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太多太滑都没啥感觉了: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2021-05-11 11:13 · 新商盟

清明节了,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比过年都热闹得多。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清明回家祭祖,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

回村的大军中,那些村妹子们,还有那些哥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光鲜亮丽的装扮,让人一眼就被勾了魂儿。

好山好水让她们皮肤天然的白,水嫩嫩的,好不诱人,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


只可惜,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

刘顺此刻蹲在溪水遍,叼着根野草,看着那一双双白嫩嫩的美腿,心里直犯嘀咕:“妈的,老子如果能弄个城里的姐姐当老婆就好了!”

但是,也就只能想想,清明节,别人家有酒有肉有鞭炮,他呢,用野味跟别人换了点花糯饭和豆腐鸡蛋,自己买了点香纸,到他爷他爹娘坟头上去祭了一翻,就拿回家享受了。

清明节,鬼的节,七月半也是鬼节,鬼一年还过两次节呢,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过节。

天黑了,祭完祖了,鞭炮不响了,有些爷们连夜驱车离村了,过了这个夜,那些打工的哥儿们姐儿们,也都要离村了。

刘顺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上,稀里糊涂地活着,本来无牵无挂的,不过想到又要见不到那些花枝招展的姐儿们了,心里竟然有点惆怅起来。

躺在自己的老房里,左右睡不着,就穿了条十元钱买来的七分裤,拖着人字拖,光着膀子出门乱逛。

别人家此时都亮着灯儿在堂屋里看电视呢,他自然没有电视看,虽然他也是个电视迷,不过他一般不会到别人家去蹭电视看。

妈的,等老子有钱了,也弄台宽屏的液晶电视来,天天看。

刘顺拖着人字拖,打从一栋栋平房面前路过路过再路过,一走不小心就走到了村尾的杨二嫂家门前的小河边去了。

小河岸上有个小小的水泥堤坝,本来是拦水给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的,现在有洗衣服了,这堤坝上洗衣就剩下刘顺与杨二嫂了,刘顺是个孤儿,杨二嫂是个寡妇,两人都没钱买洗衣机。

这堤坝除了洗衣之外,就是男人们游泳的最佳场所。

刘顺心烦意乱地坐在堤坝上叹着气:“妈的,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老子现在竟然懂得想大姑娘了,唉,真烦!”

头一回夜里出来逛的刘顺自言自语地说。

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没法跳入水中游泳,不过,水里倒映着的那轮明月还是很好看的,刘顺一边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水,让那轮水中明月圆了碎,碎了又圆。

正玩得有点欢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呻吟。

咦!?好像是杨二嫂的声音,莫非是生病了?

杨二嫂一个寡女拖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过日子,过得实在比他还要惨,幸好老公生前起好了小平房,还能为她们娘儿们遮风挡雨的。所谓同病相怜,刘顺倒也有同情心,平时得的野味比较的时候,到也常送一点给杨嫂,让她们母子们补一补。

此时听到杨二嫂的呻吟声,刘顺一骨碌爬起来,几步就跳到了杨二嫂家,正待高声叫问的时候,却又怕惊动到熟睡的小儿。

今夜杨二嫂好像是早睡了,堂屋里没开灯,没看电视,只有房间里亮着灯,她的房间是靠外靠窗的,上了水泥钢筋铸成的阶梯,往左的小走廊一拐就到。

窗子是关着的,还有窗帘子掩着,没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里杨二嫂很压抑的呻吟声,这声音刘顺不懂,但是还是觉得听起来好像与平时听到病人发出来的不太一样,似乎有点儿令人心里起某种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刘顺真个搞不懂了。刘顺只好贴着窗子轻声叫道:“杨二嫂,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房里的呻吟声立马停止了,杨二嫂似乎是有点吃惊地问了声:“谁?”声音挺急促的,带着紧张的感觉。

>>>>《荒野韵事》在线阅读<<<<
第2章 村妹子们

刘顺回道:“二嫂,是我啊,刘顺,问下你是不是病了啊?”

“哦!没!我没病!原来是顺弟啊,你等一下,我就开门!”

刘顺松了口气,看来二嫂是真的病了,怕自己担心,所以不说,不过她还能下床,说明病得不是很严重,那就好办了。

正想着的时候,大铁门呀地一声开了,刘顺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宽松短睡裙的女人站在门中冲他笑。

这个二嫂三十一岁,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当姑娘时可是当时的一朵花,此刻她在月光下,穿着短短睡裙,平时都包裹粗布裤子里不外露的两条大腿儿,此刻在月光里微微晃动着,好白好滑的感觉。

还有她那Nai过两个娃的大Nai子,在睡裙里没有束缚竟然也还挺得厉害,宽松的连衣睡裙竟然也没能挡住它们的美丽曲线。

杨二嫂平明高挽着的头发这时也放散下来,披在肩上,竟那个平时背着背蒌的看不出什么特色的村妇,一下子竟然有了电视里飘逸美人的范儿。

美!月下看美人,还是个成熟的徐娘,真他娘的美。

刘顺头一回对杨二嫂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大了自己十几岁的女人,竟然能让他咽口水,刘顺一点也没有想到。

“顺弟,你怎么来了?”杨二嫂看到刘顺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的神情,嫣然一笑,问刘顺。

刘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哦……我来堤坝上玩儿呢,刚才听到二嫂房里的声音,这不,我才来问嫂子有没有事的。二嫂,你真个病了吧?没哄我哦!”

杨二嫂脸上竟然有点奇怪的红,见刘顺这么关心自己,热情地伸手来拉刘顺,低声说:“顺弟,别大声,娃娃们正睡着呢,我真没病,进门来说话吧!”

“哦!”刘顺凭杨二嫂拉进门,愣头愣脑地,杨二嫂将门轻轻关上了,就拉着他往房里去。

刘顺感觉到杨二嫂脸上娇红一片,而且看他的时候那双眼里泛出一种令他没来由心动的色彩,他这个情窦未开的少年忽然之间就感觉心跳加快,隐隐约约地预感到杨二嫂将自己拉进她的房间里,非常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他从来没经历过的事情。

这样的预感,令他内心莫名的兴奋,连带着身体某个部位都起了明显的变化。

杨二嫂一进房间,又将房间轻轻反锁上了,脸上泛着奇异的红潮,仿佛一个从来没出过家门的大姑娘突然遇见陌生男子一般,那神情有点可爱,房间的气氛忽然有点奇妙了。

“二嫂,我……我不方便进来吧?”刘顺实在找不到其实的话,虽然此时他是多么的想就在这房里呆着,看着现在这个穿着睡裙的杨二嫂,实在是一种享受。房里也充满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

两个小孩不在这房里,看来是小孩自己分开睡了。

杨二嫂拉着刘顺并排坐在床沿上,妩媚地笑着问:“顺弟,你……你还没碰过女人吧?”

“啊?”刘顺头脑嗡了一下,小心心顿时狂跳起来,杨二嫂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让我碰她?

“没……没有……”刘顺头脑茫然起来,糊里糊涂地回答,同时脸也开始烧了起来。

看到刘顺的窘样,杨二嫂相信他的确是没碰个女人的愣头青,不由伸过手来,轻柔而爱怜的抚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如果你嫂嫂我再年轻美貌一点,我一定找你这样的男人嫁,可惜了……”

“二嫂,你……你还是很年轻漂亮啊!”刘顺由衷地说道。

“顺弟,你是真的觉得嫂嫂我好看吗?”杨二嫂目光里满是奇妙的光芒,带着些渴望地看着刘顺问。

“嗯!是的,二嫂比起那些打工的姐姐们来也不差,而且我觉得二嫂比她们更好看些。”

“小家伙,这么小就学习油嘴滑舌了!”

“没啊,二嫂是真个很好看的嘛!”刘弟有些急了,抬头认真地盯着杨二嫂说道。

他看了杨二嫂的目光里仿佛有一堆火焰,这火焰一灼到他,他全身竟莫名其妙地发起热来……

“顺弟……你……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想过女人……”杨二嫂颇是难为情地问。

憨厚的刘顺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向他这个男孩子问大人的问题,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局促不安,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啊……想是想的……可是想也没有用啊,我这个样子谁会嫁我啊?”

“扑哧!傻小子,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和女人睡觉啊?”杨二嫂见他没听懂自己的话真正意思,乐了。

“我……我……”刘顺一下子被杨二嫂的话给弄蒙了。

和女人睡觉,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来说,当然是做梦都在幻想的事。

可是,一穷二白的他,一直觉得那种事离他太遥远,一辈子就只去过县城赶集的他,保守到以为一个男人只能和老婆一个女人睡觉,而他显然是讨不到老婆的,所以对于和女人睡觉的事,他是一直就觉得是一个可笑的梦。

谁知道,现在却有一个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附着耳畔问他这种事,嗅到杨二嫂身上那股子奇妙的幽香,还有那吹在脖子间痒到心坎里头的兰气,刘顺魂儿都要飞了……

>>>>《荒野韵事》在线阅读<<<<
第3章 你想吗?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坐在床上靠在一起谈论这种事。

“顺弟,如果你真的觉得嫂嫂是个好看的女人,你今晚就把嫂嫂给要了吧!”杨二嫂忽然捧起刘顺的脸来,就算一个母亲捧起自己孩子的脸来一样,亲切而充满着爱怜之意。

刘顺的脑袋里再一次嗡了一声,意识完全地模糊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二嫂的确还是一个能令所有男人看了都会动心的女人,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却依旧是一个相当美艳的寡妇。

死了丈夫半年了,这半年来打她主意的男人不少,可是都是些臭老头儿,年青力壮的男人早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村里头除了一些中小学的学生娃,像刘顺这样大的年轻男人,也就刘顺一个。

小的年轻男孩也就十二到十四的样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而老的大抵都过了五十岁子。拉仁村也同现在大部份农村一样,村里都是留守妇女与老人小孩。刘顺若是有文化什么的话,只怕也早飞到外面去了。让他去县城搞建筑,他可不干,他宁可上山去捕蛇抓蛙刨竹狸。

杨二嫂在守寡的时光里,同样应了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的话,半夜来敲门的老男人不可谓不多,可是,杨二嫂是个相当洁癖的女人,对那些肮脏的老男人,她想想就觉得恶心,哪里又会让他们爬上她的床来。

虽然逢年过节时也有年轻健壮的男人回来,他们也有的想打杨二嫂主意的,可是一来是他们应付自家婆娘都有点忙不过来。再说,自家的婆娘哪会不对杨二嫂提防的,就有不少夜里男人不在家呆着的婆娘会有意无意地寻找到杨二嫂家来,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任何人想打杨二嫂的主意都是不可能的。

村里平时看起来能像样子像个真男人的,恐怕就也就要算十七岁的刘顺了,杨二嫂钟意刘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况且,刚才她就是在自己的房间正自摸得欢,刘顺就撞上门来了,杨二嫂哪有不拉他进屋的道理?

“二嫂,我……我们这样不太好吧……”刘顺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虽然心里极度的渴望,可是身体上却万分的紧张,都紧张得浑身发颤了起来。

“看来顺弟是嫌我老了……”杨二嫂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了刘顺,神情有些落寞地坐到了一边。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二嫂这么好看,一点也不老,我也喜欢得紧咧!就是……就是怕我们睡了觉,如果有了孩子就不好了,别人会骂我们的……”刘顺红着脸说着,同时又怕杨二嫂误会他,伸手又把杨二嫂抱住了。

杨二嫂见他憨得可以,扑哧一声又娇笑出声来,反搂住刘顺的脖子,有些嗲的说道:“顺弟弟,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一个月只有两天是可以怀上孕的,今天不是嫂嫂的排卵期,不管你怎么弄,嫂嫂我都不会怀上的。”她已经开始在刘顺的脖子间似有似无地亲吻了起来。

刘顺本就是一未历男女之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对这两Xing之事不可谓不渴望,不可谓不好奇。感受着脖子间的奇痒,哪里还忍得住,喉间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热血上涌,转身就将杨二嫂扑倒在了床上。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剥开两瓣湿漉漉的肉|爱爱细节

朋友!,关于被闺蜜伤了心的句子的介绍

《刘先生宠妻太甜蜜》主角张心欣刘雷海全本大结局阅读

已完结《宠婚撩人老公坏死了》--全文在线阅读

男主把女主抱在窗户上做|谈谈和黑人作的感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