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冷少独宠:萌妻逆袭》已完结阅读

2021-05-11 09:31 · 新商盟

第三章 这是你欠雅雅的

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做好造型,被冷亦寒带下楼,宴会上人很多,入目都是华服倩影,谈笑风生,更显得她的格格不入。

“她怎么站在冷少身边?该不会是真的吧?等下有好戏看了!”

“不可能吧?不然两年前早把那事捂住了,怎么可能闹这么大还把人送监狱里?要我说肯定是怕她给冷家丢脸才给她换衣服的!”

“不是啊,我可看那礼服像是定制的呢!”

一路走过都是这种窃窃私语,听到定制,简初的脚步一顿,疑惑地看向冷亦寒,却被他冷着脸带着朝一张桌子走去。

等看清坐着的人,简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瞪大眼睛看向前方,秦雅回来了?!!

秦雅看到他们柳眉微蹙,随即便笑着起身,看向冷亦寒,“亦寒哥,她怎么出狱了?你怎么跟她一起过来?”

简初听到这儿,忍不住皱眉,颤抖地转身就想往外面走,她不该在这里,不该来,他们才是一对,她就不该再存有什么奢望。

冷亦寒挑挑眉,伸手拉住简初。

秦雅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看向简初,表情痛苦,“简初,你就这么恨我?两年前抢走亦寒哥还不够,亦寒哥大度,只让你做两年牢,你还出现在这是想要做什么?”

被当着这么多人提起爬床,被送到监狱的事,简初的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

冷亦寒却只是挑挑眉,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她不在,谁来赎罪?”

赎罪?可笑!!她现在这么惨,还要给他们赎罪?自嘲地笑了笑,直视着冷亦寒低吼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喜欢你!你就这么肯定是我?到底我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不是我?”

秦雅哭的梨花带雨,还如两年前一样纤弱地像个公主,她咬着唇,一脸的失望,“简初,你到现在还要狡辩什么?整个蕴城谁不知道你喜欢亦寒哥……”

呵呵,就因为她喜欢,所以所有的错都是她的?

简初苦笑,她坐了两年牢,还被折磨了一身伤,这些伤害已经造成,再去辩解过去有什么意思?更何况,还不会有人相信她!

冷亦寒冷眼看着这一幕丝毫没有动容,拉者简初的胳膊就往桌前走,“赎完罪再走也不迟!”

简初抬头,死死地看着他,眼里都是痛苦和绝望,“冷亦寒,我后悔了,如果重来,我绝对不会对你再有半点喜欢!!”

本来清冷的脸上,听完简初的话,越发的阴沉难看,他冷冷地笑了声,却比不笑的时候更加瘆人,“是吗?可是简初,这个世界从来不会重来!”

“伸手。”茶碗放在简初被迫摊开的手心说:“你让雅雅喝了就算是赔罪了!”茶碗没有底座,里面是刚倒的热茶,放在手心烫的她倒吸一口冷气,他摆明是想要折磨她。

秦雅娇嗔地看了眼冷亦寒,温婉地揶揄道:“亦寒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事先声明,我可不是听亦寒的把你当佣人,我够不到,可以帮忙递给我吗?!”

够不到?

简初皱着眉,知道今天她不照办是不能轻易离开,手里像是捧着火一样送到秦雅面前,压制住泼到秦雅冷亦寒身上的冲动,她不能再惹怒他们,今天以后,希望再不要有交集。

秦雅笑着伸手去接,可却好像慢动作,在艰难地摸到茶碗的时候,秦雅尖叫一声,手一抖,整杯的滚烫茶水都泼到了简初的手和腿上,她躲都躲不开!

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耳边是秦雅娇弱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你是不是很疼,要不是你往前送一下,我也不能拿不稳……”

简初被冷亦寒大力地一推,身体不受控制,跪坐在一个阴沉着脸男人的身前,屈辱狼狈到了极点。

她紧紧咬着唇,忍着腿上的烫伤,全身都颤抖起来。

冷亦寒心疼地抱着秦雅,似笑非笑地嗤笑道:“不知检点,弄成这样可怜兮兮的又是勾引谁?”

勾引谁?难道不是他害的?

“啧啧,大庭广众的也不知道注意点影响!!”周围都是看热闹的,有男有女,甚至还有男人拿出了手机……

简初拉好衣服,努力想要站起来,可浑身颤抖,让她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耳边是男人的一声嗤笑,他拍着手笑道,“精彩,真精彩,冷家孙媳妇像是个佣人一样给小三敬茶,也不知道是在打谁的脸!”

“别动,不处理有你哭的时候!等下我送你去医院”伸手用力撕扯了下简初紧裹在腿上的裙子,有些费力,“啧啧,定制的礼服摔一下就坏,还坏在这里还真是耐人寻味啊!”

简初眸光里只剩下凉意,擦了下额间留下的冷汗,撕开的腿上不是烫起的水泡就是曾经的伤疤,看起来异常可怖!

冷亦寒眼眸里是她消瘦的身影,和纵横的伤疤,抱着秦雅有些略显烦躁,眉头也皱紧了几分!“行了,不牢陆总费心了,我让人送简初去医院,别装可怜了!这也是你欠雅雅的!”

冷亦寒的话像是锥刺一样扎进简初心里,她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第四章 就像是死了一样

简初像是做了一场梦,她回到了被人践踏,被人折磨的岁月里,整张脸都被用力压在餐盒里,接着就是拳脚,简初受不了,好想跟他们同归于尽,她手里却只有一双筷子。

她太恨了,恨没有人相信她,恨冷亦寒的绝情,恨这些女人的残忍!

奋力地挣扎起来,用筷子一顿乱扎,扎她们的眼睛扎她们的动脉,最后梦里欺负她的那些人全都被扎倒在地,可冷亦寒不会放过她,简初最后把筷子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以后谁也不能再伤害她了,简初觉得自己可以解脱了,她嘴角勾出一丝笑,两年都没有过的笑,可是一睁眼就对上冷亦寒森冷的脸。

他神色莫名,看着简初那副失落的样子,忍不住出口讥讽,“没在监狱,是不是很失望?”

简初看了看头顶的点滴,偏头看向窗外萧索的天空,哑着嗓子回:“没让冷少丧偶,是不是很失望?”

冷亦寒顿时被她激出一丝怒意来,下一刻,他高大的身影笼罩过来,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牙尖嘴利对你没好处!”

简初被掐的生疼,又挣脱不了,只倔强地看向窗外不跟他对视,也不回答。

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更是触怒了冷亦寒,手上的力气加大几分,好像要把简初的下巴掐断,“简初,你这幅样子真让人作呕!”

简初表情痛苦,只能鼓足勇气放软声哀求道。“冷少,当年喜欢你是我的错,可这两年我也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吗?”

冷亦寒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好像听到一个什么笑话,“才坐两年牢就想要让我放过你,简初,你觉得这点惩罚够吗?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冷亦寒看见简初的指甲死死地抓进腿上的伤口上,好像一点不知道疼一样,血水很快浸湿了洁白的绷带。

随即想到简初腿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疤,他烦躁地甩开手,表情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愤然起身离开。

简初在医院里住了五天,这五天冷亦寒再也没有在病房出现。

她刚出狱身上也没有什么钱,这天在护士说要续费的时候,简初拖着还在发烧的身体离开了医院。

在简初刚离开,忠叔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想到了简初那单薄的身子,忽然有了种不安的感觉,老爷现在身体不好于是他急忙找到了冷亦寒,“亦寒少爷!”

冷亦寒挑眉冷冷地看了眼忠叔,“有事?”

“小初她……离开医院了,她那个身体,我担心她出事,您还是去找找看吧!”老管家忠叔想到简初那单薄的身影,就忍不住过来劝亦寒少爷。

冷亦寒想起简初那一副心如死灰,还有那一身碍眼地伤疤,心竟然第一次,因为他一直讨厌的女人而有了其他情绪。

随即便不屑地勾起唇角,简初真是长能耐了,进了一趟监狱,竟然学会用苦肉计!冷笑道:“忠叔放心吧,她那种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还能委屈了自己!”

“亦寒少爷,小初这次回来不一样了,我和老爷都担心……”迫不得已,忠叔搬出老爷的名头……

冷亦寒的眼眸充满戾气地眯了眯,冷笑,“忠叔,跃矩了。”

看着忠叔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没再继续说些什么,一脸担忧地离开房间,冷亦寒心里没来由地不安起来,可是那个为了赶走秦雅能趁他醉酒爬床的女人,会舍得离开他?

冷亦寒不信,简初但凡要是有一点点要脸,她也不可能做出爬床的勾当来。

简初从医院离开,才恍然发现,除了冷宅,天大地大,竟然没有一个收留她的地方,眼前的视线越走越模糊,她因为发烧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冷的她浑身颤抖。

浑浑噩噩的简初竟然走到了墓地,视线里时不时变黑的父母墓碑,简初忽然就笑了,她在死前自己走到了墓地,给人省去了多少麻烦!

却在视线陷入黑暗的时候,看见了冷亦寒的身影,简初笑了笑,她可真是可怜!都要死了还放不下冷亦寒!

冷亦寒目光清冷地看着软倒下去的简初,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苦肉计,要是苦肉计,那她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

他很早找到那个神情恍惚的女人,没有下车也没有拦住她,他说不清楚他为什么在骂走忠叔以后出来,大概,他是想用事实证明这女人在演苦肉计吧!

简初倒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

相关文章:

男女混住青旅可以啪_超市裙内cd

拉开他的裤子拉链:轻轻顶进女朋友闺蜜的

老男人都喜欢小女人吗:酒精加晨尿男孩的图片

揉弄她的两片肥唇_女性毛茸茸a

【结局版】日久婚成:顾少眷宠小甜妻小说完本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