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迷心窍纪少别太撩免费阅读-婚迷心窍纪少别太撩小说

2021-04-06 11:54 · 新商盟

第6章 时谦,这是我爸在外留下的私生女

薄启明被刺得有些心疼,但陆贞却不依不饶又搬出了另一件事,她冷冷一笑,阴阳怪气。

“你当然是薄家人了,我还帮你找了门亲事呢,我们家心心现在跟纪家二少订了婚,总不好把你冷落了,如果不是我们,你怕是这辈子都嫁不到好人家。”

薄安安自然清楚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奶奶尸骨未寒,这些人就想把她卖出去。

说法还一套一套,冠冕堂皇。

“要卖女儿再生一个,别拉我下水。”她背脊笔挺,重重的给奶奶磕了三个头,她把拒绝的意思表示得清清楚楚,“我嫁给谁就不劳你操心了,毕竟你也不是我妈。

“你!”粉饰被掀开,陆贞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步抬手照脸就是一耳光,“真以为自己几斤几两重了!卖你都是看得起你!”

“够了!”薄启明忍无可忍,一声低喝,把陆贞拽到了一旁。

这些年来薄家已经不同往昔,薄启明心里对薄安安这个女儿还留有亏欠不忍,对于这笔所谓的“婚事”也是抗拒不同意,可陆贞先斩后奏一意孤行,早已跟顾家说好了条件,就等着直接绑人送上门,显然他的几句话已经派不上用处。

薄安安今天本就有些身体不适,被那一巴掌打得头晕目眩,险些跌倒,她眼神冰冷,用手撑在地上缓了半晌。

还不等陆贞说什么,门口便传来了动静,周围人的视线都往那里看了过去。

薄安安不由自主的抬眸看去。

怔住。

狼狈又难堪。

是薄一心跟纪时谦来了,他们一个英俊挺拔,一个美丽温婉,站在一处光鲜亮丽宛若一对璧人。

薄一心哭得梨花带雨,装腔作势呜咽着,把柔弱悲戚演得淋漓尽致,“奶奶……孙女不孝来晚了,还叫半个外人给你守灵。”

薄安安暗自一笑,这货色不进演艺圈真是可惜了。

她看着对方在一片吊丧白衣里的靓丽打扮平静回道:“你是挺不孝的。”

“薄安安!”薄一心碍于身边站着纪时谦,端住架子没发火。

可在看到纪时谦的视线落到薄安安身上时,她心里的火却已经烧起来,“时谦,这是我……我爸在外留下的私生女。”

纪时谦清冷地淡看了她一眼,眉心深重又冷漠的蹙起。

他没想过,跟自己睡了三年的女人竟然还跟薄一心有这层关系。

但随后,纪时谦的眼里便只剩下了满漫无边际的淡漠和疏离,看薄安安像看一个陌生人,“是吗,让一个出身卑微的私生女跪在奶奶灵前,不嫌脏吗?”

薄安安的脊背挺得笔直。

垂在身侧的手攥紧,紧的几乎能掐出血痕来,她抬头冷冷的扫向薄一心,即便是跪着,气势也没有弱半分,“她干净让她来守怎么样?可您的薄大小姐千金之躯,哪舍得自己跪?”

薄一心狠的咬牙,可面上却分外悲伤,一副被冤枉的模样摇头解释,“不是的……时霆,不是这样的,你知道我的腿受过伤,再跪下去一定会坏掉的。”

纪时谦垂眸给她擦眼泪,暗沉的眼眸里尽是温柔,“我知道……乖,不哭。”

说着,他拦着薄一心送她回房间,眼里全都是薄一心。

薄安安自顾自跪着,一眼没再多看,举目皆空。

什么郎才女貌,分明就是豺狼虎豹。

深夜,灵堂只剩下静谧,其他人都已经熟睡,只有薄安安还在守夜。

烛光燃起星火,却一点也暖不起来。

她眼眶红红,想到奶奶的好悲从心起,无声地在空无一人的灵堂里掉了几滴泪。

忽而腹部应景地传来一阵刺痛,她咬牙按了按,面白如纸。

这几年薄安安几乎把避孕药当糖吃,娱乐圈生活规律又差,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她弯蜷着身子,终于忍不住那剧烈疼痛,踉跄起身想着到客厅倒点热水。

可就在走到客厅附近时,两个熟悉的女声落到了耳边,她隐约听到“灭口”一词,顿时心里一空,定住步子贴墙站在了门边……

薄安安虽然对于奶奶的死心里有困惑,但从出事到现在,她还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听到这个词,心里不由就有些起疑。

“要不是那个老东西知道了之前是我们做了那些事害那贱人的儿子成了植物人,我们也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她忍下小腹的痛,静静听着里面传出的对话,在这一句传到耳边时,蓦地瞪大眼睛,愤怒的火焰顿时从她心底烧了起来。

原来弟弟出事真的不是意外,竟然是这对母女的算计!

而他们现在竟然还为此害死了奶奶?!

第7章 养不熟的小浪蹄子

“真是晦气!要不是要给这老不死的办丧事,你跟纪少的婚事怎么可能往后推……这一推还不知道推到什么时候,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妈。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奶奶才刚去世我就办婚礼,让外人看了岂不是我这个做孙女的不孝?”

“婚礼办不成,那就先生个孩子!只要你给纪家生下长孙,就算不嫁,这辈子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还是妈妈有办法。妈,我今天看到薄安安那个狐狸精老是盯着时谦看……”

“没事的,女儿放心,她蹦哒不了多久的。顾家那老头子看上她了,过几天我跟你爸就把她绑着送过去。”

这些话,一字一句,全部清晰的涌入耳内。

犹如刀割。

曾经经历的种种和弟弟在病床上的画面涌上脑海,薄安安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杀了那对狠毒的母女,可最后还是带着这惊天的大秘密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薄家。

可这里,不能多待了。

她的手机没电了,没办法录音,不能将这对母女的对话录下来当做证据保留,她必须走,否则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跟她们同归于尽。

可就算她今天走了,未来总有一天,她也会让她们血债血偿。

外面狂风暴雨,夜色翻滚着浓烈的黑暗压抑又沉重。

薄安安面色惨白,拖着沉重单薄的身体走出薄家大门。

身上的黑衣长裤瞬间被大雨淋湿,刺骨慑人的冰冷钻入五脏六腑。

一阵剧痛传来,她冷汗淋漓,终是体力不支,眼前一黑便跌倒在狂风暴雨里。

十米远的地方。

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世爵静静的停在路边,这是纪时谦的车。

车后座,纪时谦正耐心的批阅着手里的文件,窗外的电闪雷鸣映衬着他深邃性感的五官,英俊又冷漠。

“纪总,薄小姐昏倒了。”前座的司机回头,担忧道。

纪时谦手上的动作顿住,轻抬眉心,淡淡一瞥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薄安安。

他皱了皱眉,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迟疑半分后还是把人打横抱起放进了后座。

这么晚了没走,本是好奇这个娇贵难养的女人能守灵到几时,这个女人向来爱逞强,却没想过会看到她如此脆弱的一幕。

一小时后,纪时谦私人别墅。

薄安安躺在纪时谦的床上,双眸紧闭,秀眉微蹙,安静的模样人畜无害,跟浪荡的时候大相径庭。

房间里安静的很,医生做完一通检查,跟纪时谦一起到了客厅。

“薄小姐她主要是因为服用避孕药不当,用量不适所以才会这样,除了腹痛外,过多使用避孕药对身体会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

听了医生的话,纪时谦眉头拧着,带着点冷意打断他的话,下了逐客令。

“行了,出去。”

避孕药?

所以她一直把这避孕药当饭吃?

这三年他要她的次数频繁的很,他又没有戴套的习惯,她却从没有给他找过麻烦怀过孕,还真的是个称职的情人。

不谈情,不纠缠,不算计着母凭子贵,说断就断,毫不纠缠。

比他还要洒脱。

一想到这里,纪时谦竟莫名的烦躁,他颦眉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卧室里,薄安安恰好在这个时候被手机铃声吵得睁开了眼,她睡眼惺忪,小腹还不是很舒服,边上的柜子上有个手机正在震。

她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胡乱拿过来按下接听放到了耳边。

还没说话,电话那边便响起一阵悦耳甜腻的女音:“喂,时谦。”

里面传来的声音叫刚刚还迷迷糊糊的薄安安顿时清醒大半,她往四周一望,这才发现自己在别人的房间里睡着别人的床。

薄安安看了眼手里的手机,再三确认后眉梢一扬,也不清嗓子,就着自己刚睡醒的含糊声音对着那头回了一句。

“他不在,你有什么事?我帮你传达一下?”

手机那头听到女声静了好半晌才有了回应。

“……薄安安?怎么会是你?!为什么纪时谦的手机在你这里??”

相关文章:

去按摩时如何和技师暗示/农女强宠小丈夫

第一章婚礼上的群交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极度暧昧

《最新连载》余情难眠小说全文阅读/余情难眠免费阅读

天天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天天原文

完本:《最强奶爸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