来,她心里也有些着急,忧虑道:“徐方这次出去,划的是板车架子,会不会翻船了?要不大伙去找找?”

村民大多很淳朴,而且都乡里乡亲的,听到郑秀兰的话,一个个心里也担心起来。

“要不,都去找找?”张大爷问大伙意见。

“看,小方回来吗!”张婶眼尖,嗓门也大,眼睛一扫就看远处,一健壮的青年稳步朝这边走来。

看到当事人回来,人群中也传来一阵骚动。

徐方到了家门,看了眼郑秀兰。这女人眼中有些问询的意思,徐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歉然道:“让大家久等了,那板车太难划,到了市里都晚上了,在那耽搁了一晚,这不,早上醒了租了艘船就回来了。钱都到账了,村长,把账单拿来,给大伙儿分分。”

听到徐方的话,村民一个个喜上眉梢。

“小方,你没骗我们吧?”李叔着急问。

“老李,你着什么急,小方还能骗咱们咋的?”之前还嘀咕徐方怎么不回来的张婶,立刻将矛头指向李叔。

徐方笑了笑,李叔大名李顺达,人比较老实,会一手木匠活,可惜腿脚不大好,不方便出去务工,就一直留在村里。村里有谁需要做个木活,都会找他,徐方家的那些桌椅,都是他帮忙打造的。而且当时念着徐方爷爷是村里医生,人家压根就没收手工钱。

徐方对李叔还是很感激的,看了看账本道:“李叔,你家俩孩子都要上学吧,来,这钱先结李叔的。一共十八斤扇贝,一百八!”

在众人无比眼热的目光中,李叔手中多出了180块钱。

李叔似乎也没料到,竟然真的能拿到钱,无比激动道:“小方,这次太感谢你了!”

看到真的有人拿到钱,村民立刻沸腾起来。不过议论的话题,无非是哪家捡的扇贝多,哪家捡的少。

在村民千恩万谢中,徐方也将钱发到每位村民手中。

等大家的钱都发完后,李叔问道:“小方,以后这扇贝,你还收不?”

村民闻言立刻支起了耳朵,就连郑秀兰也睁着美目看向徐方,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比较重要,如果这里的海产品能推销出去,带领村民脱贫,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徐方很笃定的点头,道:“收,但是具体人家要多少数,我还不确定。也就明后天吧,我到时再通知你们。”

听到以后还有钱赚,村民脸上也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现在时间到了吃饭的点,大家很快就散去。

“钱都存卡了?”郑秀兰看着空空的包裹,随口问了句。

“没存,赚的都花了。”

郑秀兰眼睛一瞪,双眼含煞,这一晚上的没回来,然后钱都花了,难不成他去了那种地方作乐去了?

想到这里,郑秀兰神色冷了下来。

看到郑秀兰瞬间变了脸色,徐方不禁苦笑:“姑奶奶,你这什么表情,钱我也没乱花,买了一条船,以后运输海鲜,可不容易的多。那板车太危险了!”

听到徐方的解释,郑秀兰心知误会,脸色缓了下来,哼了句:“花钱我不管,就怕有钱就变坏。”

“这你放心,家里的搞不定,怎么会花钱找外面的。”徐方嘿嘿笑着。

“嗯?”郑秀兰闻言眉头一竖,这话听着怎么不对味?扬起手中的本子就要抽徐方,徐方见势不妙,立刻躲过去,推着板车的轮子朝海边跑去。

看到徐方的背影,郑秀兰突然意识到自己真是想多了,那家伙可是有不举的病儿,就算想变坏也没个办法啊。

十分钟后,徐方去而复返。不过之前的板车已经被他组装好,上面还放着一个大箱子。

“这又买的什么?”郑秀兰从房中出来问着。

“冰箱,以后做好的饭可以放进去用了。”徐方一用力,这百来斤的家伙就直接被他扛起来,放在了堂屋。

郑秀兰一阵惊喜,昨儿徐方一走,自己尝试做了饭。这才几天,徐方就把自己的嘴养叼了,没吃几口就全倒掉了。

要是有个冰箱,徐方再出门几天,自己也不至于饿着。

再看看徐方,郑秀兰感觉这男人还真不错,要是自己再年轻点,单纯到心里只有爱情,可能真就看上那小子。

只是自己的年纪也老大不小,对那方面也有不小的想法,徐方那不举的病,真是太可惜了。

相关文章: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_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np高辣疯狂被强,同桌在体育课上插了我_超品小农民

男朋友跟前任舔过_抓紧床单默默承受|花海

宝贝,咱们边走边做/两个人一起做一件事情叫什么

童若冷少辰肉肉楼梯*街头采访男朋友多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