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就在塞一个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乖不疼的

2021-05-12 11:00 · 新商盟

这么一讲,刘富全便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说:“不过柳老板,我们村子里现在没什么青壮年,留下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腿脚也算不上多方便,这去山上看情况,要是没一两个年轻人带路,我可不放心啊!”

“秀娟不是在吗?”柳明月看了眼一旁的王秀娟说。

“秀娟可不行!”

谁知她刚说完,王老三就拒绝了。

“柳老板,秀娟丫头已经好几年没回村子了,我们后面这山当初还发生过几次滑坡,道路早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自己去都要迷路,又怎么能给你带路?”

“那怎么办?”柳明月也有些无奈。

忽然,她眼睛一亮,说:“对了,昨晚在鱼塘边的凉棚里,我看不是还有个年轻人吗?”

“凉棚里?”

王老三和刘富全皆是一愣,随后恍然道:“柳老板说的是陈小宝那个傻子?”

“对,就是他!”

柳明月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轻笑着说。

刘富全和王老三相视一笑,摇头道:“柳老板,那傻子更不行,两年前一场洪灾引发的泥石流,把他和他大哥全给冲跑了。”

“他大哥直接丢了命,他被冲坏了脑子,现在只认他嫂子一人,智商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觉得他能给你带路?”

柳明月眨了眨眼,笑着说:“怎么不能,你也说了,他傻是因为他智商跟小孩子一样,又不是好坏不分,你们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而已。”

“我以前在国外进修的时候,学过一门心理学,知道怎么跟这类人交流,所以就让他给我带路吧,绝对没问题。”

这话一说出口,刘富全和王老三都愣住了。

国外这是有多发达,都有能跟傻子交流沟通的学问了,这也太了不起了吧?

但一旁的王秀娟,却悄悄凑到柳明月身边,小声道:“明月姐,心理学里有教怎么和傻子沟通吗,我怎么不知道?”

柳明月急忙冲她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多说。

王秀娟会意,乖巧的坐回了原处。

刘富全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好,等到了晌午天,香兰应该从地里忙回来,到时候我带你过去,你试试能不能和陈小宝沟通,要是可以的话,就让他带你进山吧。”

他会同意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担心柳明月改变主意,不在伏龙村建度假村,所以眼下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

谁让别人是老板,口袋里有钱呢?

屋外,陈小宝听到柳明月要来找他,心里暗道坏事了。

这女人肯定是发现他装傻的秘密,不然谁吃饱了撑的,会来找一个傻子去带路,那不是比傻子还傻子吗?

也怪自己昨天太大意,不小心暴露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就算想躲也来不及了,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看这个叫柳明月的女人,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偷偷摸摸的回到鱼塘边,陈小宝开始思考对策。

直到中午饭点,李香兰已经从地里割了一大篓子鱼草回来,几道人影从远处慢悠悠走了过来。

陈小宝眯起眼睛一瞧,果然是柳明月一群人。

随行的除了刘富全,还有王秀娟和王老三,以及一些过来看热闹的人。

“香兰,在家吗?”

才走到凉棚附近,刘富全就大声喊了起来。

李香兰刚把鱼草放下,听到呼喊声就急忙跑了出来,当看到这么多人过来时,她也吓了一跳,下意识以为在她忙农活的这段时间,陈小宝又做什么错事了。

“村长,这是咋地了?”

她赶忙迎上去,搓着手紧张的问道。

刘富全看了她一眼,心里对这女人的不识好歹颇有成见。

但眼下有外人在场,他自然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而是一板一眼道:“柳老板要进山里考察情况,我们村子里也就小宝一个腿脚便利的年轻人,让他给柳老板带个路吧。”

“什么?”

李香兰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家小宝神智不全,他哪能带路呢,绝对不行!”

“香兰姐,别担心。”

李香兰拒绝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柳明月便已经开始解释了。

等她把上午用的那套说辞再说一遍后,李香兰也不禁相信了几分。

倒不是说乡下人好糊弄,而是柳明月身上实在有太多耀眼的光环了。

又是公司大老板,身家过亿,又出国留过学,知识渊博,这样的大人物,有什么必要糊弄她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

这样想着,她便扭头就着树上喊道:“小宝,小宝快下来!”

听到声音,躺在树干上的陈小宝知道躲不过去了。

他叹了口气,先是背着众人揉了揉脸,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后,才从树干上跳了下来。

“嫂子,饿,小宝饿了……”

他蹦跳着走到李香兰身边,语气可怜兮兮的说道。

李香兰无奈一笑,说:“别急,嫂子已经在做饭了,但现在有人要和你说话,你乖乖的,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不然嫂子就生气了!”

“嗯,小宝听话,小宝肯定不会乱来的,可是嫂子,什么叫乱来啊?”

陈小宝用力点头,那一板一眼的模样,就像个小孩子在大人面前许下承诺时一样,颇具喜感。

而听到他的问题,李香兰也苦恼了。

对啊,什么叫乱来呢?

这时,柳明月往前走了一步,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盯着陈小宝说:“小宝,你认识我吗?”

陈小宝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保持着那副傻傻的模样,转过头说:“你是谁啊,小宝见过你吗?哦,小宝记起来了,你是那个仙女姐姐,小宝之前睡觉的时候见过!”

听言,在场的众人不禁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柳明月是真长得漂亮,柳叶峨眉,樱桃小嘴儿,一双水润的眼睛又亮又闪,难怪会被陈小宝当做仙女。

柳明月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再往前一步,竟是大胆的拉住了陈小宝的手,说:“那仙女姐姐想和你说一些悄悄话,你愿意听吗?”

陈小宝心里无奈,嘴里却只能说:“愿意愿意,仙女姐姐要给小宝甜甜的糖吗?”

“只要你听话,姐姐就给你糖吃,跟姐姐过来。”柳明月笑着说道。

而后,她便牵着陈小宝的手,朝凉棚那边走去。

王秀娟和刘富全原本还想跟上,柳明月对他们摆出一个嘘声的手势,“把小宝交给我,任何人都不要靠近,也不要打扰我们。”

听到这话,刘富全和王秀娟才停下脚步。

李香兰也有点担心,但见柳明月非常淡定的表情,她只好按捺下心里的不安,任由柳明月牵着陈小宝进了凉棚。

凉棚内,柳明月先是把门给锁上,随后眸光一转,盯着陈小宝,似笑非笑的说:“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你是不是应该先松开我的手?”

陈小宝自知已经暴露,就没再装傻,直接松开了柳明月柔软的玉手。

他悄悄走到床边,掀起帘子一角朝外面看了眼,确认没人靠近这边之后,才重重松了口气。

而后,他回过神,看着柳明月说:“柳老板,我只是乡下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你何必逮住我不放呢?”

柳明月微微一笑,说:“因为我好奇呀,你在这偏僻到没多少户的村子里,到底为什么装傻,是为了隐瞒什么,还是为了达成什么目的。”

“就因为这个?”陈小宝挑了挑眉,无奈的问。

“不然呢?”

柳明月摊手说道:“我这次和小娟来这边,除了考察村子的情况,考虑是否要建度假村以外,更多的自然是为了散心了,现在有让我觉得好玩的事情,我当然不能错过。”

陈小宝翻了个白眼,说:“我本来就是个傻子,只不过前段时间刚刚恢复了而已。”

“之所以没有坦白,是因为我发现村子里有人趁我还是傻子期间,欺负了我嫂子,我必须要想办法教训他们,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要是个正常人,他们肯定会防着我,有些事情我去做也会很不方便。”

“可如果我是个傻子的话,那他们肯定不会防着我,而有些行为,正常人没法做,但傻子去做的话,就合情合理了。”

听到这个,柳明月顿时露出恍然的表情,并对陈小宝投去赞赏的眼神。

都说乡下人淳朴,没什么心机,可陈小宝的表现,却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的看法。

谁说乡下就没有狡猾的人,陈小宝不就狡猾的很吗?

关键他还懂得忍耐,一般人傻了两年,要是突然恢复正常,肯定激动的恨不得把消息告诉全世界。

可陈小宝不仅按捺住这份激动,还继续扮起了傻子,并且扮的像模像样的。

要不是昨晚她不经意多看了两眼,还发现不了陈小宝的秘密呢。

“那你准备怎么报复欺负你嫂子的人?”柳明月又问道。

陈小宝想了想,摇头道:“暂时还没想好,傻子有傻子的好处,却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我只能先等着,看有没有好的机会再动手。”

听到这,柳明月也只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多问。

毕竟,她对陈小宝如何报复欺负李香兰的人,并不感兴趣。

于是她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当我的导游,带我去这附近转转,还有伏龙村后面的那座山,我也想上去考察一下,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打掩护,隐瞒你是正常人的事实。”

陈小宝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说好听点叫回报,说难听点不就是威胁吗?”

柳明月嘻嘻一笑,眯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说:“看破不说破,傻子继续做哦,我们出去吧,呆久了他们会怀疑的。”

陈小宝点了点头,随后用力搓了搓脸,再度露出那副傻呵呵的表情,被柳明月牵着,缓缓走出了凉棚。

“怎么样了?”

一看到二人出来,李香兰是最着急的一个,赶紧问道。

柳明月冲她露出一抹微笑,说:“已经搞定了香兰姐,小宝愿意带我去考察,他说他很熟悉这里的路。”

“真的假的?”

跟过来的一群村民脸上纷纷露出愕然的表情。

难道还真有让傻子开窍,好好听话的学问,这国外研究的东西也太神奇了吧?

李香兰亦是松了口气,但随后她心里却是升腾起更大的期盼,她走到柳明月面前,颤声道:“那柳老板,像小宝这样的……有没有可能恢复正常?”

柳明月微微一愣,而后瞥了眼傻笑着的陈小宝,说道:“应该是有的,现代医学这么发达,小宝应该是大脑受过创伤才变傻,只要把这伤治好,他肯定能变成正常人。”

“而且说不定他哪天自己就突然好了呢,毕竟人体是有一定自我修复能力,这都过去两年了,谁也说不准,对不对?”

听到这话,李香兰脸上顿时浮现欣慰的表情。

压在心头多年的一颗巨石,也终于缓缓落地。

事实上,随着她和陈大宝的孩子越长越大,她肩上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她都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

尤其是现在,刘富全还看上了她家里的鱼塘,这让她一个没有男人的寡妇,该怎么去反抗?

但当得知陈小宝有机会恢复之后,她心里又不禁浮现出淡淡的希望,虽然这希望很渺茫,但相比于之前的一片黑暗,总是更好的局面。

而后,刘富全几人上前,问了陈小宝几个问题,陈小宝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答非所问的模样。

但只要柳明月一问,陈小宝的答案虽然不恰当,但至少不会天马行空,牛头不对马嘴。

这让一众村民更加相信,柳明月拥有和傻子沟通交流的本事,对陈小宝要做她导游,带她四处去考察的事情,也纷纷表示赞同。

毕竟,这可是关乎全村人利益的大事儿。

这要考察的好,等度假村一建起来,那是全村人都能赚钱的!

“那今天就让小宝带我去四周逛逛,明天早上我们再进山,没问题吧?”

这时,柳明月看向李香兰问道。

李香兰点了点头,说:“柳老板您看着办吧,您还是第一个让小宝这么听话的人,我可以放心的把他交给你了!”

相关文章:

不想跟男朋友亲密接触/被男朋友做的下不去床

宝贝我们在电梯里做吧&杏鲍菇和茄子那个舒服

和50岁的女发了关系过程:求求你了我还是个处

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美好儿媳满足了我全文

很宠有大船的总裁小说/腹黑美人女王受肉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