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厂有位爷最新章节_东厂有位爷免费阅读无弹窗

2021-05-14 09:33 · 新商盟

第2章 重活一世

王氏敛了神色上前请安,“老爷。”

“爹。”佟裳跟着请安。

佟世霈刚从宫中回来,身上朝服还没来得及换,闻言不过恩了一声,他并没看王氏,也没看站在那里的佟裳,缓步到老夫人座前伏腰行礼,“母亲。”

佟老夫人见了他,更加觉得情绪激动,指着佟裳道:“这就是你护着的大小姐,她害得咱们家鸡飞狗跳不说,现在还害死了元儿,我已经决定要把她送到庄子上去,如果她不走,我就到庄子上,我跟她,你选一个吧。”

佟世霈道:“是儿子不孝,没料理好家事,让您这么大年纪还跟着操心。”

王氏听出佟世霈话里的意思,忙道:“妾身也有罪,这些家事本不该老爷跟老夫人操心的,可是大小姐她……总之都是妾身平时太惯着她了,这才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妾身愿意担责。”

秋嬷嬷得到王氏的眼色,敛步上前道:“夫人这阵子身子不好,把家务事交给奴婢,是奴婢办事不周,没看顾好大小姐,才出了这么大的差子,老爷要罚就罚奴婢好了。”

佟老夫人皱眉道:“我还没说要问责,你们一个个都来揽责任了,人家都没着急,你们急什么?”

佟裳的不为所动,终于让佟老夫人动怒了。

“孙女自知看顾元儿不周,不敢替自己辩白。”佟裳把自己择了个干净。

闻言王氏不禁朝她看了一眼,笑着道:“大小姐有心看顾,我们都看见了,只是您好心办坏事也得有个度,这回若不是佳惠不顾自己死活,拼死跳进河里拽上元少爷,您这会可怎么自处呢。”

佟佳惠是自己跳进河里的不错,可她却没有救人,只是这会情势一边倒,佟裳就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她,因此不过略略蹙眉道:“姨娘说得极是,只是救人一说怕是姨娘听错了,佳惠妹妹不通水性,她怎么能救上元儿呢?”

秋嬷嬷一哂道:“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时就你们三个人在场,不是佳惠小姐救了元少爷,难不成是你?”

王氏冷笑道:“知情的一共就三个,剩下两个都昏迷不醒,大小姐一个人空口白牙,自然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氏说完便看向佟老爷,原想着他能说些什么话,谁知他竟一声不哼。

秋嬷嬷适时道:“今年说来也怪,入了冬就出了好几回事,奴婢记得算命先生说今年咱们府有个劫数,不知是不是应验了。”

提起这个典故,佟府无人不知,只是秋嬷嬷话说得隐晦,算命的原话说的是,这位佟大小姐是佟家的灾星,十五岁那年会有一场大劫,若能逢凶化吉便罢了,若不能,佟家以后也会受她牵连,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听了这话,佟老夫人真是一刻都坐不住了,“世霈,她是咱们家的灾星,以前你纵着她就算了,现在她居然还牵连了元儿,不送走还等什么?难道真要她把咱们佟家百年基业毁了吗?”

世族家的小姐若被送到庄子上,那就相当于断了前程,以后回不回得来还两说,即便回来了,身价也会直落千丈,王氏这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

佟裳嘤嘤哭了两声,“无论爹怎么决定,女儿都没怨言,只是日后不能在膝下孝敬,还请爹自己多珍重。”

她小脸惨白,悽悽说出这番话,别人只当她是孝心,哪里会疑心她的眼泪真假。

只有王氏微微皱了皱眉,这哪里像是佟大小姐会说的话?

佟老夫人却没觉出什么,只道:“世霈,她自己都说要去了。”

佟世霈沉吟着道:“母亲,慕容家这两天就要上京了,这个时候把她送走,万一风声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好歹瞒过这阵子,等过了年,儿子托人去慕容家说说,早点送她过了门也就是了。”

佟世霈发了话,王氏也不敢再多言。

佟老夫人想了想也有道理,便没再坚持,慕容老爷刚升任了礼部侍郎,不日就要从杭州搬进京,若在这个节股眼上让他知道佟家拿缺心眼的大小姐跟他们定了婚约,势必不会放过佟家。

好在佟裳过了年就十六了,人嫁过去生米煮成熟饭,那时候就算慕容家想赖也是不能了。

佟老夫人看了一眼佟裳,想着她这样一个废人,若能攀上慕容家,也算为佟家做了贡献,于是算了道:“不送走也行,秋嬷嬷,你打发让人看好了,以后不许她出门。”

“是。”

从上房出来,佟裳抬头看了眼漫天的大雪,嘴角不露痕迹地扬了扬,能活着,当真是一件极好的事。

佟裳在职场上打拼多年,眼界与思维比一般人要成熟许多,加上她这人向来豁达,对重生这回事并不排斥,母亲曾说过,像她这样的白眼狼,在哪里都能活得很好,因为足够自私。

佟裳凭借肉身遗留的记忆,加上刚刚的听闻,她已经大概了解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佟大小姐与佟元一母同胞,虽是嫡出,可惜母亲早逝,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事情并没得到周全的照顾。

王氏因觊觎佟家世袭太医院院使之位,一直想除掉佟裳姐弟,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到继承人的位置,这次她借佟裳的手策划了落水案,本想一箭双雕,谁知佟裳没死,佟元也捡了条命。

不过这已经足够让佟裳头疼了,佟大小姐在这个家本来就爹不疼娘不爱的,这回害得佟元腿疾加重,就算暂时不被送走,以后她的命运也不会好到哪去。

在旧社会,一个被家族放弃了的大小姐,就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就算有幸嫁入夫家,也会过得很凄惨,她有幸重活一世,自然不想随便嫁人,可是要在佟家安稳生活下去,也非易事。

阿绿上前将披风给她披上,“我我我的小姐,您还笑得出来,奴婢刚刚刚……刚才听得心惊肉跳,幸好您跟慕容家有婚约,要是被送到庄子上,再回来可就难了。”

佟裳不以为意,“什么婚约,不过都是些老黄历了。”

第3章 不是意外

阿绿道:“小小小姐……您可别这么说,当初是慕容家求着三媒六聘与咱们订的亲,就算他们现在高升了,也不能忘了您。”

阿绿有心攀扯,生怕失去这个庇护,佟裳看着天色道:“咱们看看元儿去。”

“可老夫人刚才不是说要禁足吗?”

“正因为此才现在去,回去就出不来了,走。”

佟裳在阿绿一脸的震惊中下了台阶,身子没入茫茫的大雪中。

佟元是佟家嫡出的元子,按照佟家传嫡不传庶,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他将来是要被扶持培养成为太医院院使的。

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一样的处境,佟元比佟裳的待遇要好多了。

院子宽敞明亮,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四处摆放着名贵的瓷器,佟元自小身子弱,侍候他的丫鬟婆子也要比别人多一些。

这会大夫刚走,大家也已渐渐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各安其职。

两个小丫鬟在外屋拿银吊子熬药,见佟裳过来,小声地议论起来,“她怎么敢来?”

“就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佟裳只当听不见,一路目不斜视进了正厅,她一进门就受了白眼,“佟大小姐这会来,是来看看我们少爷死了没有吗?”

佟裳笑脸相迎,“吴妈妈,我来看看元儿,他醒了吗?”

吴妈妈是佟元的奶娘,因为夫人早逝,她平时没少为佟元操心,佟裳不帮她也就算了,还净给她添乱。

佟元出事后,她第一个想到要去找佟裳算帐,没想到她还没去,她倒先来了,“你还有脸来看少爷,少爷都快被你害死了。”

佟裳笑着道:“瞧您这话说的,我是他亲姐姐,我能害他吗?”

吴妈妈冷哼道:“我都听人说了,是你把元少爷推进河里的。”

“是谁说的,是二小姐吗?”

吴妈妈本想敲打一下,没料到她竟直接说了出来,吱吱唔唔掩饰道:“我可没说是二小姐。”

王氏平时给佟佳惠树立的是温柔善良、宽厚待人的形象,像这样嚼舌根、损人不利己的事她是不会“亲自”说出口的,就算说了,底下人也不敢说是佟佳惠说的。

“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佟元的伤,不会耽搁太长时间的,他们是不会知道的。”

这吴妈妈人其实不坏,只是佟家形势逼人,很多时候为了保住佟元,她不得不选择远离佟裳。

佟裳说完,也不等她再说什么,便转身进入内殿。

“你站住,这里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元少爷的病用不着你来看,你又不是大夫,看了有什么用……”

吴妈妈追着她进了内殿。

内殿静悄悄的,远远可以看见一个弱小的身子躺在床上。

佟裳走过去,借着灯光看着床上的小人。

佟元今年六岁,因为长年坐轮椅的原因,比一般孩子要矮小,不知是不是血脉亲情的缘故,佟裳第一次见他,就觉比一般人多了几分亲近感。

佟元的腿发育正常,从外观看不出什么大毛病,可以确定不是小儿麻痹,只是不能久站,佟裳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股骨头坏死的症状,刚伸出手,就被吴妈妈抓住了,“你想做什么?”

佟裳职业病地道:“我看看他的腿还有没有治。”

“算了,上回你说要给元少爷治腿,活活把佟元绑在树上两个时辰,这回你又把元少爷推进冰水里,现在还想做什么?”

佟裳没想到佟大小姐居然做了不止这么一件蠢事,一时倒不好反驳,讪讪收回了手,“那我走了……”

“姐姐别走。”

佟元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他一把就拉住了佟裳的衣角,奶声奶气的地对吴妈妈道:“奶娘,不怪姐姐,是我自己不小心掉进河里去的。”

听着佟元懂事的声音,吴妈妈的眼眶一下子红了,“真是个傻孩子,你都这样了,还替她说话。”

“别哭了奶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好什么,大夫说你可能以后都……算了算了,我去叫秦郎中来给你瞧瞧。”吴妈妈心里着急佟元的病情,也就暂时顾不得佟裳了,“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会让人看着你,不许你碰少爷一个指头。”

说着就叫来一个丫头仔细盯着佟裳。

佟裳不以为意,吴妈妈出去后,她便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丫鬟们给佟元喂水喂药。

佟元吃完了苦药,小脸揪成一团,“春桃姐姐,我想吃蜜饯。”

“我这就叫人去给你拿。”春桃转身要走,却又顾及着佟裳,“好少爷,你忍一会,我一会再给你拿。”

“我苦死了,咳……”佟元咳了几声。

春桃无法,只好道:“那你等着,我一会就回来。”她安抚完佟元,还不忘恐吓佟裳,“你一动也不许动,我马上回来哦。”

春桃一走,佟裳便坐了过去,佟元已经恢复了些体力,看着佟裳的眼神暖暖的,肉肉的小手抓着佟裳的指头,“姐姐,我知道是你救的我,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游泳了?我看你进水里好长时间没出来,还以为你淹死了呢?我都快急死了。”

佟裳苦笑,佟大小姐是淹死了,活过来的是佟裳,她从小生活在海边,对她来说游泳不算什么难事,“姐姐会的多着呢,等你好了我教你游泳。”

“真的吗?可是……我的腿能游泳吗?”佟元有些怀疑,刚刚亮起来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怎么不能?腿治好了就能啊。”佟裳见他两颊发红,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发热的迹象,佟家是御医世家,这些小病自然有人替他治,佟裳不是太担心,“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佟元摇头,“我没事,他们会照顾我的,不过姐姐你受伤了。”

佟元伸手去摸佟裳额上的伤,佟裳疼得抽了口气,这才想起额上还有伤,大概是上岸的时候撞的,“一些小伤不碍事。”

“我给你拿药。”佟元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小瓶药膏递给佟裳,“这是上次爹给我的,涂了不留疤痕,姐姐长得这么漂亮,要是脸上多道疤就不好了。”

佟裳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这是她活过来后第一次看清自己的模样,白嫩的瓜子小脸,细长的眉眼带着淡淡的冷意,小巧挺秀的鼻子,嘴巴不点而朱,即便病容有些憔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这大概是佟裳能在佟大小姐身上找到的最大的优点了,没脑子,但人长得美,而且是正房嫡出,要不然慕容家也不会看上她,放着那么多名门闺秀偏来给她下聘礼。

“姐姐在看什么?”

“元儿觉得姐姐美吗?”

“外面都说姐姐是京城第一美人,这还能有假?”佟元仰着小脸十分自豪,一脸稚气的样子。

佟裳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蛋,借着跟他说话的空档,佟裳已经麻利地把佟元的腿检查了一遍,“好了,你好好养病,姐姐回头再来看你。”

佟元有些不舍,不过怕一会奶娘回来为难她,还是放开了手,“姐姐记得来看我哦。”

佟裳出了门,带着阿绿往自己的院子走。

佟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值大雪,这会路上没什么人,佟裳走得又慢,于是显得这条路格外长。

阿绿小心看着她的脸色道:“小小小……小姐,刚才你跟少爷说的话奴婢都听听……听到了,你为什么不向老爷跟老夫人解释,元少爷的落水是场意外。”

佟裳笑得薄凉,“因为那不是意外。”

相关文章:

尽根没入体内填满bl古风:手被铁锅烫了要疼多久

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鲤鱼乡颤抖承受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被啪的最爽的一次过程#回眸一笑

攻比受年龄大很多|失控的生理课续集

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熟妇的荡欲|超级修仙狂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