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让女儿学拉丁舞/爱爱口述

2021-04-07 13:59 · 新商盟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丢了鞭子,直接用手去打周娜的屁股,我一只手扶住周娜屁股的时候,她的表情非常惊恐,

想要脱离我的掌控,周娜只是想要找一个人虐待她而已,她压根就不想和我发生性关系。我又不是傻瓜,早就觉察出来了这一点。


不过,能让平时趾高气昂的班主任跪在地上,屁股翘得老高,还打她的屁股,我也特别爽!

完全压制住了周娜的反抗之后,我直接用手在周娜的屁股上拍打了几下。这两下之后周娜的反抗一泻千里,变得越来越没有力量,反而随着我的一下下拍打发出娇喘的声音,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比起嫂子和张小美,周娜是最纯粹的被虐狂,因为我能察觉到她对于性的需求只是通过被虐待就能满足。简单讲:她只是被我打就能到达高潮,根本不用脱了裤子干一场。

这一点嫂子和张小美是肯定做不到的。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打了周娜的屁股这么久,我自己的手都有些发麻了,于是我打算休息一会儿,但是周娜回头看了我一眼,问我:“你怎么不继续了?” “等你求我。”我冷淡地说。

周娜咬着下唇似乎陷入了某种挣扎之中,随后还是用非常小声地说:“那我求你继续打我的屁股。”

我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下贱的要求。

一个道貌岸然的人民教师,我的美女班主任居然会要求我打她的屁股,如果我不打她还会求我!

我的手掌又一次重重地落在了周娜的屁股上,随后三分钟我的攻击如疾风骤雨,手掌不断地落在周娜的屁股上,口中还说这侮辱周娜的话,什么狗屁人民教师,不过是一个喜欢被学生打屁股的母狗!

周娜一边被我打屁股,一边被我语言侮辱,很快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起来,娇喘的声音也带着哭腔,我起初觉得周娜是被我打哭了,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慌。

毕竟周娜是大人,还是我的班主任。身份上的倒错我还没这么快适应。

但是我很快发现周娜呜咽的声音不是在哭,而是她在爽!

准确地说是痛并快乐着。

最后周娜在我的身边身体朝着上方弓起来,全身肌肉都变得非常僵硬,然后发出了一声婉转之极的娇喘,接着如同一滩烂泥倒在了我的身边。

周娜的包臀裙之间,双腿的黑色丝袜之间都有非常清晰的水痕。

周娜刚才是到高潮了?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因为我也没干过女人。对于女人的了解,我还不够深刻。

周娜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身体过七八秒钟就不自觉地抽动一下,我看她好像痉挛的样子,问:“你没事吧?周老师。”

我也怕搞出人命来,况且现在根本还没搞到。

周娜睁开眼睛一直看着我也不说话,就这么躺在地板上,我将周娜散乱在脸上的头发剥开,她的脸部肌肤非常光滑,皮肤也很白,耳朵红红的,有些发烫。

周娜没有反抗我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过了五分钟之后才从地上慢慢起来,一脸满足的表情。

我明白周娜为什么不说话了,她是在享受高潮的余韵。我在书上看到过,女人和男人的生理构造不同,高潮的时间也长许多,男人就不一样了,辛辛苦苦就为了最后喷射的那一下。

我的手伸向了周娜的双腿之间,想要确认那水痕是不是周娜刚才潮吹了还是小便失禁。

但我的手还在半空中就被周娜拦住了,周娜从地上站起来,离我远远的,用非常严肃的眼神瞪着我:“曹立,你想要干什么?”

周娜现在的表情和在学校里面的严肃表情一模一样,我都差点脱口而出说老师我错了。

靠!

周娜真是有够拔吊无情!她自己爽够之后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周娜嫌恶地看着我:“你放尊重点,我们是老师和学生,你成绩这么差你没想过原因吗?就是你这种龌龊的想法太多了!哪里还有心思顾忌学习!”

说真的我特别想说脏话。而周娜站在茶几边上开始整理被我刚才弄乱的衣服来,整理好之后她又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班主任。

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被周娜气疯了,刚才她还趴在地上好像一条母狗满屋子爬,然后让我打她。爽过之后现在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果然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周老师,你只顾着自己爽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面对我的话周娜摆出了一副非常不爽的样子,她是摆明了吃定我曹立了。

周娜对我说:“你要是不想在学校里面遇到不必要的麻烦最好听老师的话,也帮老师保守好这个秘密,以后有你舒服的时候。”

“以后?”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现在我下面硬得更炸弹一样随时都要爆炸,你跟我讲什么以后?

“至少今天先付一点利息吧?”我说。

面对我的话,周娜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然后走到了我身边,命令我说:“你在沙发上面坐好。”

我按照周娜的要求做了,倒想看她唱什么戏。

周娜脸上虽然非常嫌恶,但还是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将我的那里释放了出来。

周娜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老二,然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刚开始我还非常激动,但是很快我就变得失望起来。

周娜的动作非常僵硬,比张小美真是差得太远了。而且她不情愿的表情我都看得难受,让她帮忙打个飞机而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逼她吃屎呢。

为了自我满足我也是拼了,我将语文课本从书包里面拿出来,当着周娜的面打开语文课本。

周娜搞不懂我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她奇怪地看着我。

“周老师,我现在开始幻想是在课堂上,你在帮我……哦……真爽……”

周娜的脸上换了一副无语的表情,而手部的动作终于也变得快速起来,不到五分钟,我就在周娜的手中完成了发射。

完成发射之后,我依然硬邦邦的,毕竟十七岁是龙精虎猛的年纪,但周娜肯定不会再帮我打第二回飞机了。

这也就算了,周娜居然对我下起了逐客令,一张脸摆得老长,弄得我心里也非常不爽。

相关文章:

翁公粗大小莹—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在床上男脱女人的内衣 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

他缓缓沉下腰推了进来_顶友讲的事例

走绳结磨花唇——军人父亲的吊

让女朋友爽到飞的小技术|他从背后进人了我的身体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