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节】情浅婚深:厉少追妻难全文阅读(在线版)

2021-04-06 11:46 · 新商盟

第五章 我们离婚!

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大床上,后背的那根神经已经痛到麻木,除了艰难的撑着身体,她根本动弹不了。

厉晋川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里没有沈峥的瑟瑟发抖,没有看到她痛到不能自己而布满额头的冷汗,他的眼眸里只剩下了怒火。

沈峥有些瑟缩,她知道厉晋川的脾气,也稍稍有些惊讶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兴许是为了挽回局面,沈峥吞吞吐吐的解释着,“我哥欠的钱,我会想办法的,不需要你来操心。”

但是到了这一步,不管她说什么,早就已经于事无补了。

厉晋川突然就欺身压了过去,他的下身紧贴在沈峥的身上,双手抵在了两侧。

不敢看他的双眼,沈峥侧过头,看到厉晋川的手背上青筋突起,可想而知,他有多恼怒。

气氛变得越来越剑拔弩张,厉晋川的靠近,让沈峥有些难以应对,这几厘米的距离,吓的她连呼吸都有些局促。

伸出手,扣住沈峥的下巴,即便是这样的近距离,却像是隔了很远。沈峥从厉晋川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

“厉……厉晋川……你要干什么。”

倏地贴近,厉晋川的脸就这样靠在了沈峥的脖颈处,他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全都喷洒在沈峥的皮肤上。

似是咬碎了牙齿一般的愤恨。“你想办法?你拿什么来想办法,你知道你哥前前后后从我这里拿走了多少钱吗?别不知天高地厚。还有,和我作对,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沈峥,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心脏像是一下子跌倒了谷底,所有的希冀都成了泡影。好像在某一个瞬间,心里一直坚持的那道防线,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支离破碎。

这句话,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这样突兀的从沈峥的嘴里吐了出来。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离婚吧。”

她以为,这是厉晋川迫不及待想要的答案,可话音刚落,身上的那个男人,彻底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

他在沈峥的耳边,扯着喉咙怒吼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沈峥转过头,在近乎咫尺的距离下,正视着厉晋川的双眼。

“我说,我们离婚!”

眼看着厉晋川抡起了拳头朝她砸来,沈峥害怕的闭上眼睛。但过了很久,预期的疼痛都没有出现,只有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的动静。

躺在床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沮丧。

身体里的所有力气,像是被抽干一般,连侧个身体的都做不到。一种前所有为的情绪在身体里开始蔓延开来,沈峥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只知道痛,全身每一根骨头在痛,痛的不能自己。

这是她整整守护了两年的婚姻。

但在这之前,沈峥就像一个傻子一般,爱了厉晋川整整十年。

这份情感,一直是她最为宝贵的东西,也是支撑她走下去的所有动力。

如今,却变得十分的可笑。

第六章 这个女人是谁?



厉家大宅。

今天是厉老爷子的六十大寿,晚上六点不到,厉家大宅的门前,就已经挤满了过来替老爷子祝寿的宾客。

作为厉家的长子,厉晋川必然是要参加这样的场合的。按照常理,和他一起出席的人应该是沈峥,而此时站在厉晋川身边的人,却是唐予情。

一件白色的礼服,很是合身,但唐予情还是免不了的局促和紧张。这算是她第一次和厉晋川一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个机会,她等了很久了。

“晋川,我这样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穿的太简单了?爷爷看到我会不会生气?”

这些问题,唐予情已经反反复复的问了无数次,在厉晋川的眼里,他的唐予情,就是如此的直白和简单。比起沈峥那个女人,要单纯的多。

不知为何,会突然想起沈峥,这让厉晋川自己都有些惊讶。

握住唐予情的手,耐着性子,沉声说道,“没关系,不用那么紧张,今天有很多的宾客,没有人会注意到你。”

唐予情抬起头,对着厉晋川扯了扯嘴角,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紧绷。

“走吧。”手掌收紧了几分,厉晋川将她握的更紧,拉着唐予情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厅。

厉晋川的目的很明确,他想在这样的场合下,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唐予情,也借此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

如果不这么做,怕是老爷子永远也无法承认唐予情的身份,那她永远只会是别人眼中遭受唾弃的小三。

几乎是路过所有的人,眼光都无法从厉晋川和唐予情的身上挪开。大家都在小声的嘀咕着,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是众人所悉知的厉太太吧。

本想一路拉着唐予情走到最里面,直截了当的到老爷子面前,厉晋川想,老爷子一向爱面子,也一定是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他和自己难堪。

但刚进大厅没几步,却突然被人拦住。

站在面前的人,是他的后妈,祁恩芝,厉晋川蹙了蹙眉,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相比起唐予情的打扮,祁恩芝则显得隆重许多,到底是厉家半个女主人。她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缩在厉晋川身后的唐予情,祁恩芝有些不悦的说道,“厉晋川,你在搞些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你不知道吗?沈峥哪儿去了,这个女人又是谁?”

反驳的话语到了嘴边,眸光瞥见周围一个个虎视眈眈的宾客,饶是对祁恩芝有再多的不满,厉晋川也只能忍耐。

压低了音量,满脸写着不耐烦,他沉声说道,“沈峥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方便出席这样的场合,见到爷爷之后,我自会有所交代,不需要你来操心。”

就在厉晋川拉着唐予情准备离开之际,祁恩芝又一次伸手阻拦了他的去路。

虽然和厉晋川没有半点的血缘关系,但祁恩芝的身份还是他名义上的母亲,更何况,今天这样的场合,她必须阻止厉晋川胡来。

伸手挡在厉晋川的面前,祁恩芝严肃的说道,“今天来这里的人,不止是厉氏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还有海城几家有头有脸的报社和媒体,你如果今天要在这里丢人现眼,那我替老爷子做主,今天的寿宴,你不必参加了。”

“你……”

祁恩芝的音量不大,却带着些许的威严。厉晋川皱着眉,心里充满了抗拒。不管是在今天还是在过去,他都从不把祁恩芝放在眼里。

一手插在口袋里,厉晋川的脸上恢复了冷漠的神情。本已经打定了主意,却在开口之前,被唐予情打断了。

“晋川,下次再找机会让我和爷爷认识吧,伯母说的对,今天确实不是时候。”

说着,不等厉晋川拒绝,唐予情就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快步的抛开了。等到厉晋川反应过来之时,却只能望着唐予情的背影越跑越远。

怒不可遏,却又无计可施。这样的场合,他不能完全不顾。努力的压制着怒火,厉晋川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给助理蒋升打了个电话。

“照顾好予情,把她带到旁边的休息室,告诉她,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去找她。”

挂了电话,厉晋川看似不经意的睨了祁恩芝一眼,但他的眼神里却充满了不可忽视的怒意。

可是祁恩芝非但没有结接收到厉晋川的不满,还自作主张,派人把沈峥接了过来。

相关文章:

刺客信条第一代主角,刺客信条历代主角

时光惹尘埃免费阅读/时光惹尘埃火热上线

用牛奶灌膀胱/老婆出差两天膝盖红肿

分开花唇手指轻*折磨男生的下部分的方法

一个男人说天天说想睡你|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