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说h系列全集,高辣肉多在线阅读,《贤婿攻略》小说

2021-04-09 13:14 · 新商盟

12.代表所有中医感谢你

周睿笑道:“不用担心,这是在引毒。因为大姐的水鬼症很严重,已经侵入骨髓,所以才会觉得疼。回头引毒完了,下次再施针就不会疼了。”

唐玉刚心疼不已,便握着妻子的手轻声安慰:“听见周老弟说的了吧,忍着点,下次就不疼了。等回去后,我给你做糖醋排骨吃。”

“你做的糖醋排骨和毒药差不多,我才不吃呢。”吕雏凤道。

几人哈哈大笑之余,看着秀恩爱的夫妻俩,周睿心里难免想到自己。

如果能和纪清芸也这般恩爱,该有多好?

可惜,自己在纪清芸心里,应该和一坨狗屎差不多画了等号吧?现在改变,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

待吕雏凤身上不再流出黑色的毒液,周睿也已经给唐玉刚施完了针。唐玉刚的心脏病不算特别的严重,不过得多配合几次针灸才能治愈。

随后,周睿开了两副药方,叮嘱夫妻俩按时吃药,大概一个月便可痊愈。

楚国鑫在旁边看的佩服不已,仅凭一套银针,就能治愈这两种疑难杂症,周睿的医术,怕是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出很多。

再加上那套惊雷针法的赠送,这个年轻人未来必定不可限量。楚国鑫在心里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就算不能把周睿拉入回春堂,也必须和他打好关系。

将惊雷针法的施针药诀写下后,楚国鑫接在手里,再次冲周睿鞠躬:“我代表回春堂所有中医,感谢周先生的传授之恩!”

周睿连忙将他扶起来,哪敢受这样的重礼。

此间事了,周睿婉拒了唐玉刚要请吃饭的建议,他想回书店看看。

尽管唐玉刚拍胸脯保证书店不会有问题,可那里是周睿的全部家当,哪敢轻易相信别人,总得回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临走前,想起岳母宋凤学诊所的事情,周睿又特意提了一声。唐玉刚立刻表示,回去就让人去办。

到了书店后,店门已经锁好了,封条也拿走了。周睿打开门进去,各类书籍摆放的整整齐齐,连卫生都给打扫了一遍。

头一回被人“伺候”,这感觉还蛮不错的。

走到吧台旁,周睿看到了道德天书。让他惊讶的是,天书上竟有三团金光。

怎么会呢?

之前为了学习医术,周睿已经把最后三团金光用光了。哪怕救了唐玉刚一命,又医治好了吕雏凤,也应该只得到两团才对。

第三团哪来的?

想了半天,周睿隐约觉得,或许和自己赠楚国鑫惊雷针法有关,因为这件事同样和治病救人有关。

如果是真的……周睿不禁兴奋起来,自己学会的医术中,可能已经失传的针法何其多。缺金光就送人针法,自己还不发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来。周睿拿起来接通,里面里面传出章鸿鸣着急又隐隐有点慌乱的声音:“周老弟,你在哪呢?”

“我在书店呢,怎么了?”

“别提了,差点就没命了,你在那等着,我马上过去找你!”章鸿鸣说罢,就挂了电话。

周睿微微怔然,随后便想到了章鸿鸣额头上的黑气。估摸着,应该是遇到什么祸事了。

没过十分钟,随着刺耳的刹车声,章鸿鸣到了。

那辆超过两百万的豪车,侧面全是坑坑洼洼的痕迹,好像被炸过一样。车头也有撞过的痕迹,一边的大灯都碎了。

不等周睿开口,章鸿鸣便从车上下来,他一把抓住周睿的胳膊,苦着脸道:“周老弟,你可一定得救我啊!”

几个路过的人满脸诧异的看过来,章鸿鸣开着那么好的豪车,却抓着周睿喊救命,让他们不由在心里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

能让一位明显的土豪慌里慌张的求助,肯定不是一般人吧?

感受周围异样的目光,周睿稍微有点不自在,干脆把章鸿鸣拉进店里,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章鸿鸣这才解释说:“今天去工地视察的时候,一堆钢筋直接从上面砸了下来,幸好旁边的一个工人把我推开了。本来我还觉得这可能只是凑巧,结果回去的路上,一辆搅拌车就在旁边翻了。要不是司机反应快,现在已经被压成肉饼了。你说说,连续碰上两次这样的事,还能是巧合吗?”

周睿这才明白,为什么章鸿鸣的车会变得那么惨。

他当然知道这都不是巧合,章鸿鸣额头上的黑气仍然在,而且比上次看到时更深了。只是,想到那位风水师,周睿迟疑了下,道:“你不是认识风水师吗,没找他问问?”

“别提了,范师父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打电话半天都没人接,我已经派秘书去找了。”说到这,章鸿鸣忽然住了嘴,表情有些尴尬,又接着道:“不是信不过你啊,就是着急嘛,所以才先……”

“我明白。”周睿笑了声,不以为意。他本身就不是专门处理这个的风水师,人家不先找他也很正常。

“既然老弟你能看出我会遇到事,肯定对这个懂,你得一定得帮我!”章鸿鸣真是被吓的够呛,两次命悬一线,死里逃生。这样的经历,平常人一辈子可能都遇不上一次。他实在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否则吓都要被吓死。

看着章鸿鸣面门上的黑光,以及连接到另一处的黑色线条,周睿点点头,说:“能帮我肯定帮,不过我确实对风水了解不多。唯一能帮你的,就是找到祸事的源头。”

“好好好,只要你愿意帮忙就行,现在要干什么?”章鸿鸣问。

周睿没有多想,道:“我说方向,你让司机开车就行。”

随后,周睿在吧台上摸了一把,将那本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古书也装进兜里。涉及到风水术,他对此一窍不通,还是拿着道德天书稳妥些。

根据章鸿鸣额头上黑光的联系,周睿指引着司机不断变换方向。

没过多久,他看到黑线没入一座大厦内部,便指着大厦道:“源头应该就在那里面了。”

章鸿鸣看着大厦,露出惊讶的表情:“你说源头在这里?可这是我的办公大楼啊。”

听他这样说,周睿也觉得挺奇怪的。但黑线确实进入了大厦,不需要怀疑。

章鸿鸣也没多说,下了车之后,带周睿进了大厦内部。

一路见到他的人,都恭敬的站在那弯腰鞠躬:“章总好。”

同时,很多人都好奇的打量着周睿,猜测这个能与章鸿鸣并肩同行的年轻人是谁。难道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

周睿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这时候,旁边忽然传来声音:“章总,可算找你了!你放心,我已经算过卦,你只是招惹了路过的小鬼,待我用五雷术把那小鬼打散,就不会再出岔子了。”

周睿循声望去,只见风水师范钱快步而来。这位风水师到了之后,先是瞥了周睿一眼,眼里有着明显的警告意味。

章鸿鸣皱起眉头,对范钱道:“范师父,周老弟说我脸上有黑气是怎么回事?还说黑气的源头就在这栋大厦里,你是风水师,难道看不出来吗?”

范钱脸色顿时沉下来,转而面向周睿,道:“你不懂风水术,也不懂相术,怎么敢堂而皇之的骗人!”

“我没有骗人,章总额头的黑气源头,确实在这里。”周睿说着,顺着黑线向上看去。线条像柱子一样通往上层,只是还不知道具体在哪一层。

“胡说八道!整栋大楼的风水都是我亲自布置的,不但可保财运,更可保平安。入门更是上有七钱金剑,下有天罡北斗守护,什么魑魅魍魉来了都会被斩死,你竟敢说这里有问题!”范钱恼怒到极点,转头看向章鸿鸣,怒声道:“章总,这人辱我风水,我跟他势不两立。你今日要给个说法,到底信他还是信我。若信我,马上用五雷术轰死那路过的小鬼,解你灾劫。若不信,我掉头就走,从此不再合作!”

这是在逼宫,章鸿鸣劝了几句,却没有半点用处。范钱执意要他做出决定,他和周睿,只能信一个,这是风水师的尊严!

那位漂亮的女秘书走到章鸿鸣身边,低声道:“章总,这位周先生虽然有很神奇的药,但范师父的风水术,也是我们经过实际验证的。这几年公司发展的顺风顺水,和他不无关系。若真走了,想再找一个正经的风水师可不容易。”

章鸿鸣其实也是这个想法,他愿意相信周睿,可范钱的本事确实也有的。

现在弄的两难,该怎么办?

女秘书瞥了眼范钱,两人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几乎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们俩早就搞到一起去了。范钱有本事,女秘书有样貌,两人一拍即合。

现在跑出来一个周睿要搅局,他们哪里会愿意。

而且女秘书和范钱一样,都不觉得周睿真懂什么风水。狗屁黑气,全是骗人的。真要有的话,为什么范钱这么有本事的人看不到?

实际上,哪怕你懂风水,只要没开天眼,哪里能看得到气运。

此时,周围人也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原本以为周睿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来招摇撞骗的嘛。

也是,看看他那身加起来不超过五百块的衣服,气势又那么弱,怎么可能是大人物。

对周睿失去忌惮的职员们,纷纷小声议论起来:“范师父的风水师可是整个青州都很出名的,这小子谁啊,就敢来踢场子。”

“可能听说章总信风水,就跑来想撞运气吧。”

“还好柳秘书及时把范师父找来,不然说不定章总真要被他骗了。”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再看看章鸿鸣那明显的犹豫神情,周睿在心里叹口气,道:“章总,要不然让范师父先用五雷术试试吧,我没关系的。”

他这样一说,章鸿鸣明显松了口气。他对周睿是半信半疑,不想太得罪,毕竟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救了自己老爹一命呢。相比较之下,章鸿鸣还是更愿意相信合作几年的“专业人士”。

于是,他连忙对范钱道:“范师父,那你先用五雷术帮我把小鬼打死吧,劳烦了。”

13.怎么能信

范钱哼了声,道:“放心,我既然说了,自然会做到。不像某些人,只会耍嘴皮子功夫。”

周睿苦笑一声,没有辩解,只站在旁边看范钱作法。

只见范钱从口袋里掏出三张符纸点燃,然后抛上半空,口中念念有词,脚下更走着天罡北斗步法。

而后,他手指掐出一个法印,双目瞪圆,大喝一声:“煌煌天日,小鬼现身,五雷正法,疾!”

说来也怪,刚才还大晴天,范钱这么一念叨,万里晴空突然响起一声闷雷,把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更多的人,则敬畏的看着范钱,真的能招雷啊!果然是风水大师!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范钱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还瞥了周睿一眼,像在示威。

周睿也觉得很是惊讶,不知道这雷声到底是巧合,还是真被范钱作法招来的。

符纸化作灰烬落在地上,风一吹便散了。

范钱这才收了架势,对章鸿鸣傲然道:“我已经用五雷术把那小鬼轰死了,章总,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神清气爽,浑身轻松?”

章鸿鸣本来就很信风水,又被那雷声弄的更信了,连忙点头道:“对的对的,感觉精神特别好,比刚才好多了!”

“那就对了,小鬼已死,章总身上的阴气自然也就散了。”范钱说着,又看向周睿,冷哼道:“怎么样,你现在还看得见所谓的黑气吗!”

盯着章鸿鸣的脸,周睿沉默了几秒,然后道:“虽然比刚才浅了点,但还是有。”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范钱立刻怒发冲冠:“你这是摆明来找茬!”

身材高挑的柳秘书也走过来,对章鸿鸣低声道:“章总,我看这位周先生好像不太可靠……要不然,还是让他走吧,不然范师父真不跟我们合作了怎么办。”

章鸿鸣此刻也是信了范钱七八分,觉得周睿可能真的是在糊弄他。不然的话,怎么会找源头找到自己的办公大楼来。何况刚才的雷声那么古怪,明显不是正常现象啊。

转头看向周睿,章鸿鸣面色有些尴尬,道:“老弟,你看我这……”

如果换成不熟悉的人,周睿肯定掉头就走,懒得再管。但章鸿鸣好歹帮他交了两个月的房租,现在脸上的黑气并没有消散,如果自己真走了,怕是要再出事。

人的好运气能够维持一次两次,第三次呢?

“章总,我说的是实话,你脸上的黑气真的还有,源头就在上面。”周睿认真的说。

柳秘书走过来,神情冷漠的道:“周先生,我觉得您应该适可而止了。范师父是我们公司最好的风水师,如果您真的想和章总探讨风水,也应该在私下了。现在,好像不太合适。”

“小柳,怎么跟周老弟说话呢!”章鸿鸣训斥了一声,然后才对周睿道:“老弟,要不然这样,回头等忙完了,我请你吃饭赔罪。不过今天这事,还是……”

他说话的时候,周睿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响动。

抬头看了眼,顿时瞳孔微缩。他想也不想的冲过去,一把将章鸿鸣拉到旁边。

还不等周围人反应过来,就听见“砰”一声巨响,大量的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一堆人都吓傻了,尤其是章鸿鸣,浑身都在冒冷汗。

从上面掉下来的,是重量超过三百斤的巨型水晶灯。如果刚才不是周睿把他拉开,被这玩意砸中,肯定当场就没命了。

第三次了……

感觉手背有些刺痛,周睿低头看了眼,见被划开了两个小伤口,但不算太严重。章鸿鸣比他更惨,脸颊都被划伤了,吧嗒吧嗒的往下滴血。

“我说了,你的黑气还没散,务必要当心。”周睿叹气提醒道,他能救章鸿鸣一次,却未必能救第二次。

章鸿鸣回过神来,现在他已经什么都不想了,直接抓住周睿的胳膊:“老弟,你不是说源头就在这办公大楼里吗?走,现在就带我去找!”

正招呼人来清理碎片的柳秘书,连忙过来道:“章总,范师父还在呢,您……”

“给我闭嘴!再说话就立刻滚蛋!”章鸿鸣被吓的厉害,别说范师父了,就是范师父他祖宗来了也得靠边站。

柳秘书被训斥的不敢说话,只能满脸怨怒的瞪着周睿,然后默默走到范钱身边。

即便章鸿鸣选择了信任,周睿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看着章鸿鸣还在流血的脸颊,他道:“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章鸿鸣哪有心思处理伤口,直接让人拿了创可贴先凑合,然后拉着周睿就上了电梯。

范钱脸色阴沉,和柳秘书跟在后面。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算出有小鬼作祟,怎么五雷术会无效呢?

难道,这小子真能看出什么狗屁黑气?

此时,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

章鸿鸣的黑气联系,就在这一层。

当电梯门打开,周睿指向其中一间办公室,说:“应该就在那里面了。”

章鸿鸣看过去,微微一愣,然后看向身后跟着的范钱。

范钱脸色更沉,因为那办公室是章鸿鸣的,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风水布置。现在周睿说黑气的源头就在那里面,让范钱更加确定,这小子就是来砸场子的!

但他坚信自己的风水布置不会有问题,如果有的话,早就该出事了。

然而这时,旁边的柳秘书却好似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发白。

她悄悄拉了范钱一下,颤抖着低声问:“要是……要是那块虎骨换成了牛骨头,会改风水吗?”

范钱听的一怔,章鸿鸣办公室里确实有一根虎骨,是风水布局中的重要基础,对主人的身体性命会有影响。

他一听柳秘书的问话,就明白过来,也是脸色一变,问:“你把那骨头换了?”

柳秘书都快哭出来了,说:“我爸不是有风湿病吗,听人家说,虎骨泡酒会有效,我就偷偷换掉拿去给他泡酒了。”

“你……”范钱差点一口血吐出来,难怪章鸿鸣会出事,原来是因为这个女人!

“我也没想到一块骨头而已,会影响那么大啊,怎么办?”柳秘书慌的不行,万一真被章鸿鸣知道,工作没了还是轻的,恐怕还会有其它惩罚。

如果旁边没人,范钱真想把这女人脑袋扒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都装的水。区区一块虎骨,你想要的话直说啊,何必偷梁换柱?

“这是你惹出来的麻烦,我不管,你自己去找章总坦白。”范钱说。

一听他这样说,柳秘书也急眼了:“当初和我上床的时候,你说过什么事都会帮我摆平的!”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和酒桌上说的都不能信你不知道吗?”

柳秘书顿时火了:“好,你不帮我,那我就把你帮章总铸造的金山是假货告诉他!一百多万的金山,只有外面一层是镀金的,看他知道了怎么对付你!”

范钱一听也是脸色难看起来,那金山确实是假货,和风水根本没什么关联,是他糊弄章鸿鸣想多赚钱才搞出来的。说是纯金,实际上全扒下来也就十来克。

妈的,这个臭女人,果然靠不住!

范钱在心里暗骂,却又不能当面说什么。如果柳秘书真要同归于尽,他损失可比对方大多了。

想了想,范钱看向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的周睿,低声道:“那小子对风水好像不是太懂,未必能看出骨头被换了,回头我们死不认账就行了。”

“可是他万一看出来呢?”柳秘书问。

范钱脸色更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他看得出,周睿在风水之道上几乎一窍不通,有可能只是哪个竞争对手请来想给自己难堪的。但万一真有高人在背后指点,让他找到那块骨头,就不好收场了。

咬咬牙,范钱道:“你先去拖住他们,我来作法弄残这小子,看他怎么找!”

“不会出事吧?”柳秘书听的有点害怕。

“放心!”范钱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道:“除非他风水术比我还厉害,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事已至此,柳秘书也没别的好招,只好答应下来。

她快步跑去办公室,而范钱跟过去后,直接溜进办公室的卫生间里。

章鸿鸣的办公室布置非常大气,各类风水装饰品,琳琅满目,看的人眼花缭乱。周睿一进来,就看到黑气的源头,在墙上挂着的黑色木箱里。

那箱子有一米长短,也不知装的什么。

他正要说话的时候,柳秘书拿起桌子上的砚台跑过来问:“周先生,您看看这砚台有问题吗?”

周睿下意识看了眼,然后摇摇头:“没什么问题。”

再次抬手要指向木箱,柳秘书又拉着他看另外一幅画:“您看看那幅画怎么样?我总觉得那画怪怪的。”

周睿被她搞的很是无奈,说:“不用看了,我已经找到源头在哪了。”

章鸿鸣大喜,连忙问:“在哪?”

“是不是那把短剑?我早就说了,办公室里放这种兵器可能不太好。”柳秘书又过来插话。

这次,连章鸿鸣都隐约看出苗头,他冷冷的瞪了柳秘书一眼,道:“再废话就给我滚出去!”

柳秘书被他训的不敢吭声,只好瞥向不远处的卫生间。

此时,卫生间里范钱已经咬破指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钱,画下了一道血线。随后,他把这金钱按在墙砖上,一跺脚,念叨着阴毒的字眼。

一缕常人察觉不到的气息,从那带血的金钱上窜出,直奔周睿的双眼而去。

相关文章:

老师乳汁喷出来了小说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玉女校花的呻呤)

跟兵哥聊天他说想要了|我就蹭蹭不进去好不好

自己怎样揉豆豆颤抖&乖把皮带解了用嘴也行

惩罚 放 进 夹 震动 开 关&狂龙隐世

做爰小说: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_最强老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