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宠情深:总裁来日方长全文(大结局版)&阅读

2021-05-17 12:14 · 新商盟

第7章 对南宫景动心

“南宫景”带着她上了车,远离了拥挤的人群与是非。

陈媛媛俏丽的脸蛋上染了一抹绯色,坐到“南宫景”身边,才逐渐平静下来。

“看不出来嫂子刚结婚,就打算背叛我哥、来一段婚外情啊?”“南宫景”专注地开着车,嘴里却是一副自嘲的口吻。

今天若不是经过陈氏,绝对看不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你不要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心!”

陈媛媛被羞辱地满面通红,心中那一丝丝被救的‘感恩’也荡然无存!

“陈氏公司门口,跟一个陌生男人拉拉扯扯,难道我看到的是幻觉?”“南宫景”锐利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漆黑暗沉的眸子不知蕴藏了什么。

“那是过去的事,失忆之后我不记得了。你要是想告状就去告吧。”事已至此,陈媛媛握紧双手,破罐子破摔了。

“失忆?”“南宫景”装作不知地看着她,想知道具体原因,“为什么失忆,不会是因为上一段感情的事吧?”

“我怎么知道,你少八卦了行不行?”

陈媛媛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她也觉得挺奇怪的,怎么可能因为一段感情失忆呢?

如果原来的那段感情令她伤心,为什么再看到陆衍后,她并没有多大感触?

不是!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陈媛媛咬紧下唇,秀丽地脸蛋显得更加唇红齿白。

南宫景深深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对身旁的女孩儿更感兴趣了!

“我是关心你嘛,别激动,我不会告诉我哥的”他恶趣味地逗了逗她,满眼笑意,“若是对那个男人不满意,记得给我留个机会啊。”

“你开什么玩笑!”陈媛媛被这件事搅得心神不宁的,估计晚饭都要吃不下了,哪还有心思理会别人。

“我说的是真的。”

“南宫景”一脸深情地望着对方,被她朦胧又迷离的双眼吸引,情不自禁靠了过去。

陈媛媛发呆了片刻,这才发觉车子到达了南宫别墅,只不过没有开进去。

“你发什么疯啊?”她有些恼火地推开他,对“南宫景”的表现丝毫没有动容。

“我没跟你开玩笑!”

陈媛媛五官秀美,一头黑发柔顺地披垂在肩上,映着她白皙的脸颊妩媚动人。尤其是那一张粉唇,果冻一般柔软,他很想咬上一口、尝尝滋味!

“南宫景”不光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何况这是他的妻子,他本应该光明正大一点!

陈媛媛刚要下车,便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座椅上。男人充满荷尔蒙气息的身体欺近,霸道地扣紧她的后脑勺,毫无防备地堵上了她的唇。

“唔……”

陈媛媛瞪圆了双目,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唇上有温软的、凉凉的触感。口齿间更带了一股清香要将她迷醉!

他们在做什么?

才刚刚被流言缠身,又遭遇袭吻,若是被南宫胤知道了,她还要不要活了?

陈媛媛顿时清醒过来,脸蛋红成一片,不知是羞还是燥,奋力地推开身前的男人!

“南宫景”咽了咽口水,邪魅地舔了舔被她吻过的痕迹,发出感叹,“味道真不错!”

“南宫景,你自己想死的话,你别拉上我!”她惊恐地看着他,被这种肆无忌惮地骚扰行为亵渎了。

感觉全身上下都不干净了,羞愤地推开车门,一个人冲进了南宫别墅。

夜离在半路上迎接过来,对少夫人的异常感到吃惊。

不过也没有拦阻,而是上前俯在了车旁,“少爷,老爷来电话,让您带着少夫人去老宅赴宴。”

黑色的瞳不经意间黯然变色,他已经好几年没踏入过那个地方了,南宫彦是什么意思、想试探他的底线?

“少爷,您要是不去的话,我怕少夫人那边……”夜离迟疑了一下,没将‘不被认可’说全。

“以后他的电话你不用管。”南宫胤一张俊脸藏于黑暗中,阴暗不明。

“是。”夜离懂了,此时的少爷很危险,最好不要招惹。

……

第二天,陈媛媛故意起了个大早,像做贼似的偷偷下了楼。

一般这个时候她不会碰到南宫胤,“南宫景”那个纨绔少爷就更不会了吧?

她整理好衣衫,随便塞了点早餐在肚子里,坐车到了陈氏公司。

突然,两个陌生男子朝她走了过来,拦住了去路,“陈小姐,我们老爷有请,想让你去一趟。

第8章 不承认妻子的身份

“你们老爷是谁,找我有什么事?”看对方很有来头的样子,陈媛媛后退了两步。

“你去了就知道了。”

两个陌生人没给她逃跑的机会,一边一个按住了肩膀,就将陈媛媛塞进了车里。

起初,她还很紧张,上车后两个陌生男子并没有对付她,看来不是绑架……

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在一栋复式洋楼前停了,有女佣前来引路。

“听说你那没用的大儿子娶了个老婆,真是新奇的一件事。离了南宫家的护佑,我看他还能成什么事……”

陈媛媛没来得及进门,便听到了有关南宫胤的谈论声,很是讽刺。

想必应该是丈夫的家人吧?

她停下脚步,内心生出了‘厌恶’的情绪。

但房门是开着的,陈媛媛看到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坐了一对中年男女。

男人身着白衬衫与深色背心,沧桑的面容依稀带了往日的‘雄风’,更多的是岁月沉淀后的从容。应该是这里的男主人!

女人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妆容,看起来保养地不错,可惜却一点风度都没有!

陈媛媛猜得没错,她一进去里面的谈话便噤了声。

一道浑浊但略显锋利的目光朝她看过来,“你就是媛媛吧?”

“是。”陈媛媛拘束地站在华丽的地毯中间,不知他们叫她来有何用意?

“我看陈家的千金也不怎么样,胆小如鼠,倒是与你那个大儿子挺相配的。”花慧丽从上到下将陈媛媛打量个遍,言语间很是不屑。

陈媛媛低头忍耐着,在没搞清楚他们的意图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不过这句话倒是引来中年男人南宫彦的不满,警戒地瞪了妻子一眼,“这里没你的事,让我好好跟小一辈的说说话。”

女人冷哼了一声,倒是清楚丈夫的目的,起身便离开了。

“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南宫彦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目光和善,“媛媛,坐。”

陈媛媛当然不敢拆了长辈的台,猜想对方应该是南宫胤的父亲了吧?

南宫彦果不其然地介绍道,“我是南宫胤的爸爸,昨天给那小子打了电话过去,打算让他带你过来吃晚饭。谁知他现在大了,翅膀也硬了,根本不听我的话。没办法,我只好叫人将你请过来,路上没吓到你吧?”

南宫彦态度亲和,陈媛媛却想不通这两父子间为何会有矛盾?

不过这不是她能想象的事情,生活在豪门本就不易,更何况是丑陋、残废的南宫胤?

“没有。”她想了想今早‘有惊无险’的经历,淡然地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南宫彦点起了一根旱烟,绅士地吸了一口,似乎在遥想当年的往事,好半天才问道,“那孩子他最近怎么样?”

“他不太喜欢我,暂时没怎么接触。”陈媛媛羞愧地垂下头。

清楚南宫胤的父亲是想知道关于儿子的消息,只是她一无所知。

“没关系,慢慢来,他伤成那样,可能脾气不太好,你要多多包容。”南宫彦叹了一口气,软语安慰对方。

“嗯。”陈媛媛生怕说错了话,更多的是沉默。

“你今天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南宫彦说话客气,却不容推脱。

陈媛媛绞尽脑汁地想着理由,她并不愿意留在这里看人脸色。

这时,门外响起突兀的刹车声。

一名保镖很快进来汇报,“老爷,大少来了。”

“嗯,你们都下去吧。”南宫彦吩咐四周的佣人时,陈媛媛意外地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一抹亮色。

这个人好难揣摩透彻,跟避世的南宫胤如出一辙。他到底是个慈父的形象,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客厅里静谧无声,南宫胤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虽然坐着轮椅、可周身的气势并没低下一分!反而,周遭的空气都被冻结了起来,寒冷彻骨!

看到他之后,陈媛媛很惊讶,南宫胤是为了她才来到这里的?

是担心她在这里受到排挤和欺负吗?

他的面具依旧没摘,可形象却在她心中伟大起来!

“我的人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声是质问,不管身前站的是谁,声音都冰冷如铁。

“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去恭贺你新婚大喜,想看看儿媳总没有错吧?”南宫彦看着儿子,似乎期待已久。

“你说她?如果你看得上,随你。”南宫胤冷然地讥笑一声,并不领情。

看样子,南宫胤是要将她排除在外了。

陈媛媛是将对方当丈夫看待的,没想到她并不入他的眼,要说不伤感那是假的。

南宫彦也差点被骗到了,但是他根本不信,“胤啊,你跟你妈妈一样,外冷内热……”

“别提我妈,你不配!”突然一声怒吼打断了话头,南宫胤仇视地盯着父亲,一点面子都不给。

陈媛媛生生被吓了一跳,大厅里的气焰升温,又安静地可怕。

最终,南宫彦转过了身,声音喑哑道,“后天是你妈的生辰,你不来上炷香吗?”

南宫胤冷笑着拒绝了,“你心里还有我妈吗?”

这是不来的意思了,也就是说要跟他这个做父亲的‘恩断义绝’?

南宫彦难辨表情地点了点头,“你现在做什么我都管不了,不过你始终都是我‘儿子’!”

不难听出,南宫彦将‘儿子’这个词咬得极重,仿佛是在故意刺激南宫胤!

“这是我的耻辱!”南宫胤似乎很排斥这种关系,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抗拒。

但他这次不是来跟南宫彦吵架的,幽冷的目光扫了一眼陈媛媛,“不想走的话,你就留在这里好了。”

陈媛媛被这父子俩的对话绕得晕晕的,觉得十分震撼!

还有儿子嫌弃父亲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当年南宫彦做了什么错事,引起南宫胤的反目?

看到深黑的背影离开,陈媛媛当然不敢久留,毕竟她都已经嫁过去了。就算南宫胤不承认‘妻子’的身份,她依旧是南宫别墅里的人。

“大哥,你刚来就要走啊,又没人揭你的短……”门口突然冒出来一个年轻人,嘻嘻笑着拉住了陈媛媛,“这个小美女留下来,陪我聊聊天呗。”

相关文章:

校长压在英语老师上面,孕妇能喝蓝蝴蝶花水

女女百合磨荫h文*用玉势慢慢调教的文

拖起闺女臀部边做边上楼梯/乖宝贝来哥哥给你喝牛奶

两根硕大一起挤进小紧、早上男友先醒了爬到我身上来

贝肉翻腾囊袋拍打/渣攻怀孕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