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盛夏蚀骨寒》周锦茉完本,周锦茉小说阅读

2021-05-20 09:56 · 新商盟

第7章 我们离婚吧!

故伎重演?

刺耳的四个字,犹如钢刀,狠狠地戳向了周锦茉的心。

她目光惊诧的看向他,下意识的开口辩解,“什么鲜花?我没有……”

刚说了几个字,有些没弄懂纪斯川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的她,蓦然停了下来,皱眉望着男人,迷茫的视线中,染出了几分恍然。

她的停顿,落在纪斯川眼里,一切都像是虚幻无力的狡辩。

“没有吗?”

他清冷的嗓音凉绝狠厉,薄唇轻扯,“现在都学会骗人这套把戏了!”

下一秒,他捏着她下颚的力道倏然加大,阴冷的语气再临,“很好,你来告诉我,西瑶在这里住院几年了,她对花粉过敏,病房内外从来不会有任何与鲜花有关的东西出现,为什么你一来,她的房间里就多出了玫瑰花?”

听他如此一说,周锦茉一瞬间就有了头绪。

是付西瑶的病房里多出了一束玫瑰花,所以,他就把矛头一瞬间全指向了自己。

只是,她从未去过付西瑶的病房,又怎可能送什么鲜花呢?

诧然轻微一愣,她马上就了然了。

是付西岚。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一口咬定没有吗?”纪斯川怒意达到了鼎盛,俊逸的脸上阴沉骇人。

周锦茉迎着他写满愤怒的沉眸,拨开了他的手,辩解了句,“不是我,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付小姐的病房!”

只是话音刚落,人还不等闪离躲开,手腕就被男人快速擒住,“又在撒谎!周锦茉,你这一次又一次的蓄谋伤害西瑶,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木讷的望着他,唇动了动,却最终还是没出声。

在纪斯川的认知里,早就已经先入为主的认定整件事都是她做的,再多的解释,也是无用的。

“你是在利用西瑶,来增加你的存在感?利用这些,来为你日后纪太太的身份铺平道路!”

清冷的疑问句,却带着几分陈述的笃定。

与此同时,狠握着她细腕的纪斯川,幽深的黑眸遍布厉色,好看的轮廓上早已九重寒冰。

周锦茉莫名的再次被栽赃,心底的不悦徒升,可是微博绵力丝毫不足与子抗衡,身体令人窒息的疼痛与心如死灰的哀默交织,目光哀凉的看着他,“纪斯川,你就这么不信我吗?”

“我为什么要信你?”他低沉的一句话,彻底了断了她心中全部念想。

是啊,他为什么要相信自己……

这场所谓的婚姻,不过是她‘不折手断’谋取来的。

恍然间,她明明有上百种方式方法证明自己的无辜和清白,但看着男人清冷漠然眼眸的一瞬,一切都消失了。

“不解释了?”他凝视着她,刀削的薄唇一张一翕,旋即,便像是真在称赞她一样,倏地松开了她,自顾自的抬手拍了两下手。

随着两声掌声落定,纪斯川眸中狠厉掠过,脸上的冷笑也消失殆尽,再度出口的声音狠彻凉绝,“既然你这么煞费苦心的想守住纪太太的身份,那我也得适当的配合一下,是不是?”

言犹在耳,周锦茉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正欲转身逃离,却无法逃脱男人极快的长臂一捞,整个人便被他粗.暴的按在病床上。

他的反应极快,阴鸷的眸中一片猩红,骇人的模样恍若要将她彻底生吞活剥。

和上次的完全不同,这次的纪斯川犹如一头凶猛的野兽,开诚布公明火执仗,肆虐疯狂,粗鲁的恍若要将她彻底揉碎融进血肉。

她真的很想逃,但绵薄的力气却丝毫无法与之抗衡,纤腰被他牢牢禁锢,无法挣脱。

每一下都异常粗鲁,犹如凌迟的凶刀,狠狠的凌虐着她的身体,犹如极刑凌迟,疼痛难忍。

她强忍着咬着牙忍受着,默默的承载着他疯狂的攻城略地,毫无章法。

疼到一定程度,感觉浑身的每个血管都在叫.嚣,疼痛被彻底延长,异常难熬。

周锦茉生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哭泣出声,便开始死死的咬着牙,身下绵软的柔荑死死的抓着床单。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强忍了多久,最终,这场漫长的过程还是结束了,他也终究放过了她。

一结束,男人马上抽身而起,转身进了浴室。

徒留下只剩下半条命的周锦茉,一脸苍白的瘫在床上,就连呼吸的气力恍如都被剥夺。

良久,随着浴室门‘砰’的一声巨响,早已穿好衣服的纪斯川从里面走出,衣冠楚楚的模样,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他一边整理着袖口,一边捞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模样清隽矜贵,优雅的从床边经过时,冷冷的视线睨了她一眼。

周锦茉反抗他的时候,出了很多汗,浑身湿漉漉的,此时长发黏在脸上,更加狼狈不堪。

还有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布满了各种青青紫紫,可能刚刚他盛怒时也没注意分寸,下手的地方,都遍布印迹。

注视着床上女人不堪的模样,纪斯川清冷的俊脸上毫无表情,漠然的寒眸狠眯,正欲转身向外的动作,倏然停了下,转过身,又重新走到了床边。

周锦茉愣了下,还不等反应,男人霍地俯下身,骨节修长的大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板正,迫使她和自己对视,然后微微低下头,凑在女人耳边,薄唇轻微翕动。

本应该是温热的气息,但随着他凛冽的气息和沉冷的声线,将一切都冻成寒冰,“记住,我能让你成为纪太太,也能让你什么都不是!从今以后,少打西瑶的主意!”

“如果,让我在发现你想要对西瑶不利,周锦茉,丑话我说前面,下次可就不只是今天这样了。”

他清冷的目光睨着她,阴森的毫无温度。

随着手上的收力,猛然将女人往下一甩,又一句冰冷的话语再度砸来,“我有的是花样,你想一个接一个的试试话,就尽管来!”

扔下这句话,男人也赫然转身,长腿大步径直离去。

周锦茉一直躺在床上,很久,很久。

空洞的视线呆呆的盯着天花板,脑海中,一幕幕在不断闪现……

汹涌翻滚的海边,浑身湿漉漉的少女,还有男孩年轻俊逸的脸庞,清澈的目光,粲然的宛若阳光,瞬间照亮了她雾霾遍布的心房。

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周锦茉深吸了口气,感觉心脏的某处,像被活活霍开了一道口子,无数的鲜血涌入,疼到了早已麻木。

翌日,纪氏集团。

秘书敲门进了总裁室,将几分文件递送上前。

忙碌中的纪斯川略微抬眸扫了文件一眼,最上面的,让他视线一滞。

秘书注意到,急忙开口说,“纪总,这份文件是今早律师送来的,是太太那边起草的离婚协议书……”

离婚协议书?!

纪斯川幽深的星眸猛然一顿,快速的伸手拿了过来,白纸黑字,写的真真切切。

而且最下方,还签下了周锦茉三个字。

离婚?

那份文件被狠狠摔在了桌上,一股骤起的怒火顺势燎原,俊逸的脸上阴沉似海,纪斯川抬手解.开了衬衫的领扣,想要离婚?她凭什么是率先提出离婚的那个人!

第8章 别跟我提她

秘书瑟缩在一旁,看着纪斯川的模样,吓得脸色都有些苍白。

纪斯川显然没有发现到自己给秘书造成的压力,他伸手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敲击几下,俊逸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能够将人灼烧的怒意。

按下拨号键之前,纪斯川冷眼扫过站在自己面前的秘书:“出去,别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

床头柜上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周锦茉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抬起来,沉睡一夜的小脸上还带着茫然,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拿手机。

纪斯川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着,周锦茉掐了掐掌心,疼痛让她找回了一丝理智。

接通电话,周锦茉握着手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嗓音听上去平静,“拿到离婚协议书了吗?”

“呵。”男人沉冷的嗓音里带着扑天灭地的怒火,隔着电话都好像要将周锦茉灼烧致死,“周锦茉,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提出离婚的!”

周锦茉被纪斯川问得心中一痛,眼泪险些控制不住的就要流下来,但她不愿意在纪斯川面前显露自己的脆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将那即将溢出来的抽噎声给咽了回去。

见她不说话,电话另一边的人倏地冷笑一声,“还是说,这又是你欲擒故纵的计谋?”

兀自心痛中的周锦茉猛地一愣。

欲擒故纵?

呵,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不信她。

“如果我说是的话,那你告诉我,这个计谋有用吗?”

心像是被伤的彻底,眼泪也似是流干了一般,周锦茉伸手抹去脸上的濡湿,开口时嗓音已经变得冷静。

是啊,她本来就不是只依赖爱情存活的小女人,若不是为了他,又怎么会放弃自己的事业?

“承认了?”他凝视着手边的协议书,剥削的唇勾起一抹冷笑,“我早说过了,这些小计谋不要再……”

“纪斯川,”她打断了他的话,开口喊他的名,“离婚吧。离婚了,你就可以和付小姐在一起了,这结果,是你期待的不是吗?”

周锦茉的话让纪斯川冷笑不已,“用尽了一切手段非要和我结婚,现在倒是觉得委屈了?”

是啊……这一切都是她不择手段,用尽计谋谋取来的,所以这些讽刺与怀疑,侮辱和嘲讽,她都该咬牙忍着……

周锦茉闭上眼,埋下心中的苦涩:“是我的错,所以离婚吧,我不会再给你带来困扰。只要你把你的名字也签上去,我们就……”

从前汹涌的海边,逆着阳光的少年,眸光清澈笑容灿烂……

温热的大手,有力的臂膀,将她带离窒息的水下,关切的面容,温暖她冰凉的身体……

眼角处,一道水痕悄悄地滑落:“再无瓜葛。”

“好!”纪斯川暴怒得很,伸手将面前的桌子上置放着的离婚协议书扫飞:“这话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再后悔!”

摔东西的声音传来,电话倏然被挂断,忙音从话筒处传来,一声一声,传进周锦茉的耳朵里,好似即将停止的心跳声。

周锦茉心口一抽一抽的,终于忍受不住,将脸埋在被子里,呜咽出声。

都结束了……他们之间,终于要结束了……

轻软的嗓音,一次一次的呢喃着纪斯川的名字,似乎想要把这十几年来所有的眷恋都在这一天叫完一般。

集团里,薄薄的离婚协议书孤零零散落在地。

男人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径自走出了办公室,连看都不曾再去看过一眼。

他面目黑沉,一步一步仿佛蹋在人的心尖上一样,周身气压极低,激得秘书瞬间低了头,极力的想要减轻存在感。

脚步一拧,凛然的目光沉沉从秘书身上扫过,薄唇微启,“叫司机准备。”

秘书一个激灵,“好的总裁!”

周锦茉躲在家中,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直至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眼睛开始疼痛,肚子里也已经发出了抗.议声,才从过去的回忆当中回过神来。

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又看了眼时间:23:55。视线扫向毫无动静的房门,周锦茉嘴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谁。

医院里,维持生命的昂贵仪器滴答作响。

气势卓然的英俊男人坐在病床前,俊秀黑眸看着床上的人,眸光温柔。

素来冷面的他时不时伸手,帮付西瑶掩一掩被子或是挪动挪动手臂。

付西岚站在他身后,看着纪斯川的后背,眼中是满满的嫉妒与爱意。

为什么,明明都成了植物人了!却还要和自己抢斯川哥。

“斯川哥,”付西岚收拾好自己的心思,往前一步,喊了纪斯川一声,语气听起来很是难过:“你说姐姐怎么还不醒过来啊,明明之前医生已经说了有所好转,是不是因为周小姐她……”

柔和的眼神骤然凌厉,他眼眸暗沉,搭在病床旁的手微微攥紧,转过头看向付西岚时,眼里的阴霾微微散去,转成安抚,“别怕,有我在,不会让西瑶出事的。”

低沉性感的嗓音叫付西岚心尖荡漾,她抬头看了眼纪斯川,男人英俊如刀削的面容上满是坚定,叫她心里头顿时闪过了一丝嫉恨。

她真是巴不得姐姐一辈子醒不过来,那她就可以一辈子都正大光明守在纪斯川身边了……

但是她将这情绪掩饰的很好,再次对上纪斯川的眼睛时,她的眼中只有满满的忧心。

“斯川哥,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可是……周锦茉她,我不相信周锦茉!”

付西岚说着,突然激动起来:“明明姐姐和你才是真心相爱,周锦茉她不过是使了手段才嫁给你,却总是不愿意放过姐姐,昨天又想要对姐姐下手,斯川哥,你为什么要把她留在你身边,为什么不和她离婚,难道你真的……”

“别提她!”

冷到彻骨的声音从男人薄削的口中吐出,吓的付西岚噤了声。

纪斯川扯了扯脖颈处的领结,神色间有些不耐烦。

相关文章:

啊轻点啊再深点_公交小说爱爱系列|家访女教师

赘婿的天书人生小说(已完结) 赘婿的天书人生章节阅读

妖娆王爷腹黑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陈瑾宁完结版

两根插好爽h高 女友 车 臀部 小说,在车里要了我 小说

《桃运神医在乡村》&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