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盛夏蚀骨寒》在线阅读@完整版【原文】

2021-05-11 11:02 · 新商盟

第1章 不做特殊职业可惜了

晚上十一点整,御锦公寓。

周锦茉平常这个时间都是在公司里加班,可是今天却临时回来了,尽管浑身疲惫,但看到客厅的灯光亮着,她不由得心中多了一份暖意。

掏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她站在玄关刚将鞋换下来,便猛的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紧接着,温热的唇落下。

“唔……”

周锦茉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眸子中闪过了一道受宠若惊。

这是结婚两年来,他第一次碰她。

身上还夹杂着外面带进来的寒意,男人的身体是烫的,一冷一热的交替,让周锦茉脑子一片空白,只能仰起头来迎合,浓烈的酒味在两人唇间蔓延开来,周锦茉也被染上了一丝醉意。

“刺啦——”

刺耳的声音在寂静中异常突兀。

忽然的冷冽让周锦茉瑟缩了一下,却还是任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褪去,纪斯川的手掌灼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渐渐沉沦,周锦茉闭着眼睛,带着小心翼翼去与他的纠缠,周围的温度迅速攀升。

忽然,纪斯川在她耳边,细语呢喃,“西瑶。”

周锦茉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幸福的笑容瞬间凝固,“你叫我什么?”

纪斯川似乎没有听到她的问题,而是轻柔的吻过她的唇角,缓慢地沉下身子,霸道而不容拒绝。

痛。

痛彻心扉。

房间被清凉的月色遮盖上一层银白的轻纱,从玄关到客厅,再从客厅到床上,周锦茉想要反抗,却感觉疲惫的连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目光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第二天醒过来,她的身体一阵一阵的疼痛,只要一动,疼的她就想哭。

周锦茉从地上站起来,拖着疲惫酸痛的身体,走进了浴室,打开花洒,温水顺着浴缸壁滑下去,升起了袅袅的雾气。

这世界上有一见钟情么?

答案是有的,在十年前,纪斯川将她从莲花池中救起的时候,她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不顾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纪斯川。

她用最美好的年华来喜欢纪斯川,十年相守,换来的却只是一次替代。

温热的水,包裹着冰凉的身体,精致的小脸上血色全无,身体渐渐划入温水中,那水,挤着从她的鼻孔和耳朵里面钻,窒息感扑面而来。

这就是绝望的味道么?

就这样沉下去,似乎也挺好的,不用理会家人失望的眼神,也不用在意纪斯川眼底的冰冷。

就当周锦茉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

嘭——

浴室的门被很大力的推开,撞在墙壁上。

紧接着她便被一只大掌抓住了头发,从水中硬生生地拽了出来!

“咳咳咳……”

新鲜的空气重新回到她肺腔中,不由得剧烈咳嗽起来。

纪斯川拽着头发,将她的脸抬起来,“周锦茉,你竟然趁我喝醉,爬上我的床,你这一身本事,不去做特殊职业,可惜了。”

周锦茉咳了两声,整张脸憋得通红,强忍着头皮的不适,抬起头来道:“明明是你打电话叫我回来的,怎么成了我的不是?”

纪斯川听了个清楚,冷笑一声,猛地甩开了她,“还敢狡辩?周锦茉,我说过的,在我的心里,你比不上西瑶半分,哪怕你用卑劣的手段做了我的妻子,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这句话他确实说过,是在他们两个人的婚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

周锦茉脸色煞白如纸,双手微微颤抖,想说什么,却还没来得及开口,鼻子便一酸。

不能哭,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纪斯川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记得结婚的时候,你告诉我你是干净的,现在还是吗?”

周锦茉怔了一下,猛然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昨晚,他竟然没察觉出来她是头一次?

纪斯川见到她的表情,还以为是被自己戳中了真相,嗤笑一声,“两年不见,看来你没少接待其他人啊,我没回来的时候,这别墅里,不会是门庭若市吧。”

周锦茉可以容忍纪斯川心里没她,容忍纪斯川甚少回家,容忍纪斯川的冷漠,甚至容忍他情动时候,喊的都是别的女人的名字……

可她,万万不能容忍,纪斯川对她的诬陷。

周锦茉被气得浑身颤抖,喊得歇斯底里,“我这一辈子,都只有你一个男人。”

纪斯川嗤笑,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我这辈子,哪怕有千万个女人,都不可能有你。”

他冷漠地推开周锦茉,转身离开。

浴室内重归平静,周锦茉闭了闭眼睛,努力地平息胸腔中的怒火,可脑子里还是隐隐作痛。

深呼吸了半天,周锦茉才冷静下来。

纪斯川就算平时对她冷漠,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发火,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付西瑶的病情又加重了?

想到这里,周锦茉嘴角浮上一抹嘲讽。

只有在面对付西瑶的事情,他才会失了分寸,大发雷霆。

想来他昨日喝的大醉,也是因为付西瑶吧。

经历了昨晚那样的激烈,周锦茉只觉得浑身无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烫。

周锦茉擦干身子走出去,从抽屉里翻出两片退烧药吞下去,便又钻回被窝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

天协医院,VIP病房门外。

纪斯川坐在长椅上,一身西装惹得众人频频侧目。

“斯川,你怎么不进去?” 耳畔传来一道温柔的女人声音。

纪斯川抬头,见到来人,面目稍微缓和了些,“听说,你姐姐的病情又严重了。”

付西岚听到这话也沉寂了一下,点头道:“是的,因为长时间的用药和治疗,对姐姐的心脏产生了影响,最近她时常心律不齐……”

后面的话,她没继续说下去了,但是纪斯川明白,付西瑶醒来的机会又缩小了。

两个人就这么一站一坐地沉默了许久,纪斯川觉得有点烦躁,便口袋中拿出烟来,又想起这是在医院不能抽烟,装了回去。

这一切动作都落在付西岚眼中,刚想出口安慰,却眼尖地看到他脖子上竟有一枚红痕!

第2章 竟然敢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付西岚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纪斯川和那个女人,做了?

看纪斯川仍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付西岚脑中警钟响起,开口道:“斯川,姐姐现在昏迷不醒,你会不会……想女人?”

纪斯川身子一震,猛地抬头看向付西岚,随后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那枚痕迹。

“该死!”他拧起了浓眉,神情里毫不掩饰的愤怒。

这个女人,竟敢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付西岚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女人,她很自然的将手搭在纪斯川的肩膀上,身体向他靠近,“斯川,你不必烦恼,我相信一定是周锦茉主动的,我是相信你对姐姐的感情的。”

说话间,她若有若无的往纪斯川的胳膊上蹭。

纪斯川皱了皱眉头,若是别的女人,他早就一把推开了,可付西岚是付西瑶的亲妹妹。

他只是闭了闭眼睛,站起来,避开她诚挚的眼神,“进去吧,看看你姐姐。”

他转身,朝着病房走进去。

却没注意到身后,付西岚阴狠嫉妒的眼神。

醒来的时候,她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喂?你好。” 周锦茉脑袋还是有点痛,但又怕是公司的事情,只得迷迷糊糊接起了电话。

“小茉啊,爷爷买了你最喜欢的螃蟹,晚上和斯川一起回来陪爷爷吃饭吧?”苍老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期待的意味。

周锦茉缓了缓晕沉沉的脑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沙哑,“爷爷,今天我们就先不去了……”

还没等说下一句话,爷爷就打断了她,“你要是不来,爷爷就带着东西和厨师去你们那,你自己选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不容周锦茉拒绝。

周锦茉无奈地放下电话,揉了揉眉心站起来,将窗帘打开。

外面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天边渐渐暗了下来,留下一抹黄昏的印记,称的高楼大厦都柔和了几分。

她竟然睡了一整天。

想起爷爷的话,周锦茉还是给纪斯川打个电话。

“喂?爷爷让我们晚上回去……”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喂?纪斯川在换衣服,请问有什么事么?”

周锦茉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没事,你是付西岚吧?一会纪斯川回来,你帮我告诉他一声,爷爷叫他回纪家看看。”

付西岚的声音周锦茉再熟悉不过了,在付西瑶出车祸以后,这个女人频繁地出现在纪斯川的面前,可能出了纪斯川这个当事人,傻子都知道她什么目的吧。

纪斯川已经将无菌服换了下来,刚出来就看到付西岚刚放下他的电话,皱了皱眉头,“谁打来的电话。”

付西岚思索了一下,还是老实交代了,“是周锦茉,说是爷爷叫你回家看看。”

果不其然,纪斯川脸上鲜少地出现了烦躁的情绪。

“哎?斯川,你说爷爷平时不叫你回去,今天怎么突然叫你回纪家了,是不是……”付西岚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纪斯川的表情,小声试探道,“是不是周锦茉向爷爷告了状,说你昨晚……欺负她?”

纪斯川眯着眼睛没有回应,似乎是在思量她说的话。

付西岚轻咳一声道,“斯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今晚带我去见爷爷,周锦茉那么善妒的女人,看到我一定会露出马脚的,到时候也能让爷爷看到她的真面目。”

纪斯川没有马上答应,毕竟纪家主宅不是什么人都能回去的,付西岚身为付西瑶的妹妹,如果有一天付西瑶可以住到纪家,那付西岚跟过去倒是也可以,但绝不是现在。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完成你的学业,钱不够用就跟我说。”说完,纪斯川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医院。

下午,周锦茉到了纪家主宅。

偌大的青石庭院中只有几盆花草,还有一颗枝繁叶茂的杏子树,此时盛夏,杏树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树叶,而门口,并没有纪斯川的车。

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周锦茉还是有点失望。

“哎呦,锦茉来了。”纪昌一看到周锦茉来了,从房间里走出来接她,但见只有她一个人,脸马上就沉了下来,“斯川呢?”

周锦茉将东西交给一旁的管家,笑道,“他还在工作,怕爷爷想我就让我先过来了。这不是,他让我买的东西。”

纪昌虽然老了,可是不糊涂,听周锦茉这么一说,就知道她是在撒谎,重重的哼了一声,“少替那小子打马虎眼了,爷爷还不知道你啊?这些东西肯定是你自掏腰包买的吧,你这丫头啊,都告诉你多少遍了,爷爷这里啥都不缺,你怎么还乱花钱呢?”

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的往正别墅走,突然,外面驶进来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

管家一喜,躬身道:“老爷,是少爷回来了。”

纪昌却连看都没往门口看,反倒是拉着周锦茉的手,“丫头啊,和爷爷去吃饭去。”

纪斯川也没在意,将手中的营养品放到管家手中,就跟着走进去了。

餐桌上,纪斯川坐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吃着菜,就连餐具碰撞的声音都不曾发出过。

寂静的气氛中,周锦茉觉得菜有点难以下咽。

纪昌在一旁看在眼里,清了清嗓子打破寂静,“你们两个结婚也两年了,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

“咳咳……”周锦茉被老爷子一句话噎到了,刚吃进去的一口白米饭好险喷出来。

纪斯川皱紧了眉头,“爷爷,我和她永远都不……”

周锦茉赶紧强行打断纪斯川的话,“爷爷,我们已经在做准备了,可能明年就有消息了。”

随后在爷爷看不见的角度冲纪斯川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

纪斯川皱了皱眉头,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相关文章:

触手 啊 粗 深_巨污全肉np一女多男

舌头有洞怎么办|可以试看的120秒高清视频

《都市最强战医》在线阅读

被两根粗大的夹击@大叔我爱你有肉的

《我愿意陪你平淡流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